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中共地方政府償債高峰 權力之手伸向股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地方債近年來增量與存量雙雙走高,去(2020)年應對疫情衝擊,維穩經濟,地方債發行規模更是創出歷史新高,今(2021)年又是地方債和城投債的償債高峰。

綜合多家陸媒公開報導,2020年地方債發行規模6.5萬億(人民幣,以下同),目前其存量達到25.3萬億。債務率正逼近警戒線。

地方債自發自還在2015年開始發行,發行的置換債券普遍以3、5、7年期為主,這就導致地方債的償還壓力在2019年開始激增,而2021年是地方債的又一重要償債節點。

媒體相關統計顯示,地方債券的償還量將在2021、2022年達到兌付高峰期,屆時將超過2.5萬億;如果考慮近年大量發行的地方專項債券,還本付息的壓力將逼近3萬億大關。

據《證券日報》資料整理,今(2021)年以來截至1月15日,四川、江蘇、大連等省市相繼發行了2021年第一批地方債,全部為再融資債券,合計規模達1,169億元,且用途均是「償還存量債務」。

以上數據說明,在今年開張僅半個月,中國各地的首批地方債發行就出現了大幅度的增長。換言之,即便是2020年因對沖疫情影響,各地政府擴張發行債券創出了歷史新高,今年顯然還是不能一刻放鬆發債的腳步,同時,新融的資金將不是優先用於基建設施,而是用於「借新還舊」、「以債還債」。

據搜狐財經報導,1月10日上海舉辦經濟學家論壇中共社科院金融所副所長張明表示,今年局部地方債將發生違約,目前大約有9個省份和直轄市當年還本付息額超過財政收入的50%,這些地方基本上不可能自己還債。至於哪九省可能引爆債務大雷,張明沒有直接點明。

據每日經濟新聞報導,地方債除了顯性的各種債券發行,還有融資平臺、政府引導基金等各種形式的隱性債務。據報導,31省份債務壓力透視,大部分省份距離「天花板」(「債務餘額限額比」超過0.9,衡量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的一個重要指標)都不遠了。

從該報導的統計結果來看,財政收入增速能夠「跑贏」債務規模平均增速的省份,只有北上廣等8省市。換言之,在債務上承壓不輕的,也包括了所謂濟發達省份。例如,江蘇雖然財力發達,但下轄的鎮江、淮安、泰州、連雲港等城市政府債務及城投債務與可用財力比率遠超江蘇平均線。《中國新聞週刊》曾經披露,江蘇沭陽「民借官用」的表外融資模式,民企被地方政府拿來充當貸款的「人頭」,還造成企業還不出錢,瀕臨破產邊緣。

對中共政府而言,無論民企規模大小,都是「黨的」,更別說是國企。

據報導,今年1月以來,又有多地上市公司相繼發布上市公司控股股東或國有股權被無償劃轉至當地省屬財政廳或其指定機構(如省融資平臺公司)持有的公告,劃轉股權比例從2%到10%不等。

換句話說,A股上市公司「集體送錢」給地方政府,不限於貴州茅台、老白乾酒、瀘州老窖等白酒類股,已擴至其他類股。

而這釋放什麼信號顯而易見,為了防止債雷引爆,地方政府的手從債市伸向股市。相關數據顯示,A股上市公司除了央企、國企,還有大量的民營企業,即便不由官方直接控股,實際多有官方間接參股,眾所周知,這也是A股市場容易操縱漲跌的一個因素,把股價格炒高,然後套現收益拿去剝離地方政壞賬,留下一地泡沫給投資人。

權力之手伸向股市,也就是伸向股民。中共對股民群體定位,能夠炒股的人所謂的中產階級,是「一塊不錯的肥肉」,不論「穩經濟」還是「穩債務」,都非常需要靠這群人來提供「免息資金」。接下來,A股股民唯一要做的是讓自己不要成為俎上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