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直播】三起訴訟不簡單 揭發母親籌學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16日訊】 美東時間週五(1月15日)晚上7:30點,橫河老師現場直播。

今天焦點話題:三起互不相關的起訴案沙利文案揭開國會山事件的另一面,MIT教授案再現中共對美威脅;真相工程神通廣大,拳打德州選舉舞弊,腳踢多西設計害人;女大學生揭發母親,美國文革的由來。

觀眾朋友好,我是橫河,今天是1月15日,星期五,

今天先講一下新聞,然後討論一下這幾天很熱門的一個話題,一個大學女生揭發母親參加DC集會,母親丟了工作,她也付不起學費了,到網上募捐的故事。這件事暴露了美國社會一個比較深層的問題。

這兩天還是很多新聞,每個都可以展開做一個單獨的節目

司法方面,三個比較有代表意義的案子,分別簡單討論一下

沙利文被司法部起訴

1. 沙利文被司法部起訴:約翰‧沙利文是著名的BLM活躍份子,左翼組織美國叛亂的發起人,似乎這是國會山事件後第一個被起訴的。他在國會山事件被人認出後,高調接受多家媒體採訪。

從這個案子可以看出,1)司法調查起訴是根據嫌犯所觸犯的法律,而不是他的政治觀點或派系,這比國會高明多了;

2)沙利文是反川普的,卻混到支持川普的集會裡,而且他還事前得到消息並轉發,他得到的是川普支持者集會還是蓄意混入搗亂的消息?他有多少同夥?

3)他帶著支持川普總統的帽子,但顯然不是紅帽子,這樣的人有多少?

4)他通過麥克風喊的口號是反川普的,卻能鼓動起並帶領人群衝擊,而不用害怕被攻擊,為什麼?這裡有太多的疑問,而國會在調查還沒開始或剛開始就進行了總統彈劾,這恐怕是美國歷史上的第一次。

司法部準備移交 仍有效工作

2.MIT的華裔教授陳剛, 這個案子就不多說了,重點是,美國司法部,按常規,各個部和總統任期一樣,如果總統不是連任,各部長都是要換新的。

司法部能在這麼短時間,還需要準備移交,如此有效的工作,很佩服他們的敬業精神,尤其是國務院。

監督權落到民間組織肩上

3.第三個不是司法部,而是德州總檢察長起訴的案子。這個案子是起訴一位深深捲入賄選的女士,這個案子說明,德州對破壞選舉的犯罪行為是認真的,無論外部環境如何,會努力維護至少在德州的選舉公平。

值得注意的是這個涉嫌犯罪行為是被真相工程調查、錄像和曝光的,德州總檢察長接到證據認真檢查錄像後做出逮捕決定的。

這是個民間組織,即使在萬分困難情況下,還是有人在試圖調查和挖掘真相,美國的監督權,現在落到了民間組織的肩上。

女兒揭發母親 母親失工作

今天主要分析一個特定的案例。就是這幾天很熱門的,一個女大學生,揭發自己的母親和幾個長輩到DC參加1月6日的集會,導致她母親被解僱,家裡沒了生活來源,她自己大學學費也成了問題,到網上募捐,居然很多人給她捐款還鼓勵她的行為,一些華人稱之為美國文革。

講到文革,主要是很多經歷過文革的都知道文革期間家人翻臉,互相揭發,尤其是子女揭發批判父母

反傳統文化。中國傳統文化有個孝字,當然進入現代社會,尤其中共統治以後,批判傳統文化,對孝也是大批判的,現在不批了,但還是有爭議。至少父母養育之恩,子女應該尊敬父母,有條件的應該供養父母,這總是理所當然的吧。

文革揭發批判 來自中共洗腦

文革中的揭發批判,除了來自最高層毛澤東和中共中央的號召、政策和文件以外,還有就是當時的學生已經被馬列毛的階級鬥爭觀念洗腦了。

文革中最主要的所謂革命力量來自學生,年齡最大的是老三屆的應屆(高中)畢業生,(大學生是老五屆)中小學完全受的中共的教育,沒有例外,至於中小學生就更是了。

所以他們的是非觀就是中共的那一套,有例外,但大多數如此。當然個人表現各異,但揭發批判父母的絕不在少數。盧新華的「傷痕」中的主人翁其實表現還算好的,只是和母親決裂,劃清界線離家下鄉而已。

