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農:官民兩樣情——2017對比2021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22日訊】1月20日拜登上任,這一天美國官民之間的相互態度與4年前截然相反。川普就職典禮時,互聯網上觀看視頻的人數比川普所得的選票數還多4百萬;而昨天觀看拜登就職活動的人數僅占其計票數的16%,占美國人口的4%,就職活動是在近乎軍管的狀態下完成的。這樣強烈的反差說明,官不信民、民不信官的社會局面已經形成。

一、以疫託辭,以軍代民

今年拜登的就職活動,最大的特點之一就是以軍代民。官府的託辭是,今年有疫情,所以一切都要從簡,必須減少參加就職活動的人數;也就是所謂的改以「國情咨文」的低一等級規模組織活動。

這個說法貌似有理,其實不然。這次活動的受邀人數減少到兩千人,其他閒雜人等不得在華府市中心自由行動。然而,這次活動比4年前多了2萬5千國民警衛隊。既然以疫情為藉口,不讓民眾參與,那麼,軍人大規模集聚華府市內,他們就不會被感染嗎,軍人的健康就不用擔心嗎?或者說,軍人穿上了軍裝,就自然免疫了?

其實,當局的「避疫說」只是個藉口,他們擔心不支持他們的民眾到場抗議,便想到了以軍代民這個辦法。如果真要避疫,完全可以取消所有人群、包括軍隊的聚集活動,不必安排從國會山到白宮的車遊儀式,只在室內三五人如儀操辦一下就可以了。官府真正的擔心是,如果開放華府,讓民眾像4年前川普就職典禮時那樣自由、自發地參與活動,難免會有讓當局難堪的畫面出現,因為拜登畢竟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在總統大選中不通過透明的選舉而上任的總統。

在專制國家,清道是常事。但是,古代的中國皇帝和當今的中共頭目出行,最多是派御林軍或警察清道,並不阻止民眾聚集。1988年底我去西歐,路經莫斯科,時值傍晚,戈爾巴喬夫的車隊從克里姆林宮出來,我正好站在面對克宮出口的紅場上,蘇聯的警察並未禁足行人,那車隊只是稍稍繞開我,快速開了過去。而今年的華府比那些國家的做法有過之而無不及。

今年的1月20日,華府市內劃定了警戒區,檢查哨位林立,行人不得自由穿行。國會山通往林肯紀念堂長達數英里的Mall裡,寬闊的草坪上,為了避免民眾逗留,插滿了旗幟,令人無法立足,軍人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如臨大敵。華府市內的十幾個地鐵站全都封閉了。限制民眾參與這個正式的官方儀式,用軍人代替民眾來舉行就職活動,在美國歷史上這是第一次。

二、政治甄別,軍隊也要防

這次活動,當局確實處於高度緊張狀態,它不僅防民如防川,其實對軍隊也不敢充分信任。雖然齊聚華府的國民警衛隊來自各州,互不統屬,各州的軍人相互不認識,不至於採取自發的集體行動,但官府仍然不放心。前些天,原總統助理納瓦羅(Peter Navarro)卸任前先後發表了三份關於選舉舞弊的正式報告,其第三份報告的標題是,《是的,川普總統勝選了:案例、證據和統計報告》(Yes, President Trump Won:The Case, Evidence & Statistical Receipts)。雖然現在的當局沉默應對,誰知道軍人們是否讀到了,他們心裡又會怎麼想?所以,雖然這一天當局指望軍隊「保駕護航」,但他們對軍人們其實心裡仍然疑慮重重。

於是,美國歷史上的另一個第一次發生了,那就是,對到華府執勤的軍人實行特別政治甄別。軍隊內部的憲兵可能會關注官兵對外執勤時是否忠於軍人職守、忠於國家,但軍隊在國內執勤時,要求他們忠於國內的某一派,並為此進行特別政治甄別,美國似乎從無此例。這種做法在共產黨國家十分常見,今年美國的官府堅定不移地照搬了那些國家的做法,對各州國民警衛隊奉命到華府執勤的官兵們進行政治審查。不僅查軍人的個人背景,查他們去年總統大選投誰的票,還查他們的電郵和社交媒體通訊,結果有12個軍人被認為政治上不可靠,被剝奪了執勤的任務。

這種對軍人嚴加防範的做法自然會引起軍人們的不滿。德克薩斯州州長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1月18日曾提出批評,認為這種政治審查不尊重國民警衛隊官兵,對他們有攻擊性。

