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第二十六回 妲己設計害比干 (視頻)

石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比干明明知道妲己是狐狸,非整她。所以那時候的人想來也不怕狐狸,只是覺得狐狸髒。如果比干都知道妲己是狐狸的話,不知道他怎麼看待娶了狐狸的紂王?那時候人都能接受!?

但是妲己確實有個特點,妲己一般是你不招惹她,她也不招惹你(牠唯有招惹了伯邑考)。通常牠下狠手的時候都是對方衝著牠去。這到底蘊藏著什麼道理呢?

在我個人看,通常衝著妲己去的都是想讓商朝能夠延續下去。就是說,希望紂王能夠從良、能認清自己媳婦是隻狐狸。任何諫臣、好官,或者是誰也好,一定是勸說紂王,然後衝著妲己去(說那是妖怪),往往在這種情況下妲己會出手。

這裡蘊含著什麼意思呢?就是妲己的使命是來毀掉商朝的,而這份使命的背後是女媧。所以當你意識到有這樣問題的時候,我個人覺得就應該懂得這種天意。所以不是在人中看問題。

我們從另外一個角度說,劉伯溫說:「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雙眼。天也翻、地也翻,逍遙自在樂無邊。」天翻地覆,就相當於狐狸來到商朝要把紂王毀了,明白的人就不管這隻狐狸——幾乎被狐狸殺掉的,其實他們都是逆天意而為之。

今天,現實環境當中想共產黨好的人、想幫共產黨的人,都是逆天意。這理解起來有點難度:

第一,什麼叫幫助共產黨?第二,什麼叫順天意?

反正你是黨員,你就是共產黨的一份子,這毋庸自疑。李文亮(編註:中共病毒吹哨者)是大二入黨的,他循規蹈矩……不管他入黨的心誠不誠,這個人是不是為了什麼利益、目的?其實都瞎掰,今天遇到的是「天滅中共」,甭管你個人的任何目的,共產黨是個魔鬼,要滅掉它!問題是這個。所以就看你怎麼看。

在這個背景之下,比干做了件狐狸袍去給紂王穿,純粹是噁心死妲己。這個恨就結大了。而噁心死妲己,不就是希望紂王能好嗎?所以,無論你從任何角度,你只要幫了中共,基本上你就是逆天意了。

詩曰:
朔風一夜碎瓊瑤,丞相乘機進錦貂,
只望回心除惡孽,孰知觸忌作君妖。
刳心已定千秋業,寵妒難羞萬載謠。
可惜成湯賢聖業,化為流水逐春潮!

「朔風」是指寒風。就說天冷了,宰相趁這個時候就進大袍,希望紂王回心轉意,把妖精除了。

比干根本搞不懂他觸犯了忌諱,這是大忌——狐狸是「有使命的」,而比干只是一個「人」。一切都在定數中,你做什麼都是徒勞;成湯聖業成為流水,其實都是命裡註定的事情。

比干狐皮造袍襖 除妖反成違天意

且說比干將狐狸皮硝熟,造成一件袍襖,只候嚴冬進袍──此是九月。瞬息光陰,一如撚指,不覺時近仲冬。紂王同妲己宴樂於鹿臺之上。那日只見:
彤雲密布,凜冽朔風。
亂舞梨花,乾坤銀砌;
紛紛瑞雪,遍滿朝歌。
怎見得好雪:
空中銀珠亂灑,半天柳絮交加。
行人拂袖舞梨花,滿樹千枝銀壓。
公子圍爐酌酒,仙翁掃雪烹茶,
夜來朔風透窗紗,也不知是雪是梅花。
颼颼冷氣侵人,片片六花蓋地,

雪被稱為「六花」。拍攝的照片中雪的結晶非常漂亮,一般都是六個花瓣。其實水的結晶也是六個花瓣,而且可以在不同的狀況下顯現不同樣貌,比如你給水聽古典音樂,那結晶會改變。有過一篇很長的文章,作者做了試驗,水或雪會聽音樂,在音樂的過程中水或雪的結晶會改變形狀的。也就是說:萬物皆為生靈。

瓦楞鴛鴦輕拂粉,爐焚蘭麝可添錦。
雲迷四野催粧晚,煖客紅爐玉影偏。
此雪似梨花、似楊花、似梅花、似瓊花;
似梨花白、似楊花細、似梅花無香、似瓊花珍貴。
此雪有聲,有色、有氣、有味;

這就很有趣了,古時候的人看雪,可以看出相應的東西。「此處無聲勝有聲」,對吧!曾感受深山廟宇房簷的銅鈴聲,可以聽出那一份悠遠、空靈。你可以聽到靜,在大風中鈴聲的本身包含著一種靜,你可以聽到時間瞬息的斷闕,當然這是取決於聆聽者的心境。

這裡也談到了,此雪有聲,有色、有氣、有味。一般人怎麼能感受出來?

