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川普給拜登留下了什麼禮物? 中共給拜登出難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21日訊】川普給拜登留下了什麼禮物? 上任第一天,中共給拜登出難題?  | 熱點互動 01/20/2021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月20號星期三。今天拜登正式就任美國總統,而川普在安德魯斯空軍基地舉行告別儀式後,飛往佛羅里達,開始了他的後總統生活。這樣的結果相信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讀和心情,無論怎樣,美國已經走在了一條新的路上。報導說,拜登一上台就會發布十多條行政令,推翻川普多項政策。

不過,拜登政府也面臨著疫情、經濟等諸多挑戰。我有些好奇,現在沒有川普可以怪罪,如果在這些重大問題上處理不好,左派以及媒體可以怪誰呢?已經有人在網上開玩笑,由於拜登政府處理疫情不當,今天美國死於病毒的人超過100人。另外,今天還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川普在最後一天特赦70多人,其中包括班農。而中共在拜登上臺的第一天,聲稱要制裁蓬佩奧等28人,其中也包括班農。

當然班農很淡定的表示,中共對我的制裁是我的榮耀,只會讓我更加努力幫助中國老百姓爭取自由。不過,中共此舉是不是也是在給拜登政府出難題呢?好的,那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先後就這些問題來做一些解讀和分析。那麼在節目的前半段,我們會請獨立時評人士吳建民先生做解讀。節目的後半段,我們會請傑森博士來做一些分析。

好的,那吳建民先生現在已經是在skype上跟我們連線,吳建民先生您好。

吳建民:你好,方菲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你好,好久沒見到您在節目上,我想觀眾們也很高興見到您,吳先生。吳建民先生我想先請您談一談,就是今天這樣一個日子,當然我們看到這個拜登就職,然後川普離職,飛到佛羅里達,最後一次坐這個總統的專機。對於許多支持川普的人,並且相信這次大選的結果不公正的的許多人來說,今天可能是會比較傷心。我不知道您今天的心情是什麼樣的?

吳建民:今天我的心情,我想符合你剛才講的這些支持川普總統的這些人,他的心情都是一樣的。川普總統告別白宮的時候,他發表了一個簡短的講話,他和第一夫人兩人走向飛機時候,看到他們兩人的背影,我呢是有些傷感的。那麼爲什麼傷感呢?也就是說川普總統就這樣被他們這個深層政府,被民主黨和共和黨建制派的大老們,他們連手作局,就把川普總統擠出了局。

大家都知道川普總統他有極大的支持力,那麼有那麼多人支持,那麼川普總統還被他們擠出局以後,所以說我們心情就自然就不可能心情不沮喪,因為我們沮喪的不簡簡單單是,美國的一次換屆美國的一次總統大選。因為大家都知道美國總統每4年來一次,那麼每4年以後都會有一個人來當選總統,也就是究竟是哪一個人當選總統呢?它不是那麼重要。也就是不是你就是他嗎?但是很重要的是公平很重要,公平選舉很重要。

如果一個選舉是出老千的,是這個選舉你們是作弊的,是靠這個搞陰謀詭計來誕生的一個偽政府、一個偽總統,那對美國人民來講,就是智商上的一種汙辱,也就是說美國的民主制度受到破壞了。美國二百多年來建國,誕生了那麼多任總統,還從來沒有哪一個總統是靠舞弊,靠這個機器你們做假票,把另外一個當選人的票算到自己的名下,然後用這種方式來當選總統的。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最終就是舞弊得逞了,讓這個假的,讓這個虛假的這些事實,然後最終變成什麼,法官不審理,國會照認證,然後最終就變成了,真正贏得這個大選的川普總統被他們擠出局了。所以毫無疑問來講,我們的心情都很難過。而且你可以看,這個就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來講,為什麼川普總統肯定是贏得大選,我們沒辦法現在就是說,因為你大量的證據,你拿過來法院不受理嘛。

法院不受理的情況下,你拿的證據再多,那麼很多人講沒證據啊。有證據由法官說了算,是啊,美國是個法治國家,什麼證據都要法官說了算啊。但是法官不審理,他根本就不受理,不看你的證據,那到這時候,你拿什麼叫法官來說了算的啊。那麼在法官不能說了算的情況下,我們大家就看一個簡單事實,很多情況下,大家只要看一個自己的感受,自己的事實。

我舉一個例子就是拜登今天不是登基嗎,他今天登基的時候,白宮網站收看他登基的這個所有的人數,在同一時間當時收看他正在登基的時候,他的這個總人數是3萬3千多,也就是說,他正在安排登基,那麼美國這個所謂有8千多萬選舉的這個當選總統,在登基儀式,也不過是3萬3千多人看。而與此同時,就是完全同一時間,川普總統他在安德魯空軍基地舉行告別演說。

