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德州要獨立?應對科技壟斷有何良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13日訊】德州要獨立?應對科技壟斷,民眾有何替代方案? | 熱點互動 01/12/2021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月12號星期二。1月6號的國會事件發生之後,今天川普總統首次公開面對媒體,他表示自己1月6號在白宮外集會的講話完全合適,並沒有鼓勵暴力。而今年夏天Antifa和BLM運動時,很多人對暴力的粉飾才是真正問題。下午他在德州邊境牆450英里處發表演講時,他說言論自由正受到前所未有的攻擊,而民主黨人對他的二次彈劾是獵巫的延續。

今天下午我在觀看Rightside媒體的直播的時候,最高峰時有超過50萬人同時在線,感覺川普總統依然有著振臂一呼,應者雲集的號召力。不過另一方面,左派對於川普的打擊也是全面鋪開,川普的生意夥伴、銀行也紛紛開始和他切割。距離政府交接只有8天,但美國社會的分裂和對立有增無減。據報導,德州的州眾議員已經開始推動脫離美國的議案,要像英國脫歐一樣,把德州從美國左派的馬克思主義統治中拯救出來。

誰能想到在大選後短短兩個月的時間,美國社會會演變到今天這樣呢?看來正如里根總統所說,自由是很脆弱的,只要一代人就可以失去,而自由必須由每一代人來奮鬥和保衛。好的今晚節目我們還是先後請來兩位嘉賓,就近期的這些熱點事件,來談談他們的看法和分析。一開始我們會請獨立時評人戈壁東先生來談一談他的看法,節目的後半部分,我們會請傑森博士來跟我們分享他的觀點。

好的,戈壁東先生現在已經在skype和我們連線,戈壁東先生您好,感謝您參加今天的節目。

主持人:方菲好,觀眾朋友好。

主持人:好的,謝謝您。謝謝您今天穿得這麼正式,因為早些時候您說因為談的事情比較重大喔。其實我是想用這個問題來開始,就是我看你今天在推特上發了一個推,這個推特上,您這個推您說今天聽到兩句很有智慧的話,這兩句智慧的話,我讓您來說。您最後有一句話,您說我貼出了我1月6日,請後臺放一下戈壁東先生這個推。你說我推我貼出我1月6日在白宮前使用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圖片,歡迎因此攻擊和抓捕我。

這個是您的推,然後您這個照片就是您當時1月6日在白宮前集會的這樣國會山前集會的照片。

戈壁東:今天早上。

主持人:對對對。您為什麼貼出這張照片?而且還附帶上這麼一句話呢?

戈壁東:其實大家都從我這張照片,我的推文當中看出來,我貼這個推的當中,我有三個情緒在裡面。第一個我是深深的失望,因為你看這個我們這次,大家所有的知道的,大選有存在這麼多疑點的舞弊,居然被認證了。而且最後成了一個結果,這是我內心是深深的失望,這是一種情緒。

第二種情緒我是一種憤怒,這種憤怒我是無法克制的。因為我們那天我們去,我去DC,當時就是想作為愛國者,我們愛美國,我們希望美國有一個偉大的時刻,然後我們希望一切能改變過來。那麼整個DC的一個集會活動,我整個過程參加,我看到的都是一個非常平和。我覺得說美國最好的人都集中在那個廣場,美國最正義的人,美國最遵守規則的人,都集中到那個廣場上去,沒有喧擾,沒有吵鬧。

那麼這樣一個集會,一直到我們到國會的廣場有這樣一個集會,最後居然演變成這個國會騷亂案。然後還帶了很多的一些左媒,一些我們所說的主流媒體,這些非常惡劣的左流媒體,在大肆渲染,就成為一個非常嚴重的暴亂事件,然後有人被打死了。那麼當然我對這個情況,我是無法接受,這個反差太大。然後我後來聽到又更嚴重的兩個信息,第一個信息就是說,有人因為參加這次集會,被從飛機上趕下來,我真是無法相信這個信息。這個信息我想應該不應該在美國,這個信息不管出現的中國,出現在香港,我是覺得可以接受的。但出現在美國我是無法接受,這是引起我的憤怒的一個情況。