有聲者如蠶食葉、有氣者冷浸心骨、有色者比美玉無瑕、有味者能識來年禾稼。

有味者,是指「瑞雪兆豐年」的意思。雪鋪在地上,來年開春的時候土地是肥沃的。

團團如滾珠,碎剪如玉屑,一片似鳳耳,兩片似鵝毛,三片攢三,四片攢四,五片似梅花,六片如六萼。

古時候的人們,在詩情畫意中能看到天、地、人合一的景象。

此雪下到稠密處,只見江河一道青。此雪有富、有貴、有貧、有賤;

如果從下雪中能看出「此雪有富、有貴、有貧、有賤」,你說這寫書的人多麼了得!

富實者紅爐添壽炭,煖閣飲羊羔;貧賤者廚中無米、灶下無柴。非是老天傳敕旨,分明降下殺人刀。

這是作者講現實生活中的貧、富差距,完全不同的生活。

凜凜寒威霧氣棼,國家祥瑞落紛紜。
須臾四野難分辨,頃刻千山盡是雲。

在這種寒氣之下,四野難分,一切的江山、國土,一切世俗紛紜飄渺毫無意義,但是同時又是一種境界。

銀世界,玉乾坤,空中隱躍自為群。
此雪落到三更後,盡道豐年已十分。

紂王與妲己正飲宴賞雪,當駕官啟奏:「比干候旨。」王曰:「宣比幹上臺。」比干行禮畢。王曰:「六花雜出,舞雪紛紜,皇叔不在府第酌酒禦寒,有何奏章,冒雪至此?」比干奏曰:「鹿臺高接霄漢,風雪嚴冬,臣憂陛下龍體生寒,特獻袍襖,與陛下禦冷驅寒,少盡臣微悃。」王曰:「皇叔年高,當留自用;今進與孤,足徵忠愛!」命「取來。」

比干下臺,將朱盤高捧,面是大紅,裡是毛色。比干親手抖開,與紂王穿上。帝大悅:「朕為天子,富有四海,實缺此袍禦寒。今皇叔之功,世莫大焉!」紂王傳旨:「賜酒共樂鹿臺。」

話說妲己在繡簾內觀見,都是他子孫的皮,不覺一時間刀剜肺腑,火燎肝腸,此苦可對誰言!

這就是比乾的不是,他下了狠心,但是又很難說比干不是,在人中的道理,你能說他不是嗎?妲己是妖狐,今天蠱惑聖聰,那怎麼都是人中的道理。所以在改朝換代的生命的過程中,人中的道理,在理中不是理,是錯的。

就像今天如果你承認共產黨是妖精,當你能接受天滅中共的說法,其實你就能意識到你在看待問題上、在對待問題上,你的概念就超越人了,而不是在人的利益上說:「我吃虧了。」根本不是。這對很多人來講其實是個難度。

暗罵:「比干老賊!吾子孫就享了當今酒席,與老賊何干?你明明欺我,把皮毛惑吾之心。我不把你這老賊剜出你的心來,也不算中宮之後!」淚如雨下。不表妲己深恨比干。

在上一回結束的時候就提到比干多管閒事(這事跟他沒關係),所以惹出了麻煩。但是姜子牙在離開比干相府的時候就給比干留了一個帖,說你只要危難的時候你看那個。

也就是說,比干多管閒事的這件事情、一切都命理註定的。其實就像習近平,你看半天,也就是命理註定。大家罵他這個、罵他那個;希望他好、希望他死。其實都是人的希望,他到點就活不成,不到點,他也死不了。他就這事,不把這事幹完了他結束不了。

這事出現了大的變化的時候,就是天底下出了大的變化的時候,讓人們能有個選擇的概念,選擇善、還是追尋惡!其實還是這個問題。

且說紂王與比干把盞。比干辭酒,謝恩下臺。紂王著袍進內,妲己接住。王曰:「鹿臺寒冷,比干進袍,甚稱朕懷。」妲己奏曰:「妾有愚言,不識陛下可容納否?陛下乃龍體,怎披此狐狸皮毛?不當穩便,甚為褻尊。」王曰:「御妻之言是也。」遂脫將下來貯庫。

其實在我們現實環境中很多人都跟這狐狸講法一樣,她本身邪惡卻以照顧別人的說法而達到自己的目的。太多了!

