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民選川普激戰深層政府 拜登軟肋抗共隱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17日訊】台灣大學政治系名譽教授 明居正:「這個火再燒下去的話,這一次美國的大選,跟中共黨派之爭,兩個劇要慢慢合成一個劇了。」

美國總統川普第一任期剩不到一周,國會眾議院仍然表決成立彈劾案,裴洛西喊出「川普必須走」。政治學者明居正分析,背後有結構因素–包括深層政府(Deep State)。

台灣大學政治系名譽教授 明居正:「 外國已經有人形容它說,它像是一個『封建結構』 不太能動,所以歷任總統知不知道這東西?知道這東西;但是敢不敢碰?不太敢碰。」

美國總統 川普:「我正在對戰深層政府,我正與沼澤對抗;我過去就在做、在曝光沼澤。」「如果能維持這(對抗沼澤)走向繼續下去,我有有機會打破這深層政府。」

川普2016年競選喊出抽乾「華盛頓沼澤」、清理「深層政府」。明居正認為,川普歷經多年打擊,包括「通俄門」調查,可能就有存在已久、盤根錯節的深層政府反擊因素。吳嘉隆認為,大選過程背後,就有深層政府聯手中共干預的可能。

總體經濟學家 吳嘉隆:「它其實是個跨黨派的,換句話說川普等於在同時對抗,民主黨與共和黨裡面的既得利益階級。」

台灣大學政治系名譽教授 明居正:「第一打斷邏輯,第二你影響到我們的財路,簡單說我們的名利權位情都受到衝擊。」「國家改革真的是需要很長時間,川普四年做到這一步,然後現在還能活著,坦白說也不太容易。」

明居正表示,美國政府中確實有些人認同川普理念,也憂心美國政府與社會,被深層政府、左派長期帶著越來越向左。

台灣大學政治系名譽教授 明居正:「現在看起來就是,深層政府跟一個真正民主政府之間的一個對抗。」「到底是誰勝誰負,現在就看說,川普能不能用他的理想主義,打動到美國政府跟美國社會,使得一些人願意說,回復美國的原始的立國民主精神,而來支持他。」

蓬佩奧近期表示,川普對抗中共路線,是有兩黨的基礎,也已經建立巨大的全球同盟。不過,明居正認為,仍然有被緊縮、推翻的可能,同盟也有破局的可能。

台灣大學政治系名譽教授 明居正:「拜登的戰略排序有問題,他一直把俄羅斯排成敵人,然後把中共排成一個競爭對手。如果硬盤門的消息是真的,中共很可以拿這回頭來去勒索拜登。如果你說川普當年『通俄門』有問題的話,那拜登的『通中門』可能更可以成立。」

新唐人亞太電視高健倫丶張東旭台灣台北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