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演講:重拾美國的自由之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16日訊】謝謝你!大家下午好!謝謝你們的熱情歡迎。

邁克爾,謝謝你領導這個非常重要的機構。鮑勃,恭喜你再次執掌美國之音。我真的很高興來到這裡。我很榮幸能被邀請,和你們在一起總是很快樂。

我要感謝今天和我們在一起的其他網絡負責人,來自自由亞洲廣播電台的史蒂夫·耶茨。史蒂夫,你在哪裡?很高興見到你。

我還要向美國之音的記者、工作人員以及所有觀看和收聽這個電台的人表示感謝。我曾在世界遙遠的角落被你們中的許多人採訪。這些經歷是喜悅。

說到這一點,我知道這次演講正在通過電視、廣播、你們的網站、社交媒體以40多種語言播出。

向翻譯們致敬。我不知道怎麼有人能這麼快把我的話翻譯成烏茲別克語。鮑勃,那個翻譯應該得到獎金!

很高興有這樣的機會。幾十年來,我一直在關注美國之音的工作。

正如鮑勃剛才提到的,我的職業生涯是作為一名軍官開始的,20世紀80年代,我巡邏在「鐵幕」(前蘇聯與西方的邊界),那是自由的最前線。

我無法越境進入東德。我在一個叫賓拉克的小鎮服役。西德人也無法過去,但是你們的廣播,美國之音的廣播,卻可以。

數以百萬計的人們,他們的名字我們永遠不知道,在聽你們的廣播,常常冒著危險。他們的政府只會提供謊言和宣傳,但是美國之音的聽眾想要聽到真相,而這就是你們給他們的。

鮑勃提到,美國之音的第一次廣播是在1942年,開頭是《共和國戰歌》和誓言,這誓言是:「這新聞可能是好消息,也可能是壞消息,但是我們給你的是真實的新聞!」

我喜歡真實,我總是告訴我的兒子,我以前告訴過他這個故事,當他長大的時候,我說,「努力工作,保持你的信念,說真話。」他基本上聽從了我的建議,我知道這對他以及你們中的很多人也都很有幫助。

你們在美國之音的使命是明確的,就是「準確、客觀、全面」,去代表美國「發聲」。

美國國際媒體署(USAGM, U. S. Agency for Global Media)的使命是「告知、吸引和連接世界各地的人們來支持基本人權(自由)和民主。」

這是因為(向世界)推廣基本人權(自由)和民主是美國存在的意義。你們是傳播美國優異超凡性的聲音,你們應該為此而驕傲。

世界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美國之音的自由號角。無論我走到那裡都聽到這樣說。今天我就是來說這個的。

無論何時何地,我都會告訴聽眾什麼是美國的優異超凡性,因為這是真的,也是很重要的。

美國美好而偉大,每一個真正把握我們的建國理念的人都明白這一點。

邁克爾和鮑勃把研究建國歷史作為他們畢生的工作。

你們中的許多人也把它作為自己一生的使命。這就是你們選擇在美國之音工作的原因。

我們的確是第一個以如下核心信念為基礎的國家:所有人都被賦予了某些不可剝奪的人權,政府是為保障這些上帝賦予的人權而設立的。

我們一直為建立一個更完美的聯邦而奮鬥。我們知道我們並不總是正確的。因此,對於我們的過去和現在,我們既需要為之驕傲,也需要保持謙虛。我們需要真相。

但是很明顯,當美國人圍繞著我們的建國理念團結在一起的時候,無論是在費城,還是在葛底斯堡,還在塞內卡福爾斯(Seneca Fall),還是在馬丁·路德·金向華盛頓進軍的路上,我們一次又一次地兌現了我們建國理念的承諾。

如今,我們的對手卻試圖提出不同的主張。

在中國共產黨試圖利用喬治·弗洛伊德的悲劇性死亡來聲稱他們的專制制度比我們的製度優越的時候,我發表過一份聲明,其中部分內容是:「在最好的時代,中華人民共和國殘酷地推行著共產主義(暴政),但是在最艱難的挑戰中,美利堅合眾國確保了個人基本人權(自由)。」

這是道義上的差異。這是不言自明的事實。

你們去傳播說美國是世界歷史上最偉大的國家,美國是人類文明史上最偉大的國家。這不是假的。

的確,我這麼說並不是為了忽略我們的錯誤。事實上,恰恰相反,而是要承認它們。

但是這裡不是「美國之惡」,不能一味的關注我們這個偉大國家的錯誤,這裡是美國之音。我們當然不能為北京或者德黑蘭的獨裁政權提供平台。

你們的任務是在全世界推廣民主、基本人權(自由)和美國價值觀。這是一家由美國納稅人出資的機構,其目標就在於此。

的確,這就是美國之音與MSNBC和福克斯新聞等機構不同的地方。

你們要替處於世界黑暗角落裡的無聲者發聲。

你們是傳播美國在奮鬥的聲音。

你們是傳播美國優越超凡性的聲音。

你們確實是自由之矛的矛尖。

現在,就像冷戰結束後的許多政府機構一樣,我們的國際廣播公司——唉,他們迷失了方向,你們很多人都知道這個。

我相信存在多方面的原因。

蘇聯解體了,牆倒了,像本•拉登、扎卡維和巴格達迪這樣的名字已經不再廣為人知。

事實上,許多人寫道這段歷史已經結束,我們任憑安全機制失效,美國之音也淡忘了其成立的使命。

它的廣播講述美國的真相越來越少,而貶低美國的卻越來越多。

2013年,我的一位前任把廣播理事會描述為:「實際上已經不復存在」。

這就是國會在兩黨合作的基礎上設立美國國際媒體署首席執行官一職的部分原因。

這也是我今天來這裡的原因。

我讀到,一些美國之音的員工不希望我今天在這裡講話。我敢肯定只有幾個。

他們不希望美國外交政策之聲在美國之音上播出!