三、轉播點擊率折射社會現實

對通過互聯網觀看就職活動的人們來說,2017年1月20日川普的就職典禮和今年同日的活動,都是民眾各自遠程觀看,這沒什麼差別。但是,兩次活動的觀眾人數卻告訴我們,究竟美國民眾怎樣看待兩位總統。

對這次就職活動,YouTube上排名前9位的轉播台包括美國主要的電視和其它媒體,如CNBC、ABC、Wall Street  Journal、CBSN、NBC、PBS、C-Span、SkyNews等,到昨晚8點為止,總點擊量1,283萬,他們主要是拜登支持者,占美國人口的3.9%,川普支持者絕大多數不看這個活動。觀看活動的拜登支持者或中間人士裡,表明態度的人占總點擊量的2.3%,表態的人裡不喜歡的占四分之一,喜歡的人占四分之三。

而4年以前的情況就截然不同了。YouTube上列出了NBC、ABC、PBS、CNBC、CBSN、New York Times、C-Span、SkyNews、BLR、NJ.com共10個台,總點擊量高達6,724萬,是今年的5.2倍,占美國人口的20.8%。2017年就職活動的總點擊量比2016年川普的當選票數6,298萬略多。總點擊人數裡,表明態度的人占總點擊量的1.5%,而表態的人裡,不喜歡的占17.2%,喜歡的人占82.8%。

這兩組數據說明了幾個問題。首先,選民喜歡觀看自己支持的候選人的就職活動,而不喜歡觀看自己反對的候選人的就職活動。所以,當選者就職活動的觀看者主要是支持他的人;但是,不把票投給他的選民中也有人會觀看,2017年的點擊人數比川普的當選票數多4百萬,就屬於這種情況。其次,總統候選人是否受社會歡迎,可以從就職活動觀看點擊率來觀察,如果當選者的就職活動點擊人數接近當選者的總票數,說明當選者確實受到了選民的真誠歡迎;反之,若就任者的就職活動點擊率只有其計票數的幾分之一,意味著他其實並未得到社會的歡迎。再次,觀看川普就職典禮的人數超過其得票數,而觀看拜登就職活動的人數僅占其計票數的16%,為什麼絕大多數的拜登「選民」不願意觀看就職活動呢?是他們本來就糊塗投票、事後反悔了,還是他們未必真投了拜登,或者,「他們」本來就不能投票,自然也不能看視頻?

四、從官民同心變成官民異心

就職活動的視頻內容,各台都差不多。一般情況下,觀眾不需要換台看兩次或多次,所以,觀看這種視頻屬於「一次性消費」,總點擊率多半不會重複計算「消費者」人數。一個人點擊了視頻,不管他看沒看完,就代表這個人看過了,也相當於大選時投了一次票,所以,總點擊人數可以用來粗略地估計就職者選票數的高低。這樣來看,拜登去年的真實選票數顯然不比川普2017年的選票數多,當然也不會比川普去年的選票數多。

分析兩次就職活動的點擊率數據,就可以理解,為什麼川普當選時官民同心,而拜登當選時卻官民異心。點擊率數據只反映出這種官民異心的一半,即拜登的真實支持者人數其實有限,官府心裡一清二楚,失道寡助,不靠軍隊撐腰,就職活動就可能辦砸了;而官民異心的另一半是點擊率數據無法反映的,因為川普支持者沒興趣收看拜登的就職活動報導,但他們的不滿是顯而易見的,這也是官府更擔心的事,於是就有了軍管下的就職活動。

美國社會目前的分裂是很明顯的。說官民異心,只是意味著社會上存在著社會反彈的可能性。如何對待這種可能性,是對政治制度的一個關鍵性檢測。在真正的民主制度下,官府應當順應民意,讓出權力,讓民眾喜歡的政治力量來執政。如果官府堅持抓住權力不放手,一味打壓不順從的民眾,只會激起更大的反彈,那就從官民異心走向官民對立了。中共和蘇共執政後都走過這條路。

美國的民主制度已經在最近的選舉過程中空心化了,它會不會轉向官民對立,人們正在觀察。有少數執政黨議員已經提出過共產黨式的「政治清洗」口號,他們能主宰美國嗎?全世界除了北京和平壤當局,恐怕沒有哪個國家願意看到那樣的結果。美國現在的執政黨繼續「進步」下去,就站在了通向北京模式和通向美國開國先賢指定模式的三叉路口了。

大紀元首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