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專訪 :日本獨立記者 Masako Ganaha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16日訊】時間 2021 01 09
事件 《十字路口》專訪
受訪者姓名: 日本獨立記者 Masako Ganaha
日本記者 親歷DC大遊行(2021.0106)和國會大廈事件

歡迎大家回來。 我們繼續在華盛頓區特區,我與我那霸真子(Masako Ganaha)在一起,她分析了1月6日事件的錄像的一些鏡頭,現在她是日本獨立記者。 她經營著一個油管(YouTube)頻道。 她對國會大廈中發生的阿什莉·巴比特(Ashley Babbitt)被槍擊事件進行了非常有趣的分析,以及周圍的一些「安提法」(Antifa)成員的介入。非常感謝你接受「十字路口」節目的採訪。

Masako :非常感謝。 很高興認識你。

Joshua :在此之前,我們瀏覽了一些鏡頭,你當時向我展示了這些視頻,阿什莉·巴比特被射殺的那些不同的視頻。 你也進行了一些非常有趣的分析。 請告訴我們,你在這些不同的視頻片段中觀察到了什麼。

Masako :好的。基本上,我看了兩個在國會大廈內拍攝的長視頻。 因為我在線上有兩個視頻,所以我可以從兩個角度看。 所以我可以看到誰在做什麼。 我正在看一個視頻,大約44分鐘長。 這段視頻的標題是Jackson X,啊,是Jaydon X,對不起,他被安迪·恩戈(Andy Ngo)確認為「安提法」成員。 他從被槍殺的那位女士旁邊拍攝了視頻。 他正在拍攝這個視頻。 而且我認為每個觀看這些視頻的人,都只看到發生在這位女士身上的事,對嗎? 但是我在看著她周圍的人。

Masako :我看到兩個領導人群的人。 有一個人站在人們面前,面對我想是警察或警衛之一。 他說,嘿,每個人,他說,看起來他好像正試圖讓所有人平靜下來。 但是他正在做的是,我認為他正在嘗試讓所有人都感到沮喪,以便人們發動攻擊。 一開始他手裡什麼都沒有。 但是他身邊有人,那人身上有一面黃旗,那個人給了他一個黑色的頭盔。 當他拿到頭盔時,他脫下了帽子。 這頂帽子是厚實的冬帽。 因此,我認為他用它作為緩衝墊,用頭盔砸在玻璃上。

Masako :於是他開始砸窗戶。 然後一個男人在他旁邊,拿著棍子。 他也在打玻璃。 但是我不知道他是否是他們的同夥。 但是當他們執行此操作時,這兩個實際上是在清晰地交流。 然後他打破了窗戶。 然後,那位女士爬上窗戶,她被槍殺了。 鏡頭對準了這個女人,對不對? 但是,儘管如此,我一直在尋找那兩個人,其中一個身上披著黃旗的人,擠到了人群中。 另一位砸窗戶的人,去了警察所在的樓下,我看見他,他沒有逃走。 他在那兒。 他背著灰色的背包,背面是黑色的。 所以我可以看到那是他的背影。

Masako :我看到他正在打開背包。他把帽子或者是襯衫放到背包裡。他換了裝,這樣他就可以設法留在那裡,而不被抓住或不被人注意到那是他。

當我看到這時,(我意識到)他不是川普的支持者。他帶領著人群並與另一個人進行溝通,而且他正在換裝。川普的支持者為什麼會這麼做?他試圖煽動人們進一步進入國會大廈內,以便川普支持者與警察之間發生對抗。

Masako :有趣的是,我又有一個視頻,拍到了拍攝上一個視頻的人的照片,我解釋得對嗎?這樣我可以看到誰拍攝了先前的視頻,並且看到了他的臉。

從那段錄像中,安迪·恩戈(Andy Ngo)認出拍攝錄像的那個人是「安提法」的成員。他正在拍照,錄像,我感覺他在那裡的目的是報告,報告川普的支持者攻擊了(大廈),警察槍殺了那名赤手空拳的女人。他說她死了,她已經死了。你怎麼知道(她死了)?她剛剛被射擊,醫護在那裡,人們正在努力幫助她。

Joshua :警察說我們可以救她?