第二個情況就是說,我看到很多宣傳當中,推出了一些非常恐怖的東西,有些東西是非常造假的。我昨天看到有一個報導,很洋洋灑灑的報導,他報導裡邊還推出了一個絞刑架,說這個絞刑架推到國會門前,準備把國會這些議員把這個絞刑架,我想這麼無恥的情況出現。然後最重要的,我貼出這個東西,我特別講一句話,就是我去了,你準備來抓我、來騷擾我,我都接受了,為什麼?因為有幾個信息說,說正準備,包括今天希拉里也發了推文,說要準備對這些挺川人士做一個正面作戰。

很多信息說要清算這些支持川普的人,清算這些支持川普的人。那如果是美國出現這樣情況,那麼我義不容辭,我毫不猶豫,我去了,我就告訴你我去了,你來抓我,那麼這是一種憤怒的情緒。還有一種情緒,就是我是不信,為什麼不信?美國畢竟是兩百多年的憲政體制,是世界上自由民主的燈塔。

那麼如果美國到最後,因為我去很清醒,我是因為實現了美國,我是按照了遵守美國的憲法的第一法案,我們做為美國人的一個權利,去參與這些活動。那麼如果這個東西也被徹底否決,因為我們參加的法案,我們要像通過天安門廣場那樣,像共產黨這樣會,出現像中國共產黨一樣,因為你參加了集會,因為參加我不喜歡的集會,我把你抓補起來,我對這個我是不信。

所以我今天就發了一個推文,我就想第一什麼,這種不能接受那種。如果美國通過不好,非常非法的手段也能擔任總統,那麼這個是我不能接受的。第二我是憤怒,那麼渲染,那麼扭曲,那麼多惡意的宣傳,來誣衊美國的愛國者,這是我不能接受的。還有一個就是我不信,我就要通過這個事件,我要相信我要徹底看一看,我們美國到底能不能會不會走到中共這一步,中共對美國滲透到底有多深,這是我發這一張照片的一個主要的三個心理。

我相信,我這個心理是所有這次去華盛頓DC,參加這次愛國者行動的所有人一樣的,內心都是跟我一樣的心情。這個可能就是我今天寫這個發這個,說到底我確實是準備,因為我們,我相信我們所做的每件事情是合法的,而且是正義的。那麼我也覺得,因為我的正義,因為我的合法,所以我們是理直氣壯,我們是沒有任何可以隱晦的,我們沒有任何可以迴避,我要公開的告訴他,我去了。

我相信這在歷史上,在今後的歷史上這會成為我們的榮耀,而不是我們的恥辱。所以我今天貼出了這張,我在去的時候我說了一句話,在我的被包後面,我拍那張照片,最個沒post(公佈)出來,就是我寫了,在正邪決戰的關鍵時刻,我們站在了正義一邊,這是我們值得驕傲和榮耀的事情。所以我今天貼出了這張照片。

主持人:我覺得您這個照片和話,可以看出背後有很多複雜的情緒。其實從司法部的方面來講,似乎他們確實已經很明確的說,這次的遊行什麼是憲法第一修正案賦予的這種和平的一個表達。但是我們也確實看到,在鋪天蓋地的很多宣傳下面,基本上,把這個國會騷亂中的事件的這個汙點,就是潑在了所有的參加1月6日活動的這些人身上,所以變成把這種暴徒的帽子給扣上去,這就讓很多中國人就是非常敏感。

我看到有一位網上的這個有一位人留言,上次我們請了曾錚女士來談的話,她也是談到那個留言   她說那個留言是什麼呢   她說我當時在國內參加六四的時候,被稱為暴徒。然後後來我的下一代,小孩兒還是說她的親戚的小孩在香港,參加聲援香港的這個活動時候,又被稱為暴徒。然後她說,我今天在美國去行使我自由言論的權利,去表達愛國情緒,又被稱為暴徒。然後她說我今天在美國,行使我自由言論的權利去表達愛國情緒的時候,她說簡直是難以想像。就是美國社會現在這樣一個很多的,對於所謂保守派人士,其實是一些堅持傳統價值的人的一個汙名化和這種壓力,已經相當大了,甚至有一種運動的感覺。

戈壁東:對,我感覺到就有文革這種感覺。其實剛才曾錚講的那個,我有一個推文也寫到同樣一個概念,就是我們在中國,我們這些人都是從中國過來的,我們接受過共產黨的暴政,我們在這裡我們經常被打成暴徒甚至還坐牢。結果我們到了美國,我明明在行使我們的法律權利,愛美國,我們是在表達對美國的愛,在推進美國的正義,在避免美國被中共共產黨這種黑暗的籠罩,結果我們自己又變成了像中國一樣。

