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軍隊如何應付習近平的新年備戰(二)

作者:沈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21日訊】1月4日,習近平簽署2021年1號命令,發布開訓動員令,要求「聚焦備戰打仗」,「以戰領訓、以訓促戰」,「確保全時待戰、隨時能戰」。中共軍隊媒體馬上開足馬力,連篇報導所謂的實戰訓練,顯然在向習近平報功,但仔細看看訓練的過程,實際仍然在應付習近平。

續上篇:中共軍隊如何應付習近平的新年備戰(一)

海上補給訓練陷入停滯

2021年1月9日,中共軍網報導,《東部戰區海軍某大隊複雜海況下開展海上實戰化訓練》。

報導描述,「隆冬時節,東部戰區海軍某勤務船大隊多型艦船相繼解纜離港,組成編隊奔赴某海域開展海上實戰化訓練」,「在去年的一次海上補給演練中,該大隊參演官兵面對複雜天候海況有些手忙腳亂,導致演練一度陷入停滯」。

美軍近期關於中共海軍的報告中,提到了中共海軍的弱項之一就是欠缺補給能力,看來美軍的情報相當準確,中共海軍的補給艦隊甚至沒有成型的訓練方案,或者說,沒人知道如何訓練,才導致訓練中途被迫陷入了停滯。

文章稱,該大隊領導介紹,「著眼實戰需求錘煉部隊快速反應能力。艦船出海前,該大隊曾多次組織指揮員開展方案研討,圍繞編隊組成、指揮協同、海上防禦等方面研究細化方案。」但「訓練結束後,該大隊及時復盤訓練過程,針對演練套路相對固化、部分指揮員對戰法訓法研究不深、演練條件設置不夠緊貼實戰、部分官兵處置情況不靈活等問題進行整改。」

可見,中共補給艦隊的訓練目前仍然摸不著北,可能一直試圖模仿美軍的操作模式,但卻沒有真正領悟,特別是操作的細節要領並不清楚,實際情況與原來的單純想像完全不一樣。中共海軍的差距,不僅在裝備上,人員素質和訓練水平應該差距更大,這不禁令人想起了一百多年前的甲午戰爭,北洋水師同樣疏於訓練、缺乏海戰經驗,結果一敗塗地。

2021年1月13日,中共軍網發布視頻,西安艦、常州艦等實彈射擊訓練,艦砲下面事先放置了墊子,一枚彈殼正掉落在墊子上,船舷旁還放置了不少防護袋子。(視頻截圖)

艦砲實彈射擊前繼續先放墊子

2021年1月11日,中共軍網發布視頻,《海軍護航編隊亞丁灣海域實彈訓練》。

文字描述稱,「海軍第36批護航編隊貴陽艦完成新年首批船舶護航任務後,在亞丁灣開展實際使用武器訓練。」視頻中的貴陽艦實彈艦砲射擊時,清晰可見下方的一塊墊子,一枚砲彈殼落在了墊子上。這表明,實彈射擊前,已經知道將向右舷方向射擊,事先放置了墊子,這類預先知道目標方位的實彈演習,與實戰環境相差太遠,這不是演習,而是表演。

2021年1月13日,中共軍網再度發布視頻,《直擊現場!海軍多艘艦艇練兵東海》。

文字描述稱,「新年開訓,海軍西安艦、常州艦等多艘艦艇組成編隊,奔赴東海某海域開展連續4天3夜的實戰化訓練。先後完成編隊海上綜合防禦訓練、海上輕武器射擊等二十多項訓練課目。」視頻中,艦砲同樣向右舷方向射擊,下面也事先放置了墊子,一枚彈殼正掉落在墊子上,墊子上還有數枚彈殼,除了墊子之外,船舷旁還放置了不少防護袋子,應該為了防止彈殼撞擊船舷。

兩次實彈射擊中,都預先知道射擊方位,提前鋪好了防護墊,應該為了防止掉落的彈殼損壞甲板和船舷,但這類預知目標方位的演習,根本沒有實戰價值。這樣的做法習慣了,真要開戰時,有人會不會下意識要去先放好墊子,再實施砲擊呢?

最要命的是,演習中不認真訓練隨機捕捉目標的能力,實戰中恐怕會無所適從,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模擬電磁干擾訓練來自地面

2021年1月10日,中共軍網報導,《北部戰區陸軍某旅電磁『對手』突襲防空陣地》。

文章描述,「北部戰區陸軍某旅組織防空實彈射擊訓練,全程伴隨空中電磁干擾條件」,「以往組織防空實彈射擊訓練時,電磁干擾條件多依託地面裝備構設,與戰場環境貼得不夠緊密。」

很難想像,中共的防空訓練中,模擬的電磁干擾竟然一直來自地面,這樣的訓練有何價值呢?

文章描述,這一次訓練,請來了專業「藍軍」實施多頻段空中干擾,「受空中電磁干擾,目標丟失!雷達車顯示屏上空情剛至,突然變為一片『雪花』」。文章僅稱「某防空導彈營營長張皓迅速指揮操作手重新捕獲空中目標」,但並未描述究竟如何對抗了電磁干擾。

最新的訓練雖然模擬了空中電磁干擾,但所謂的專業「藍軍」真有美軍的電磁干擾裝備嗎?真知道如何模擬美軍的電磁干擾嗎?

文章沒有詳細描述「藍軍」電磁干擾的狀況,也沒有描述雷達如何對抗電磁干擾,估計是又一次「表演」而已,根本無法與真正的實戰對接。

一年來,美軍偵察機屢屢抵近偵察,中共所謂軍事專家們支招稱,美軍飛機來時,只要關閉雷達,就不會被搜索到,以此可見中共的雷達性能。果真如此,美軍的空襲真正來臨時,也要關閉雷達嗎?

習近平2021年開年就下達了實戰訓練命令,但中共軍隊照樣我行我素,用表演代替演習,真要開戰,結果可想而知。(待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