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利譴責賓州違憲 籲國會維護美選舉制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18日訊】賓州共和黨聯邦眾議員凱利(Mike Kelly):這是有趣的一天。我知道我們想對此進行辯論。我們提出了各種各樣的事情,各種節點,發生了什麼,發生的地點以及所有其他事情。

我們非常、非常感謝國會警察和所有保護我們的人。但是,目前真正辯論的是關於賓夕法尼亞州,賓夕法尼亞州的第77號法案。這是否符合憲法?還是違反憲法?其餘的部分,您可以放在一邊,先放在一邊。這是符合憲法的還是違反憲法?是否符合第77號法案?賓夕法尼亞州憲法中的投票法被修改了。

現在,賓夕法尼亞州可以更改該法律。但它必須是通過對憲法的修正案來完成的。而不僅僅是因為有人希望看到它被修改就能修改。我們有一種可用的郵寄選票,它是缺席選票,但我們沒有毫無理由的(缺席)選票。

賓夕法尼亞州必須如何做才能採納毫無理由的缺席選票呢?第一步,在連續兩次的立法會議中,賓夕法尼亞州立法機關必須通過該法案,一次接一次,如果它兩次都獲得通過,接著,它必須在賓夕法尼亞州67個縣中的每個縣頒佈兩次。

當這些完成後,必須擺在賓夕法尼亞州選民面前,由他們決定是否要修改憲法。賓夕法尼亞州完成了第一步。他們實際上確實進行了一次投票,而且是壓倒性的。但是後來他們把它取消了,並把它放進了綜合法律草案中。

那是違憲的改變。你不能這麼做,就這麼簡單。所以我喜歡華盛頓穿越德拉華州的主意。我喜歡這個想法,華盛頓穿過了可怕的冬天(的河流)。

我討厭今天(不管是否符合憲法)必須通過的這個想法。但是,如果所有其他都無足輕重,如果憲法也無足輕重,我們接受所有的(選舉人票),那麼,我們還有什麼必要來認證它呢?

為什麼要經歷這個鬧劇,好像我們都莫名其妙地成了好朋友,除非涉及到了真正重要的事情。我們已經通過眾議院把這個國家逼得四分五裂。但是我們還是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11月3日,最大損失的不在唐納德·川普,而是美國人民失去了對這個選舉制度的信心和信任,因為我們允許違憲的事情發生。

美眾議院共和黨黨鞭史蒂夫·斯卡利斯 (Steve Scalise):對於沒有遵循憲法程序的那些州,不幸的是,這種事並不新鮮。我們一次又一次地看到,在更多的州民主黨抱團結夥並選擇性地繞開憲法程序。這必須結束,議長女士,我們必須遵循憲法程序。

有些人不喜歡立法機構提出的程序,這可能是有些原因。議長女士,我曾在一個立法機構任職。我在州議會任職12年期間,曾在眾議院和政府事務委員會任職,為州選舉制定法律。我可以告訴你,當我們必須做些變更時,那要經過廣泛的討論,我們會讓雙方的人來參與、包括共和黨和民主黨人,議長女士,(我們)會一起工作完成這些變更,從任何微小的變更,到某選區將如何運作,到如何在選舉時作出變更,簽名要求,在我們的例子中許多事情都需要有書記官在每個選區履行職責。你會看到人們來作證。議長女士,雙方都可以來,法院的文書都在聽證室裡,這是一個開放的流程,順便說一句,它不是閉門在一個充滿火藥味的房間裏,有人可能想威逼州務卿、得到一個不同的的(法規)版本,使他們,或者讓他們的政黨或候選人受益,這個不是我們開國先父們所說的流程。

也許有人想這樣來執行它,但是他們(國父們)規定了這個流程。因此,當我們不得不進行這些更改時,它們出現在公眾的視野中,會經過激烈的辯論。而最終,這些法律在選舉之前更改。所以每個人都知道規則是什麼。兩黨的人在選舉開始前都知道如何運用規則,而不是在過程中插進來說:好,你認為這不會使你受益,因此你會嘗試繞開憲法。我們的系統不是這樣運作的。這已經變得失控了。因此,川普總統對此提出挑戰。所以川普總統對此表示反對、所以我們很多人對此表示反對。

實際上,我的一百多位同事,議長女士,曾在幾週前要求最高法院解決這一問題。不幸的是,法院選擇了撒手不干。無論如何他們沒有回答問題,他們不想參與這個討論。而我們今天不能奢望也那樣。我們必須討論它、我們必須解決這個問題。實際上,在本屆國會的第一天,我們中的許多人在眾議院提交了法案、來開始解決我們的選舉問題,從而恢復選舉過程的公正性,而數百萬美國人丟失了這份公正性。而且我們(對提案)投了票,每一個共和黨人都投票贊成改革選舉,但每一個民主人士都投票反對。他們不想解決此問題。但是憲法是我們的指導。現在是時候開始遵守憲法了。現在應該回到我們開國先父們所說的選擇選舉人團的過程了。這是立法,在公共視野裏、而不是關起門來、不是在充滿火藥味的房間、不是威逼哪個人讓裁決對你有利。讓我們回到法治、遵守憲法,議長女士,我交還我剩餘的時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