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了解大法到初識大法

張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12日訊】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家屬,走進大法修煉只有一個來月。

在與妻子日常相處中, 從她的言行、為人處世中一點點的感受到大法的美好,從她身上看到了大法弟子在精神上和身體上的巨大變化,可以說大法的確是很神奇的。

妻子早年患腰椎間盤突出、胃痛、時常感冒,腰部一發病幾個月下不了床。走了無數家醫院與私人診所,不說花了多少錢,就為治病都不知她吃了多少苦,依然疾病纏身。腰照樣疼,胃病依然反覆發作,感冒更是家常便飯,多少年身體就是這樣反反復復,折磨得她苦不堪言。可自從學煉法輪大法後,腰椎間盤突出不知不覺好了,胃痛不見了,就連時時來襲的感冒也不見蹤影。

我的老岳母是幾十年的藥匣子,心臟病、高血壓、小腦萎縮,整天靠吃藥打發時光。二零一八年一場大病出院後,也開始聽大法師尊的廣州講法錄音。一段時間後,甚麼心臟病、高血壓等等那些醫生說的毛病全都沒了。這讓我們家人和親友無人不感歎大法的神奇。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四下午,我突發胃痛,疼的我滿地打滾,用頭撞牆,甚至在地上爬,不自覺的哀叫,一直折騰了四個多小時也沒有緩解。妻子鄭重的對我說:「你對大法既然心悅誠服,也知道大法的神奇,卻不修。平時你說的頭頭是道,現在考驗來了,你就誠心求師尊救你吧。真心信師父,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切聽師父安排。」我點頭說好,就開始用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求師父救我。念了半小時左右,我的胃痛逐漸緩解,疼的越來越輕了。

此時妻子告訴我,在我胃疼的厲害的時候,看到我的後背挺大一塊地方都是黑的。這真是生死考驗與較量啊!真的得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疼痛緩解後,我就打電話叫了救護車去了當地醫院,打點滴,住院一週後回家。

對我的病醫生也沒說出個所以然。

十一月四日,又因為左胸心區疼去了本市另一家醫院做檢查。一查嚇一跳,說是一個主動脈夾層異常。在當地不能治。於是十一月八號轉院到南寧醫科大學醫院心血管科,醫生讓情況穩定後準備做主動脈支架和心血管搭橋手術。

其間,妻妹把師尊的廣州講法錄音給我拿到病房,讓我聽師父講法。

我一聽講法,哪都不痛了。剛一閉眼,就清清楚楚的看到有幾個人和我一起聽法。我把看到的景象告訴妻子,她的眼淚都快流下了,那個激動啊!幾天後,十六號手術順利的完成了。手術時間只有六、七個小時。在重症監護室只停留了十個小時就被轉入普通病房。這麼大的手術,一般在ICU(重症監護室)要觀察好幾天甚至更久。那個費用可是昂貴的很。

即便如此,我還是花去了十幾萬。我好心疼,本來就沒啥錢。妻子卻樂呵呵的說:「與生命相比,這幾個錢還重要嗎?若不是師父保護,命都沒了,錢有用嗎?看看老媽,從固執的從前,到如今無病一身輕,不就是人的觀念問題嘛!自己好好考慮考慮,出院後到底要怎麼做吧!」

十六號手術,二十一號就出院了。人雖虛弱至極,卻恢復的極快。經過幾次醫院折騰,手術後體重降了近三十斤。

出院一週中,我的體重幾乎一天長一斤,面色從蒼白變的紅潤。現在,該是我兌現諾言的時候了:聽法,聽法,讀看大法書。

很快,在不爭的事實面前,就能用自己的經歷去證實大法的美好,不再搖擺。

我從不了解大法到初識大法,到走進大法修煉經歷了一個漫長的過程。我決心今後也要像妻子、妻妹一樣,虔誠的學習大法,同化大法法理,洪揚大法,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叩謝師尊救度!

English Version: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12/27/189026.html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