我說我們是不是還要第二次逃亡?我們是不是還要第二次接受庇護?這個是很可笑的事情。所以我今天提出這張照片,其實還帶有這個很明顯的。所以曾錚這個說法我是非常認可的,我跟她有完全一致的,我們覺得,我們非常不希望是美國出現像中共國出現過的那種文革的狀態。而實際上美國已經有這種傾向了,這是我們覺得悲哀和威脅的。

主持人:對,為什麼在大選之後,我們看到似乎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都在不斷的發生。大選11月3日到現在才兩個月的時間,我覺得很多人都跟我說,沒想到這麼快在美國就出現這樣的事情,甚至淪落成像是一種共產主義的這種東西在統治美國了,您覺得為什麼?

戈壁東:我覺得這個跟共產黨的長期滲透,跟美國在……我覺得一個社會它太安定了,安定的時間太長了,美國社會的平穩、安定,作為美國自由民主燈塔的時間這麼長。那麼這麼長的時間裡面,所以一個太穩定的團體,它一定會經受另外一些磨難,我覺得美國現在已經是磨難,這個磨難是來自於這個世界上最邪惡的國家,中共這邊。很明顯我們現在所有看見的,只有我們來自中國,經歷過共產黨的這種迫害,熟悉共產黨的所有操作手法,所有中國共產黨的專制體制,所以在第一時間就能發現出美國現在發生的事情,真是中共滲透,或者是已經中共化的一個痕跡。

那麼這個我們已經非常清晰的知道,實際上在這40多年裡面,從這個我們40多年,最明顯的就是從尼克松的中美建交以後,美國社會對中共這樣一個價值觀完全相反的一個政體,它的邪惡程度是公開的毫不掩蓋的,然後它剛剛經歷過一種對89年,它真正建的是90年,剛剛經歷過文革,經歷過89六四這樣一個最殘暴的反人類的行為的這種情況下,美國社會居然在全球化這樣一個理論下面,然後居然在美國的利益、市場經濟利益,這樣的情況下去接受和擁抱共產主義。

那麼你這個現在,實際上到今天為止美國所發生的所有的事情,是在還這個債,是在承受那個當時所有的那些錯誤的後果。所以我們想美國走到今天,應該說這是一個當然。我們也從很多很多事情,實際上最近一段時間,我們一直在評價很多很多事情,從上層、從國會、從基層,還有這次我到紐約,還有一個紐約的前警察,跟我講到紐約警察系統的一個黑暗,這些滲透全部都是在中共長期的滲透下,美國社會不遭遇一個像今天這樣的情況,我們說這是一個必然的結果,這是個必然結果,一定會出現這個情況。

那麼我們是希望這次的情況,能夠因此把美國社會驚醒過來,然後通過這個更清醒的、更清晰的能夠改變這個現狀,這是作為我們的希望。所以我們現在去,包括我們現在所做的事情,包括我今天坐在這裡,包括我們跑到DC去,包括我們做的那麼多的、發出那麼多的聲音,就是不希望自由女神手上的燈塔,自由女神上的那個火炬,變成了鐮刀斧頭。但這個可能性已經出現了,而且存在了,我們無法迴避這個事實。所以我是想這個是我們現在要做的,我們現在所希望努力能改變,而是我們現在一定要,努力改變這些的。美國不能改變,美國不能變色,美國變色意味著世界就變色,意味著共產主義占領了世界。

主持人:是,而且就是說這兩個月發生的事呢,我覺得讓很多人非常吃驚的發現,美國的這個變色已經變得如此厲害了,就是包括最典型的,我覺得就是最近這幾天發生的數字集權的事情,推特、臉書、YouTube刪除川普總統和很多保守派的言論,當然川普總統的推特帳號被關,這是個標誌性的事件。

那麼還有就是科技公司聯手,這幾個巨頭聯手把他們不喜歡的這個競爭者,一兩天之內就基本上是封殺到底,就是這個公司Parler這個公司可能就沒有辦法再爬起來了。就是這樣的可以說是不管從政界、商界到高科技界,這種滲透已經是非常深,這種對人思想影響已經非常深了。所以你看到很多人,他對這個高科技公司封鎖川普總統的推特帳號,他是贊成的,他是叫好的。那麼還有對於這種要把川普的支持者怎麼怎麼怎麼樣啊,那很多人也是認為這應該的,他們就是在這種,我看到有一個人說在所謂cancel culture,就是叫取消文化的這種作用下,人已經沒有寬容了。

戈壁東:對,民主黨的一個口號。

主持人:對,人已經沒有寬容了。所以您覺得到現在這樣的情況,到底有多少人他能夠被警醒?有多少人他覺得這是理所應該的對於美國社會?

