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吉林榆樹市任秀英遭酷刑迫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15日訊】榆樹市法輪功學員任秀英,一九九七年春季,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她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孝敬公婆、與人為善、夫妻和睦,是十里八村公認的好人。

可是,就是因為她信奉真、善、忍,任秀英曾被中共非法判刑十二年,她的丈夫徐桂良被非法判刑十三年。任秀英在哈爾濱女子監獄遭受酷刑迫害

上訪說公道話遭冷凍、洗腦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團開始污衊抹黑鎮壓法輪功。為說明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讓政府了解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任秀英去長春市政府信訪辦上訪。期間,原雙井鄉派出所警察非法闖入任秀英家中,搶走大法書、大法師尊法像、弘法條幅。

事隔不長時間,警察又擅自非法闖入任秀英家,強行索要任秀英和丈夫兩人的身份證件,並逼迫他們寫「不上訪、不煉功、不串聯的保證書」。三天兩頭深更半夜猛勁敲門,闖進任秀英家,看任秀英和丈夫是否在家,並問他們還煉不煉(法輪功),是否參加集體活動。任秀英的公公和婆婆二位老人及女兒在恐懼中度日。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任秀英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公道話。任秀英在天安門廣場喊出「法輪大法好!」被便衣警察綁架到天安門廣場派出所,後被劫持到西城區看守所。剛進去就強迫照像、印指紋,並問家庭住址。

任秀英沒有配合警察的要求,警察就強行不讓任秀英穿鞋,讓任秀英光著腳站在外面的雪地裏,警察把任秀英的腳上面埋上雪,實行冷凍迫害,凍的任秀英渾身打顫,直至麻木失去知覺,每次凍二、三個小時。

中共酷刑:冷凍(明慧網)

任秀英非法關押三、四個月後,被長春市駐京辦事處非法拘禁,因為法輪功學員們煉功,辦事處的警察給他們戴上手銬過夜。七天後,直接送到長春市興隆洗腦班。在那裏,強迫法輪功學員們看誹謗師尊和大法的錄像,學習其它宗教的東西,牆上貼滿了抹黑師尊和大法的牆報。任秀英絕食反迫害,身體十分虛弱,醫生檢查身體,任秀英各項指標都不合格。

二零零一年九月前後,任秀英被非法關押六個月左右時,洗腦班通知雙井派出所和任秀英丈夫來接她。虛弱的任秀英不能走路,任秀英的丈夫背她上下車,回到家中。

二零零二年四月~八月,為躲避警察的騷擾,任秀英和丈夫流離失所到黑龍江省五常市。

在看守所被上大掛、拳打腳踢、強行灌食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九日下午,任秀英正在榆樹市的大馬路上走著,突然被一群警察綁架,把黑方便袋套在任秀英頭上,強行塞進警車。拉到秘密地點後,進行刑訊逼供,暴力取證。

警察問任秀英真相資料的來源、和誰聯繫,任秀英不配合他們。警察把任秀英雙手背後銬在一起,從後背拉起來,吊在門框上,雙腳懸空離地,用吊背銬(上大掛)實行酷刑迫害,門框斷裂後才放下來。任秀英的左胳膊腫的很厲害,大片瘀血成黑紫色、脫臼、不能抬,連褲子都提不了。五、六個警察還拳打腳踢,折磨迫害任秀英一下午,當時任秀英遍體鱗傷。

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網)

警察打累了,深夜把任秀英送到榆樹市看守所女監室。在榆樹市看守所,警察強迫任秀英挑白豆子,每天吃玉米麵窩窩頭,喝著碗底有泥的白菜湯,任秀英經常吃不飽,還被經常逼任秀英坐板。榆樹市國保警察一、兩天非法提審一次,每次都拳腳相加,任秀英絕食反迫害。看守所警察、刑事犯和獄醫有的捏鼻子、有的按腦袋、四肢、有的提著鹽水來到監室,強行灌食,弄的任秀英頭髮上、脖子上、上半身都是濕漉漉的髒東西。

非法關押兩個多月後,任秀英被榆樹市國保警察劫持到五常市看守所,一同去的還有任秀英的丈夫徐桂良和另外兩個法輪功學員。一路上,他們四個人被五花大綁連在一起,兩人一個座位。任秀英一路喊著「法輪大法好!」在五常看守所,任秀英絕食反迫害,身體消瘦到八十多斤。

