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悲歌 內蒙古一家人的悽慘遭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21日訊】內蒙古呼倫貝爾大草原大楊樹鎮。新婚不到一個月的楊宇新甄海燕家,被一夥不速之徒強行闖入。

一人用手槍抵著楊宇新的頭部,說:「別動,動就打死你。」另五六人將楊宇新抬上警車。妻子甄海燕連同一起被綁架。

被抓時,楊宇新說:「我沒犯法,幹什麼抓我!」在場的親屬萬萬沒有想到,這是他們聽見楊宇新生前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以上一幕,是楊宇新、甄海燕夫婦所經歷的一個縮影,也是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所遭遇的一個縮影。

公安局「610」頭子:你不轉化 我就讓你火化

2007年5月29日晚8點左右,楊宇新和甄海燕夫婦,被莫旗公安局「610」頭子張世斌帶人綁架。

「610」辦公室,是1999年6月10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下令成立的專門用來迫害法輪功的機構,凌駕一切法律之上。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正式下令迫害法輪功,並操控一切媒體,鋪天蓋地式地「轟炸性」誹謗法輪功。

以北京的中央電視台為例,在1999年期間,中央電視台每天動用7個小時播出各種事先製作的節目,大量歪曲篡改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講話,加上所謂自殺、他殺、有病拒醫死亡等「1400例」偽案,極盡能事對法輪功及其創始人進行誣衊和抹黑宣傳。

也是從1999年7月20日這一天開始,大陸法輪功學員自發開始「反迫害」,講清真相。

楊宇新夫婦被綁架當天,也被非法抄家,被抄走的電腦、打印機、資料、光盤等物品,就是用來印刷法輪功真相材料的。

2007年5月29日,楊宇新被綁架9天後,「610」頭子張世斌,將楊宇新直接劫持到自家辦的「轉化」洗腦班。張世斌在莫旗尼爾基鎮南郊苗圃自蓋小二樓,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洗腦。

楊宇新開始修煉法輪功,源於母親劉岩。

劉岩(明慧網)

劉岩,原是大楊樹鎮工商銀行職工。一家三口住大楊樹鎮林業局家屬區。

楊宇新是獨生兒子,一米八五左右的大高個,高中畢業後成天吃喝玩樂,家裡人說也不聽,管也管不了。

劉岩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兒子楊宇新跟著學,他用法輪功「真、善、忍」的法理對照,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從此戒掉了一身惡習。

法輪功還包括五套舒緩優美的功法動作。那時,劉岩母子經常到大楊樹鎮林業局「三用堂」老幹部活動室煉功。在悠悠響起的音樂聲中,楊宇新和大家一起煉功。每次煉完功,楊宇新一身輕鬆。那是他非常懷念的一段時光。

修煉法輪功後,楊宇新自己身心受益。他心裡清楚,這場迫害是非法的,就像當年中共發動文化大革命一樣,就像當年古羅馬的基督教徒被迫害一樣。他篤定,這場冤案,一定會翻轉過來的。

在洗腦班,楊宇新拒絕「轉化」。「610」頭子張世斌氣急敗壞,當著眾人的面,指著楊宇新說:「(你)不轉化,我(就)讓你火化。」

「轉化」,意味著放棄修煉法輪功。中共針對法輪功的迫害,一切以「轉化」為核心。各級作為首要目標,層層下壓。為達到這一目標,江澤民要求不擇手段,下達了「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滅絕迫害政策。

不過,「610」頭子自家辦的洗腦班,未能「轉化」楊宇新。

一番周折後,楊宇新又被送回莫旗看守所非法關押。

獄警指使號裡犯人毒打他,對楊宇新實施多種酷刑,包括一種叫「過水橋」酷刑——就是用多桶涼水從頭部一直澆到腳部,直至沒有知覺。

「610」頭子張世斌,還指使犯人拿牙籤從楊宇新腳趾縫裡扎進去……

楊宇新的胳膊,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楊宇新一開始還穿著短袖衣服,張世斌為了掩蓋迫害,讓楊宇新穿上了長袖。

在莫旗看守所,楊宇新堅持要求無罪釋放。無果。

無奈之下,楊宇新絕食抗議迫害。

新婚妻子甄海燕接到噩耗

在莫旗看守所,妻子甄海燕和丈夫楊宇新,沒被關押在一起。

甄海燕於2007年5月1日和楊宇新結婚,也是一位法輪功學員。甄海燕從小就體弱多病,患有結核病、抽搐症、關節炎、腸炎,成天離不開藥,苦不堪言;學法輪功後幾個月,甄海燕所有疾病神奇痊癒,從此,她充滿了朝氣活力。法輪功包括五套功法動作,可迅速幫助人調理身體,恢復健康。