也就是一個是當選總統,是全國有8千多萬人選舉的,有那麼多人擁戴的,而且是一班人擁戴,新總統當選嘛,大家都是擁戴祝賀的人多啊,祝賀的人多才3萬3千多。但是,川普總統在安德魯空軍基地告別美國,告別白宮,川普總統的觀看人數是多少?觀看人數是322萬。也就是川普總統告別演說,是這個當選總統的拜登的100倍。就這麼簡單,就你拿這兩個數字來說話。

也就是說,如果是大部分人都是支持拜登的,拜登今天競選當了總統,那麼看拜登他這個登基大典,那至少有個幾百萬嘛。但是別說幾百萬,幾十萬也沒有,一共就弄了3萬人。而這個所謂被擠出局的,讓他們認為是失敗者,這個川普總統,他在這個空軍基地的告別演說,反而有320多萬人去觀看,他觀看的數字超過了當選總統的100倍,那這個數字你覺得說明什麼呢?

這很簡單嘛,實際上川普總統他本人就是一個世界級的領袖,他是非常強大的。他強大到不需要發動戰爭,也能夠獲得北朝,獲得中東,獲得台海和平的。可以講在川普總統執政的這4年,全世界都沒有發生大的恐怖事件,那麼個別小的事件是有的,但是川普總統治理下,根本就沒有這種狀況。而在美國發生的Antifa和黑命貴的行為,它不是川普總統縱容啊,是民主黨縱容啊,川普總統要打擊啊,民主黨攔著不給打擊啊,那南西佩洛西告訴他們這是和平請願。

所以說作為川普總統來講,他雖然是世界領袖,但是很遺憾的,就是川普總統他不是世界流氓。也就是川普總統他總是用君子之交,用君子的姿態,用紳士的態度來跟流氓打交道。這個我們大家都知道,你君子跟流氓打交道,那肯定是君子輸啊,因為流氓沒有底線嘛。所以說川普總統在這方面來講,它是他的欠缺。也就是他沒有動用各種流氓手段,他總是跟你用謙謙君子的,用保守派的觀念,用遵守國家法律秩序的,這種一貫的遵守美國傳統價值觀的方式來做事情,那麼這種就被流氓算計了嘛。

主持人:面對的這個反對勢力是不一樣的。而且確實今天網上很多人都是說,這個是我們最好的總統。但是現在我覺得有很多人支持川普,或者說為這個事情,為這個結果感到非常的傷心也好,或者說失落也好。不僅僅是因為川普總統他的政績也好,或者是因為選舉不公正也好。還有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擔心,這個要上臺的這個政府,以及他背後的很多左派勢力,他們真正要做的事情,會不會對美國造成很大的傷害。

那其實今天拜登第一天,他就已經簽署了3個行政令,其中一個當然戴口罩什麼的。另外就是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議,還有就是把這個事務管道,美加事務管道項目給停了。那麼據說,他還會有十幾項行政令,包括移民也好阿,包括重新加入這個什麼世界衛生組織也好。就是很多行政令,基本上把川普過去的很多的政策,就是一一推翻,這只是開始。所以您怎麼看他簽署的這些行政令?和他要走的這個方向呢?

吳建民:拜登他要簽署的這個行政令,實際就是民主黨他們一貫的一些政治主張。你可以看到。這個所謂重返巴黎氣候協定,巴黎氣候協定最大受益者是誰呢?最大的受益者是中共。也就是中共一直是拿的巴黎氣候協定,來去制約所有世界上的發達國家。而世界上各個發達國家,尤其歐洲的這些發達國家和美國,因為搞巴黎氣候協定,就是奧巴馬在任的時候,是奧巴馬那屆政府跟這個歐洲的一些政治家們,他們來推行的這個巴黎氣候協定。他們推行巴黎協定,中共是這裡面最大的受益者,因為實際上中共一點都不遵守巴黎氣候協定,中國的碳排放可以說是全球最高。

而搞巴黎協定就意味到遏制了美國也好,歐洲也好,每一個國家裡面你這個生產的產能,那麼也就最終就是推行全球化,他的意思就是你們就別在你們國家生產的話,你看你們那個排放那麼大,你不就把要排放的這些產業,就弄到我們中國來嘛,也就是中共變成世界工廠。那麼變成世界工廠,也就是中國在推行全球化。全球化它不僅僅是把產品拿到中國來生產,中國成為一個世界工廠,最重要全球化就是全球共產主義化。也就是所有的世界上各個主要國家,尤其是民主發達國家,你們把資本都投到中國來,投到中國來百分之百是跟中國的權貴結合嘛。