戈壁東:這兩天已經有很多,包括今天下午我們在推特上,已經有人跟我在發生爭議,這是一個非常恐怖的新聞。大科技現在所做的這些事情,它到底意味著什麼?很多人是沒有,這個觀念看法很多人是模糊的,我對這個問題我今天早上我發一個推,我對這個問題是非常清晰的起到一個標準。我說美國人的先賢200多年前,他設計了一個非常好的制度,他把所有的政府可能對獨裁,可能產生的獨裁的渠道,可能產生獨裁的來自政府方面對民眾壓迫的可能性,都設計好了。

但是美國民眾從來不會想到,居然他所接受的這個獨裁或言論自由的被壓制被打壓,不是來自於政府,而是來自於那個高科技集團。而這種獨裁實際影響破害到他們的生活,直接迫害到他們生活。我們現在想像一下,根據我們現在的情況看,你看我們的生活當中,包括我們現在在使用的,我們連線所使用的東西,哪一個不是跟高科技集團有關,谷歌,還有我們現在用的。我現在這兩天很矛盾,用推特、用facebook它要封鎖、刪除,它不用。我們用我們的,我們現在有新的媒體safechat。

主持人:新的平台,safechat。

戈壁東:對,那個叫safechat我也加入了,我們非常好用的軟件。但是因為要從那裡直接搬出來,那涉及到我們。換句話說高科技集團在利用他們現在技術的發展,是徹底改變了現代人的生活,把你的生活放進了它必要的關子,你擺脫不了。

主持人:放進它的籠子裡

戈壁東:對,放進它的籠子裡,然後它再來實現它的獨裁。這很恐怖的,這個是你無法擺脫。如果我們今天離開了,我說我可以呀,你採取這個你完全脫掉,意味著我們的生活就回到了,就是我們整個生活方式就會被打破、打亂。我們最近發生兩件事情,是特別恐怖的,第一個恐怖的就是你看,川普總統作為一個國家總統,這在歷史上史無前例的,它居然能夠讓他什麼地方都無法發出聲音來,這個是,我就說人類歷史發展到現在,是沒有一家做得到的。所以這個體現出一個非常恐怖的一個系統,這種情況不是說只是一個高科技。

所以這一次大選也體現了一個什麼問題?實際暴露了我們人類面臨的一個最大的挑戰,這個挑戰就是現代科技對人類生活的挑戰,,對人類的所謂的生活形式的挑戰,還是對人類生活方式的挑戰。這個挑戰是直接控制或者破壞你的生活,或者好像這種奴役比來自政權的奴役可能更強大。我們說中共是一個獨裁政權,它獨裁在哪裡?是因為它掌握了中國這個十四億民眾的所謂的生活資源和生產資源。它掌握了一切資源,它控制著資源,把中國民眾困在他的一個設定的籠子裡。但是我們現在高科技公司現在所做的也是在設一個籠子。這個籠子還不只是把這個美國人,可能還把全世界所有使用它的軟件的人,使用他這個平臺的人已經關進了它的籠子。

而且它現在,你關在籠子的時候,你還沒感覺到,現在他突然一翻臉,你才發現他的真面目他的恐怖,你還沒法擺脫它,這是一個。還有一件最恐怖的事情是什麼?你看我們想想,當時這個作為國家總統,作為美國的總統,美國政府他要限制微信,跟這個抖音,整整搞了半年還是沒取掉,但是這一次這些大科技集團聯合起來,只用三天就把那個Parler軟件公司徹底給顛覆掉了,封掉了,這說明什麼問題,這個是一個非常恐怖的事情。就是說,它已經擁有了一種非常強大的破壞能力,它已經到了一種為所欲為的權力,而這個權力是建立在什麼?建立在完全顛覆和踐踏美國民眾的自由,踐踏美國憲政第一修正法案的。

