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2021年新年獻辭

——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20,農曆庚子年,新冠肺炎肆虐全球,已致逾7800萬人感染,175萬人死亡。這場起源於武漢的疫情是中國人權狀況長期惡化的必然結果,因為過去十數年來,官方對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持續打壓,疫情初期專家意見和吹哨人的警示被污衊為謠言,導致官方口徑掩蓋了真實聲音。可以斷言,如果官方在第一時間就如實公開真相,疫情絕不至於擴散如此之廣,後果絕不至於如此慘烈。及至疫情已廣泛擴散,常規手段已不敷應對,各地政府又被迫痛下重手,以疫情為由,隨意封鎖社區、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打壓傳播真相的公民、強闖民宅、侵犯個人隱私、踐踏公民基本尊嚴。一時間「文革」遺風甚囂塵上,人權狀況雪上加霜。

2020年,在疫情爆發地武漢市,湧現出張展、陳秋實、方斌、李澤華等一批自主行使言論自由權、如實報導疫情狀況的民間英雄,當局一如既往地對他們顢頇打壓,或強迫失蹤,或強逼噤聲。更有甚者,上海警方竟千里迢迢趕往武漢非法抓捕女律師張展,以尋釁滋事這一臭名昭著的「口袋罪」非法拘留、逮捕、起訴張展。我們分明看到,不是公民、律師張展對官方尋釁滋事,而是官方濫施刑罰、對張展尋釁滋事。12月28日,浦東法院悍然對張展強判四年刑罰。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此之謂也!

在這疫情肆虐的一年,數字極權的肆虐越發變本加厲。審查、屏蔽、刪帖、封號、傳喚、曲解、構陷等一系列流水線作業的大數據言論管控模式徹底清除了中國的言論自由空間,「憲政」、「法治」、「政府」、「民主」、「自由」、「極權」等基本詞彙莫名成為所謂敏感詞,在自媒體上已無法使用,大量的同音字、替代字、拆分字風靡網絡,漢語的表達和傳播功能正被粗鄙無聊的大數據審查所閹割。為了挽救《發哨子的人》這篇文章,網友們與審查者鬥智鬥勇,創造性地改編出超過四十個版本。繼「文革」的當代文字獄之後,《1984》中的文字審查、歷史剪輯竟如此急速地重回中華大地!我們必須記下那些在文字審查中為虎作倀的互聯網巨頭,騰訊們,微信們,馬化騰們,微博們,百度們……

2020年,司法當局打壓律師和律師事務所的勢頭毫無弱化:余文生律師被重判四年、二審公然程序違法並維持原判,六旬女律師李昱函被超期羈押,陳家鴻律師被強逼解除自主委託的辯護律師,覃永沛律師被剝奪法定訴訟權利,丁家喜律師和常瑋平律師則遭受了非人的酷刑。可靠信息表明,丁家喜律師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多次昏厥。謝陽律師被非法吊銷執業證、王宇律師已被非法註銷及彭永和律師即將被非法註銷執業證更印證了公權力的言而無信、秋後算帳之本質。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廈門的一場普通聚餐竟致各地多位律師遭當地國保警察強制傳喚。律師處境之艱可見一斑,維權(人權)律師之被官方列為「新黑五類」之首可算名正言順!

這一年,官方仍是隨心所欲地打壓良心人士和人權捍衛者,許志永、李翹楚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李翹楚其間遭無良警員羞辱、恐嚇。清華大學法學教授、曾被御用法學會評為「十大中青年法學家」頭銜的許章潤被嫖娼—國保警察此舉顯系醜化,公益法律人士郝勁松被執,詩人王藏及其妻子被捕,藝術家劉進興(追魂)等人被羅織罪名,蔡偉、陳玫等人被構陷,疫苗受害家長何方美被強迫失蹤,潑墨女士董瑤瓊被再次消聲,而維權公民歐彪峰僅因披露董瑤瓊的信息就被強扣煽動顛覆政權罪名。凡此種種,無不昭示中國仍是一個靠專政思維和警察暴力維繫的國家,仍遠非法治國家即講理、講法、以理與法服人的正常國家。

祕密審判批著「合法」的外衣次第亮相。公檢法以疫情為藉口,使出種種鬼蜮伎倆,限制、剝奪律師的會見權和公民的旁聽權,強行動用官派律師配合表演,踐踏公開審判原則,不惜抽乾幾近枯竭的司法信用。

司法實踐黑幕重重,司法真面不堪示人:程淵、劉大志、吳葛劍雄被祕密審判,香港十二青年、謝豐夏等案均被官派律師鳩占鵲巢,海南以官辦律協會長為首的十八名律師成建制地向女副院長張家慧行賄……正如易中天先生所言,現狀不堪描述啊!

