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經濟盤點之六】全民造芯運動與爛尾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03日訊】2020年,美中關係日益惡化,從貿易戰演化到科技戰,中共從海外獲得組件和芯片製造技術的難度越來越大。習近平承認,中共在關鍵技術上仍然受制於人,被人「掐脖子」。爲解決「掐脖子」問題,中共出臺諸多政策全力發展半導體產業,預期在下一個五年規劃中砸1.4萬億美元支持芯片產業。在中共最高權力階層的提倡下,中國出現一場全民造芯運動,許多芯片投資項目爛尾。

1)人才匱乏卡住中共「科技自給自足」的脖子

2020年7月,中科院半導體研究所研究員、半導體超晶格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駱軍委和中科院院士李樹深發佈的一份調研報告認爲,人才嚴重匱乏是中國半導體最大的困境之一,也是中共實現「科技自給自足」的嚴重「卡脖子」問題。

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編制的《中國集成電路產業人才白皮書(2019—2020年版)》顯示,中國半導體產業2019年就業人數在51.2萬人左右,同比增長11%,到2022年,中國集成電路專業人才缺口將近25萬,而且存在結構性失衡問題。

2)中共10年免稅扶植半導體技術

中共國務院2020年8月4日印發文件,推出「集成電路產業和軟件產業」的政策。該政策針對財稅、投融資、研發、進出口、人才、智慧財產權、市場和國際合作等八大方面,共提出 37 項優惠措施,包括爲經營 15 年以上、具備 28 納米製程技術的半導體企業,提供 10 年免徵企業所得稅的優惠。

此外,該政策還鼓勵符合條件的企業在上海科創板掛牌上市,藉此籌措資金。

中共國務院 2015 年公佈的「中國製造 2025」計劃,目標是在 2025 年讓中國加入製造強國行列,其中包括半導體自製率在 2020 年達到 40%、2025 年提升至 70%。

對此,北京經濟研究公司龍洲經訊(Gavekal Dragonomics)技術分析師王丹( Dan Wang) 表示,中共國務院政策側重減稅,不太可能加速半導體發展,只是表明中國半導體行業具有強大的官方支持。

王丹稱,中國過去便已推出類似刺激,如2014年設立規模數十億美元的「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2019年又成立了一個相關基金,但仍遠遠落後美國、臺灣、南韓等國。

IC Insights調查指出,2019年中國IC自製率約15.7%,僅較2014年的15.1%微增,預期到2024年,中國自製半導體將約430億美元,自製率約20.7%,距離2025年目標70%自製率的目標不到三分之一。

政治風險顧問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地緣科技部董事 Paul Triol 也指出,半導體業高度全球化、競爭激烈且由市場主導,光是金錢無法帶動企業的競爭力,新政策將在某些領域有所幫助,但只能在短期內產生邊際效應。

3)中共擬砸1.4萬億美元支持半導體產業

官媒《證券時報》2020年9月3日引述「權威消息人士」稱,中共計劃在2021-2025年期間大力支持發展第三代半導體產業,在科研、教育和融資方面爲該行業提供一系列支持措施,並加入到中共第十四個五年規劃之中。

中共政府預期在下一個五年規劃中砸1.4萬億美元,以支持半導體產業,實現芯片產業的大躍進。

儘管中共投入巨資開發本土芯片製造產業,但技術遠遠落後,仍需要大量進口。

在2020年8月26日開幕的南京世界半導體大會上,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副理事長魏少軍表示,中國從美光和高通等行業領軍企業進口的芯片金額仍然高於石油。

中共海關數據顯示,2020年1~7月,中國購買了1,840億美元國外集成電路,同比成長12%。

根據統計,2019年中國芯片進口金額達3,040億美元,遠超過排名第二的原油進口金額,2018年晶片進口金額則爲3,120億美元。業內人士預估,2020年中國的芯片進口金額仍會保持在3,000億美元以上。

不過,隨著美中關係惡化,中國公司從海外獲得組件和芯片製造技術的難度也越來越大。第三代半導體主要是由碳化矽和氮化鎵等材料製成的芯片組,被廣泛用於第五代射頻芯片、軍用雷達和電動汽車中。

4)中企通過香港囤積芯片

彭博根據中共官方數據計算,2020年上半年,中國經香港進口的半導體較2019年同期躍升11%,幾乎是芯片採購總量增幅的兩倍,僅2020年6月份就增長了21%。香港的貿易額平均佔中國芯片進口總額的38%以上。