也就是最終在收割韭菜的時候,是國外的資本家、國外的各種金融資本,跟中國的權貴結合,然後最終是海外的資本家也掙到錢了,中國的權貴也掙到錢了,那麼老百姓肯定是被收割韭菜的。那麼造出來的產品可以全球銷售,那麼對於海外的這一些大的資本家來講,它最熱衷把資本投到中國去,因為投到中國去,第一是勞動力成本很低,第二個中國的市場極大。光中國本身就有14億人口,它這個消化能力就不得了嘛。

再一個就是中國的資源很多,可以就地用你們的資源、就地用你們的勞動力、就地用你們的市場。基本在你中國消化的差不多了,剩下來多餘的產品,再可以賣到世界各地,然後就變成了資本家把大量的錢,把它投到中國去,然後跟權貴分完了以後,他們都賺了很多很多錢,而且他們在中國怎麼去違法亂紀,美國的法律都管不到他們,而且他們在中國可以逃脫很多稅收。因為這種在中國啊,你可以講這就是一個問題。那只要跟權貴結合,你很多稅他們都可以在背後暗做手腳的,最終是這些人他們占的都是國家的便宜,和老百姓的便宜,而資本家本人是發財的。所以說這個巴黎氣侯協定也好,這個拜登他簽署的關於抑制美國的產能。

主持人:對,能源業。

吳建民:原油業。把加拿大到墨西哥的這條石油管道,他馬上要把它控制住,他實際上來講損失的,當然加拿大和墨西哥都有損失,小土豆它求人得人嘛,他活該嘛,他支持,他一天到晚罵川普,他支持拜登,拜登上台第一天就給他臉色看啊。也就是加拿大裡面毫無疑問,是受損的,大老給美國帶來的損傷是什麼?有大量的產能跟這個石油產能有關的工人們就下崗了,大量的失業,也就是導致了美國人民,他們馬上在拜登的新政策之下,他們馬上就受到了損傷。這是拜登他不惜犧牲普通勞動者他們的利益,然後去標榜他們的所謂政治正確,這是叫什麼拜登他其中的一條法令。

然後他還有一個很嚴重的,就是取消對那些恐怖國家,也就是被川普總統認為,是對美國國家安全有傷害的這些恐怖國家,對他們有一個旅遊禁令的。這個旅遊禁令在川普總統執行以後,這麼多年來,這些恐怖國家的人,一個人都別想到美國來。但是拜登上台第一天,就解除了這個禁令。解除禁令以後就意味著什麼?就是世界上那些恐怖國家,包括什麼蘇丹啦、阿富汗啦、索馬里、伊朗、敘利亞、北朝鮮、委內瑞拉、古巴,就這些所有的,對美國構成潛在威脅的人,這些人都可以隨便的進入美國了。

更何況大量的非法移民,現在都在弄,我們在網上已經看到很多視頻,大量的非法移民要趕到美國來,他們到美國來,你覺得他們到美國來,他們是來促進美國的民主繁榮、促進美國的文化修養嗎?他們就是來破壞美國社會的,也就是給美國底層造成的嘛,造成打、砸、搶、燒,就類似於像安提法和黑命貴的事件。這種事件只會給美國的社會結構,和美國的社會制度造成極大的破壞,同時給美國的納稅人增加了很多這個財稅負擔。

所以說拜登他上台的這一陣子,都是民主黨一貫推行的政策,他並不是說他自己今天就突然想起來的,或者是說他過去沒這樣講,他今天跟大家講的做法不一樣,他過去就應這個政策的。硬是投拜登票的人,如果當有一天你受到這方面的侵害和損失了,你就要認倒楣,因為是你自己,是你自己行為要買單的。

主持人:是,我覺得這個,我也是在想這些問題,就是他做的這些事情,實際上對美國這個國家和人民,其實可以說是有傷害的。那麼這也是很多人憂慮的原因之一,那這個其實呢對於投他票的人,我不知道他們真的會不會看到這一點。

另外還有一個就是,也是很大的一個問題,就是說美國和中共這個關係,我看到有評論文章說:川普留給拜登一個最大的政治遺產,或者最大的禮物,就是反共的這樣一個遺產。那也有人說川普開啟了一個滅共時代,那您覺得這是不是一個,川普在過去四年,開創了一個非常大的一個政績,就是說從反共的這樣一個角度,那麼這樣一個禮物、這樣一個遺產,拜登接不接得住呢?