在冤獄十二年遭野蠻毆打、灌食、雙手鎖在地環上、電棍電等

二零零三年七月份,任秀英被非法批捕。法院對任秀英非法判刑十二年,一個月後,任秀英的丈夫徐桂良被非法判刑十三年。

五常市警察把任秀英劫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集訓隊,警察怕任秀英喊「法輪大法好」,用膠帶粘住任秀英的嘴,給任秀英戴上手銬、腳鐐,強行抬著,把任秀英塞到警車裏。

監獄的獄醫給任秀英檢查身體,醫生用針灸的針扎任秀英的十個手指甲,扎人中,都扎出了血,看任秀英沒有任何反應,拒收。

任秀英被背出來,當天拉回五常市看守所。第二天,警察強行給任秀英戴上手銬、腳鐐,任秀英高喊:「法輪大法好!」警察不顧任秀英的身體狀況,使用卑鄙的手段,將任秀英非法關進哈爾濱女子監獄集訓隊。那裏的警察把任秀英關進禁閉室(小號),雙手背後銬在一起,鎖在地環上,每天吃兩頓玉米糊,迫害任秀英四、五天的時間。

在接下來的三個月裏,任秀英被逼坐在小凳上背監規,後被轉到五監區迫害。為抗議非法關押,任秀英不戴名籤、不報數、不蹲、不參加點名。警察指使刑事犯從床上把任秀英拽到地上。因不配合報數,任秀英被刑事犯從後面猛踹小腿,當時腿疼的就瘸了。

酷刑演示圖:電棍電擊(明慧網)

晚上,逼迫法輪功學員們在走廊坐小凳,當時有二、三十人,法輪功學員們集體背法,監獄調來防暴警察,用電棍電她們的嘴,往監室拖她們,警察拿小凳擊打她們的頭部,打的法輪功學員頭破血流。

那時正值深冬季節,警察強行拉法輪功學員們到外面凍兩整天,凍的渾身哆嗦。又把任秀英關進小號,一天兩頓玉米糊。任秀英絕食反迫害,警察把任秀英綁在門框上,在站著的姿勢下,強行插管灌食。

四十多天後,任秀英又被轉到五監區迫害,因不配合警察的要求,他們把任秀英雙手銬在一起,舉過頭頂吊起來,每天早五點吊到半夜十二點;後半夜坐在小板凳上,一直到第二天早五點。這種迫害持續了十八天,那時腿腫的褲子都脫不下來,全身腫的很厲害,監獄警察用精神和肉體及人格的多重迫害折磨,逼迫法輪功學員們配合他們的要求。

酷刑演示:吊銬(明慧網)

二零零七年三月份,任秀英被轉到十三監區,也就是「轉化」監區,成立了「轉化班」,監獄要求百分之的百「轉化率」。每天放誹謗師尊和大法的錄像,學習其它宗教的東西,猶大進行洗腦,任秀英的身心承受著痛苦煎熬。

然後到七監區,任秀英開始做奴工生產,疊紙袋。任秀英後來淋巴處長瘤,直到潰爛出膿血。二零一一年十月,從監獄回到家中。

一家人遭迫害

任秀英的公公那時是將近八十歲的老人,帶著對兒子、兒媳的牽掛,淒慘的離開了人世。任秀英的公公沒等到兒子、兒媳回來養老送終,這對老人是怎樣的痛苦啊?!

剩下八十來歲、飽經痛苦的婆婆和任秀英十多歲的女兒相依為伴。任秀英的女兒有時隻身一人去看任秀英,任秀英和女兒淚眼相視,女兒承受著心靈的重負,牽掛著冤獄中的母親,期盼著母親的歸來。

二零一四年夏,在監獄痛苦中度過了十年八個月的徐桂良回到家,當時八十多歲的父母雙親在承受了四千多個日日夜夜的痛苦思念中,都已離開人世,最終沒能見上兒子一面。

他們的女兒也結婚成家,因父母修煉法輪大法,都被非法關進監獄十年之多,失去父母的關心,還要照顧年邁的爺爺和奶奶,還要往返於監獄看望父母,懂事的女兒承受了同齡的孩子難以想像的痛苦與艱辛。

經歷九年多的冤獄迫害,任秀英回家不久,榆樹市610辦洗腦班「轉化」法輪功學員,610的人開車闖入任秀英家,把任秀英拉到榆樹市政法委,逼任秀英簽字。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