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教育轉化」下的酷刑(1)

葉楓綜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09日訊】「強制我向前彎腰九十度,繩子打一個圈,套在脖子上。繩子的另一端被女保安姜紅踩在腳下,不讓我頭抬起來。繩子越踩越短,我的頭幾乎觸地。」

「這時,他們就把繩子猛地提起來,繩子吊著我的脖子使整個人差點懸空扔出去,人幾乎斷氣……」

「接著放下來,再重複彎腰迫害。」

這是廣東保南能源交通發展有限公司前副總經理梁婷婷,被關押在廣州市洗腦班(又稱:(再)教育轉化班、轉化洗腦班)所經歷的酷刑

21年來,中共針對法輪功學員所辦的「轉化洗腦班」, 從未間斷。多少酷刑、慘案鮮為人知?

副教授被關入洗腦班一天即被迫害致死

李曉今,女,原廣州師範學院(現廣州大學)數學系副教授、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報導,2002年6月27日晚,李曉今被劫持至洗腦班(黃埔法制學校);6月28日即被活活打死。

6月28日傍晚大約六點多鐘,突然來了一輛救護車,很多警察進了洗腦班。他們把法輪功學員都趕到洗腦班的會議室看電視,不准出來。

李曉今住的房間被戒嚴。救護車到七點多鐘才開走。警察到十一點多鐘才走。李曉今的隔壁房間本來是有法輪功學員住的,他們也不讓住了。

過了幾天,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的頭目告訴其他法輪功學員,說李曉今已死亡。

前中國南方航空公司飛行員張國良曾被關押在黃埔法制學校洗腦班,他證實了李曉今在這裡被迫害致死。

張國良說:「在黃浦洗腦班,每逢夜晚,經常可以聽到有法輪功修煉者被折磨的聲音,白天,也經常看到有人被折磨留下的傷痕,有的人鼻青臉腫,有的人頭髮一片一片的沒有了(折磨中被強行扯掉)⋯⋯」

「廣州大學教師李曉今在這裡被迫害致死,洗腦班(對外)說她是自殺。」

李梅被打碎脊椎骨 不治身亡

李梅,山東省萊陽市龍旺莊鎮溪主村居民、法輪功學員。

2001年4月9日,李梅被在萊陽市黨校洗腦班被毒打,致脊椎骨碎裂,下肢癱瘓,送到醫院搶救,5月28日在醫院不治死亡。

為了掩蓋犯罪事實,當局給李梅的家屬3萬元,並強迫簽字,讓她家人對外說是自殺,並將李梅生前照片搜走。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是以「真、善、忍」為指導原則的身心修煉功法,祛病健身、歸正人心效果顯著。

因恐懼法輪功學員人數超過中共黨員,1999年,江澤民下令對法輪功實行群體滅絕政策,「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21年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持續至今。

利器扎脖 被施不明藥物

鄒玉韻,女,廣州天河區法輪功學員。

2003年9月21日,鄒玉韻被綁架,後被送入廣州市洗腦班。

廣州市洗腦班為了逼她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嚴刑拷打。

鄒玉韻自述受到的虐待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1、用白花油塗眼睛;

2、用利器扎脖子,使勁在身上又揪又捏;

3、強迫在地上大小便。整天浸坐在尿液當中,每隔半小時就灌我一大杯水,即使是生理期也不例外;

4、注射不明藥物,用他們的話講讓人不痴也變傻;

5、(以迫害為目的的)強行灌食,每隔二個小時灌一次,一天灌七次,用他們的話叫填鴨。

酷刑種種 目的只有一個——逼迫放棄修煉法輪功

洗腦轉化班使用種種酷刑,挑戰人體承受極限,目的是使受刑人在生不如死的情況下背叛信仰。

「轉化」,就是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全部圍繞著「轉化」這一核心,針對大陸所有法輪功修煉者。而據中共公安部統計,1999年以前,法輪功學員人數達七千萬—一億人。

「轉化」的命令來自中共最高層,並層層下達,中共各級機構都不同程度地參與了這場企圖讓法輪功修煉人「精神上死亡」的迫害。

大陸維權律師謝燕益和謝陽,在致歐盟的公開信中寫道:「中國最大的人權問題是法輪功問題。」

「這場迫害所涉及的範圍及造成的惡果,可以說是二戰結束以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一場人道災難……」

資料來源:明慧網、大紀元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