吳建民:這個我覺得川普,他之所以他本人受到那麼多的人排擠,就是民主黨和共和黨的這些建制派大老都排擠他,是因為川普真正是為了美國人好。這個我們網絡上有這麼一句話,就說凡事為美國好的人,一定是支持川普的;凡是一定想在美國混到好處的人,就肯定是支持拜登的。所以川普他這四年,他取得了很大很大的成績,他的成績對內對外來講,我們簡單來講,對內的話,他主要是堅持回歸美國的傳統價值觀,也就是說,他要做到美國優先,要做到美國,他要製造美國再次偉大嘛,也就是給美國創造最好的就業。

你看看川普執政的這幾年,他首先是大幅度的給美國人民減稅,也就是讓美國的工薪階層下降了他們的稅賦以後,他們本人的收入增加了。第二個川普他堅持,要跟中國有公平的貿易,就是公平的貿易結構,也就是不允許你中國跟美國有那麼大的,對於美國來講,那麼大的貿易逆差。也就是說川普追求跟中國的貿易公平以後,在這麼幾年裡面,川普跟中國是打了貿易戰的,給中國加了很多關稅,就是川普他加關稅以後,來平抑中美之間的貿易,不公平的貿易逆差,同時川普總統是在他就任這幾年,創造了美國最繁榮的股市。

在川普就任這幾年,美國的股市是飆到最高的,所有在股市上投資的人都賺到錢的,賺錢的這些人不光是支持川普的,還有很多反對川普的人他們也賺錢啊,他們拿錢都很高興啊,但是他們罵川普的時候,他們嘴巴沒有軟過啊,實際上這些人虧心不虧心?你要想想看,你在股市上賺到的錢,都跟川普的業績是有關的。這是講股市,那麼再一個就是就業率,川普執政以來,就是在他執政以來,他是創造了美國五十年來,最高的就業率、最低的失業率,也就是說領糧食券的人,下降到五十年來最低。

同時川普他因為他要遏制美國這種很高的這種藥價,他也就是打擊了那些藥商,很多人對川普進行處方藥價的降價,心裡面非常不滿,因為絕大部分的這些醫藥製造商,他們有損失了嘛,藥價給川普總統壓下來了。但是藥價壓下來,毫無疑問來講,是讓美國的普通民眾得到了實惠啊。那麼除了這方面,川普他個人給美國民眾創造了,比方股市啦、就業啦、藥價啦、稅收啦,讓美國人民富裕。同時,他嚴厲的打擊非法移民,他在美墨邊境建牆,大家都看到了,這個美墨邊境建牆以後,同時川普是警告,所有南美的那些國家,薩爾瓦多、宏都拉斯,尤其是墨西哥,就是你們敢把這些人放到你們國家,美國他們是來不了的,放到你們國家,這些人就在你們國家擾亂你們的秩序吧。

也就是川普就說,不允許這些國家,他們能夠放任這些非法難民,通過美墨邊境進入美國。這個我相信,都是等於川普總統他在遏制,美國大規模的非法移民,隨便進入美國。那麼對於國際形勢,川普總統他對外是完全扭轉,以往對中共的這種綏靖政策。那麼對中共的綏靖政策,對中共的打擊就同時川普是絕對,不對恐怖主義、對邪惡做半步讓步。你看他在伊朗,他很簡單,川普總統這個人他沒有發動過任何一次戰爭,他沒有隨隨便便把美軍士兵的生命往上去送,他相反的是創造了大量的讓美軍回家,讓美國在海外的駐軍,無論是在歐洲還是在中東,都降到最低,但是他就有能力制服你伊朗。

也就是說,川普總統擒賊先擒王嘛,他斬首了伊朗裡面的恐怖頭子,巴格達迪和蘇萊曼尼,把這兩個人一斬首以後,整個中東的局勢,伊朗的局勢就完全變化了。伊朗的那些恐怖大亨都嚇得要死啊,也就是隨時無人機就出現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這個中東裡面那些恐怖主義頭子,就不敢隨隨便便發動對美軍的進攻。然後川普總統再大力的,促進了阿以和平,他把耶路撒冷指定為以色列的首都,是開啟了美國歷任總統做不到的事。

美國每一任總統,從老布希開始都在那個地方很虛偽的講,哎呀我們要把那個耶路撒冷啊,我們要認為是以色列的首都啊,從老布希到柯林頓到小布希到奧巴馬,都是嘴巴上比哪個講的都好聽,但是一次也沒有做,只有川普總統他可以這樣講,是力排眾議馬上去以後,就把耶路撒冷指定為以色列首都,而且是締結阿以和平,讓他的女婿庫什納多次往返整個以色列和中東地區,跟阿拉伯的國家,締結他們之間的和平狀態,大家都看到,現在有大量的阿拉伯國家跟以色列都建立了和平外交關係,這都是川普總統可以講做出的巨大功蹟。

至於對中共的話,除了我們講貿易戰,我們看到對中共有貿易上的打擊了,對於美國來講,你看千人學者抓捕,在川普總統這一任抓了很多吧,共產黨員不允許入美,以前哪一個美國總統規定共產黨員不能入美的?現在就是共產黨員,你根本就不准來,簽證就不能發,綠卡是沒有資格,入籍是更不可能,同時對共產黨,包括像唐君這樣的軍官,化妝進入美國,什麼到美國當學者的就抓捕,你想講話就抓捕,然後川普總統他還在他的任上面,把休斯頓總領事館都撤了,你看看有哪一個美國前任總統,他會把一個國家的總領事館隨隨便便撤銷,川普和蓬佩奧就是指你,你休斯頓總領事館就是一個間諜機構,對不對?