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規定的言論自由,在他眼裡是不存在的,它想幹什麼就幹什麼,而且它也足夠的能力和財力去做,甚至連美國總統這樣的人,美國政府,都不在它的話下,那麼這才是整個美國民眾面臨的問題。實際上這個問題還不是美國民眾面臨的,就是說我們人類,全世界,人類在他的生活方式當中都面臨著這樣一個嚴重地問題,這個問題而且是必須解決的。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它比任何嚴重,我們現在說反壟斷,反壟斷只是反資源的壟斷,反某一個行業的壟斷。我們說,反這個一些這個恐怖份子,那這是一個非常小的機構,ISIS,美國覺得就是把它消滅掉,你基地組織這麼壞的恐怖份子,我們照樣有能力把它消滅掉。

希特勒這樣一個法西斯主義,正義的力量照樣把他消滅掉。但是到高科技走到今天這一步,這一個問題怎麼解決?他遠遠超過了現在人類遭遇到的所有的這個挑戰。所以說,美國大選這一次暴露出來的問題不只是美國選舉的問題,也不是美國體制的問題,也不是說美國將來走向哪裡的問題,而實際上體現在我們整個人類的生活是會向哪個方向走,我們人類的生活方式會被怎麼樣的改變?

主持人:戈壁東先生,我們時間已經到了。非常感謝您,我補充一句。我在網上看到有位網友寫的非常好。他說,我們從中國到美國,本來他說我覺得我自己是來享受自由的,但是我現在也可以很自豪的說,我在美國也參與了保衛自由的這樣的一個行動吧,或者說這樣的一個努力吧。所以好的非常感謝您,我們有機會呢再接著就這些很重大的問題再接著談,謝謝你今天參與節目。

戈壁東:好,謝謝。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我們節目下半段,我們會請傑森博士來談一談。他對這些天這個一系列的這樣事件的看法。傑森博士已經在skype上跟我們連線了,傑森博士你好。

傑森博士:你好,方菲好。

主持人:謝謝。剛才我跟戈壁東先生聊了一下現在美國的這種現狀,可以說我覺得我們兩個都是覺得滿沉重的,就是這個現狀真的是非常的讓人覺得警覺,我不知道您怎麼看,一個就是說您對這個1月6號這個國會事件啊,國會事件,我覺得是個標誌性的事件,就是在那之後,一個大的轉折,就是所有的這種對於川普總統的攻擊也好,禁言也好還是審查也好,全部開始,包括一些污名化,這個事件您到底怎麼看?另外,也想請您談談最近這樣一個數字極權,在美國這樣一個直接的展現,您是什麼樣的看法。

傑森博士:對,1月6號確實會是一個歷史上要反覆研究的一個事情。當然了,就是說,任何違法的暴力事情的話,他應該有一個法律的途徑去處理的。目前聽說美國FBI也在去調查,但是呢,有一點說的就是非常清楚,就是真正有實施暴力的人是進入國會的人群裡頭的一小部分。而進入國會的人群是整個參加1月6號集會的人裡的一小部分,而參加1月6號集會的人數是整個支持川普的七、八千萬人中的一小部分。

主持人:你這非常有邏輯性。

傑森博士:對,但是問題在哪呢?是隨後讓我非常驚訝的是,美國這邊的很多媒體和一些整個就是網上的這種自媒體,就是比如說一些網路媒體吧,他基本上把整個這次針對性,針對川普的支持者,當然第一針對是川普,結果整個後面完全是針對川普的支持者,就讓我覺得這個是非常非常的奇怪,甚至可以用詭異這個詞,因為什麼呢?任何一個正常的、理智的國家,他應該是盡量地尋求一個統一,盡量地尋求一個彌合分歧的一個過程,但是非常奇怪的現在是很多政客很多媒體他努力的在加強整個美國這種分裂的狀態。

他採用的方法是啥呢?剛剛你們也談到,就是完全就是醜惡化或者是妖魔化,他們叫做,首先去參加1月6號所有的活動的人,不管你進去沒進去,不管你有沒有實施暴力,你只要參加這個活動,目前似乎都足以讓醫院開除你,你的工作單位開除你,甚至比如說吧,有些人在飛機上表達出他支持川普,都足以讓這個飛機開回來,然後落地把這個人趕下去,這個事情的發生呢,它的整體的背景,你要是直接去看這個事情,你覺得很奇怪,但是整體的背景就是媒體在1月6號之後的連續時間,你幾乎打開所有的主流媒體,他幾乎反覆在喧染整個這個過程的暴力殘酷。