比如這哥兒們想搭車,跟人說想搭車就完了,他不!他說:「老張,你開車蠻辛苦的呀,其實我可以幫你開一會兒。」人家說:「是嗎?你真好!那你開一會兒吧!」其實他要搭車,還得倒給錢。

太多了!就是在做事情的時候動心眼,人不實在。說:「老張!我搭車。」不就完了,他不……在這個年代,人為什麼變的墮落了?就是這些東西。

──此乃是妲己見物傷情,其心不忍,故為此語。因自沉思曰:「昔日欲造鹿臺,為報琵琶妹子之讎,豈知惹出這場是非,連子孫具勦滅殆盡……」心中甚是痛恨,一心要害比干,無計可施。

我們看的這些故事都是一還一報的,一個好事、一個壞事,一個好事、一個壞事,就這麼一來一去,而且一來一去互為因果,所以不能說誰對、誰錯、誰長、誰短,它的根脈、原因就是更高級的生命有這樣的想法、有這樣一種使命過程,從而就讓低層的眾生產生了這種因果的故事。這麼去理解就對了。

話說時光易度,一日,妲己在鹿臺陪宴,陡生一計,將面上妖容徹去,比平常嬌媚不過十分中一二。大抵往日如牡丹初綻,芍藥迎風,梨花帶雨,海棠醉日,豔冶非常。紂王正飲酒間,諦視良久,見妲己容貌大不相同,不住盼睞,妲己曰:「陛下頻顧賤妾殘粧何也?」紂王笑而不言。

妲己強之,紂王曰:「朕看愛卿容貌,真如嬌花美玉,令人把玩,不忍釋手。」妲己曰:「妾有何容色,不過蒙聖恩寵愛,故如此耳。妾有一結識義妹姓胡。名曰喜媚,如今在紫霄宮出家。妾之顏色,百不及一。」

紂王原是愛酒色的,聽得如此容貌,不覺心中欣悅,乃笑而問曰:「愛卿既有令妹,可能令朕一見否?」妲己曰:「喜媚乃是閨女,自幼出家,拜師學道,上洞府名山紫霄宮內修行,一刻焉能得至?」

王曰:「托愛卿福庇,如何委曲,使朕一見,亦不負卿所舉。」妲己曰:「當時同妾在冀州時,同房針線,喜媚出家,與妾作別,妾灑淚泣曰:「今別妹妹,永不能相見矣!」喜媚曰:「但拜師之後,若得五行之術,我送信香與你。姐姐欲要相見,焚此信香,吾當即至。」後來去了一年,果送信香一塊。未及二月,蒙聖恩取上朝歌,侍陛下左右,一向忘卻。方纔陛下不言,妾亦不敢奏聞。」

妲己開始騙紂王了,紂王是一切要隨著他的心願走,所以一個只想隨著自己心願的人,可以被周邊的任何生命所左右。就像今天習近平,一切都有自己的心願,所有人都圍著他做,其實邊上圍著他做的人就藉助他的概念玩死他。紂王就是類似的,因為一個自私的、貪婪的、不顧及他人的,他就是這麼一個縱慾者。

紂王大喜曰:「愛卿何不速取信香焚之?」妲己曰:「尚早。喜媚乃是仙家,非同凡俗;待明日,月下陳設茶果,妾身沐浴焚香相迎,方可。」

妲己請來的神仙、出家人都得三更半夜才來?有月亮才上來?所以這個紂王就是迷失了。他分不清白晝、黑夜;分不清神仙、鬼魔了……

王曰:「卿言甚是,不可褻瀆。」

紂王與妲己宴樂安寢。

雞精喜媚道身掩 抽筋拔骨斷成湯

卻說妲己至三更時分,現出元形,竟到軒轅墳中。只見雉雞精接著,泣訴曰:「姐姐!因為你一席酒,斷送了你的子孫盡滅,將皮都剝了去,你可知道?」

妲己亦悲泣道:「妹妹!因我子孫受此沉冤,無處申報,尋思一計,須……如此如此,可將老賊取心,方遂吾願。今仗妹妹扶持,彼此各相護衛。我思你獨自守此巢穴,也是寂寥,何不乘此機會,享皇宮血食,朝暮如常,何不為美。」雉雞精深謝妲己曰:「既蒙姐姐抬舉,敢不如命,明日即來。」