我記得「傷痕」在報紙上發表的時候,我家所在的大學的家屬院裡很多人家哭成一片。也有人提到薄熙來打斷薄一波肋骨的事,我倒不認為那有什麼了不起,薄家是共產革命,很多都是革自己家庭父母的命起家的,那是家族傳統,薄一波也不是無辜的。我更關注的是一般平民家庭,黑五類家庭。

我有個小時候一起玩的很好的朋友,父親是右派還是反革命,刑滿釋放後留在勞改農場工作,很多人都這樣,無家可歸,有一次回來探親,兄弟倆楞是把他父親趕出去。老一輩的自己是黑五類子女的應該可以理解,受牽連的家人受了太多的苦,不知道苦難的根源是中共,還以為是自己的父母。這裡有兩方面因素,一個是階級鬥爭觀念,另一個是自保,爭取做「可以教育好的子女」。

美國文革由來 左派無神論占領學校

美國傳統的家庭也是講家庭倫理的,只是形式上和中國不同而已。這裡講的是傳統的家庭。可以想像,這個女大學生也是生活在傳統家庭的,她為什麼和上一代不同?這就要講到美國的教育了。

美國建國時候的人口,大多數是基督教新教徒,都是有宗教信仰的,《憲法》中並沒有政教分離或後來所謂的學校和教會分離一說,《憲法第一修正案》的描述是「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exercise thereof…」,就是國會不能立法確立國教,也不能立法禁止宗教。一直到1962年,公立學校是有禱告的。1962年最高法院裁決學校要求禱告是違憲的。

另一件相關的事件就是美國學校原來是禁止教進化論的,1968年才允許教進化論,這是阿肯色州的案子,最高法院裁決禁止各州把任何一個宗教信條作為教育的基礎,而且不允許各州在公立學校禁止教授進化論。

到20世紀末,又有一個案子,路易斯安那州的法律允許在公立學校教授進化論,但是先決條件是必須同時教授神創論。一些學生家長於是提出訴訟,向這條法律的憲法性提出挑戰。最高法院裁決路易斯安那州法律違憲,這就把神創論徹底趕出了學校。

另一方面無神論和各種奇異的無政府主義、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進步主義卻在學校大行其道,本來宗教是對抗這些思潮的比較有力的武器,而這種形形色色的主義其實也都是宗教信仰類型的,無神論也是信仰。

這是美國共產主義者的議程,隨著下一代不斷地被洗腦,持社會主義思想反社會的學生比例越來越高。這個趨勢是無法自我糾正的。

左派因政治觀點不同 實施迫害

大義滅親,這裡哪有什麼大義?不就是政治觀點不同嗎?左派思維就是只能自己存在,對方必須消滅。這和中國文革不同,文革是自上而下的,儘管有主動,但大多數人還是被動的,文革中最大的派別是逍遙派。

而這裡是主動的,還有那麼多叫好的,給她捐款的,這種相當可怕。

無辜牽連,這次子女揭發導致有父母失去工作的。這可不是法治,因為並沒有法律給他們定罪,這是政治迫害。我們很熟悉這是中共最拿手的一套。中共一切全包,把知識分子養起來,不聽話的離開體制就活不了。經濟開放後好一點,現在又回去了。

美國這裡沒有政府全包,那是誰給了他們權力因為政治觀點不同就不給生活的?

總結一下,子女揭發父母,僅僅是因為政治觀點不同,而這種行為可以大行其道,還得到支持,這雖然可能是少數案例,但卻代表了美國社會的一種現象,沒有了傳統的家庭觀念,沒有了起碼的是非,這才是最令人擔心的。

歡迎訂閱 + 按小鈴鐺 :https://www.youtube.com/c/橫河觀點?sub_co…​ (小鈴鐺記得開起「全部」通知)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