然後你打開任何一個自媒體,臉書、IG或者說是推特,你會看見大量這方面的,就是讓人煽動仇恨的做法。因為我自己有認識一些年輕人,他們描述的那個過程用的這個語言完全是一個針對那種仇恨的那種人,在描述川普的支持者。所以說呢,這個過程讓我想起那個比如說,425當時法輪功學員,因為他們就是尋求能釋放在天津被抓捕的了一些法輪功學員,天津的警察讓他們到北京,到北京以後是當地北京的警察,把這些遠地而來的  根本就(對北京)不熟悉的人   安排就形成了一個   圍成一圈,中南海請願的結果,後來這個事情被朱鎔基妥善處理之後,很快後來中共的媒體就開始把這個事完全定性成圍攻中南海,這樣的概念在報導。

隨之而來的話呢,就是一整套對於法輪功學員的妖魔化,然後就是鎮壓。我就感覺呀,就是說,整個這個事情就讓我清楚感覺,其實呢,人性幾乎是一樣,就是呢,就是特別像美國這樣的國家,他沒有任何複雜的歷史,他經歷的都是很單純的情況,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呢,很多人是非常的容易,你出乎想像的,非常的容易被媒體激盪,然後形成一種對某個特定人群的仇恨感,而這個仇恨感不利於美國未來的發展,但是呢,有人需要這個仇恨感,他通過這個仇恨感可以完全行使自己的政治目的,這個事實上呢就是我現在看到,讓我非常非常擔心的一個事。

換句話說,你剛才在談到媒體,高科技公司,政治因素,一群人,他們集體地形成了這樣一個大的一個輿論環境。那麼很多一般的美國人,事實上是被自己的情緒捲進去,形成了一個莫名其妙對另外一群人仇恨,這個仇恨可以衍生成容忍一切非常明顯的踐踏別人言論自由的行為,對他們來說都屬於容忍。容忍一切剝奪別人權利的,就包括飛機或者把人趕下來。這些事情在這之前,幾乎美國人是不能容忍的,現在都能容忍。

就跟中共把法輪功學員妖魔化以後,那麼對於法輪功學員所有迫害,非法關押、開除甚至是這種對於家庭的株連,對於中國人來說都變成可能。就說事實上你就看到人性事實上一樣,當人情緒被仇恨牽動起來以後,一切最基本的法律上的邏輯和人性的邏輯,基本上都不存在了。而那個煽動起來這個罪惡仇恨的人群,這個特殊的別有用心的人群,他就可以在這過程中實施他想做的一切事情。

主持人:是,您說到這個仇恨,我特別同意。就現在對於川普支持者,是有相當社會一部分資源,給我的感覺就是要把他們打翻在地,然後踏上一隻腳。所以我今天看到一個文章標題,我特別有感觸。他就說左派的這個取消文化,消滅了人心中的寬恕。實際上,我認為就是寬恕文化背後這種毒瘤,這種共產主義思想,他用仇恨代替了人心中的寬恕。所以現在一般這個美國人受到這個左派影響,他對於川普總統的支持者不喜歡的話,他是沒有寬恕的。它就是一種用仇恨來直接地,用仇恨來覺得做什麼都可以對他們。那其實說到…

傑森:而且……

主持人:您請講。

傑森:而且現在有很明顯的這種情況,剛才你準備說這個數字極權這個事情。現在很多時候實施這種不容忍,是強權在實施不容忍。包括大的公司,你現在在大公司,誰敢說我是川普支持者?你很可能你的工作都會沒了,就是你不敢公開這種表達。同時的話你比如說媒體上,他事實上對於很多相對來說川普支持者,他的言論的控制要遠遠高於比如說中東地區,一些帶有恐怖主義色彩的那些國家領導人的言論控制。

就說你可以想像,很多邏輯都扭曲了。有的時候中國現在好像有個新出的笑話,以前大家在美國你可以說我敢罵我們的領導人,你敢罵嗎?中國那邊沒法說。現在中國人回答說:我敢誇我們這的領導人,你敢誇嗎?

主持人:不是,我敢誇你們的領導人,我敢在我社交媒體上誇你們的總統,你敢誇嗎?

傑森:對,事實上這兩種說法也行。我敢誇你們總統,你們不敢誇,我敢誇我的總統,你也不敢誇你的總統。就是整個來說的話,你可以感覺到很多時候,一瞬間美國的讓人最引以為傲的民主、法治、自由,其實都在整個喪失。可以說是已經邁出了完全喪失的這樣一步,美國往哪走是個非常非常讓人擔心的事情。

主持人:是,我想知道一下到底這個高科技壟斷到什麼程度啊?有一個問題就是Parler之前在蘋果和Google要把他的App下架的時候,他其實還是可以生存的。因為畢竟你要打到網站用網頁的話,你還是可以去訪問這個Parler的。但是當亞馬遜把他的這個服務器或者什麼雲的東西切斷之後,他就完全就死掉了,就是沒有辦法生存。到底亞馬遜掌握的是什麼?為什麼亞馬遜這個行為對於Parler是一個致命一擊呢?

