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中共高官洩漏中共活摘人體器官(1)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08日訊】活摘器官是中共內部的高度機密。多年來,多少中共高官不小心洩露了中共活摘人體器官?

原中共中央政法委辦公室副主任魏建榮承認活摘:這事已經很早了(點擊收聽MP3)

調查員:是中央政法委的魏主任嗎?

魏建榮:你哪裡?

調查員:我還是國家安全部……主要就是像我剛才說的,主要是想了解一下。

魏建榮:這事已經很早了,我跟你講我的判斷啊。

調查員:啊。

魏建榮:這個事關於你剛才說的這件事情,事情這很早了,現在來的這些人都不了解。第二,這個人肯定不是我們這兒的人,這是肯定的,咱們單位的人肯定不會有這樣的人,這是個基本的概念。要縮小範圍,怎麼個弄法,那麼你可能就要到單位來查一下原底子,現在誰說也說不清楚。

調查員:就是這個活體摘除在押法輪功人員器官的事情是很早的事情嗎?

魏建榮:對,對,對,很早的事。

北京政法委李姓官員:處級以上應該知道這個機密(點擊這裡MP3

2008年9月16日—26日,在江蘇省常州市江南春賓館召開的中共全國政法會議期間,追查國際調查員以「國家安全部官員」的身分與一位來自北京政法系統姓李的參加會議者對話。

調查員:是江南春賓館嗎?

賓館接線員:啊,對。

調查員:請給我接1219北京政法委的李同志。

賓館接線員:你在賓館裡邊,是吧?

調查員:我沒在賓館裡邊,我在外邊。

賓館接線員:啊,好的。

李:哎。

調查員:喂,是中央政法委的李同志嗎?

李:你好。

調查員:是嗎?

李:您是哪裡啊?

調查員:您是,您是李什麼?

李:我姓李,對。

調查員:我是國家安全部的,有點事情需要你協助我們一下。

李:國家安全部的?

調查員:對。

李:什麼事啊?

調查員:就是有關一個泄密的案件,我們在調查啊。

李:泄什麼密啊?

調查員:我們想了解一下,你們中央政法委有哪一級工作人員了解到這一國家機密的。

李:是什麼事啊?

調查員:說的這是,活體摘除在押的法輪功學員器官做器官移植手術的這一國家機密,中央政法委有哪一級工作人員知道這個機密呢?

李:應該是處級以上吧。

薄熙來自曝江澤民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點擊這裡MP3

2003年8月27日,大紀元獨家獲取的一份錄音文件顯示,2006年9月13日時任商務部長的薄熙來隨同時任中共總理溫家寶訪問德國漢堡時的一段錄音文件中,親口承認了「江澤民下達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命令」。

錄音文件中,對於使館人員問到「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是你的命令還是江澤民的命令?」薄熙來回答:「江主席!」

以下是電話錄音記錄:

接線生:晚上好!漢堡Atlantic Kempinski酒店。我的名字是xxx(從錄音上聽好像是德語David Monte 的發音)

一祕:晚上好!請給我接房間5……不,452號(從錄音上聽好像是452的德語發音)。

接線生:客人姓什麼?

一祕:薄。

接線生:請稍等。

薄熙來:餵,餵,餵,誰呀?

一祕:是薄熙來部長嗎?

薄熙來:您是哪呀?

一祕:我是使館,我是使館一祕呀。

薄熙來:嗯。

一祕:有點緊急事呀,今天德國外交部下午跟我們說了一下,有一個事情得澄清一下。

薄熙來:嗯。

一祕:就是,就是說呀,當初您在遼寧這個當省長時,因為這涉及到明天的會見嗎,他們想澄清一下。就是說,當初您在遼寧當省長時侯,就是,是江澤民、江主席下的命令,還是您參與的,就是說這個,關於把這個法輪功這個活體摘除器官這個事情,是您的命令還是江澤民的命令?

薄熙來:江主席!

一祕:他們德國外交部要核對。就是說,如果要是,您要是參與了這個事情,他們有一些會見,他們出席的規格可能就有所變動。就說,因為是他們法輪功遞交了一份……(被薄熙來打斷)

薄熙來:你不要再說了,你找你們馬大使(時任中國駐德國大使馬燦榮)說。

一祕:不是,馬上這個事情,他們今天下午剛遞交了,給我們了一個照會,就說……(又被薄熙來打斷)

薄熙來:你就找馬大使,你不要找我。這事你們的馬大使處理不了嗎?

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共同編寫《血腥的器官摘取》的研究報告,用52種證據方法對比、驗證,證明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存在。

麥塔斯表示,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向媒體表示,有人問:「為什麼我要關心法輪功學員因為被摘取器官而遭虐殺的事情?這與我有什麼關係?」

麥塔斯回答說:「你還在等什麼?難道你要等到有人為了摘取器官而殺害你時才抗議嗎?到那時就太晚太晚了。」

德國的馬丁‧尼莫拉牧師在1938年曾經這樣寫道:

「起初他們追殺猶太人,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後來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此後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卻再也沒有人站出來為我說話了。」

文字整理:葉楓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