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文:當黑命貴遇見國會山 談談美媒雙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11日訊】美國國會大廈衝擊事件發生後,大批左派媒體立即對川普(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發起了氣勢洶洶的討伐,事件被定調為「暴動」甚至「恐怖襲擊」。然而,去年當安提法(Antifa)和黑命貴(BLM)等左翼暴徒四處打砸搶燒甚至開槍殺人時,這些媒體卻把這些行為形容為「和平遊行」。這樣的雙重標準引起了社會輿論的極大爭議。

日前,中國微信公眾號「維京女俠」發表了一篇題為《當黑命貴遇見國會山:談談美媒雙標》的帖文,引起眾多網友的關注與熱傳。現將原文轉載於下,與海外讀者分享。

在大統領的鼓勵下,美國紅脖披著國旗攀登國會山,整了一場大暴亂:

(網頁截圖)

不好意思,放錯圖了。

圖中是前幾個月的黑命貴(BLM)大遊行。

根據Axios報導,由黑命貴引發的打砸抢烧,使得保險業至少得賠償十至二十億美金。至於那些未被保險囊括的破壞,則不計其數。

雖然媒體宣稱遊行「絕大多數文明有序」,但根據各種地方媒體報導(主流媒體除了FOX和郵報,基本絕口不提警察傷亡),至少有上千名警察在遊行過程中受傷,包括一名被槍殺的退休警官。

幾個月內,至少二十五人在美國黑命貴遊行中喪命,其中十一人為遊行直接參與者。凶手並不是警察 ——除一人之外,其餘受害者均死於其他亂民之手。

客觀的說,以美國警察的脾性,他們在黑命貴遊行中已經非常克制了。

回到昨天的國會山動亂。在短短一天內,四人死亡,包括一名被警察槍殺的退伍空軍女川粉。另外三人信息尚未披露,但多半是川粉 ——已證實。

同樣是動亂,同樣是槍殺。但美國主流媒體的匯報角度,很有意思。

「國會山革命」中第一位死者名為Ashli Babbitt,三十五歲,女川粉,是空軍退伍老兵。

在國會大廈中被警衛槍殺的空軍老兵 Ashli Babbitt 。

被槍擊前,她正身披特朗普旗,準備爬窗進入一個房間。槍擊非常突然 -——警方沒有做任何警告,一擊斃命(網上有視頻,大家有興趣自己看)。

從視頻片段來看,Ashli以及她的同夥算不上「文明」,但也僅僅是吵吵嚷嚷順便砸點玻璃,手上也沒有武器,罪不至死。

在推特上,Ashli的名字甚至沒上熱搜。至於那為數不多做了報導的主流媒體,角度很有意思。

《華盛頓郵報》的文章標題 是《因為川粉匪幫席捲國會山而被槍殺的女子被認證為空軍老兵》

「被槍殺的女子」 – Ashli在《華盛頓郵報》上甚至不配擁有姓名!

《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 )的報導標題是《Ashli生前曾在推特上轉貼陰謀論》

紐約時報的標題《誰是Ashli Babbitt?這位在國會山被殺的女子是川粉,還是QAnon》

在這篇陰陽怪氣的文章中,《紐約時報》隻字未提槍殺Ashli的凶手,倒是把Ashli描繪成了一個精神不大正常的失敗者:

「她退伍時的軍銜比較低。」

「她的社交媒體表明,她越來越痴迷於陰謀論。」

「她被派往伊拉克與阿富汗執行任務,工作內容主要是看守基地大門。」

退伍老兵,曾在阿富汗與伊拉克服役,女性。若換個場景,我相信《紐約時報》能把Ashli吹成神奇女俠。

同樣是《紐約時報》,在喬治佛洛依德(黑命貴導火索)死後,發表的文章標題如下:《喬治·弗洛伊德,從「我想感受一下這個世界」到「我不能呼吸」》。

文章聲淚俱下的講述了一個勵志黑人青年的奮鬥故事。在文章中,佛洛依德心地善良,擅長體育,被街坊鄰居所愛戴,更有一顆赤子之心。

然而,真實的佛洛依德被關過四年大牢,犯過至少八次罪,包括入室搶劫。在被鎖喉致死前,佛洛依德顯然磕了藥,報告顯示他血液中類鴉片成份嚴重超標。

佛洛依德死後,殺害他的警察被扒了個底朝天,連邊上站著的亞裔警察都被扒了祖墳。

Ashli Babbitt死後,殺害她的警察仿佛不擁有姓名,倒是有些媒體已經開始為他開脫。

Daily Beast報導的標題是《殺死Ashli的警官「沒有其他選擇」》。標題下跟了一個小摘要,將Ashli的人生簡單概括為「支持川普的陰謀論者」。

此文一言以蔽之,就是說Ashli死了活該。

美國主流媒體對國會山四名死者輕描淡寫,甚至還倒打了一耙。

紐約時報發文,指責警方在「黑命貴」與「國會山」事件中雙重標準

文章宣稱,黑命貴期間警方全副武裝,逮捕示威者。至於國會山動亂,警察卻和示威者親切交流,其樂融融。

但,這是謊言!

國會山動亂一天不到,已經四人喪命,至少一人已被證明死於警察槍下。黑命貴整了幾個月,死了不少人,基本都是暴民內鬥。然而,主流媒體清一色對黑命貴事件中的暴力事件一筆帶過,將其描繪成了「和平」遊行。

事實不會說謊。紅脖子進攻國會山確實不妥,但他們沒放火,沒殺人,也就是揮揮國旗,打壞了幾把椅子,順走了一些紀念品。Ashli手無寸鐵,竟被果斷槍殺。

黑命貴運動家們實打實的洗劫了老百姓的商鋪,把公共建築當成柴火燒,把警車當成了樂高積木,但警察並未用實彈射擊:

《獨立宣言》中提到:「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賦予他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任何形式的政府,只要破壞上述目的,人民就有權利改變或廢除它,並建立新政府。」

黑命貴運動家為了追求幸福,砸了普通老百姓的小店,被媒體褒獎為「和平遊行」。

紅脖子們認為新政府破壞了他們追求幸福的權利,決定動手廢除,咋就成暴動了呢?

後記:

正義與邪惡的定義權,取決於誰擁有麥克風。

國會山「起義」只是開始。在兩極化的媒體驅動下,美國社會的撕裂只會進一步加劇。

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轉自微信公眾號「維京女俠」  /責任編輯:何雅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