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軍: 川普四招搞定朝核危機 金正恩為何又放狂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前不久金正恩朝鮮勞動黨五年一次的全國代表大會上發表了「高論」,關鍵點在兩個方面:一個是說,美國依舊是朝鮮的最大敵人;第二個是,朝鮮要發展新的核武器,發展核潛艇。這個消息引起了世界各國特別是美國的關注。

金正恩為什麼四年來相對比較消停?在這個時間點,他為什麼拋出這樣的說法?背後的原因到底是什麼?資深自媒體人士李軍先生分析解讀了這些問題。

金正恩在美國政權轉換之際放言再興核武

我們知道,核潛艇跟一般的常規核武器還不是一個概念,如果朝鮮真有核潛艇的話,對整個亞太地區乃至整個世界的戰略布局和威脅將加大,因為核潛艇畢竟在海底到處游來游去,它的影響範圍是不一樣的。

對此,很多人可能覺得很奇怪:因為如果沒記錯的話,金正恩雖然沒有和川普最後簽定棄核協議,但是他承諾要在四年當中銷毀朝鮮所有的核武器。川普用他的政治策略也好,或者是什麼方法也好,讓金三胖還是比較消停的,北韓的核危機一度讓人覺得好像已經沒感覺了,似乎已經不存在了一樣。

川普還沒走、拜登還沒來的這個當口,金正恩又發出了核武的聲音,我覺得他肯定不是針對川普而來的,因為川普馬上要離任了。如果川普連任的話,我估計金正恩恐怕說都不敢說這樣的話。但是拜登上來之後,可能金正恩覺著整個形勢不一樣了,他就發出了這樣的聲音。

我們來分析一下,四年以來川普到底用了什麼樣的策略和方法,使朝核危機走向了一種要消解的狀態,也使金正恩相對來說比較地消停?在這個時間點,金正恩為什麼拋出這樣的說法?他背後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第一個策略:給足面子

我記得當時川普有一次在發言中專門講到了一點,在他剛剛上任的時候,他要跟歐巴馬進行交接,歐巴馬當時就跟他講,朝核問題是一個對美國威脅很大的問題,他認為有可能美國和朝鮮會發生一場戰爭,而且也有可能甚至是核子戰爭。所以,川普剛剛捕手的時候,形勢是非常嚴峻的。

川普採取的第一個策略就是給足面子。

應該說這些極權國家的領導,很多時候他裡子怎麼樣你不知道,就像現在習近平一樣,下邊又有多少人真心擁護他,不敢說。但是他的面子是一定要要的。你如果不給他面子,就像任志強批評了習近平幾句,不給他面子,立馬就遭到十幾年刑期,被整治、被判刑。所以這些極權領導人他是很要面子的。

川普好像也領會了這點,他可能是從里根那兒學來的,因為里根當年在對付蘇聯的時候,採用的也是這種策略,他一方面跟蘇聯打冷戰,另外一方面他對戈巴契夫好像也有點稱兄道弟的感覺:我跟戈巴契夫有良好的溝通,大家有很好的關係,等等。聽著是不是有點耳熟啊?好像川普也是這麼形容他跟習近平的關係的。所以川普他似乎暗通此道,他上台之後,親自跟金正恩進行了一次會面,這是從來沒有過的,美國總統和朝鮮領導人見了面。

我記得那次金正恩跟川普見面的時候,臉好像通紅,給人感覺有點興奮,也有點激動,像孩子見家長一樣。當然川普從年齡上來講,也確實可以當他的家長,所以當時感覺金正恩有點小激動。

之後川普去韓國訪問的時候,又跟金正恩秀了一把:到了三八線的時候,兩人握了手,金正恩邀請他跨過三八線,川普走過去之後,兩人握了手。也就是說,川普的一小步,邁出了美朝局勢的一大步。因為從來沒有美國的總統踏上朝鮮的領土,這一直是沒有的。雖然那是一種象徵性的,但是應該說,這些事情給金正恩在國內和國際上賺足了面子。

在這樣的情況下,金正恩他就不太好退了,畢竟給足了你面子,是前所未有,美國總統踏入了朝鮮的領土。這個是川普的第一個策略。

第二個策略:給足壓力

川普對金正恩並不是只給足面子,他同時也對金正恩給足了壓力。具體講有三個方面:

第一個方面是經濟制裁。川普要求朝鮮一定要完全銷毀核武器,你銷毀之後我就取消經濟制裁,如果不銷毀我就一直保持嚴厲的經濟制裁。這種經濟制裁對金正恩來講也是比較痛的,它使整個朝鮮的經濟收入等各個方面都受到一些影響,某種意義上也會影響到他的政權穩定性。

第二個方面是武力威懾。有人說好像川普他沒有去動武力啊。川普沒有在朝鮮動,但是川普首先在伊朗立了個模式。伊朗用化學武器傷害了本國平民,川普想都沒想,一下子幾十枚炸彈就過去了,對伊朗化學武器設施、生產和儲存地進行一些打擊。

