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封城一週年 方方再談「封城日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16日訊】武漢封城一週年之際,武漢作家方方不畏中共打壓,再次接受外媒採訪,談論她撰寫的《武漢封城日記》。方方坦言,這本書讓她付出不少代價,被當局封殺、文學生涯被迫改變,甚至受到生命威脅。

2020年1月23日,湖北武漢市爆發疫情,無預警封城,正式揭開中共病毒瘟疫大流行的序幕。

在封城期間,武漢作家方方持續在微博發表封城日記,記錄下武漢封城後的點點滴滴,引起輿論極大反響。

如今,武漢封城一週年臨近,世界衛生組織專家也抵達武漢視察疫情,而中國各地疫情升溫,正快速擴散。在此敏感時期,中共當局下令媒體不得報導武漢封城相關話題,網路上也管控言論,刪貼刪文。

而方方不畏中共打壓,日前再度接受法廣專訪,談到在海外出版引發爭論的《武漢封城日記》。她提到,這本書讓她付出不少代價,被中共當局封殺,她的幾本新書都未能在中國出版,文學生涯也被迫徹底改變,甚至受到生命威脅。

方方說,她是個以寫字維生的人,當初只是單純且隨意地想要把武漢封城後正在發生的事情,和自己當下的印象記錄下來,沒有其他任何的想法。

方方提到,武漢封城之初,上海「收穫雜誌」曾邀約,希望她撰寫一篇有關封城的文章,但被她拒絕。

她在微博發表第一篇封城日記的10天後,又有出版社與她聯繫,希望能將封城日記集結成書。方方坦言,一開始也是有些抗拒,因為當時的武漢情況很不樂觀。

讓方方沒有想到的是,她的封城日記在網路上廣為流傳,受到海內外輿論關注。不同於中共官方要求講述所謂的武漢「正能量」故事,方方在日記中描述了武漢人在封城之下的悲情遭遇、官僚體系的顢頇,她還要求相關官員必須為疫情擴散負責。

方方在日記中這樣描述武漢封城時的災難:「災難不是讓你戴上口罩,關你幾天不讓出門,或是進社區必須通行證。災難是醫院的死亡證明單以前幾個月用一本,現在幾天就用完一本;災難是火葬場的運屍車,以前一車只運一具屍體,且有棺材,現在是將屍體放進運屍袋,一車摞上幾個,一併拖走;災難是你家不是一個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幾天或半個月內,全部死光…」

武漢疫情緩和之後,方方說她的想法也逐漸發生轉變。「身為一名作家,當然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夠被閱讀,因此如果我有機會出書,那我當然會選擇出書,這是很自然的。」

儘管方方日記受到很多人認可,不少網民稱她的文字平實,感情深切;但同時她也遭受了長達數月的網路霸凌,甚至有人對她發出威脅生命安全的言論。

方方在採訪中說,當時她仍困在武漢的家中,經歷那場災難,而關於對她的批評、謠言,卻在網路上瘋傳。即便到了一年後的今天,這些網路暴力仍然沒有停止。

2020年4月,外媒報導,《武漢封城日記》8月將在美國出版。中共官媒和社交媒體為此圍攻方方,說她「造中國人的謠,到美國去賣錢」。

同年9月,《武漢封城日記》法文版出版。方方表示,武漢日記出版後,自己的文學生涯徹底改變了,受到中共當局和文學界的排斥,不再有機會做評論或在雜誌上發表文章,也無法參加各種文學活動。

方方說,這是她自1982年開始從事文學工作後,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這顯示了極左民族主義在中國,特別是政府官員心中根深蒂固。」

她坦言,由於極左民族主義者的威脅,她現在盡量減少出門。

在武漢封城一再年之際,方方回憶說,當武漢解封的那一刻,看著荒蕪的街道,感到的不是自由,而是慶幸能倖免於難。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