主持人:是。因為時間關係,吳先生,我就是還想集中在對於中共的態度上,再請您談一談,因為我們看到川普總統,他確實在美中關係上,全面扭轉了對中共的綏靖政策,但是現在拜登上台,我們不知道他會不會回到奧巴馬那個,甚至在現在的形勢上會更糟。比如說像今天,拜登上台的第一天,中共就立刻宣布說制裁以前的28個,包括蓬佩奧在內的,前川普政府官員,包括班農。

它在這個時間點,這樣的一個宣布,總是給人一種,它好像覺得現在它對於拜登上台很高興,它現在可以做一些,它覺得很強硬的事情了,它覺得拜登政府不會對它怎麼樣,所以我覺得它這樣一做,其實也在對於拜登政府出了一個難題,就說拜登不管怎麼樣,中共說是要制裁的是你美國的前政府官員,拜登政府到底回不回應?怎麼回應?您的看法呢?

吳建民:我認為中共對於川普總統這一任上有很多幕僚,就是恨得咬牙切齒,它所以一直是想打擊,想制裁。

主持人:只有一分鐘,請您簡單講一下,拜登方面會怎麼回應。

吳建民:拜登我認為他在這個事情上,他會裝聾作啞,因為打擊的大部分都是川普前陣子這些重要的幕僚,而這些幕僚大部分是支持川普的,所以拜登不會為這些人去跟中共去做什麼太多的討價還價,拜登會利用這個機會,跟中共他們之間形成一種默契。我個人認為拜登一定會重走奧巴馬路線,拜登一定會跟中共有綏靖和勾兌。

最終拜登他在整個接任以後,他表面上會對中共講的非常非常的嚴厲,看上去譴責的口氣強烈,但實際上從行動上來講,他就是跟中共的一種配合,也就是說,拜登內閣所有做法,你可以從奧巴馬執政的這八年,拜登當副總統的八年,基本上就可以找到,他們過去所有的路徑和軌跡,拜登一定是跟中共他們之間是合作的,這種合作是讓他們之間產生一種默契式的合作。

主持人:所以您並不看好拜登政府會對中共有多強硬。好的,因為時間關係,今天就請您先分析到這裡,我知道隨著美國的局勢變化,大家都有很多的想法,隨著很多事情的展現,必然也會有更多的分析,所以下次請您再上節目做更多的分析。好,感謝您,吳先生今天上我們的節目,謝謝。

吳建民:謝謝方菲,謝謝廣大觀眾。

主持人:好的,謝謝,那下次再見。好,觀眾朋友,下面節目的後半部分,我們要請傑森博士來為我們做些解讀和點評。傑森博士現在也是在skype上,傑森您好。

傑森: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您!傑森,剛才我問了吳建民先生第一個問題,同樣我也是想問問你,今天是拜登就職,川普離職,對這樣一個結果,你有什麼樣的感想?

傑森:這個結果因為早已經是意料之中的,倒也沒有什麼特別驚訝的地方,不過這一段時間,其實我也在思考一些問題,比如說,通過過去這兩個月,美國作為一個民主法制國家,這樣一個燈塔,這樣一個形象,確實在很多人心目中,幾乎就喪失殆盡了。歷史上的話,其實大家對於,很多人對於民主制度本身推崇備至,其實民主這個制度本身,它不是說歷史上沒出過這樣子的醜聞,包括當年希特勒用納粹,佔領整個德國當時的權力中心,他其實也是在一個民主選舉各方面這樣的機制下,鑽各種漏洞,然後實現它的目的,似乎獨裁控制德國。

包括現在委內瑞拉查維斯,他也是用民主一種選舉的方式,造假、作弊,最後變成它的獨裁統治。其實歷史上,看到幾乎所有的共產主義國家最後都走向了獨裁,就感覺民主是人類好像唯一的出路,其實歷史上已經有很多例子看到,民主的制度其實它是一個防君子不防小人的那一把鎖,這樣的東西。如果說你有陰謀家,包括希特勒,包括查維斯這樣的人,他可以非常輕易地,把整個民主制度變成獨裁政府的一個階梯,所有的制度都是死的。

