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0年前的「調色板」現世 上面記載黃帝戰蚩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06日訊】埃及四大文明古國之一,也是一個充滿神祕色彩的國度,從木乃伊,金字塔獅身人面像,各種壁畫無不充滿著神奇的氣息。關於金字塔還有很多難以解釋的現象,比如放進金字塔的東西不會腐壞,第一批進入金字塔的科學家們無故迷失等等,因此埃及是一個有著豐富歷史故事的國家。據考古學家們研究發現,距今6000多年前古埃及文明就已經初步形成,不過那時的古埃及文明是以部落的形式維持的,還沒有形成統一的國家。

古埃及法老與祭司(示意圖:pixabay)

由於埃及的文明起源一直都沒有文物鑑證,所以只能存在於傳說中。直到1898年,英國考古學家在耶拉孔波利斯發現了著名的那爾邁調色板。人們就此推斷,該調色板上佩戴著代表上埃及和下埃及徽章的那爾邁,於公元前31世紀統一了上下埃及。那爾邁調色板絕非大家想像中畫家使用的調色板,這塊調色板上的內容顯示出了那爾邁以武力統一上下埃及,並建都孟斐斯的功績。

早在十八世紀末期即1897-1898年,各國學者和考古學家在耶拉孔波利斯考古時發現了城牆、城門,以及街道、土坯房屋等遺蹟。但耶拉孔波利斯古城的宮殿已經不存在了,但人們卻在墓葬和荷努斯神廟中發現了大量的文物。例如,數十件標誌王權的權標頭,以及大量的壁畫和其他隨葬品。

但有一件國王在祭祀時用來調磨顏料化妝的調色板,上面刻的一幅圖畫引起了人們的高度注意。原來這個「調色板」中所描繪的內容,竟然是埃及那爾邁王帶著南、北埃及兩種王冠,寓意著此時的埃及已經完成了統一。因此各國史學家認爲,這個頭戴紅、白兩種王冠的人就是古埃及傳說中第一王朝的開創者美尼斯王。一會是那爾邁王一會又是美尼斯王,實際上由於各國語言不同,所以才會將同一個王翻譯成不同的名字。

那爾邁調色板(圖片:Public domain)

耶拉孔波利斯的考古發現,不僅使人們對埃及遠古歷史有了較爲全面的理解,也填補了古埃及考古歷史上的空白,同時也從側面證實了埃及自古以來就是一個統一的國家。「那爾邁調色板」 就是一個盾牌的形狀,但由於其材質是石料,所以看起來堅固無比。這塊調色板高63釐米,兩面都雕刻著國王那爾邁統治時期的畫面,目的就是爲了彰顯那爾邁王的無上權威和統治力量。

懲戒敵人的那爾邁(圖片:Keith Schengili-Roberts/Wikimedia Commons,CC BY-SA3.0)

作爲一塊可以證實古埃及曆史的稀世文物,其正面描繪著那爾邁王頭上戴著一個白色王冠,然後右手高舉「權標」類似於權杖的東西,他的左手用力地抓起一個跪在地上的敵人的頭髮。而「調色板」的反面表現的是那爾邁王頭戴紅色王冠,正在和他的隨從一起巡視戰場。但是這件文物上所描繪的內容也讓很多西方學者和考古學家歡呼雀躍,因爲他們認爲這件文物上繪製的畫面不是古埃及的那爾邁,而是中國曆史上的「炎黃戰蚩尤」,讓世界考古學界產生了巨大的爭議。

黃帝大戰蚩尤(Old mother voice station/youtube截圖)

這些西方考古學者認爲那爾邁調色板的製造年代,以及文物上畫著的長著兩隻帶角的牛頭人就是中國曆史上的炎帝形象,因爲炎帝的樣子就是「人身牛首」。而那個手持權杖、個子最高大的人物則是黃帝,那個用手揪著跪地者的形象則是軒轅黃帝揪著蚩尤。很顯然這種說法根本站不住腳,中華文明源遠流長,脈絡清晰,本身已經相當完整沒有任何外來的痕跡,中國國內考古也沒有任何和古埃及相關的考古發現,因此中華文明西來說顯然是無稽之談。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