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制裁蓬佩奧 試探施壓拜登政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川普剛剛離任、拜登剛剛就職,中共就迫不及待地宣布對川普政府重要成員如國務卿蓬佩奧、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班農等28人進行制裁。中共這是在釋放一個重大信號,至少表明如下兩點。

第一,中共對川普政府的畏懼。中共宣布制裁的時間為什麼選在川普政府離任之後呢?真有膽量,就在川普政府離任前實施嘛!我們知道,蓬佩奧在任期的最後一日還拋出個大動作——認定中共在新疆對維吾爾族及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犯下種族清洗與反人類罪,向中共施以「最後一擊」。如果中共真趕在川普政府離任前實施制裁,必然招致川普政府更強烈的打擊(要知道,川普政府手中的彈藥實在太多了),因此只能隱忍到他們下台後才發難。中共對川普政府的恐懼真是到了骨頭裡了。

第二,中共試探施壓拜登政府。中共制裁前任政府重要成員,這是給拜登政府出難題,看你怎麼應對?大家知道,拜登政府剛剛上台,對華政策有待定調、徐徐展開。怎麼說,中共也應該觀察一段時間,但它卻不管常識重拳出擊,這實質上表明了其對拜登政府的蔑視態度,是在對拜登政府的施壓——你必須改變川普政府對華政策!

那,中共又為什麼這麼囂張、這麼胸有成竹呢?這就不能不聯繫到中共與拜登的交往歷史和中共的本性問題了。

拜登是中共的老熟人了。拜登2009—2016的8年副總統生涯(時任總統是奧巴馬),與中共兩代領導人胡錦濤、習近平多次打交道。2012年2月13日至17日,習近平以接班人身分訪美,拜登是東道主,並送習一份大禮:薄熙來等人政變計劃(稍前,2月6日,王立軍逃進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留下大批祕密材料)。可以說,奧巴馬政府對習上位是出了力的。總體上看,奧巴馬政府的對華政策可以概括為「全面接觸+有限遏制」,綏靖政策極其突出。但中共並不領情,反而視為軟弱可欺。

大家知道,2008年的金融風暴重創美國後,中共洋洋自得,自認為美國已經走下坡路了、美國有求於己、中國經濟已經長成了(2010年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共模式」優越性前所未有(許多籌劃已久的重大改革措施取消),中美攻守易位。當然,鑒於美中實力的巨大差距,中共表面上還裝老實(時不時地也會搞「戰狼外交」),愚弄奧巴馬政府。

對此,我們可以舉兩個例子。第一個例子,2015年,習近平在美國向奧巴馬承諾中共在南海不搞軍事化;但事實上,中共2013年就開始在南海「種島」了,內部稱是「只做不說」。中共南海軍事化被揭開後,中共一副流氓嘴臉,「我是流氓我怕誰」姿態。這是算準了奧巴馬政府束手無策。第二個例子,2016年9月,G20杭州峰會,「空軍一號」專機降落杭州機場時,奧巴馬竟然只能從小門下飛機,未能正常地從專機的前端走下舷梯(外交慣例,紅地毯從飛機舷梯開始鋪開),中美官員因安保問題不斷發生摩擦。外界認為,中共這是有意羞辱奧巴馬。就在這次G20峰會期間,中共一邊封殺南海議題,一邊卻派船集結黃岩島。對此,奧巴馬政府也是乾瞪眼。

時間到了2020年,通過大瘟疫重創美國和大選風波兩大事件,中共對美國的睥睨之心更加嚴重了。例如,今年1月11日,習近平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專題研討班上,躊躇滿志地說: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但時與勢在我們一邊,這是我們定力和底氣所在,也是我們的決心和信心所在。而2年前,2019年1月21日,也是在這種研討班上,習近平強調的可是「堅持底線思維著力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兩年之間,中共的姿態變化竟如此之大,現在其開始施壓拜登政府,也是其來有自。

總之,中共通過制裁川普政府重要成員一事,表露出其對川普政府的畏懼和對拜登政府的強勢。這也是在給今日宣誓就職的拜登敲一個警鐘,值得拜登政府高度重視。

中國古人有云:「夫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拜登政府當深思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