而整個這個社會,你只要有一個陰謀家,民主制度本身是沒有防範這樣子的能力的。我們以前認為,不管怎麼說吧,世界上還有一個美國這樣的一個民主制度的燈塔,這一次整個過去幾個月,演譯給大家這樣的一個,這樣的一個事情的話,你會發現再次證明,民主它作為一個制度是死的,面對一系列的,非常有決心要搞陰謀的人,民主制度其實是非常蒼白無力。所以在這個階段,我也是更多的是在反思,到底什麼樣的方式,更能讓人類走向一個,迴避這樣一次一次一次的,不管是共產主義制度,還是民主制度,最終都出現這種獨裁政府這樣一個悲慘的現實。

主持人:您的結論是什麼呢?結論是說,這個制度是死的,那人心是活的,是不是只有維護一定道德和人心水平。

傑森:是,這是一定的。其實美國當時,很多人認為美國過去的二百年的繁榮發展,事實上是因為美國的制度好,其實在很早很早的時間,已經有很多歷史學家,或者是先前有思想的人指出來,美國真正讓美國整個二百年繁榮昌盛的,更多的是美國的建國的根本那種思想。以神為本的價值觀,美國人以個人的勤勞付出,以個人的自由來實現個人的價值,從實現個人的價值過程中,有一個對神的尊重,對於最基本規則秩序道德的約束,整體這些東西組合在一塊,它形成了美國後來成強大的一種現實。

制度只是在這個過程中,保證這個事情一直能順利的進行下去,但是一旦有陰謀家出現,這個制度本身是沒有任何防範陰謀家的概念,而這個陰謀家的核心的目的,其實就是把美國最根本的這些價值觀,從美國的生活中剝裂出去。所以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在這次大選之前就意識到,這次大選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大選,大選之後,那種痛苦沮喪的感覺,倒也不一定單純是因為川普的鳴不平,更多的是看到未來美國,甚至是世界往哪兒走,這樣的一個擔憂。

主持人:您這樣說的話,很多人會覺得很失望,甚至有人可能會說,如果這樣的話,民主制度也不好,正好是跟中共這個宣傳差不多了,美國這個民主也不行啦,那大家都獨裁,都回到中共的制度,是不是會有人覺得會是這樣的呢?

傑森:不是,其實為什麼對未來有點擔憂呢?是因為他怕走向中共那個道路,其實中共是一個樣板,是一個醜面角色。

主持人:大家都想不要輪到這個地步的。

傑森:大家努力不往那個深淵滑下去,不是說那個深淵比現在這個山崖要好。不管怎麼說,在我看來,其實整個過程中,確確實實非常非常清楚的展現出人心是最關鍵,但是扭轉人心的話呢,又是非常慢,非常難一個事情。特別是現在整體美國的媒體、教育一系列,包括現在的政府政策也開始往那個方向走,把人心往下再接著拉。所以在我看來的,有的時候事實上對於人類這種命運有一種宿命感,這種真的是沒辦法。有人說人類往前發展的過程,其實就是在往下墜落的過程,只是某一個國家墜落的慢一些,另外一個國家墜落的快一些。

主持人:是,我也看到有人說,人類從歷史吸取的唯一教訓,就是人類從來不從歷史上吸取教訓。當然這個有一點cynical,但不管怎麼說我覺得很多人確確實實他是在為美國的未來擔憂。而且像您所說的,到底什麼樣的方式,才能避開就是美國的這樣的往下滑?

我覺得剛才我們跟吳建民先生談到了很多有關川普的政績,這些就不多說了。但是單單從這個反共方面,我想問您一下,就是說一個您覺得是不是川普確確實實開啟了一個滅共的時代?那麼現在到了拜登這邊,難道這樣一個滅共時代就要結束了嗎?

傑森:是的,川普以前在經濟上、在政治上,各種媒體或者說是政客都用一個千萬不敢幹,這樣的一個說法嚇唬美國人。就是說千萬不敢跟中國打貿易戰,打貿易戰美國就失業幾百萬,整個經濟又垮了,物價會飛漲。川普就幹了,幹的結果挺好。美國的整個失業率,當時的疫情之前是歷史上最低,就業率是最高,而且整個經濟蓬勃發展。而且在很多其他的問題上,比如說對於中共:中國十幾億人我們怎麼針對這不可能。但是川普和他的團隊創造性的也提到了針對中共。

針對中共不管是政策上各方面,他都指明了一個方向,而且讓美國人也非常清醒的認識了中共的本質。這是為什麼在大選之前,反共,民主黨也不得不喊的原因是70%多的美國人是反共。那麼這個民意是被川普創造出來的,這個是川普整個任期,在這個過程中創造出來這樣的一個民意。這個民意會推動,就是至少拜登政府在表面上,不敢立刻跟中共開始擁抱。但是我也不覺得他們有川普的決心,真的是能為美國人著想,然後真正的針對中共對於美國的侵蝕。