妲己計較已定,依舊隱形回宮入竅,與紂王共寢。天明起來,正是紂王歡忭,專候今晚喜媚降臨,恨不得把金烏趕下西山,去捧出東邊玉兔來。至晚,紂王見華月初昇,一天如洗,作詩曰:
「金運蟬光出海東,
清幽宇宙徹長空;
玉盤懸在碧天上,
展放光華散彩紅。」

話說紂王與妲己在臺上玩月,催逼妲己焚香。妲己曰:「妾雖焚香拜請,倘或喜媚來時,陛下當迴避一時。恐凡俗不便,觸彼回去,急切難來。待妾以言告過,再請陛下相見。」紂王曰:「但憑愛卿吩咐,一一如命。」妲己方淨手焚香,做成圈套。將近一鼓時分,聽半空風響,陰雲密布,黑霧迷空,將一輪明月遮掩。

那時妖精來,都會遮月亮!我們看到的月亮,如果黑雲很低,遮住月亮的話,人們是感到這種寒氣。

一霎時,天昏地暗,寒氣侵入。紂王驚疑,忙問妲己曰:「好風!一會兒翻轉了天地。」妲己曰:「想必喜媚踏風雲而來。」

這紂王一點兒都不明白,所以人通常說:精英者的愚蠢。精英者的愚笨就在於他一切都自以為是,從而光顧聰明,失去了智慧;充滿了聰明,失去了智慧;充滿了聰明,唯利是圖(有目的的)。失去了智慧猶如失聰,完全失去了辨別的能力。

言未畢,只聽空中有環珮之聲,隱隱有人聲墜落。妲己忙催紂王進裡面,曰:「喜媚來矣。俟妾講過,好請相見。」紂王只得進內殿,隔簾偷瞧。

只見風聲停息,月光之中,見一道姑穿大紅八卦衣,絲絛麻履。況此月色復明,光彩皎潔,且是燈燭輝煌,常言「燈月之下看佳人,比白日更勝十倍。」只見此女肌如瑞雪,臉似朝霞,海棠丰韻,櫻桃小口,香臉桃腮,光瑩嬌媚,色色動人。

所以一般說的「誘物」可能不是人,就像女孩戴的小配件都是狐狸,戴上之後可能都這樣了。凡是在肉體上表現出無盡的誘惑之力的,其實都不是正經人。我講的是誘惑的本身,她散發出這種誘惑,讓人不尊重。

妲己向前曰:「妹妹來矣!」喜媚曰:「姐姐,貧道稽首了。」二人同至殿內,行禮坐下。茶罷,妲己曰:「昔日妹妹曾言,『但欲相會,只焚信香即至。』今果不失前言,得會尊容,妾之幸甚。」道姑曰:「貧道適聞信香一至,恐違前約,故此即速前來,幸恕唐突。」彼此遜謝。

且說紂王再觀喜媚之姿,復睹妲己之色,天地懸隔。紂王暗想:「但得喜媚同侍衾枕,便不做天子又有何妨。」心上甚是難過,只見妲己問喜媚曰:「妹妹是齋,是葷?」喜媚答曰:「是齋。」妲己傳旨:「排上素齋來。」二人傳盃敘話。燈光之下,故作妖嬈。

紂王看喜媚,真如蕊宮仙子,月窟嫦娥。把紂王只弄得魂遊蕩漾三千里,魄遶山河十萬重,恨不能共語相陪,一口吞他下肚,抓耳撓腮,坐立不寧,不知如何是好。

紂王急得不耐煩,只是亂咳嗽。妲己已會其意,眼角傳情,看著喜媚曰:「妹妹,妾有一言奉瀆,不知妹妹可容納否?」喜媚曰:「姐姐有何事吩咐?貧道領教。」妲己曰:「前者妾在天子面前,讚揚妹妹大德,天子喜不自勝,久欲一睹仙顏;今蒙不棄,慨賜降臨,實出萬幸。乞賢妹念天子渴想之懷,俯同一會,得領福慧,感戴不勝!今不敢唐突晉謁,托妾先容。不知妹妹意下如何?」