我記得當時川普跟習近平見面時,川普就告訴他:我剛剛打了你的小兄弟。讓習近平也蠻難堪的。川普說打就打了。那麼這種武力威懾對金正恩而言是有巨大壓力的。川普不僅會說,他也會做,緊接著川普打擊了ISIS恐怖組織。歐巴馬打ISIS打了八年,不但沒打下來,而且ISIS好像還越打越多。但是川普上台之後,好像是四個星期還是兩個月的時間,就把ISIS打得無影無蹤,90~95%的力量已經被打掉了。所以,川普這種打擊力度是非常驚人的,歐巴馬八年打不下來的,他個把月就了結了。

第三個方面也是最狠的,即「斬首行動」。川普實施了至少兩次對獨裁者、恐怖組織首領的「斬首行動」,實施定點清除。大家知道的,一個是消滅伊朗最高指揮官蘇萊曼尼,另一個是ISIS的軍事首領巴格達迪。對他們都是用美國最先進的武器進行定點清除。

其實這種「斬首行動」、定點清除對邪惡組織、對那些威脅人類的恐怖分子是極大的震懾。所謂蛇打七寸,你打擊他之後,一下就使很多人都老實了。這樣的打擊力度對金正恩來講也是有威懾力的,他得想一想,如果發展核武,核武器它會威脅到人類的安全,如果真的要跟川普硬撞的話,川普哪天要是簽個字,自己也在定點清除之內,那可不是鬧著玩的。作為這些獨裁者來講,他其它都可以不關心,但他最關心的是他自己的小命,他的小命是不能受威脅的。

所以說,川普其實也給了金正恩相當大的壓力。在策略上,川普在對金正恩上應該說用中國傳統文化中的一個詞叫「恩威並施」,我給足你面子,但是也給足你壓力,你看著辦。

第三個策略:釜底抽薪

川普還有一招,就是釜底抽薪,解決掉朝核的根本問題——「老大哥」中共問題,使中共不敢明目張膽地幫朝鮮。

朝核問題最根本的點不在朝鮮,而是在中共。中共是把朝核問題當作它手上的一張牌,金正恩在那兒一叫:我要發展核武,我要發個飛彈。日本緊張、韓國緊張、美國也緊張。怎麼辦?就讓朝鮮的老大哥中共來幫助解決這個問題吧。所以中共就說,我們來開六方會議吧,坐下來談,幕後再給金正恩下點指示,就讓他消停了。這樣美國、日本、韓國感謝中共,這就使朝核問題成了中共手上的一張牌。當中共感覺美國跟它處得不太好了,或者感覺日本有點過分了,它就用一下,金正恩那兒就再發一個飛彈,或者又做個核爆炸,又弄得大家很緊張。

所以朝核問題其實它的本質是在這裡。大家也知道,朝鮮的經濟實力、技術實力根本搞不了核武器,如果沒有中共的支持,它的核武器早就搞不下去了。

在這種情況下,川普一方面也用給足面子的方式跟習近平交往,你習近平跟我稱兄道弟的,你不能再支持朝鮮;你要支持朝鮮就是不給我面子。再一個就是跟中共打貿易戰,在中共的頭上加了個關稅大棒,天天敲它們,你不行我就加關稅,加得很痛啊,因為關稅一交,對中國整個產業鏈、貿易都有影響。中共它能搞定歐巴馬,能搞定希拉蕊,它搞不定川普。為了不得罪川普,只好拋棄小兄弟朝鮮,不再敢明目張膽地支持它了。

這樣,第一從根本上解決了朝核的實質問題中共問題;第二使得金正恩陷入一種釜底抽薪、孤立無援的狀態,因為老大哥被搞定了,小弟再折騰還有什麼意思呢?

因此,在這幾種因素下,金正恩開始越來越知道跟川普打交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只有消停下來。

第四個策略:決不讓步

川普對金正恩的第四個策略就是不談則已,要談就談一個高標準的協議,就是你要完全銷毀核武我才跟你簽定貿易協議,簽定相關的一個政策來支持你。

作為朝鮮來講,它如果完全放棄核武器,金正恩他肯定是不願意的,所以到最後兩邊也談不攏。金正恩希望美國退步,美國不退,堅持要完全銷毀核武,並要經過美國的審核,否則對你的貿易制裁和經濟制裁是不可能停下來的。就是說,這個標準是鐵定的,不是要不要核武器的問題,而是你得全部徹底銷毀掉的問題。

當然作為川普來講,我個人認為,其實他也知道,要金正恩完全銷毀核武器的可能性不大,但是這個要求在這兒而且它恆定不動,對金正恩來講就是一種很大壓力。

其實後來,大家可能也知道,中共私下裡還是通過輪船也好、鐵路也好,還是在給金正恩一些經濟上的援助,必要的生活東西還得給他。這種暗渡陳倉川普知不知道呢?當然知道。但是川普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是保持我這個壓力棒一直在這兒,你一些偷雞摸狗的事情算了,也不要真的卡死你。但是把金正恩發展核武的意識給抑制住了。

所以這四年以來,整體上講,朝核問題是越來越消停了,甚至給世界一種感覺,是不是南北的朝核問題已經解決了。當然,實際上並沒有從根本上解決,要從根本上解決,必須要解決掉中共的問題,中共不解決掉,朝核問題永遠不能根本解決。但不管怎樣,川普的四年世界和平進入了新局面。

什麼因素導致金正恩又開始叫囂?