因為他們有太多的跟中共在很多問題上,需要求中共的事情。就包括全球化這個進程,就是拜登政府的全球化進程,還有環境這個問題,他都必須得跟中共勾兌在一起。這個過程就必須讓他對中共的戰略調整,川普和他的團隊各個人明確說:中共事實上是美國國家安全的第一最大的威脅。在不同的人都展現出這樣的一個概念,但是拜登的話他絕對會調整這樣的一個政策。因為他在太多他承諾他的這種極左選民的這個人群中,有關環境問題、有關國際全球化的問題上,他其實都得跟中國勾兌。

這個勾兌的過程,他可能又得把跟中共的關係調整成競爭夥伴關係,就是某種意義上講也就是奧巴馬那個時期的關係,其實那個關係就是中共最喜歡的。中共當時拜登還在參議院做這個外交委員會的主席的時候,當時是楊潔篪做駐美大使,他跟拜登就建立了非常好的私人關係。現在中共已經準備好楊潔篪這個團隊,開始來拜訪拜登了。就是中共看准了拜登整個未來要走的路,他們一定會給拜登一個合適的方式,跟中共逐漸開始走到奧巴馬時代那個狀態。

主持人:所以今天這個中共在拜登上臺第一天,他就做了一個事情。他宣佈要制裁前川普政府的28名官員,包括蓬佩奧、納瓦羅、奧布萊恩,反正基本上屬於對中共強硬的都包括在內,還包括班農。

我有兩個觀察,不知道您怎麼看?一個就是有意思的是川普總統他在最後一天特設的名單中,也特赦了班農。所以班農建牆那些官司,基本上應該沒有問題了。然後班農對於中共制裁他表示說很榮耀,他說我會激勵我更進一步幫助中國百姓去爭取自由。所以我認為川普總統的特赦,可能會讓班農更加沒有後顧之憂的去反共,這是我的一個觀察。

另外一個就是說在拜登上臺第一天中共出了這麼一手,不管怎麼說我認為對於拜登政府他是說我制裁你美國人了,那你怎麼樣?那麼拜登政府如果全無回應,像剛才吳建民先生所說的,那我覺得不管怎麼說他當然是有可能這麼做。可是我覺得他可能也會多少想一下,我要不要回應?所以在某種程度上也算是中共在給拜登政府出了一個難題,我不知道這兩點您怎麼看?

傑森:你說出難題,我說叫考試,可能是一個意思。一方面它確實對川普政府,特別是蓬佩奧這樣的人恨得都不行了,就是等到最後一天。因為在這之前他怕他出這麼一招,

主持人:畢竟還是當權者。

傑森:蓬佩奧和川普政府立刻再給它一個榔頭砸過去,再把它砸暈掉。那麼現在他已經在最後一天,它就是忍無可忍的出臺這個政策。其實這個政策也是給全球看,因為畢竟美國是全球最強有力的國家。它就敢說你看強有力的國家對我們中共不好,我都敢制裁他的官員,那你看看其他國家你悠著點。當然了確確實實這也給拜登政府確實下了個考題。如果說一個正常的美國政府,他應該立刻回應,因為不光是一個前政府官員的問題。他實際上是一個美國公民如果面對這樣一個,他都應該有相應的語言、各方面的回應。但是到目前為止我跟你一樣,我也在等這個拜登政府的回應,但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回應。

這個其實就是一個讓人非常非常擔心的那種狀態。就是某種意義上講,如果拜登在這個事情把這個作為一個政治因素,說是你給我的政敵在這兒使小鞋,那我高興還來不及。如果真的拜登是用這樣的視角去幹這個事情,那麼中共從此就擁有拜登,他就知道拜登到底是怎麼回事。其實中共在整個大選過程中,有很多跡象展現,他就是在往美國兩派中間加楔子,釘這種分裂的這種楔子。那麼這個事情的話就更加強化這樣的概念。

他實際上是一方面懲罰了對他很強硬的川普政府的一些官員,給全世界搞個下馬威或者立個榜樣。同時它也在進一步分化美國這個社會,把這個川普的跟隨者和拜登政府進一步分裂。事實上中共在這個過程中,而且同時也達到測試拜登的狀態。因為畢竟不是拜登政府,拜登政府他不可能會強硬回應,不可能有實質的回應。但是它看拜登政府怎麼說話,拜登政府說話的方式就是中共考拜登的一個最根本的原因。在這個過程中,它也是給楊潔篪來見拜登這個過程中做一些試探,這樣的話楊潔篪就是更知道怎麼跟拜登說話。

主持人:是,所以拜登第一天他做的這些事情,其實我們已經看到了這個方向,所以往下走呢,等一下有時間的話你也請您稍微講一下,宏觀上您怎麼看美國的方向。但在此前我想再問一個有關川普的問題,因為川普總統今天在告別儀式上,他也說了一句話,很多人都注意到這句話。他說我們會以某種形式再回來。所以很多人都覺得還是挺高興聽到這句話,不管是以什麼樣的形式。我個人覺得他接下來會不會比如說辦媒體啊?或者像有的人說會組建一個新的黨?甚至有人把這個黨的這個標籤都已經想好了,說一個獅子什麼什麼的。你怎麼看?你覺得川普下一步會做什麼?

