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副總理韓正 被舉報到29國政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14日訊】近期,中共國務院副總理、政治局常委韓正迫害法輪功群體的罪行,被海外法輪功學員舉報給29個國家的政府,舉報者要求各國政府對韓正及其家屬依法予以制裁,包括拒發簽證、凍結資產。

韓正1954年4月出生於浙江慈谿人,1998年任上海市副市長,2003年升任上海市市長,2012年晉升為上海市委書記。2017年12月,韓正又晉升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並於次年3月被任命為國務院副總理。

明慧網8日報導說,據不完全統計,自2003年2月韓正出任上海市長,到其2017年10月離開上海的14年間,上海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25人,而被迫害致殘、致傷、致瘋,被開除公職、學籍,被搶奪財物,導致家庭破裂、流離失所難以計數。

韓正對在此期間發生在上海的針對法輪功的迫害罪行,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以下是韓正在上海任市長、市委書記期間,上海地區迫害法輪功的主要手段和罪行。

無處不在的監控

上海不僅在各區縣主要幹道安裝了數十萬的攝像頭,而且在市內的小區、娛樂場所、電梯以及辦公樓內都安裝了大量用於監控的攝像頭,使得其有能力在全市範圍非法監控法輪功學員和普通民眾的一舉一動。

同時他們還大量招募下崗、退休和外來閒散人員監控法輪功學員,對他們許以豐厚的獎勵,鼓勵他們舉報、揭發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

封堵防控法輪功信息

上海當局一方面同中共喉舌媒體保持一致,對法輪功極盡歪曲、污衊、造謠之能事,一方面又通過全面封鎖互聯網、檢查攔截境外郵件和電話,全力封鎖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的傳播。

2006年,在上海《解放日報》報業集團出版的《上海支部生活》第十二期上,發表了一篇文宣稱,僅1到9月,就查獲境外法輪功投寄的宣傳品近萬餘件,截獲無數境外電話,還建立了專門的工作班子,對出境人員加強行前教育,加大查打力度……

由此可見,上海當局是如何處心積慮地阻止法輪功真相的傳播。

散布謊言製造仇恨

上海當局為了配合中共對法輪功的非法鎮壓,不惜動用一切輿論資源抹黑法輪功,並利用文藝宣傳和文藝演出給民眾反覆「洗腦」。各區縣「610」還向民眾發放反法輪功文字宣傳材料近300萬份、宣傳畫20萬張、書籍2.3萬冊等。

非法抓捕、拘留、勞教和判刑迫害

在韓正任職上海市長和市委書記的14年間,有多少上海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迫害,至今難以統計,從以下幾個年份中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可窺一斑。

2005年1至11月,上海市遭非法抓捕、關押、洗腦、勞教、判刑和迫害致死的多達90餘人。2008年上海市遭非法抓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多達150餘人。

2013年下半年,上海市被證實有2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有1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至少29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至少4名法輪功學員失蹤,至少18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至少有5名法輪功學員面臨非法起訴和判刑。

2014年上半年,上海市有89名本地法輪功學員和8名來滬探親和打工的法輪功學員遭非法抓捕,另有4人被非法判刑,1人遭非法起訴,17人被送「洗腦班」迫害。

酷刑演示:開飛機(明慧網)

「洗腦班」迫害

上海市當局除了在勞教所、監獄、看守所、拘留所等監管場所迫害法輪功學員外,還長期舉辦「洗腦班」(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黑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2年底,上海市「洗腦班」已經非法關押迫害了470多位法輪功學員。此外,上海市楊浦區、奉賢區、寶山區等區縣也設有「洗腦班」專門用以關押迫害轄區內的法輪功學員。

「洗腦班」模仿監獄體制,對劫持到此的法輪功學員實施全封閉管理。沒有任何的人身自由,不得與外界有任何的接觸和聯繫,每天24小時有「洗腦班」人員全程監控。

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洗腦班」用各種手段「洗腦」,既有偽善的欺騙,也有赤裸裸的威脅。法輪功在「洗腦班」被非法關押長達數月,甚至半年以上。

酷刑折磨

上海市第三勞教所(迫害初期為上海市第一勞教所)、上海市女子勞教所、上海市提籃橋監獄、上海市女子監獄等,對法輪功學員實施酷刑多達數十乃至上百種。

比如:暴力毆打、「上老虎凳」、坐小圓凳、綁死人床、吊銬、灌濃鹽水、灌辣椒水、長時間罰站、剝奪睡眠、開「噴氣式飛機」、電擊、奴工、性虐待、藥物迫害等。

酷刑演示:老虎凳(明慧網)

以下為部分案例:

1)陸幸國在上海市第三勞教所被毆打致死

法輪功學員陸幸國上海市浦東區人。2003年10月15日,陸幸國在上海市第三勞教所被活活毆打致死。事發當日,警察唆使勞教犯把已經被打得遍體鱗傷、且已無法行走的陸幸國拖進了一個房間,由十多名打手對其集體施暴。他們把陸幸國的嘴巴用毛巾塞住,然後對其實施暴力毆打。僅1個小時,陸幸國就被活活打死。

陸幸國(明慧網)