中共在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後,美國政府取消了香港的特殊貿易地位,憑藉美國賦予的這種貿易地位,香港可爲敏感商品(包括一些電腦芯片)的商業交易提供便利。香港特殊地位的消失,對於華爲、小米或聯想等中國買家來說,最壞的情況可能會導致斷供。

數據顯示,中國企業總體上一直在囤積芯片,擔心供應鏈受到進一步衝擊,而香港是一個關鍵來源。

行業研究公司TrendForce在2020年7月份一份報告中警告,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將「徹底改變」全球半導體行業的運營方式。

TS Lombard的經濟學家 Rory Green 說,在最壞的情況下,美國對香港地區和中國大陸更廣泛的制裁將把半導體倉儲業務從香港轉移到另一個亞洲轉運中心。

Choi 還表示,香港的一些貿易公司正考慮在印度、越南或柬埔寨設立新的銷售辦事處,以繼續向中國客戶銷售產品。他說,搬遷的成本將會增加。

5)習近平造芯夢下的全民造芯運動和爛尾潮

習近平在一個與科技界人士的座談會上強調,中國急需科技和創新,以解決「卡脖子」問題。

由於中共最高領導的倡議,中國各地出現芯片業投資熱潮。政府支持的深圳半導體行業協會祕書長常俊峯表示,中國芯片產業出現新投資熱潮,因爲政府對投資計劃推出優惠措施和廉價貸款,過去半導體產業很難取得足夠的融資,如今它是比房地產投資還熱門的領域。

根據廣東國信證券統計,未來5年,中國從各級政府到私部門對半導體產業的總投資金額預估達9.5兆;此外,2020年前8個月,中國有9335家公司投入半導體生產,年增率達120%。

但許多投入芯片產業的中國公司均缺乏製造芯片的經驗,例如,生產空調設備的珠海格力電器,在2018年開始生產芯片;還有一些建築工程、醫藥、服裝、水泥等企業也「轉行」造芯。

據官媒統計,2020年1月至10月期間,中國與芯片相關的公司數量增加了5.8萬家,相當於每天增加約200家,其中一些是在西藏,歷來與尖端技術無關的地方。

在全民造芯運動背景下,中國芯片投資項目發生了爛尾潮。

據官媒《瞭望》2020年9月30日消息,短短一年時間裡,中國6個百億級半導體項目爛尾,涉及東南沿海、中部、西南、西北地區的5個省,一些廠區雜草叢生,辦公場所人去樓空。

位於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的德科碼(南京)半導體科技有限公司(南京德科碼),是當地的明星企業,號稱「南京臺積電」,規劃投資30億美元,如今已成爲欠薪、欠工程款、欠借款的半拉子項目。

位於四川成都高新區的格芯(成都)集成電路製造有限公司(成都格芯),佔地七八百畝的廠區用長達幾公里的綠色鋼絲網圍著,除了入口處有一名保安值守外,廠內空無一人。

陝西西鹹新區灃西新城,規劃佔地面積約2000畝的陝西坤同半導體科技有限公司(陝西坤同)陷入困境,核心高管盡數離職。該公司2018年成立,原擬建設第6代柔性屏生產線。

在江蘇淮安,當地曾經的重點項目德淮半導體有限公司遲遲未能開工。該公司2016年成立時規劃總投資450億元,2018年對外宣佈「德淮半導體項目一期正式投產」,2019年底開始有員工通過省長信箱、起訴等方式討薪,目前公司處於「半停工」狀態。

據《央視》記者實地採訪,發現數十臺巨型機器閒置在工廠車間,其中許多機器仍未拆除塑封。

在貴州貴安新區,昔日的「明星企業」貴州華芯通半導體技術有限公司(華芯通)仍在破產清算。2016年,貴州省政府瞄準了對產業生態要求極高的服務器處理器(CPU),投入數十億元資金與美國高通公司合作組建華芯通。3年後,華芯通在商業上難以爲繼,宣佈關停。

在湖北武漢臨空港經濟技術開發區,規劃總投資高達1280億元的武漢弘芯半導體製造有限公司舉步維艱,瀕臨破產。2019年12月,該公司爲首臺高端光刻機進廠舉行了隆重的儀式,如今,這臺「全新尚未啓用」的光刻機已被抵押給銀行。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