傑森:我倒希望川普在家裡休息一段時間,主要原因就是一方面川普也真是太辛苦了。在過去這一年,又是競選又是後面這樣的一些事情。而且我也覺得讓拜登這個團隊表演一下,這是有必要。很多美國人在媒體的宣傳下,對於川普的這種仇恨已經到了無理性的程度。就是說完全不講道理的仇恨川普,感覺上拜登只要一上臺,美國的一切事情都迎刃而解,這是媒體給每個人塑造創造了這樣的一個思維模式。

但是我倒希望川普在佛羅里達的莊園裡頭,打打高爾夫球,沒事兒開著遊艇到海上轉一轉,稍微地讓自己放鬆放鬆。畢竟70多歲了,休息休息!在未來的半年一年的時間裡頭,讓拜登他們表演表演。表演了以後,再看民意、再看民心,那個時候也許很多事情就順理成章地展現出來。川普應該以什麼樣的角色或者身分出來。不管怎麼說目前共和黨還有80%的共和黨人在支持川普,而且最近的民調對於川普的工作認可度達到51%。各個黨派綜合在一塊達到51%,就是一半的美國人是認可川普的工作的,事實上人都不傻。所以從各方面來說,川普隨時有民意基礎返回來。但是我不建議這個階段,未來這半年一年返回來,先讓拜登他們表現表現再來說。

主持人:你說拜登他們表現表現,其實我也有同樣的一個感覺和問題,這就是我剛才開頭所說的,就是說現在川普不在了,那麼如果說你出現了問題,你現在沒有人可以怪了。那麼比如說疫情,比如說經濟。

那麼接下來特別是比如說包括拜登政府出臺的這些新的行政令也好、政策也好,他把非法移民大量的湧入,他把美國的傳統能源業打擊。然後包括讓這些有很多恐怖的或者對美國國家安全有威脅的國家的一些人入境。當初投票投拜登的人,他們看到這些他們會怎麼想呢?他們會覺得說這還是川普的錯嗎?你覺得他們會不會對他們有一些影響?或者說至少如果出了問題,他們現在沒有人可以怪罪了,他們會怎麼樣去做?怎麼樣去想呢?

傑森:媒體會給他兜底,這是一定的。奧巴馬政府的時候,其實也是有很多很多敗事、醜事,媒體兜底兜的奧巴馬在上任三個月就可以拿到諾貝爾和平獎。就是其實有的時候人是生活在媒體給他創造的環境中,他家門口燒殺搶劫的那都不是問題。DC有個什麼事兒,那就是美國的最悲慘的一天。為什麼呢?媒體在電視上展現的方式不一樣。所以說在我看來的話,媒體會給拜登兜底,兜的美國人還在蒙在鼓裡。所以在這個過程中,在我看來這次最最淒慘、最讓我最傷心的一件事情,實際上就是媒體和科技公司整體勾兌起來,糊弄美國人這樣的事情。

美國人其實在就是和平、這個穩定或者說是誠實的環境生活的時間太長了。雖然很多人對於媒體已經開始清醒了,但是很多人特別是一般的老百姓,一旦形成大的氛圍以後,他對媒體的認識還是不夠清楚。對那些人的想法還是不夠清楚,所以說在我看來的話,拜登這個團隊能力是非常有限,他不可能做出川普團隊那麼大的成績。但是媒體會把他成績給他乘十倍,會把他的問題給他除十倍。所以整個來說,老百姓能清醒的可能性我倒不是抱那麼大的希望。

只是希望在這個過程中,能有更多的其他的一些,比如通過自媒體或者其他的一些小眾的一些媒體。在通過這些媒體的崛起,包括新唐人、大紀元這樣的媒體崛起,希望能接觸更多的一些主流美國民眾,讓他們能夠有機會清醒一些。

主持人:好的,好,那非常感謝傑森博士。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謝謝您的點評,我們下次節目再見,謝謝您。好的,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節目,我們也是下次節目再見。

嘉賓:

獨立時評人士:吳建民
時事評論員:傑森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熱點互動 點擊訂閱:http://bit.ly/2ONUBfx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