傑森:對,簡單的技術上稍微跟大家介紹一下。蘋果或者說是谷歌手機上下載的就是前端,而所有的這些前端的這些軟件真正拿到的數據,是從Parler的服務器上拿來的。那Parler的服務器事實上在後端,就是在亞馬遜的雲計算中心這樣的一個位置上。

主持人:他是租了他的服務器嗎?還是說他的服務器放在他那?

傑森:他是出租,就是某種意義上講,我是花錢買流量、買時間。他這樣的好處就是,因為那個亞馬遜的這個雲計算像一個技術公路一樣。換句話說他就給你建好了整個這個土地的下水管道、公共設施,然後你只需要在上面建個房子、建你的服務器就完了。就像是你平時你買塊地,周圍的服務設施已經好了,你在上面建塊地就行了,這樣省你很多事。不然的話,你自己得開荒然後得建房子,同時再開地,這時候是非常麻煩的。

這就是為什麼雲計算已經變成了,現在很多互聯網公司使用的一個基礎設施了,就像是你用的這個公路一樣這種普通。突然他說我現在要跟你解約,你在我這建的房子,我不給你租這塊地了,你得把這個房子搬走。那麼對於Parler來說的話,他這個就是面臨巨大的問題。這個問題就是說房子不是一天就能像車輛一樣開走的。他要在另外一個地方再找到一個,再蓋他另外一個房子的過程中,找是一個問題,同時再蓋房子還要花時間。而這個過程就使得他整個用戶幾乎無法訪問。整個這個社交網站,如果你停半個小時、一個小時,對你的訊息都是巨大損失。這一停停一個星期、半個月的,那幾乎對整個Parler軟件系統,或者一個社交平臺幾乎是巨大的打擊。

而這個前提是前端的這個兩個壟斷的機構,蘋果和谷歌,後端的是Amazon,三家合在一起,把一個你完全想像不到的情況發生了。換句話說這種科技數據獨裁是一個非常生動的演繹給大家,通過這樣的一個例子,讓大家知道其實以前他是沒展現他們的威力。一旦展現他的威力的話,他們是一種全球獨裁的一種性質,而不一定是國家單方面一個國家政府獨裁的行為,他比某一個政府還更強而有力。

主持人:是,講這個獨裁、自由被侵蝕,講太多我覺得大家都很depressed沮喪。我最後一點時間,我要講一講現在這個反擊的這方面。我看到兩個消息,一個就是說德州他的州眾議院的議員,他在接受媒體採訪說:我們現在在推動一個議案,這個議案就是我們要脫離美國。如果拜登上臺,他們推行一種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政策,那我們德州是不要的。

根據憲法,美國的憲法是把共產主義定為非法的,所以他說按照憲法是有這個權利,我們可以脫離這個聯邦。當然這個議案如果通過了,還會要請民眾投票,然後怎麼怎麼樣,但是他現在在啟動這麼一個事情。那麼另外一個事情看到的,就是佛羅里達的州長,還是說有人寫信給州長說要求,把州的資金從這些高科技公司剝離。就是不把州的資金投入一分錢到這些什麼臉書、Amazon這些高科技公司。你覺得這些是不是代表著一種還算比較有利的還擊?特別是德州這樣的一個舉動。他說比較有象徵意義的,且不說他的這個可行性有多大。

傑森:其實是主要是象徵性意義。就是說德州他哪怕立了這個法,就是立了這個倡議,然後全民公投,我想德州公投出美國到目前還不形成這樣一個現實。就是說我談到目前的話是輿論這個層面,對於川普支持者形成了巨大的壓力,在政府政策這個層面還沒有出來。如果以後在相對的政策上出臺,我想德州很可能會成功地出台這個事,但是在這樣的一個過程,本身它的意義就在於啟動一個討論。