現在金正恩又開始不消停了,有兩個方面的因素導致。

第一個因素:美國政府的變動讓金正恩感到了鬆綁

金正恩看到現在美國的形勢,拜登是要上台了,拜登跟他之間也算有私仇,他倆咬起來也挺凶的。金正恩形容拜登是「瘋狗」,拜登形容金正恩是「罪犯」。金正恩原來可能跟川普達成的這種平衡,隨著拜登上台就完全沒有了。而且說白了,歐巴馬、拜登政府在外交上其實是很軟的,他們並沒有川普恩威並施的手段和抑制中共的策略來抑制住朝鮮。所以拜登上台,金正恩從某種意義上講,他也是一種解脫:你川普走了,我就一頭回到歐巴馬時代,歐巴馬時代朝核危機什麼樣,現在還什麼樣。所以金正恩動作很快,自動回到四年前。

第二個因素:中共利用朝核問題面對美國新一屆政府

金正恩此時放話,有一個很大概率是這時候中共又給它這個小兄弟下指令了。因為這時候中共馬上要派楊潔篪跟美國進行談判,要把中美關係恢復到四年前歐巴馬時期那個狀態。能不能恢復現在不知道,但是要恢復的時候,這裡面還有個很重要的環節,就是朝核危機。這時候中共就很有可能去命令這個小兄弟,趕快叫起來,美國人就怕。你叫還不能只是說不銷毀原來核設施,原來的事情不僅不能再提了,你還要再上兩三個台階,要聲稱不僅要發展核武器,還要發展戰略核潛艇。這個東西威懾力太大了,就是個巨大的問題。

拜登一上台,就得面臨這個問題,怎麼辦?中共來幫你解決,我想辦法幫你修理這個小兄弟,我讓他不要這麼不消停。那這時候,你拜登是不是把這個關稅和我們之間的貿易制裁,或者相關一些政策調整一下?這裡面很大成分上是有中共操縱的鬼影在後面。

現在人還未走,茶還未涼,這個問題又重新暴露出來了,川普離任,這個局勢真的會發生變化的。不僅僅是朝核局勢,有可能發生的另外一個變化就是在中東。

川普政府對中東和平做出了前所未有的貢獻

中東已經看到了和平的曙光,其實川普也是有他的外交策略的,但他對中東的策略跟對金三胖有點不同。川普在中東對伊朗也好,對ISIS也好,對他們的領導人並沒有採取給面子的策略。

一方面,這些人他們所代表的問題還不是一個國家的問題,它已經成了一個恐怖的問題,是恐怖組織,就不存在給面子的問題。再一方面,中東格局跟亞太格局不一樣,但中東這裡美國有一個強有力的助手,就是以色列。以色列在軍事上各個方面非常強大,本身在中東它就是一個跟極端組織和伊斯蘭組織強烈對應的力量。

所以川普實際上在中東的策略是不一樣的,一方面他強力挺以色列,美國大使館直接就遷到了耶路撒冷;另一方面,對恐怖組織ISIS也好,伊朗的恐怖組織頭目也好,就是消滅,定點清除。這種打擊力度和能力展示出來之後,當ISIS幾個禮拜就把它打下來之後,那些恐怖組織不敢出頭了。當然川普也和中東的非恐怖主義國家建立了很好的關係,包括到沙特,跟它們一樣一樣地談。川普政府對中東的和平做出了前所未有的貢獻。

拜登上台的話,大家知道原來歐巴馬在中東的政策是非常糟糕的。歐巴馬在中東採取的政策我們把它稱為「半打半養」。他對ISIS的政策是一種抑制政策,他其實是用對朝鮮的抑制政策來對付恐怖組織,抑制它而不是消滅它;另外一方面給它錢,讓它安穩。那時候伊朗協議也好,或者歐巴馬給了它們大量的錢,讓它們不要生產核武器。說實在話,咱們分析一下,有時候會去懷疑,歐巴馬他到底是代表美國的利益,還是代表這些恐怖主義的利益?

所以八年下來的結果就是,恐怖組織越打越多,打到最後,已經快失控的局面了。直到川普的時候,才確實很快解決了那樣的局勢。

現在拜登上台,中東局面會怎麼樣?會不會發生改變?很難說。最近好像伊朗又開始強硬起來了,大家也看到了這個風頭了。

我們回顧了川普這四年來的外交政策的某些方面,應該說在這些方面,客觀地講,川普真的是做了他前任八年、十八年、二十八年都沒有做到的事情:給世界帶來一些和平的曙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希望之聲/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