喜媚曰:「妾係女流,況且出家,生俗不便相會,二來男女不雅,且男女授受不親,豈可同筵晤對,而不分內外之禮。」

妲己曰:「不然。妹妹既係出家,原是『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豈得以世俗男女分別而論。況天子繫命於天,即天之子,總控萬民,富有四海,率土皆臣,即神仙亦當讓位。況我與你幼雖結拜,義實同胞,即以姐妹之情,就見天子,亦是親道,這也無妨。」

喜媚曰:「姐姐吩咐,請天子相見。」紂王聞「請」字,也等不得,就走出來了。紂王見道姑一躬,喜媚打一稽首相還。喜媚曰:「請天子坐。」紂王便傍坐在側。二妖反上下坐了。燈光下,見喜媚兩次三番啟朱唇,一點櫻桃,吐的是美孜孜一團和氣;轉秋波,雙灣活水,送的是嬌滴滴萬種風情,把個紂王弄得心猿難按,意馬馳韁,只急得一身香汗。

先愛狐狸女 又寵雉雞精

《拍案驚奇》裡有類似的描寫手法,我能感觸到,寫書的人他是以妖藉助「道姑」這個身分,來到了朝歌城內宮,概念是反的——包含著一種惑亂(惑亂人)的成分在裡面。

因為「修煉」都是跟神、佛、道有關,這裡偏偏描寫妖精變成「道姑」進入宮裡蠱惑王,男(王)、女(妖)幹了苟且之事……把真正的神、佛、道給妖魔化,從而來擾亂人中真正正的東西……就像我們在現實的環境當中,在今天的社會中,很多人在遇到有關修行問題的時候往往關注、注重「人的身體」。所以人身難得。

妲己是為了害比干,想了半天想出了個招——把這隻雞給弄到宮裡面。而比干是紂王的皇叔,為了女人,紂王竟然可以把自己的皇叔殺了。他眼前只有這個女人,只要這個女人,其實只有他自己、只有滿足他自己的慾望這種概念。

封神演義》很少有情色的內容。對紂王的那種淫蕩墮落、妖精的淫穢很少有露骨的描寫,只是在文字上、在故事的敘述中讓你能夠感受到紂王一步一步走過來的敗落。但下面就有一段……

妲己情知紂王慾火正熾,左右難捱,故意起身更衣。妲己上前曰:「陛下在此相陪,妾更衣就來。」

紂王復轉下坐,朝上覿面傳杯。紂王燈下以眼角傳情,那道姑面紅微笑。紂王斟酒,雙手奉於道姑;道姑接酒,吐嬝娜聲音答曰:「敢勞陛下!」紂王乘機將喜媚手腕一捻,道姑不語,把紂王魂靈兒都飛在九霄。

紂王見是如此,便問曰:「朕同仙姑臺前玩月,何如?」喜媚曰:「領教。」紂王復攜喜媚手出臺玩月。喜媚不辭。紂王心動,便搭住香肩,月下偎倚,情意甚密。

紂王心中甚美,乃以言挑之曰:「仙姑何不棄此修行,而與令姐同住宮院,拋此清涼,且享富貴,朝夕歡娛,四時歡慶,豈不快樂!人生幾何,乃自苦如此。仙姑意下如何?」喜媚只是不語。

紂王見喜媚不甚推託,乃以手抹著喜媚胸膛,軟綿綿,溫潤潤,嫩嫩的腹皮,喜媚半推半就。紂王見他如此,雙手抱摟,偏殿交歡,雲雨幾度,方纔歇手。正起身整衣,忽見妲己出來,一眼看見喜媚烏雲散亂,氣喘吁吁,妲己曰:「妹妹為何這等模樣?」紂王曰:「實不相瞞,方纔與喜媚姻緣相湊。天降赤繩,你妹妹同侍朕左右,朝暮歡娛,共享無窮之福。此亦是愛卿薦拔喜媚之功,朕心嘉悅,不敢有忘。」即傳旨重新排宴,三人共飲,至五更方共寢鹿臺之上。有詩為證,詩曰:
國破妖氛現,家亡紂主昏。
不聽君子諫,專納佞臣言。
佞臣,指費仲、尤渾。
先愛狐狸女,又寵雉雞精。
比干逢此怪,目下死無存。

