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媒宣揚上山下鄉 老知青痛批「為文革招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05日訊】中共黨媒近日刊文宣揚毛澤東提倡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引發惡評入潮。有老知青說,知青下鄉就是「變相勞改」。還有知青痛批,黨媒重提知青下鄉是想為文革翻案招魂。

2020年12月22日,中國社會科學院下屬的中國歷史研究院發表題為《腳踏實地青春無悔!知青下鄉是推動社會進步的偉大壯舉!》一文。文章引用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的指示:「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文章聲稱,當年的知青下鄉運動,培養了新一代中共領導人。宣稱「上山下鄉」推動了社會進步,並將「知青是被毀掉的一代」等否定「上山下鄉」的觀點,說成是「錯誤言論」。

該文引起了一些老知青和網評人的如潮惡評,文章很快被刪除,但一些毛左網站仍轉載了全文。

博客作者高山之鷹怒懟道:「不要再在他人傷口上撒鹽了。不要再去消費他人的苦難。每個人的青春都很短暫,誰不想瀟瀟灑灑地活著?別拿他人的青春不當乾糧!」

網名為「鈞天」的博主把上山下鄉稱為「瞎折騰的一場政治騙局」,「上山下鄉運動留給一代知青(在多數情況下,還包括他們的父母和子女)的精神和肉體的創傷也許永遠不會痊癒。」

一些老知青指出,那場強制性的知青下鄉運動,是毛澤東錯誤發動文革十年浩劫當中的一場反人類災難。對此中共早有定論,如今黨媒為「上山下鄉」運動翻案,是想為文革翻案、招魂,通過重塑毛澤東的形象,來加強當局的執政合法性。

人生哲理論著《幸福商數》的作者王平,1971年被下鄉到一個五七青年農場。他對美國之音說,曾經下過鄉的習近平等中共領導人,後來被推薦為工農兵學員上大學,仕途順當,而廣大下鄉知青卻沒有這樣幸運。

王平說,習近平的情況特殊,他父親習仲勛在陝北的影響力非常之大。「大家都知道那是習仲勛的兒子嘛。很快入黨當基層幹部,後來順利地推薦上清華大學。這哪是一般老百姓其他人能想像的事情呢?」

王平還說,「什麼培養無產階級接班人?反正基本事實是,我們這些知識青年,1500萬也好,2000萬也好,我們損失的是最美好的青春歲月,應該在教室裡,在課堂上接受教育的十年時間。」

現在美國洛杉磯的退休科學家馬軻(化名),是從城裡下到江蘇農村的「老三屆」中學畢業生。他認為,上山下鄉運動造成了人才斷層。

馬軻表示,這篇宣揚知青下鄉的文章是「胡說八道」。當年絕大多數下鄉知青由於中斷了學業,最終成為社會中的弱勢群體。僅有少數人後來有所作為。「我們只是說我們浪費了青春,這七、八年的時間在鄉下,完全是浪費。」

在美國的獨立時評人魯難也是一名老知青,1970年代在河南一個地方的知青農場干了五年。魯難表示,驅趕兩千萬城市青年到農村,是毛澤東犯下的滔天罪行。每年知青下鄉離家之際,每個城市的火車站都人山人海,愁雲慘淡,骨肉分離的哭聲連天。

當年被分配雲南景洪軍墾農場水利兵團的莉莉說,知青下鄉「對我來說,就是勞改。」莉莉回憶說,當時天天「早請示晚匯報」,早6點起床,晚8點收工,晚飯後還要政治學習。

據公開資料,原中共副主席林彪之子林立果,在1971年寫的《「571工程」紀要》稱:青年知識份子上山下鄉,等於變相勞改。這一說法公布後,得到了廣大下鄉知青的共鳴。

上山下鄉運動持續的10多年間,眾多女知青被強姦,成為當時的一個熱點社會問題。據官方文件披露,大批女知青遭受單位領導或地方當權者姦污。

當年從北京下放到內蒙草原兵團的張麗娜表示,有許多兵團青年女戰士不得不以出賣自己的身體,來換取一張回城的通行證。

有分析指出,當時大部分受侮辱女知青不願吐露內情,那些被姦污後而上大學、入黨、提幹的女知青更不會講出實情。

魯難認為,中共黨媒吹捧已被證明是錯誤的上山下鄉政策,是為文革招魂,試圖使習近平重走毛的路線順理成章,掩蓋其無能,加強其執政合法性。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