Masako :對。那麼他怎麼能說她已經死了。我認為他在努力的讓川普的支持者感到惱怒。因為「安提法」和他們周圍的人喜歡說,撤回警察資金,對吧?但是川普的支持者說支持警察。他們有不同的看法。

但是在這個場合,他們可以使川普的支持者對警察感到沮喪。他說,她死了,她死了。然後他開始四處走動,告訴人們她已經死了,她已經死了。然後人們對警察感到惱怒,川普的支持者開始對警察大吼。

從該視頻中,我能看到有兩名「演員」,打扮得像川普的支持者。一名「安提法」成員試圖作為目擊證人之一,報告他所看到的。但是最後他出現在了CNN上,說自己是目擊證人, 說他看到那個女人手無寸鐵。但是CNN沒有說他(的相關情況),也沒有問他為什麼在那。

Joshua :這是一個非常奇怪的事件。另外一個人現在我覺得也非常可疑。其實,後來我在停車場碰到了他。在整個過程中,我都在國會大廈的停車場那裏,和人們聊天。那個人走了出來,走在街上大聲喊著:他們開槍打死了她,他們開槍打死了她,他走路時真的很激動。

這個人似乎很可疑。我發布了一段關於他講阿什利·巴比特(Ashli​​ Babbitt)被射殺的視頻。 「你可以從他們身上看得出來,他們在煽動我們。他們在毆打我們。他們從玻璃門的另一側射擊了一個女人。我們甚至還沒有到達那個區域。」對你來說,整個事件向你展示了什麼?因為你現在已將整個畫面拼湊了出來。

Masako :其實,這對我來說並不新鮮。但在日本,我們沒有,我們不能擁有槍支。所以它看起來不一樣。但我們有左派活動人士,特別是在我住的沖繩。所以我見過這些活動人士做奇怪的事情。他們試圖惹惱警察,並讓當地人跟著遭殃。他們採用的方式是分而治之。這是國際(通用的)策略。所以我在沖繩見過這種情況,在美國華盛頓特區也見過。所以我看到這段視頻後非常震驚,但我想,我必須告訴日本人。

Joshua:因此,就馬克思主義者的策略而言, 你提到這個分化策略, 也是煽動策略。我們當然已經談過了,他們如何進行這些操作,以及「安提法」是如何做的。回到馬克思主義者的策略,雖然他們把分化策略稱作「辯證唯物主義」, 找到衝突,消除中間地帶,分化民眾,然後,運用他們的煽動宣傳,使人們激動、憤怒,然後相互敵對。你看到這些策略被如何被運用的?你說,你注意到這些激進組織在日本使用的策略,和你在華盛頓看到的這些組織使用的是一樣的。

Masako:所以,我所看到的,在國會大廈內部的那些視頻上, 我沒有說每個進到大廈裡的人都是「安提法」的人,或者都不是他們的人,就像這不是非黑即白。但我清楚地看到,那些引導人群或煽動人群的人,他們不是川普的支持者,我認為他們有一個計劃。而且他們的計劃執行得很好。然後,我也不認為,有多少人會去分析那些視頻,或者說,他們無法接觸到真實的視頻,因為社交媒體禁止了這些視頻。所以我很幸運地得到了那些視頻。我想說的是,現場使用了煽動策略。然後…

Joshua :AP 是指煽動策略。

Masako :是的,其中一個煽動者將成為證人,出現在主流媒體上。然後,主流媒體沒有做任何分析就把他說的話告訴了大眾。但他們只是重複了他說的話,因此,世界並不知道真相。

Joshua :真子,就你所目睹的,以及爲什麼你認爲這很重要而言,如果你只告訴人們一件事。你想告訴他們什麼?

Masako :哦,因為世界在看。而我們應該知道什麼是真相。然後我們就可以繼續前行,應該思考什麼或做出什麼決定,該說什麼,下一步該做什麼。我們只是需要真相。這就是我的想法。

Joshua :真子,很高興採訪你。謝謝你。

Masako :非常感謝你。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