大家想一想。

你們看,我們都是機構的一部分,肩負著比我們每個個人都更高,更大、更重要的責任。這種不合法的言論審查的本能是危險的,這在道德上是錯誤的。事實上,這違反了對美國之音的相關的法律要求。

(不合法的)言論審查、所謂的「覺醒」、所謂的「政治正確」,都指向了一個方向——獨裁主義,披著道德正義的外衣。

這和我們今天在推特、臉書、蘋果以及很多大學校園裡看到的情況很相似。

我們不是這樣的人,我們不是這樣的美國人,「美國之音」也不應該是這個樣子。

此刻我們應該讓所謂的「覺醒主義」(woke-ism)壽終正寢。

你們可以帶領大家,你們都明白,這就是你們來到這裡工作的原因,美國之音已經迎來了新的曙光。

美國公眾並不知道這些,但是在邁克爾上任之際,有大約1500名員工——幾乎佔員工總數的40%——被不恰當地審查過,其中包括許多擁有高級安全許可的員工。

美國之音曾經是為外國人申請J-1簽證的橡皮圖章,那些人包括一些來自共產主義中國的人,我們不應該那樣做。

我們在美國有很多說普通話的人,我們正在打造、培養、培訓、教育更多的忠誠的愛國者,他們中的一些人是華裔美國人,非常優秀。

川普政府團隊正在努力解決這些國家安全威脅。我們想要對員工進行適當審查,重新定位美國之音的使命,不帶偏見地報導真相。我們想把這裡發生的事情與政治分離。這對美國人民和全世界都太重要了。要讓這個機構回歸到它的憲章和職責,傳播基本人權(自由)、民主以及美國超凡優異性的信息。

這不是要把這些機構政治化。我們正試圖把政治排除在外。

這可是一篇很好的專題報導,誰想寫都可以。

作為國務卿,我告訴你們這一切,因為我希望這裡的員工和這個機構都能得到最好的待遇,因為你們的作用至關重要,能夠幫助美國凝聚力量照亮最黑暗的地方,這種力量只有美國才能凝聚。

中國、伊朗、北韓等國政府不像美國那樣尊重每個人的普世尊嚴。的確,這是美國建國的基礎。

這些政權詛咒我們國家所捍衛的一切。

我們知道政府是為民眾服務而存在。

他們相信民眾的存在是為政府服務。

美國之音的工作至關重要。就像我之前說的,你們是自由之矛的尖頭。每週有2.78億人收聽47種語言的美國之音。

有些伊朗人在聽你們說話,想知道他們是否有可能擺脫伊斯蘭主義的枷鎖。

摩爾多瓦人和烏克蘭人想要的是真實的報導,而不是俄羅斯人的虛假信息和宣傳。

有些中國公民厭倦了一個自1949年以來什麼都不做,只會暴虐他們的政權。

有些委內瑞拉人想知道馬杜羅政權腐敗的真相。

全世界仍有被壓迫的人們向美國尋求希望。

現在,我知道你們中的許多人,特別是那些在海外的人,繼續並完成了英勇的工作。謝謝你們!

我要讚揚美國之音駐香港的報導小組,他們雖然面臨政治恐嚇、騷擾和攻擊,但是仍然完成了工作。請接受我最高的讚揚,做得很棒!

你們和自由戰士們站在路障的後面,講述他們的故事。你們捍衛了美國之音最優良的傳統,並繼續傳播播著美國的超凡優異。

我還想向在這裡收聽的其他廣播機構的成員們表示敬意。

世界上唯一的維吾爾語新聞服務是自由亞洲電台運營的。

你們已經告訴了所有願意聽的人。有些人不想廳中共在新疆對自己的人民的暴行的真相。這些暴行是本世紀的污點。

你們完成了任務,儘管中共已經把至少六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的親屬關進了新疆的拘留營,並且繼續威脅你們和你們的家人,僅僅是因為你們做了你們的工作。

你們的工作需要勇氣。

請繼續告訴每一個願意傾聽的人在世界上最惡劣的地方發生了什麼。全世界都在期待著你們,美國也會因此變得更好。

在我回答鮑勃的一些問題之前,我想引用一段話來說明為什麼美國之音的任務是如此重要。這句話來自很久以前,是喬治·華盛頓說的。他說,「真相最終會勝利,而公佈它的過程會有痛苦。」

當美國為世界帶來了真相,我們為世界帶來了光明。

別忘了這一點。這是你們所做的。

願上帝保佑你們。

願上帝保佑美國之音。

願上帝保佑美利堅合眾國。謝謝大家。(掌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