比干是個人,當他遇到這種事情的時候,他根本就躲不開了。

修行是人生命真正的路途、人生真正的意義,當人們貪圖富貴、貪圖淫蕩的時候,就反著走,這就是我們通常說的色鬼,就像「精、氣、神」——以精化氣、以氣化神——氣藉助身體往上走,那就是修行;那精血之氣往下走,全都排掉的話,最終化掉的是你的魂魄。精、氣、神的「神」可以講是你的魂魄,當你的精血之氣往下走的時候,毀掉的就是人的肉身,魂魄無以附著,那就完了……

現實物質的一切都是假的,是一種迷障,來襯托出人身體的珍貴(各門各派都這麼講),但是從中有多少人真正能夠分離出來?就是說,我的身體跟我的元神,我能知道這是兩個自己,能夠知道他們彼此之間的關係……

話說紂王暗納喜媚,外官不知。天子不理國事,荒淫內闕,外廷隔絕,真是君門萬裡。

武成王雖執掌大帥之權,提調朝歌四十八萬人馬,鎮守都城,雖然丹心為國,其如不能面君諫言,彼此隔絕,無可奈何,只行長嘆而已。一日,見報說,東伯侯姜文煥分兵攻打野馬嶺,要取陳塘關,黃總兵令魯雄領兵十萬把守去訖。不表。

且說紂王自得喜媚,朝朝雲雨,夜夜酣歌,那裡把社稷為重。那日,二妖正在臺上用早膳,忽見妲己大叫一聲,跌倒在地;把紂王驚駭汗出,嚇的面如土色。見妲己口中噴出血水來,閉目不言,麵皮具紫。

妲己(狐狸精)有本事,是說牠能變化、能藉助人的身體製造出某種假象,人無力分辨。我相信今天在習近平的身邊同樣有這樣的東西。

紂王曰:「御妻自隨朕數年,未有此疾。今日如何得這等凶症?」喜媚故意點頭嘆曰:「姐姐舊疾發了!」帝問:「媚美人為何知御妻有此舊疾?」

喜媚奏曰:「昔在冀州時,彼此具是閨女。姐姐常有心痛之疾,一發即死。冀州有一醫士,姓張,名元;他用藥最妙,有玲瓏心一片煎湯吃下,此疾即愈。」紂王曰:「傳旨宣冀州醫士張元。」喜媚奏曰:「陛下之言差矣!朝歌到冀州有多少路!一去一來,至少月餘。耽誤日期,焉能救得?除非朝歌之地,若有玲瓏心,取他一片,登時可救;如無,須臾即死。」

紂王曰:「玲瓏心誰人知道?」喜媚曰:「妾身曾拜師,善能推算。」紂王大喜,命喜媚速算。

這就是害比干設的套。顯然,紂王身邊再也沒有真正具有正氣之人。那妖精在身邊,正的就不在——人以群分、物以類聚。人正,邪的東西也過不來。神、佛、道會護著真正正的人。狐狸精、雉雞精都是紂王招來的,那正的(神、佛、道)不會幫他。

這妖精故意搯指,算來算去,奏曰:「朝中止有一大臣,官居顯爵,位極人臣;只怕此人捨不得,不肯救拔娘娘。」紂王曰:「是誰?快說!」喜媚曰:「唯亞相比干乃是玲瓏七竅之心。」紂王曰:「比干乃是皇叔,一宗嫡派,難道不肯借一片玲瓏心為御妻起沉痾之疾?速發御札,宣比干!」差官飛往相府。

比干不就要懟妲己的心嗎!所以把狐子、狐孫都給殺了。有一句話:「將心比心」,這裡也是對應著來的:在人世間的一切,不關你的事,你不要插手。一切都有背後命裡的原因。當你插手多深,遭到的報應有多深!

