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1月6日美國國會辯論的最關鍵問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月6日在美國國會大廈內發生的辯論,聚集在華盛頓的美國人在關注,大多數美國人也在關注,全世界很多人都在關注。

人們關注什麼?

是關注川普拜登誰能最終勝選?還是關注美國的民意能否真正被代表?或是正義能否彰顯?更或是美國是否能有光明的未來?

1月5日,在國會山舉辦的「拯救共和國」(Save The Republic)集會上,喬治亞州國會眾議員瑪喬麗‧泰勒‧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說:「停止竊選,這與政黨無關,這關乎的不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不是拜登還是川普(特朗普),而是我們的選舉誠信」,「美國決不是一個共產主義國家,我們是共和國。」

她還說,「我反對認證被竊取的、欺詐性的選舉,我拒絕認證選舉人團給拜登的投票。從道德上,我無法認證一個我知道是謊言的結果、無法認證一個被竊取的結果。」她認為,1月6日「是我們美國歷史上重要的一天」。

在集會現場,人們舉起了「停止竊選」、「拯救共和國」的標語,這才是美國國會應該辯論的真正主題,或者說,也就決定了這場辯論在為誰而辯論。

1月6日的國會辯論,如果能聚焦選舉舞弊,就切中要害,自然也就能水落石出,美國將有機會在正常的自我矯正中重回正軌。這場辯論就是為了美國人民的辯論,為了正義的辯論,自然有合理的結局。

這場辯論,不該是共和黨單純要推翻搖擺州的總統選舉認證,也不該是民主黨要保住目前的選舉人票。假如陷入這樣的黨派爭鬥,辯論便沒有了希望。選舉舞弊的大量出現,與2個月來非同尋常地被試圖掩蓋,實際因為黨派利益所致,更因為某些人對權力的貪婪慾望。如果真正站在美國和美國人民的利益角度,站在正義與道德的角度,站在法律與秩序的角度,大多數人應該對選舉舞弊早就有正確的態度。

如今,恰恰因為黨派利益、權力的慾望,背後當然是黑暗勢力、華盛頓沼澤勢力的操控,還有中共紅魔的直接參與,才令2020年11月3日發生的美國選舉舞弊一直無法被糾正,拖到2021年1月6日,似乎也是最後的機會。

1月6日國會兩黨要辯論,如果真正辯論選舉舞弊,在選舉舞弊的事實面前,似乎無可辯論。在大量的證據呈現時,或者說面對選舉舞弊的重大疑點時,推遲認證總統選舉結果,應為順理成章。之後,國會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迅速展開獨立調查,儘快在1月20日前得出正確的結論,才是正常之舉。當然,最終進行每州一票的選舉程序,或許也是一種合理的選擇。

假如國會的辯論,沒有聚焦選舉舞弊的事實,而是關注選舉人票的爭奪,很可能倉促以投票的方式表決。果真如此,民主黨稍占優勢的眾議院或許會急於認證拜登獲勝;共和黨在參議院雖有2票優勢,結果卻不得而知。這樣的表決也就完全忽略了事實,成為黨派和權力爭奪。

1月6日的辯論假如是這樣的走向,也就失去了辯論意義。這樣的辯論,無論結果如何,都不是美國人真正渴望的,也不是上天希望看到的;或者說,既違背了民心,也違背了天意,變成了中國歷史上的「指鹿為馬」,按照中國5000年歷史和世界各國歷史的演繹,改朝換代也勢必來臨,一連串大事的發生將無可阻擋。

1月6日,國會為誰辯論才是最關鍵的,這確實是美國歷史上重要的一天,很多人的命運將被這一天的歷史所決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