被非法關押一個多月後,甄海燕在看守所出現嚴重病狀。

「610」頭子張世斌給甄海燕家人打電話,通知:接人,交一萬塊錢,並隱瞞了甄海燕的病重情況。

甄海燕家沒有那麼多錢,接不了人。到了下午,莫旗公安局「610」張世斌厚顏無恥地說:五千塊錢也行。

甄海燕回家半個月後,莫旗公安局又來電話,稱:楊宇新病重。

甄海燕到那兒後才被告知:楊宇新已經死亡。他們叫甄海燕去是讓她在死亡書上簽字。

甄海燕痛不欲生,拒絕簽字。

甄海燕悲痛到極點,回到家中,精神恍惚,也沒告訴家人。

沒幾天,莫旗公安局又來人逼著甄海燕在死亡書上簽字。家人這才知道,楊宇新已經離世。

家人無法相信這個殘酷的事實:一對新人才結婚一個月,人高馬大的楊宇新身體健康,怎麼說死就死了?人是怎麼死的?屍體也不讓看?簽什麼字啊?

一家人放聲痛哭,悲痛欲絕。警察見狀,把死亡書扔下就走了。

楊宇新,是他家第三位在迫害中離世的成員。

一家三口在三年內先後離世

楊宇新的母親劉岩,1999年11月初在家中被綁架,遭非法關押三個月。此後,屢遭警察騷擾。

2004年4月25日晚上,劉岩張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林業派出所所長呂敏軍等人再次綁架,關押在林業看守所36天,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和迫害,出現嚴重病狀。

當時,兒子楊宇新被迫交了罰金五千元,劉岩才被放回家。此時劉岩已被迫害得身體極度虛弱,不能行走,是家人用車拉回家的。

國保警察,對回家後的劉岩也不放過,帶人上門騷擾。

2004年10月25日,劉岩含冤離世。時年55歲。

劉岩的去世,對其丈夫造成沉重打擊。不到半年,劉岩的丈夫鬱鬱而終,悽慘離世。

楊宇新,於2007年8月27日,在被送醫期間遭野蠻灌食致死。時年31歲。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明慧網)

在醫學上,灌食是為了挽救無法正常進食人的生命;而在中共監獄、看守所和監獄醫院等場所,「強制灌食」是一種殘忍的酷刑,隨時有致人死亡的可能。

據明慧網2010年不完全統計,暴力灌食直接導致法輪功學員死亡的至少有358例。

警察給法輪功學員所灌的食物包括:濃鹽水、濃辣椒水、大蒜汁、芥末油、人尿、大糞水、高濃度酒,甚至摧毀神經系統的不明藥物;灌食時,他們故意來回抽拉灌食的管子,使受害者遭受慘烈劇痛;有時管子插到氣管、肺部,造成法輪功學員在被灌食過程中當場死亡。

楊宇新死後,遺體被冷凍在莫旗殯儀館:脖子烏黑,張著嘴,雙手抱在胸前,胳膊也是青的。

被綁架前,楊宇新身體健康,身高一米八五左右,體重一百八十斤左右;被迫害致死時,體重僅七八十斤。

「610」張世斌等人營造了一個假「現場」,立即要求快速火化楊宇新的遺體。

妻子甄海燕一直拒絕簽字火化。

張世斌等人在不經任何手續情況下,強行火化了楊宇新的遺體。

「610」頭子對甄海燕窮追不捨

楊宇新冤死後,「610」頭子張世斌對甄海燕窮追不捨。

因害怕甄海燕為丈夫喊冤上告,2007年9月10日張世斌將甄綁架,強行送達圖牧吉勞教所勞教。

2007年11月22日,圖牧吉勞教所打電話給家人要求接人,說甄海燕抽搐得厲害。家人到勞教所一看,甄海燕已經不省人事。用救護車送回家後,甄海燕昏迷不醒,小便失禁。

回家後,甄海燕通過修煉法輪功,身體再次奇蹟康復。

得知甄海燕康復,當地警方又不斷騷擾,甄海燕從此被迫流離失所。

2009年8月,警察兩次到甄海燕家騷擾,揚言:要是抓住甄海燕,就不讓她出來(蹲大獄),蹲死她。

2009年11月6日,甄海燕被綁架到大楊樹鎮公安分局。期間,再次抽搐,口吐白沫。警察說:「死了拉倒。」看到甄海燕實在不行時,警察才將醫生叫來,將其送到醫院。

2010年3月9日,鄂倫春旗法院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身體虛弱的甄海燕被抬上法庭。

從被綁架到看守所,再到被劫持到內蒙古呼和浩特女子監獄,七個月內,甄海燕身體極度虛弱,生活一直不能自理,到監獄也是被抬去的……

楊宇新、甄海燕夫婦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

內蒙古大楊樹鎮法輪功學員王雪梅,於2010年5月21日被迫害死在看守所,年僅46歲。王雪梅死時身體頭部、肋部、腿部有傷。身後留下兩個正在上學的孩子。

內蒙古大楊樹鎮法輪功學員于秀蘭、李海燕母女,也被迫害致死。

內蒙古呼倫貝爾市法輪功學員楊萬明,被非法判刑7年。

……

資料來源:明慧網

文字整理:葉楓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