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網絡審查剝奪了言論自由權利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Diane Dimond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現在有一種驚人的趨勢,如果不採取措施阻止它在醜陋的道路上發展,人們自由表達意見的權利將受到威脅。

唐納德‧川普(特朗普)總統可能是目前美國最遭人詬病的人,但在公共社交平台上,讓他和其他支持類似意識形態的人禁言,這種舉動令人毛骨悚然。

社交媒體平台推特(Twitter)、臉書(Facebook)和Instagram(臉書旗下社交平台)宣布計劃永久關停所有川普的帳號,不僅僅是直到他離任,而是永遠。

在一個數十億人聚集在一起交流思想的地方,永遠禁止一名美國公民行使他(她)基本的言論自由的權利,這是什麼道理?

當推特允許伊朗領導人阿亞圖拉‧阿里‧哈梅內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在其平台上發布關於美國、以色列和其他被視為敵人的各種暴力和充滿仇恨的帖子時,推特關閉帳號的政策多麼有失公允?阿亞圖拉可以,但美國總統就不行?

難道只有我一個人想知道我們的首席執行官(總統)在想什麼,不管是什麼信息?知道有權勢的人在做什麼總比無視他們要好,每個人都應該對與地球上最有權勢的人斷絕關係感到警惕。

除了社交媒體讓總統永遠禁言之外,控制應用程序分銷的著名科技公司谷歌和蘋果也將Parler應用程序自線上商店下架。Parler被稱為「推特的保守替代品」,是川普下一個社交媒體之家的合理選擇。

在一場看似協調一致的行動中,亞馬遜(Amazon)迅速向Parler發起攻擊,關閉其服務器,Parler在互聯網上的家園被摧毀。這引發了Parler的訴訟。

全面封殺Parler這個快速增長的應用程序的原因是什麼?是因為Parler刪除助長暴力和犯罪的可疑帖子的速度不夠快。據報導,一些用戶通過Parler策劃了圍攻美國國會的行動。

有意思的是,當去年左派示威活動經常演變成暴力活動時,推特、臉書或Instagram被用來協調活動,但並未見這些社交平台採取類似的措施,為什麼審查採取雙重標准?

也很有意思的是,在共和黨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對2020年的部分選舉結果提出異議後,西蒙與舒斯特公司(Simon & Schuster)突然取消了與他的出書合約。這本書的書名是《科技巨頭的暴政》(The Tyranny of Big Tech),看到其中的貓膩了嗎?川普、Parler、霍利,強行壓制(僅針對)保守派的意見,驚人的明顯。

在7,400萬川普選民中,許多人認為,這些封殺行為是為了討好即將上任的民主黨政府。也許吧,但這真的與政治無關。它是關於一種審查制度,公平對待所有意識形態,以及每個人受憲法保護的自由表達意見的權利。

有一個例外:如果有人在網上煽動仇恨言論或策劃暴力,那就是犯罪,也是執法部門的一項工作,而執法部門在混亂發生前,找到互聯網上的線索的速度慢得驚人。

就連進步派民主黨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也呼籲拆分大型科技公司。傾向自由派的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簡稱為ACLU)也發出警告,稱大型科技公司可能成為不受歡迎的「老大哥」(註:奧威爾小說《一九八四》中人物,象徵著極權統治及其對公民無處不在的監控)。

「當像臉書和推特這樣的公司肆無忌憚地行使權力,將人們從已經成為數十億人言論不可缺少的平台上刪除時,每個人都應該關注。」ACLU的律師寫道。

換句話說,如果矽谷的某個怪才(geeky,形容智力超群,善於鑽研但不懂與人交往的怪才)能決定將唐納德‧川普永久邊緣化,你可能就是下一個。

上週,在美國國會大廈發生致命騷亂後,我寫信支持社交媒體暫時關停川普的帳號,在我看來,這是必要的一步,就像讓一個好鬥的孩子在角落裡罰站一樣。

但是,永遠剝奪一個美國公民表達意見的自由——無論他的意見是否為大多數人所認同——是對我們在這個國家所代表的一切的憎惡。

「好吧,這些都是私人企業,所以他們可以做他們想做的事。」這種說法並不能解決問題。總的來說,科技巨頭已經集體成為公眾話語的一個巨大壟斷。更糟糕的是,我們的國會賦予了他們這種權力,並允許他們濫用這種權力。

正如哈里‧杜魯門(Harry Truman)曾經說過的那樣,「一旦一個政府致力於壓制反對派的聲音,它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採取鎮壓措施,直到它成為所有公民的恐怖來源,創造一個人人都生活在恐懼中的國家。」

一語中的。

原文Online Censorship Cancels the Right of Free Speech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黛安‧戴蒙德(Diane Dimond)是一位作家和調查記者,她的最新著作是《跳出犯罪和正義的框框思考》(Thinking Outside the Crime and Justice Box)。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