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教育轉化」下的酷刑(2)

葉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13日訊】21年來,中共針對法輪功學員所辦的「轉化洗腦班」(又稱:再教育轉化),從未間斷。多少酷刑、慘案,鮮為人知?

接上文:中共「教育轉化」下的酷刑(1)

蔣美蘭被電棍電擊全身 注射不明藥物 不到一個月被迫害致死

蔣美蘭,女,65歲,湖南新田縣湘運汽車公司退休職工,法輪功學員。

2012年9月7日,蔣美蘭在家中被「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人員指使的警察國保大隊唐崇盛、楊海波、李芳等5人,綁架至「長沙撈刀河洗腦班」。期間,蔣遭電棍電擊和注射不明藥物。

圖中三人是湖南長沙撈刀河洗腦班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和打手醫生。在迫害蔣美蘭的過程中,右邊穿白大褂者是給將美蘭注射不明藥物的「醫生」。蔣美蘭被注射藥物後,當即神智不清。(明慧網)

9月30日,蔣美蘭的兒子趕往長沙撈刀河洗腦班去接人時,只見母親已生命垂危,意識模糊,與之前判若兩人。蔣被綁架之前,紅光滿面,身體健康。

經過醫院檢查,蔣美蘭遍體鱗傷,都是用電棍電的,整個嘴是爛的,五臟六腑也是爛的,下身流著血,因搶救無效,10月2日夜,蔣美蘭含冤離世。

18位法輪功學員被掛牌遊街 「往死裡打」

2000年黃曆正月十三日,山東蒙陰縣桃墟鎮蔣光健、劉醒世等人,把當地義務法輪功輔導站站長和各村輔導員劫持到鎮財政所三樓,辦起了「骨幹洗腦班」。

18位法輪功學員被掛牌遊街,遭到了非人折磨和殘酷毒打。

當晚,打手們一個個都喝得醉醺醺的,拿著鮮槐木棍。劉醒世手舉一把大椅子問:「你是不是石增山?」回答:「是。」於是,大椅子照著石增山(頭上)就打下來,椅子啪的一聲就碎了,最後剩一根椅子腿,還接著打。

打手們一擁齊上,一邊狠打一邊問:「還煉不煉?」說「煉」,就再打。

最後,法輪功學員張成法、石增山被打得昏死過去,抬到下面的小屋裡,扒光了衣服又打。看著不行了,拉了一件皮襖給石增山穿上;說如果人醒不過來,就從樓上扔下來,說是自殺。

石增山的肋骨當時被打斷,臉像紫茄子,兩眼像兩汪血水,渾身沒好地方,躺不下起不來,都是由其他法輪功學員照顧。

法輪功學員季永現被打得臉變形,腿骨有傷;張成法、類欣臉上兩個大紫包,類欣的腰、臀部都被打得發紫。

聽到法輪功學員勸善,(打手)莫光利還對值班人員說:「小伙子們,給我往死裡整!」直到把人打得血肉模糊,昏死過去。

中科院工程師馮璜 24小時罰站 被輸不明藥物 致生命危急

馮璜,男,中國科學院廣州地球化學研究所工程師、法輪功學員。至少兩次被關入廣州市洗腦班。

第一次是:2001年7月—2003年1月。進洗腦班前,馮璜是一位未婚健康的年輕人。出洗腦班時,他被迫害得頭髮花白、頭髮脫落、背駝,出現腎虛、免疫能力差等多種症狀。

這一年半,廣州市洗腦班要求馮璜所在工作單位,每月上交幾千元的「轉化」費用,最高時每月交7500元。

第二次是:2006年4月19日上班時,被廣州市越秀區「610」強行綁架到廣州市洗腦班。不到兩個月,即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4月30日上午,馮璜的父母到廣州市洗腦班探視,見到他身體極其虛弱,是由人攙扶出來的,坐下和起身都要扶著,說話無力。

馮璜告訴父母,從4月19日至20日,他被逼面壁站立,蹲一下也不行,直到他全身抽筋;後被輸不明液體,輸完液後,吃東西就嘔吐。

6月12日,馮璜被從洗腦班放出時,人已瘦得皮包骨頭、走路艱難、需人攙扶。

這一次,廣州市洗腦班,要求工作單位每月繳納1000元的費用。

針對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國際社會的譴責不斷。

國際社會譴責不斷

2020年7月20日法輪功反迫害21周年之際,36位美國聯邦參眾議員譴責中共,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

2020年12月10日,美國國務院宣布制裁嚴重侵犯人權的17名外國官員,包括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福建省廈門市公安局梧村派出所警察黃元雄。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表示,黃元雄嚴重侵犯信仰自由、拘留和審訊法輪功學員,他與配偶不得進入美國。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