2)陳軍在提籃橋監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出獄後1個月去世

陳軍湖南人,在上海提籃橋監獄服刑期間,開始學煉法輪功。2006年1月前後,提籃橋監獄發現陳軍修煉法輪功後極為惱怒,把他關入禁閉間,對其折磨和毒打。陳軍上身被「皮帶銬」銬住(手被纏銬在腰間,上身只能筆直挺著,手和胳膊不能動彈),被用膠帶封住嘴,然後被不斷毒打。一週後,陳軍被迫害得生命垂危,被監獄提前釋放回家。約1個月後,陳軍離世。

3)顧建敏在看守所被灌食迫害致死

顧建敏上海市浦東區人。2008年3月,顧建敏因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綁架,並被劫持到浦東區看守所非法關押。顧建敏絕食抗議迫害,遭看守所警察野蠻灌食,導致其內臟大出血而死亡。顧建敏死時,嘴角還在不斷淌血水。

顧建敏(明慧網)

4)趙斌在提籃橋監獄被監獄害死

法輪功學員趙斌山東省濰坊市人。2012年4月,趙斌在上海工作期間被上海市長寧區警察綁架,2013年7月11日被長寧區法院非法判刑4年,於2013年9月3日被關入上海市提籃橋監獄迫害,在10月19日在獄中離世。後據知情人披露,趙斌因在獄中煉功被看管的包夾犯人毆打致死。

趙斌(明慧網)

5)熊文旗在提籃橋監獄被打得頭蓋骨外露

法輪功學員熊文旗上海市普陀區人,30多歲。2001年5月熊文旗被非法抓捕,後被判刑4年半,關押在上海市提籃橋監獄。

2005年3月,監獄為加強「轉化」力度,指派犯人對其暴力毆打。熊文旗被打得頭皮脫落,頭蓋骨外露,兩腿癱瘓癱坐在輪椅上,直至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才被保外就醫。

熊文旗在提籃橋監獄被打得頭蓋骨外露。(明慧網)

藥物毒害

為了達到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目的,原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迫害法輪功的元凶羅干、周永康曾下達指示,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轉化法輪功的實施方法》六或七期)。

上海政法委、「610」不遺餘力地執行這一迫害政策,他們不單綁架法輪功學員到精神病院,還在各關押場所廣泛使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

1)法輪功學員柏根娣在上海女子監獄遭藥物毒害至生命垂危,出獄後死亡

柏根娣是上海市徐匯區人。2012年9月,柏根娣被上海市徐匯區公安分局綁架,2013年5月被判刑6年半,後被劫持到上海市女子監獄關押迫害。

2016年8月24日,柏根娣在獄中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後被送至松江醫院重症監護室搶救。她曾在清醒時告訴家人,獄方多次在她食物中下毒,在她出事的前幾天她又被下毒,致其倒地昏迷。

2017年6月,柏根娣終因迫害導致病重無法治癒而離世,時年66歲。在她生前,她曾2次被非法勞教,2次被非法判刑,直至她去世,她在勞教所和監獄共計被非法關押長達14年。

2)法輪功學員施異被關入精神病院灌食不明藥物,致神情呆滯恍惚

施異於2012年3月被警察綁架,後被關入上海市靜安區精神衛生中心醫院迫害。在醫院,他被蒙住雙眼、捏緊鼻子強行灌藥,並被捆綁手腳強行注射不明針劑,致其疼痛難忍,痛苦不堪。連續16天的藥物迫害,致使施異出現心神不寧和神情呆滯等症狀。

3)法輪功學員吳里有在奉賢區「洗腦班」被在飯菜中下毒,致記憶力減退

吳里有是上海市虹口區人。2012年9月,吳里有被綁架到奉賢區「洗腦班」迫害。他吃的飯菜中被摻加有毒藥物,致其記憶力衰退。1個月後,吳里有從「洗腦班」回家時,人變得遲鈍,記憶力嚴重衰退,身體上出現紅斑,奇癢無比。

明慧網在結語說:以上所揭露的只是韓正在上海任職期間,發生在上海的各監獄、勞教所和看守所等迫害法輪功罪行的一小部分。由於中共當局嚴密的信息封鎖,還有很多殘酷的迫害沒有被世人所知,還有很多殘酷的迫害仍在陰暗的角落裡發生。

韓正作為中共及江澤民集團在上海地區的總代理,積極執行中共及江氏集團的迫害政策,不遺餘力地殘酷迫害法輪功。他對法輪功所犯下的罪行,必將受到追究和嚴懲。

920位跨黨派政要譴責中共

2020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前夕,西方29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將包括韓正等人的最新一批迫害者名單遞交給本國政府,要求依法禁止這些惡人及其家屬入境,甚至凍結他們的資產。

名單被送達的29個國家包括:五眼聯盟中的美國、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及新西蘭;歐盟中的德國、法國、意大利、西班牙等18個國家,以及日本、韓國、瑞士、挪威、列支敦士登和墨西哥。

同一時間,35個國家及地區、920位跨黨派政要加入連署行動,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呼籲中共立即停止迫害。連署的聯合聲明指出,「法輪功在中國所遭受的迫害,是當今對一個信仰團體最殘酷的迫害。」

2020年7月20日,是法輪功反迫害21週年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聲明,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12月10日,蓬佩奧發表聲明,宣布制裁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廈門市公安局梧村派出所主管黃元雄。

(責任編輯:文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