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體免疫真能實現嗎?專家解析3大疑慮

講述/董宇紅(歐洲病毒學專家、生物技術公司首席科學家) 李佳整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22日訊】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以來,「群體免疫」一詞就不斷被提起。群體免疫究竟是什麼?真的可能實現嗎?

打破群體免疫預測的城市

2020年12月,巴西的瑪瑙斯市發生了一件怪事。

當時,英國倫敦帝國學院的病毒學家法里亞(Nuno Faria)剛剛在《科學》期刊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估測這個城市有3/4的居民已經感染了新冠病毒。他判斷,這個感染比例足夠讓城市的人產生「群體免疫」了,新冠病毒即將從這裡消聲匿跡。

誰知,瑪瑙斯市的確診病例竟不降反升,醫院再次被新冠病人填滿。法里亞很吃驚: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群體免疫失效?

群體免疫存在3大問題

群體免疫,就是通過讓人口中大面積人群以自然方式感染病毒或接種疫苗,形成抗體,從而達到集體免受感染的目標。

但是,經過將近一年的觀察發現,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這種群體免疫,特別是以大批人群感染產生抗體而形成的群體免疫,是一個不現實的理想,而且存在三大問題:

1. 新冠病毒抗體衰減速度太快

人在感染病毒後,體內免疫系統會開始工作,產生保護性的抗體。這些珍貴的抗體,就能夠預防這個人再次感染。

不過,體內的抗體存在的時間,有長有短。2020年9月,一份由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的研究發現,新冠康復患者體內保護性的中和抗體水平,在短短36天之內就衰減了一半,這個速度讓專家非常吃驚。

同為冠狀病毒的SARS、MERS,產生的抗體能夠維持1~2年。

新冠病毒的抗體衰減如此快,期望用這樣的抗體來保護感染過的人群,究竟能起到多大作用,這很難說。

2. 通過讓人們自然接觸病毒達到群體免疫,是不倫理的

在去年3月新冠流行初期,英國宣告不針對新冠病毒進行主動篩檢、防範,打算以讓民眾大規模染病的方式,形成群體免疫。這個舉動當時在國際上引起很大爭議。

新冠病毒不同於一般的病毒,它不像流感病毒,只攻擊人的呼吸道,附帶少數不良反應。新冠病毒對人的攻擊是全方位的,中樞神經系統、大腦、心臟、肺臟、肝臟、腎臟、生殖系統都可能受到重創,老年人、有基礎疾病的人,感染後的死亡率很高。也有很多人在染疫後,留下不可治癒的後遺症。

讓群體去自然感染這麼致命的病毒,達到自然的免疫保護,相當於把民眾推到一個危險的平台上,這是非常不符合人類倫理的。

況且,感染的人群越多,病毒傳播得越廣,變異的機會越大。

3. 變種病毒已經產生免疫逃避,可能讓疫苗效力打折扣

如今,新冠病毒已經開始頻繁變異,並且越變越嚴重。

針對瑪瑙斯市令人費解的現象,1月12日,法里亞的研究團隊發表了初步的結論,他們發現這個城市的許多人感染了新的變種病毒——巴西變種。巴西變種存在免疫逃避的能力,可以逃避人們體內已經出現的抗體,躲過他們的免疫反應,讓他們再度感染。

事實上,目前發現的南非變種、巴西變種和最近美國加州發現的變種L452R,都具有免疫逃避的情況。

新冠病毒從去年傳播以來,經過了幾波大的變異:

● D614G將傳播力提高了5~10倍,幾個月之內就成為擴散全球的主要變種;

● 9月份開始發展出英國變種具備N501Y變異,傳播力在前面的5~10倍的基礎上又提高了50%~70%;

● 病毒提高了傳播力、結合力之後,隨之而來的南非、巴西、美國加州變種,又開始逃避免疫系統。

從英國變種之後,病毒變異頻發,而且在向著逃避人體免疫力的方向走。再變下去會發生什麼,讓人很難想像。

面對這種病毒,疫苗的效果,就可能打折扣。它連人體的免疫系統產生的抗體都能躲過,更何況是經由疫苗——針對蛋白受體結合位點的單一免疫反應——產生的抗體?

令人擔心的免疫逃避

巴西變種和南非變種中E484K的變異,提高了病毒躲過免疫系統攻擊的能力,這是相當值得擔心的。

病毒有了這個變異,免疫系統產生的抗體難以結合它,也難以清除它,針對原始病毒株設計的疫苗,也可能起不到原有的作用。

目前為止,南非和巴西這兩個變種是最令人警惕的,也可能是將來對人群的危害最大的。

病毒的特性就是「變」。它只能在人體內生存,所以為了躲過人們對抗它、打擊它的各種壓力,它會想方設法躲過各種抗病毒療法,不管是瑞德西偉、康復期血清,抑或疫苗。好像無論人想出什麼辦法,它永遠比人再狡猾一分。瑪瑙斯市的群體免疫被打破,是一個不祥的徵兆。(看完整影片:【抗疫身心靈】群體免疫是幻想?變種病毒2個最危險

身處紛亂之世,心存健康之道,就看健康1+1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