因為畢竟如果他這個法案要形成全民公投的話,大家會討論:為什麼我還願意留在美國?為什麼我不願意留在美國?這個討論的過程,本身其實就是讓大家反思。美國人現在在整個媒體的這種宣傳下,幾乎已經認識不清了美國真正重要,甚至這已經不是一個總統選舉的問題了。這是美國最根本的民主、法治、自由的這種根基還在不在。那麼如果說能讓大眾有一個這樣的理性的討論,這個過程本身其實就是這個議案最根本的作用。包括這個提出這個議案的州的一個立法人員,他也說:這個過程希望能拖兩年,很可能會拖兩年。這個兩年這個process這個過程本身其實就是它整個核心目的。

主持人:是,我覺得可能還是真的是有一些實質作用。因為畢竟美國是聯邦制啊,州有非常大的自主權。所以看川普在抗擊疫情什麼情況下,很多州都自行其實也不聽他的。那麼拜登上臺以後,我想每個州,這些紅州真的對他很不滿的話,他也有很大的自治權。這是一個我覺得德州這樣一個舉動比較值得關注。

另外一個當然我們看到這些高科技公司的股價突然下掉很多,確實說明這些投資人對他們的舉動是不滿的。那很多民眾現在也在說我們不要用你的產品,或者有一些個別地方的互聯網供應商說我們要掐斷你的service什麼什麼的。但對於民眾來說現在我看到的是一種想要叫decentralized,就是去中心化這麼一種趨勢,對吧!就是這個平臺我不要都用你谷歌的,我email用哪裡的,search engine 用什麼,然後我即時通訊用什麼。您覺得對於這種打破這種科技壟斷,有什麼好的辦法呢?還有什麼替代產品?

傑森:對,現在這幾個大公司做成功不是說是偶然做成功的,他確實背後有巨大技術、資金各方面的這樣的錢在後面。立刻找一個替代產品很難的,但是我非常非常同意大家能有幾個備份渠道。實際上現在已經推出來了,相當來說其他的一些可以選的選項。所以這些選項從規模、從使用的程度上,還不如現在已經形成的東西。但是我們不得不承認這個事情的好的一方面,就是一個我們英語叫 wake up call,就是一個警醒的一個警告。

那麼這個警醒的警告告訴我們,當你生命過於依賴某一個壟斷地位的企業的時候,你就等於把你的最基本的權利交給了一個壟斷企業,那麼我們絕對不想達到這樣一個目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不管怎麼樣多註冊幾個其他選項,然後時不時地開始調整自己的使用習慣。剛才也談到有的時候大家畢竟比如說在推特上,很多年已經有很多的跟隨者了,多少萬,那麼這時候你要離開的話, 可能多少萬就跟著離開了。

但是實際上我感覺上,你可以同時去建立多個平台,一個消息可以在多的平台上發,用這樣的方式的話烘托各個平台。用我們自己的行動去抵消那些展現出壟斷派系的平台。然後是用我們的行為去中心化,那麼這個去中心化的過程中,實際上會真的打擊這些壟斷的這些媒體。同時的話大家覺醒過程中,也會建立一些我們大家覺得可以暢所欲言的一些其他的新的平台。這個過程中的話,本身實際上是一個正的,一個正的努力。而且工作量不會很大,你只要一個消息可以在多個平台同時發,你其實就已經在實踐這樣一個作用。

主持人:是,我就是有人介紹,我現在email有開這 protonmail.com,好像是一家瑞士公司。所以我覺得protonmail.com 這個是一個email的,看到有人推薦這種email的替代品。

傑森:我感覺到一些美國以外的公司,也許是一個好的選項。美國這個國家未來怎麼走,這得觀察。我只能說靜觀,因為畢竟下一任政府會如何實施他們的計劃,這一點讓我非常擔心。找一些美國以外的這種技術公司,我們去做一個選項,其實很好的一個選擇。

主持人:是,我看到有自媒體人說他的朋友在加拿大,然後就打電話給他的在美國的financial adviser 財務顧問說,我要把美國的股票全部賣掉。他說因為我對美國的政經不放心,另外我也不想支持邪惡。所以我覺得民間大家每一個人啊,其實都在思考這些問題。

那今天時間已經到了,我們沒有時間再深入地討論,不過我覺得像您所說,就是大家多去尋求一些替代的產品,真的可能是一個辦法。好的,那非常感謝傑森博士今天給我們做的一些分析和分享您的觀點,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收看,我們還是下期節目再見。

嘉賓:

時事評論員:傑森
獨立時評人士:戈壁東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熱點互動 點擊訂閱:http://bit.ly/2ONUBfx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