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捍衛言論自由需要勇氣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Ryan Moffatt撰文/姬承羲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21年,註定了,將是人類做出重大抉擇的一年。瘟疫肆虐,政治局勢動盪不安,整個世界彷彿遊走在未知的懸崖邊。這樣緊張的局面,自冷戰以來還從未有過。

在這個歷史的關鍵時刻,我們必須直面來自外部的強大壓力,抵禦其對於人類獨立精神與道德的侵蝕。我們看到,高科技和媒體巨頭,正日益專橫地管控信息。它們的所為,導致了政治和文化層面的嚴重分歧;同時,也讓大眾被人為製造的所謂「主流民意」所迷惑,變得盲從,不再質疑。

對無知的附和

對於民主社會而言,「言論自由」不僅是一個重要元素,更是一個天然屏障。其重要性,在美國建國之初就被廣泛承認。它被寫入憲法大綱中,作為抵禦暴政的重要武器。

本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曾說:「不論是誰,企圖推翻一個國家的民主制度,都必然先從壓制言論開始。」

而此刻,我們正處在這種壓制之下。

社交媒體能促進人際聯絡,看上去似乎不錯。但令人擔憂的是,它不鼓勵不同觀點之間的交流碰撞,而是逐步地將使用者的思維,封鎖到狹窄的框框中。近日,大量保守人士的推特帳號遭到封禁;谷歌、亞馬遜和蘋果公司,更集體打壓新興社交媒體平台Parler。這些事件,都充分暴露出社媒巨頭,企圖管控輿論的野心。

出於同樣的目地,傳統的媒體界,也在肆意地操縱我們的世界觀,不停地灌輸著,什麼值得思考,應該如何思考。且不論你的政治傾向如何,這種制度化的統一言論,應該讓每一個自由公民感到擔憂。然而,大部分民眾都沒有意識到,這種對信息資訊的長期操縱,無需暴力或任何明顯的壓力,就能有效地控制人群。

蓋洛普(Gallup)的最新民調顯示,33%的美國民眾,對媒體完全沒有信心。如此高的比例,不僅前所未有,也折射出媒體企業已經披上黨派外衣的現狀。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堅守良知與信念,已經成了每個人的當務之急。我們要自己得出看法,而不是被牽著鼻子走,去附和他人的觀點。為了解決當今諸多的爭議問題,跨出每個人的心理舒適區,坦誠地對話,是絕對必要的。那些拒絕遵守這些報導原則的媒體,將不再有權力,替我們做出決定,因為他們已經出賣了公眾的信任。

在這場思想的激戰中,言論自由,須得由勇於挺身而出的人來保衛和加強。這些人,不會屈服於恐懼、否定和無知。否則的話,大眾就會淪為走向懸崖的旅人,他們被媒體的宣傳驅趕著,消磨了自由的思想。

真相與勇氣

當謊言甚囂塵上,探求真理、傳播真相,確實是一種勇氣之舉。恐懼也許會提供一時的動力,但是,卻也會讓人隨時屈服於當下的大潮流,僥倖地以為,暴徒也許不會注意到我們吧。但是,如果我們現在不能站穩腳跟,堅定地表達自己的信念,那麼,暴徒很快就會出現在家門口了。

可以想見,在後疫情時代,我們對維護言論自由有多大的決心,社會就將出現不同程度的專制統治。會有各種各樣的所謂專家,代替我們思考,讓我們相信他們的專業知識、意圖和權威,但是,我們絕對不能放棄質疑的權利。我們絕不能放棄自主權,這是我們的國父放棄生命才爭取來的。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為了子孫後代,保護這一權利,不使它因為恐懼或冷漠而流失。

針對這場疫情的應對,靠著信息操縱、社會壓力、立法和執法,已經演變成了一場大規模的征服運動。那些實施管控的人,看到人們幾乎沒有抵制,更會變本加厲,以疫謀私。我們不能天真地以為,這些事不會發生。我們必須立場鮮明,比我們到目前為止所做的更加立場鮮明,同時,也要看清,是什麼樣的資訊——權力架構,正試圖左右我們的觀點。

在這個緊要關頭,我們必須喚醒自己的勇氣和毅力,昂首挺胸,勇於擔當。如果我們願意承擔這個時代的重擔,勇敢地挺身而出,那麼,我們人性中最好的一面就會顯現。

正如偉大的思想家拉爾夫·沃爾多·愛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曾在他的文章《自主》(Self-Reliance)中所說的:「歸根到底,只有你正直的思想,才是最神聖的。」

原文Fear and the Freedom to Speak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瑞安·莫法特(Ryan Moffatt),是一位常駐加拿大溫哥華的記者。

本文所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