六札宣比干 取比干心作羹湯

比干閒居無辜,正為國家顛倒,朝政失宜,心中籌畫。忽堂候官敲雲板,傳御札,立宣見駕。比干接札,禮畢,曰:「天使先回,午門會齊。」比干自思:「朝中無事,御札為何甚速?」話未了,又報:「御札又至!」比干又接過。不一時,連到五次御札。比干疑惑:「有甚緊急,連發五札?」正沉思間,又報:「御札又至!」持札者乃奉御官陳青。

比干接畢,問青曰:「何事要緊,用札六次?」青曰:「丞相在上:方今國勢漸衰,鹿臺又新納道姑,名曰胡喜媚。今日早膳,娘娘偶然心疼疾發,看看氣絕。胡喜媚陳說,要得玲瓏心一片,煎羹湯,吃下即愈。皇上言:「玲瓏心如何曉得?」胡喜媚會算,算丞相是玲瓏心。因此發札六道,要借老千歲的心一片,急救娘娘,故此緊急。」

比干聽說,驚得心膽具落,自思:「事已如此……」乃曰:「陳青,你在午門等候,我即至也。」比干進內,見夫人孟氏曰:「夫人,你好生看顧孩兒微子德!我死之後,你母子好生守我家訓,不可造次。朝坤併無一人矣!」言罷淚如雨下。夫人大驚,問曰:「大王何故出此不吉之言?」比干曰:「昏君聽信妲己有疾,欲取吾心作羹湯,豈有生還之理!」

所以這種荒謬之事都可以發生,其實反應出妖怪的力度。妖跟獸的力量足以讓人失去正常思維。朋友們經常說共產黨邪惡:「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它做不到的。」同時我們看到:習近平或者誰做的事情非常的齷齪、非常的愚蠢,但你不理解為什麼他這麼愚蠢,愚蠢的事他可以做得出來,而且他可以在這個體制中能夠運作,很多人不理解,其實就是你的人性尚存。

如果你理解到共產黨就是魔,它身邊有這些妖跟獸,其實就變成理解了。所以很多朋友在反共的概念中不能從生命的角度認識的時候,你看到的問題就很費解,也不知道如何應對。

夫人垂淚曰:「官居相位,又無欺誑,上不犯法於天子,下不貪酷於軍民,大王忠誠節孝,素表著於人耳目,有何罪惡,豈至犯取心慘刑。」有子在傍泣曰:「父王勿憂。方纔孩兒想起,昔日姜子牙與父王看氣色,曾說不利,留一簡帖,見在書房,說:『至危急兩難之際,進退無路,方可看簡,亦可解救。』」

你看,比干必遭此難,無論如何都是命中注定的。換句話說,無論大家遇到什麼荒謬之事、你認為完全不可能的事情,都是命裡註定的。

劉伯溫講的一段話:「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雙眼,天也翻、地也翻、逍遙自在樂無邊。」一個人做的任何事情都被天地間所有的生靈所記載。當走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那天翻地覆就是報應,當報應來的時候如果你是個明白的人,逍遙自在樂無邊,你不在其中,你不在對錯中、不在這種磨難中。那得是真正明白的人。

比干方悟曰:「呀!幾乎一時忘了!」忙開書房門,見硯臺下壓著一帖,取出觀之──上書明白──比干曰:「速取火來!」取水一碗,將子牙符燒在水裡,比干飲於腹中。忙穿朝服上馬,往午門來。不表。

且說六札宣比干,陳青泄了內事,驚得一城軍民官宰,盡知取比干心作羹湯。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所有人都知道這是荒謬、荒唐的,但只有一個人認為是正經的,就是紂王。

話說武成王黃元帥同諸大臣具在午門,只見比干乘馬,飛至午門下馬。百官忙問其故。比干曰:「據陳青說……取心一節,吾總不知。」百官隨比干至大殿。

比干逕往鹿臺下侯旨。紂王立候,聽得比干至,命:「宣上臺來。」

比干行禮畢。王曰:「御妻偶發沉痾心痛之疾,唯玲瓏心可愈。皇叔有玲瓏心,乞借一片作湯,治疾若愈,此功莫大焉。」比干曰:「心是何物?」紂王曰:「乃皇叔腹內之心。」比干怒奏曰:「心者一身之主,隱於肺內,坐六葉兩耳之中,百惡無侵,一侵即死。心正,手足正;心不正,則手足不正。

「心正,手足正;心不正,則手足不正。」這話曾經被杜元銑罵紂王的時候說過,他後來就被紂王給殺了。這話比干又用上。

心為萬物之靈苗,四象變化之根本。

「四象」:東、南、西、北;春、夏、秋、冬。比干講述著人的心對應著天地之間的關係。四象變化裡面又包含著二十八星宿,二十八星宿裡面包含著東、南、西、北。北為玄武,南為朱雀,東為白虎,西為青龍。同樣,北又是春分,這麼相互對應的。

吾心有傷,豈有生路!老臣雖死不惜,只是社稷坵墟,賢能盡絕。今昏君聽新納妖婦之言,賜吾摘心之禍;只怕比干在,江山在;比干存,社稷存!」

你要借我一片玲瓏心,把我心給廢了,心沒了,我不就死了嗎?

