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奧的對華宣言能成為下屆政府對華的政策嗎?    

作者:陳維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月11日美國務卿蓬佩奧訪問美國之音華盛頓總部,並向美國全球媒體總署(USAGM)全體雇員發表講話,談及在美國價值觀和美國利益受到新威脅,全面地宣示了美國對華政策

蓬佩奧說;中共對西方核心價值的威脅是獨特的,他們是專制的,殘暴的,反對人類基本尊嚴和自由的政權。他提到中共非法搶占中國南海、脅迫或勾結美國企業、利用使領館窩藏間諜、盜竊知識產權、以及在新疆,西藏其它地方的暴行。並說「美國之音」 面對一個1949年以來什麼也沒有做而只對人民施暴的政權。這樣嚴厲的措詞是以前所沒有的。特別是對中共統治中國人民用了「施暴」兩字。中共的殘暴世所罕見,但西方國家即使在譴責中共的暴政時,也少見用殘暴一詞,殘暴用在德國法西斯,用在日本法西斯 ,用在恐怖分子身上。今天蓬佩奧用「殘暴」兩字定性中共,說明已經把中共定性為法西斯政權。他說這不是中美之間的戰爭,這是民主與專制獨裁,野蠻與自由間的鬥爭。

蓬佩奧說,美國的對華政策是共和民主兩黨的共識。「我確實認為在這方面有一個共識。我與民主黨人在很多重要議題上合作過,香港議題,還有我所說的維吾爾和新疆以及那裡發生暴行的議題。所以我希望這將保持不變。」如果真是兩黨的共識,我們沒有必要擔心什麼,中共再強大,也鬥不過覺醒了的美國,何況中共又是強弩之未。但情況並不像蓬佩奧說的那樣。雖然美國兩黨對中共有了認識,但是對華的政策還是有很大的不同,新當選的總統拜登在他競選演講中的對華政策,還是「合作與競爭」。也就是說以合作為主競爭為副的政策。這與蓬佩奧美國對華政策是「不信任並加以核實」,是面對中國共產黨構成的挑戰時如何保護和維持美國人民自由的這一戰略的原則相去甚遠。如果拜登同意蓬佩奧對中共的不信任政策,那麼他的對華政策至少調過頭來,是競爭合作,也就是說是競爭之下的合作。

蓬佩奧還談到中共阻止世衛調查武漢病毒,他說現在已經一年多了,我們還是無法得到有關病毒起源的最重要的信息。這對我們的健康和安全來說是重要的。談到美國在台灣問題上的種種自我設限,他說由著中共的種種匿跡,我們不再要安撫中共政權。日前美國已經取消了美國官員對台訪問的限制。美國駐聯合國大使不日將訪問台灣。對此蓬佩奧說:這不是我們趕在換屆前的行動,是早已做好的計劃。

蓬佩奧在美國之音演講後,中共《環球時報》立即刊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美國政府資助的新聞組織「美國之音」總部演講。對此,多名「美國之音」員工發起舉報投訴,稱蓬佩奧進行演講不但在疫情下危害公共健康和安全,而且嚴重浪費政府資源,純屬一場政治宣傳。這到是印證了蓬佩奧在講話中提到「美國之音」有人想阻止他的講話的說法。蓬佩奧說這也是他要在「美國之音」演講的一個原因。蓬佩奧被任命國務卿以來,對中共屢屢出擊,擊中要害,中共指其為人類公敵。今天蓬佩奧對華發出實錘宣言。中共又能做什麼呢?只能呼應那幾個混進「美國之音」的宵小之徒。

不過對中共來說值得慶幸的是蓬佩奧即將隨著美國政府換屆而離開他所在的位子,去掉了他們的心頭之痛。拜登政府會不會繼續這屆政府的對華政策,現在還難以判斷。但我們相信美國已經覺醒,已經認識到四十年對華政策的錯誤給美國帶來的嚴重損失,美國如回到昔日的綏靖政策只能是自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