歷時已三年的「掃黑除惡」照例難逃淪為政治運動的窠臼:冤、假、錯案趁勢被批量製造,民營企業又遭絞殺,私有財產被「合法」沒收。掃黑,除惡,多少司法鬧劇假汝之名以行!像1966年的「文革」政治浩劫,1983年的首次嚴打和薄氏重慶掃黑一樣,此次飲鴆止渴、無限泛化、逞一時之快的「掃黑除惡」之經濟、政治、社會惡果一定會在五到十年之內爆發。

《監察法》實施兩年多來,公職人員的人權亦屢受其所屬之權力體系的侵犯,官員被自殺、被抑鬱時有所聞。以反腐為名的《監察法》已有成為官員權爭和傾軋工具之勢,它既是內生性腐敗所結的罌粟花,也是反噬官員的翻天印。舉世皆知,中國的司法(政法)系統因權柄畸重而成為腐敗的重災區,《監察法》和即將來臨的「政法系統整風運動」相結合,不知又將使多少官員惶惶如喪家之犬!不知官員這種裡外難做人的狀況能否有助於破除根深蒂固的官本位頑症?

繼疆、藏問題之後,原本並不敏感的蒙古語言教育成為又一個邊疆危機,凸顯出民族關係的棘手現狀,而大量官員鴕鳥埋沙、苟且度日,掩蓋真相,粉飾太平,已致邊疆問題沉疴難起,貽害後人。

香港問題持續惡化,港版國安法與香港既有法治、自由形成鮮明衝突,「一國兩制」已如金燦榮所言,基本名存實亡。

國際環境更加惡劣,中美貿易戰硝煙猶在,制裁和對抗又接踵而至。在以歐美為核心的國際主流社會中國沒有一個真正朋友,國際主流社會對中國的好感度已降至歷史冰點。中式「戰狼外交」盡顯外交人員的淺薄、傲慢和無禮,其顢頇程度堪比滿清同行,不僅未能修近交遠,反而使自己愈顯另類,成為笑柄。

2020年,我們看到任志強、蔡霞等體制內有識之士拋卻既得利益,毅然發聲,任志強被重判18年,蔡霞則遠走海外。我們期待並且堅信,未來必將會有更多體制內良心人士追隨任、蔡之路!因為,作為普世價值,憲政、法治並非僅為民間各界所追求,而是應為包括體制內既得利益者在內的全體國民所共同追求;憲政、法治也並非僅僅適宜於歐美政治文明先發國家,而是適宜於人類所有各國和所有族群!

面對憲政、法治、人權狀況的原地踏步甚至退步,我們怎麼辦?是繼續以自由和尊嚴為代價,聽之任之,還是打破沉默,勇於發聲,對每一起人權侵犯事件說不?

我們確信,有意推動中國憲政、法治、人權進步的人士都不能對踐踏法律、侵犯人權的行為沉默不語,憲政、法治、人權的春天不會從沉默中誕生!如果對身邊的踐踏法律、侵犯人權行為視若無睹,那麼同樣的苦難一定會降臨於我們自己,正如位高如劉少奇者亦不能倖免一樣!

所有公民都需捫心自問,疫情之初李文亮醫生被武漢公安非法傳喚、訓誡與你是否無關?被強占土地、強拆房屋的上訪者被關黑監獄與你是否有關?人權律師被非法吊銷、註銷執業證與你是否有關?當你困於疫情、不能自由行動甚至有親友感染疫情時,當你或親友的土地被強占、房屋被強拆而被迫上訪時,當你或親友被強權構陷冤獄而無律師敢於代理時,所有這些事實都告訴你,任何他人所蒙受的人權侵害,都直接、間接地與你有關!因此,為他人的不公而發聲,是所有人互負的義務!為自己或他人的權利而鬥爭,是每個人對共同體的義務!

2020年,整整一年,新冠肺炎無情地撕破它的時空,像不祥的彗星,突然,悽厲,降災難於凡間,人類幾無招架之力。我們目睹了死亡,見證了恐慌,感知了人類的脆弱和渺小,我們更看清了中國與憲政、法治發達國家的區別和差距。我們不懼疫情,也不應諱言差距!

2021年,疫情仍會持續,我們向死而生,並將戰而勝之!2021年,公權侵犯人權仍會發生、強權踐踏法治仍會重現,我們不能退縮,因為憲政、法治之光必將普照中華!

張展有言:「向上看,我懷著希望,我只有仰望,天空或許還可以滴下雨滴;往下看,充滿了絕望,這樣的絕望,來自於人群僵木一般的存在!」此時此刻,張展仍在上海浦東看守所裡持續絕食,抗議著司法的不公、不義,想必她此時一定更是深深地被這種希望與絕望的交織所困惑。我們相信,她一定與我們心靈相通!那麼,就讓我們一起舉目向上,既仰望星空,又腳踏實地,在2021年的第一天,喊出我們的心聲:我們絕不做行屍走肉般的存在!我們將持續關注所有的苦難和不義,直到憲政、法治、人權、民主普降華夏!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

2021年1月1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