紂王曰:「皇叔之言差矣!總只借心一片,無傷於事,何必多言?」

這時候紂王已經昏庸到:我就借了你一片心哪!我也沒傷你啊!你怎麼就認為呢?紂王已經荒謬到這份兒上了。

無論這人曾經多厲害,當陷入陰邪之中,人就變成了一堆爛肉,而且毫無理喻,但他講的是人言、說的是道理。你看習近平發言講的都是道理,但沒一句話是真的,句句用不了。

比干厲聲大叫曰:「昏君!你是酒色昏迷,糊塗狗彘!心去一片,吾即死矣!比干不犯剜心之罪,如何無辜遭此非殃!」紂王怒曰:「君叫臣死,不死不忠。臺上毀君,有虧臣節!如不從朕命,武士,拿下去,取了心來!」

人家紂王講的是道理,我要你死你不死,你就是對君王的污辱。跟現在看疫情一樣,你看武漢市長,我讓你頂罪你就頂罪!你還不頂罪!你敢甩鍋!他就是這麼回事。

原來有一句話:勸賭不勸嫖。這是民間一句話。賭是自己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賭會害人,你跟賭徒說,他能聽你的,但淫色之事,這事不能碰,凡是貪溺於酒色、淫色的,通常說是「招了道」了。

可以這麼講:賭徒背後多少還有一點人的概念;色與淫蕩後面是妖。一個人沉溺於酒色之事的時候,這個人會逐漸被這些妖怪所代替。他看起來是人,但他做的都不是人的事。而他又用人中的道理跟你沒完沒了。是這麼回事。

比干大罵:「妲己賤人!我死冥下,見先帝無愧矣!」喝:「左右,取劍來與我!」奉御將劍遞與比干。比干接劍在手,望太廟大拜八拜,泣曰:「成湯先王,豈知殷受斷送成湯二十八世天下!非臣之不忠耳!」

這裡也滿有趣的:比干同樣是在紂王為壽王的時候保舉他為太子的人。

遂解帶現軀,將劍往臍中刺入,將腹剖開,其血不流。比干將手入腹內,摘心而出,望下一擲,掩袍不語,面似淡金,逕下臺去了。

且說諸大臣在殿前打聽比干之事,眾臣紛紛,議論朝廷失政,只聽得殿後有腳跡之聲。黃元帥望後一觀,見比干出來,心中大喜。飛虎曰:「老殿下,事體如何?」比干不語。百官迎上前來。比干低首速行,面如金紙,逕過九龍橋去,出午門。常隨見比干出朝,將馬伺候。比幹上馬,往北門去了。

當比干看了姜子牙的符之後,他照著姜子牙的話做,他也應該知道命裡註定的事情,如果不知道是命裡註定的事情,那姜子牙為什麼給他留了帖子呢?所以他是照著姜子牙的辦法做的。

他把那個帖燒了之後放在水裡喝了。當他喝下去之後就等於姜子牙用他的道術封住了他的傷口、封住了他的血。其實現在也能看到某些有特異功能的人,以障眼法的方式把人切兩半,很多人說那是假的,我相信假的居多,但那其中有的是真的。絕大多數都是假的,但個別是有真的。但咱們可沒說那東西是正的、還是邪的,這是兩回事,也就是說,如果是邪的,可能是妖、可能是鬼、可能是獸,同樣他有閉血之法;如果是正的,同樣有這個本事,但通常不會表演。

比干也等於是藉助了姜子牙的功能,喝了那杯水閉住了自己的傷口,但是他同樣要闖出他的命運來。

不知吉凶如何,且聽下回分解。◇(待續)

封神演義第 二十六回(上)

封神演義第 二十六回(下)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