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青:世衛中國調查會有何結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經過一波三折的中共病毒源頭調查,世衛組織到中國大陸武漢的病毒調查,終於在病毒於武漢爆發一年多之後,一月十一日由世衛組織證實, 於本週到大陸展開病毒溯源調查。然而十分詭異的是,世衛組織同時強調,世衛組織此行不是尋找這次人類災難的「罪魁禍首」。這一強調顯得既突兀又邏輯混亂。中共病毒禍害全球已是事實,追究造成的原因是世界共同的呼聲,世衛組織之所以反覆和堅持前往大陸調查,正是迫於這一世界性壓力而不得不為。只要在大陸查出中共病毒源頭,不論是中共研究所取自蝙蝠自然形成,還是中共病毒研究所人工合成這病毒,只要是中共病毒研究所流傳出來的,這次人類災難的罪魁禍首就難以逃脫。除非世衛組織行前已經決定,這次到大陸的病毒溯源調查,絕不查明中共病毒的源頭,才能夠讓不尋找「罪魁禍首」一說成立。

毫無疑問,世衛組織之所以強調前往大陸的調查,不是尋找這次禍害人類病毒的罪魁禍首,是中共一再干擾刁難拒絕和脅迫之下的反應。但是這就無法避免人們產生疑慮,世衛組織這次前往大陸的病毒溯源,會不會是一次認真有效客觀公正的負責調查。人所共知世衛組織此前一再包庇中共,為中共散布謊言出面洗白而遭到譴責。這次調查行前即發表無異於投降書的保證,還能夠指望溯源調查有真實科學的結果嗎?

其實世衛組織到大陸對病毒的溯源調查,不管是中共已經做過的大量銷贓滅跡之事,還是中共歷史上隱瞞真相編造謊言已達爐火純青之境,或是中共對世衛組織過往近乎控制的影響力,在 在說明這次溯源調查流於形式已是好結果,成為替中共洗白轉移目標的可能也不排除。因為世衛組織是到中共的地盤查中共,而中共已經充分表達出絕不允許真實調查,一切調查必須按照中共的安排進行,遵循中共給予的規則和標準。何況在這所謂調查之前的一年多時間裡,中共已經做足了功課可以保證調查只會流於形式。

差不多從中共病毒出現開始,中共就施以所有的手段和壓力,以保證這一病毒與中共不相干。病毒這類流行傳染病發生後,往往以爆發所在地稱之,例如西班牙大流感,歐洲黑死病和瘟疫等等。但是武漢爆發並最初稱為武漢病毒,卻遭遇中共激烈反對和極盡手段施壓。世衛組織迫於中共壓力花費一番心機,將其改為不知所云的字母數字。由此可見中共起始便已確定,要將難於說出來源的中共病毒,消除任何與中共可能粘連的表象。

幾乎是中共迫使世衛組織變換武漢病毒之名同時,將此病毒的一些研究資料和數據,甚至包括最早的病毒原株,全由中共下令予以銷毀。據媒體和網絡不斷披露的資料顯示,中共有悖科學和常識的毀滅病毒研究資訊,這類情況從中共病毒出現到今天從未停止。最新的情況是中共突然下線了網絡上有關病毒的論文,尤其是被稱為蝙蝠女的石正麗的論文。究竟是什麼恐懼促使中共如此不顧臉面的干。

中共將病毒起源甩鍋他國的言行,同樣隨意編造不加掩飾的栽贓。中共的御用所謂病毒專家鍾南山,借疫情大肆推銷自家草藥對病毒有療效同時,當然也要對中共投桃報李創作病毒起源不是武漢的奇談。之後,中共的媒體輿論包括中共外交官員,撲天蓋地的甩鍋美國、意大利等等國家,說法從最早發現冠狀病毒是他國,到進口的魚類海鮮禽獸肉可能傳染病毒,總之是只有想不到沒有說不到的荒謬。中共或許也知道這類甩鍋不會成功,但是中共目的顯然不是期望甩鍋成功,而是將病毒起源攪個天昏地暗,只要不落到中共頭上就大功告成。

國際社會調查中共病毒的起源,可以肯定是國際社會調查卡廷大屠殺的再現。在蘇聯的高壓訛詐逼迫下,以及實際是蘇聯指導制定調查人員組成、方法程序及方向等,這一蘇聯無端屠殺數萬投靠它的波蘭軍人精英的邪惡,在二戰後的調查中卻被栽贓為德國希特勒罪惡。雖然隨著蘇聯共產集權的覆滅,蘇聯這一人神共憤的罪惡得以真相大白,但是中共這次禍害人類的病毒災難,大概率不會有真相大白的機會。蘇聯尚有不敢毀滅罪惡檔案的底線,中共則是專門銷毀它們的邪惡罪證,周恩來就多次指使銷毀相關罪證的檔案,這是在中共的資料中也不時有所流露的。世衛組織到大陸的調查決不會真相大白,因為當今的世界已然:人們知道罪惡在發生,人們也知道罪惡還會再發生,但是人卻無可奈何靜待罪惡發生,這是人類無可避免滑向深淵的宿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