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爲何放過馬雲? 背後的可能令人心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22日訊】經常被拿來與清朝紅頂商人胡雪巖作比較的中國富豪馬雲,在「消失」了近3個月後,於一個教師頒獎禮上現身,儘管馬雲對阿里系連日風波未作任何解釋,但外界對此還是相當欣慰,至少可以理解爲馬雲暫時是安全的,這從阿里系飆升的股市就可看出。另一方面,馬雲此次消失數月後再度露面,想必向當局就一些問題做出妥協。馬雲做出了哪些讓步?是否關乎大衆的利益?這些都是外界亟需想要瞭解的問題。

去年10月,馬雲在上海外灘金融峯會上,公然敲打中共的金融系統,被指「捅了馬蜂窩」。之後,與馬雲相關的壞消息一個接著一個,螞蟻集團被叫停上市、當局對阿里巴巴展開反壟斷調查,馬雲自己也未就這些事件表態,而是直接「隱身」。在中國共產黨控制的國家,「大人物」隱身或者消失往往帶來的是壞消息,因爲這些人都不是自願消失,而是「被消失」。

連外媒都紛紛報導馬雲出事了,還連篇累牘的追問其下落;更有觀察人士擔憂馬雲會不會步金融大佬肖建華和吳小暉的後塵,正當中國企業家們打算爲自己謀後路之際,馬雲在1月20日現身了。

在馬雲出席教師頒獎禮的前5天,中共央行副行長陳雨露1月15日對外發佈消息,稱「在金融管理部門指導下, 螞蟻集團已經成立整改工作組,正在抓緊制定整改時間表,同時保持業務的連續性和企業正常經營,確保對公衆金融服務的質量。」

上述簡短聲明被市場一度解讀爲:「中共釋出了放過馬雲及其企業一馬的訊號」。

有人在爲這一消息慶幸,但有人卻更加擔憂。因爲中共肯放過馬雲,想必從馬雲處得到了一些想要的東西。馬雲的妥協究竟是什麼?這像一個黑洞讓人有無限聯想的同時,又深感恐懼。

中共最想要的是數位霸權

在數據安全專家看來,這種恐懼並不爲過,因爲阿里巴巴可能已經幫助共產黨實現數位霸權。什麼叫數位霸權?就是三流:金流、資訊流跟內容流。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數據資安專家向《美國之音》表示,北京確實必須出手解決,中國普羅大衆透過螞蟻等金融平臺超額借貸所可能引發的泡沫化問題。但除了金融市場的整頓外,共產黨最想要的就是馬雲的數位霸權。

這位專家稱,內容流讓中共可以控制人民的思想,而金流則賦予中共權力,得以一窺民間的富有程度和金錢往來流向,至於對資訊的掌控讓中共可以集中權力,做到對人民完全的極權控制。

上述專家表示,若在馬雲配合下,中共掌控到近9億中國人民的金流,就可以做到全面徵稅、打擊洗錢和黨內貪腐之目標。他說,中國有爲數龐大的電商透過平臺買賣貨品並未繳稅,若能確切掌握其營業額,中國就得以解決嚴重的逃漏稅問題,做到全面徵稅。

另外,中國人透過比特幣(bitcoin)洗錢的歪風早已盛行,數據資安專家指出,中國約佔全球比特幣交易的3至4成,規模之大曾讓中共央行於2017年爲防範洗錢、一度下令暫停提幣業務。據市場分析機構CoinGecko (幣虎)的最新統計數據顯示,比特幣已是全球加密貨幣市場最大的幣別,最新總市值在6700億美元,若中國的交易量佔3成,也有高達2000億美元的規模。

該數據資安專家說,中國新崛起的數位幣,包括阿里幣、WeChat幣其實提供了另一個新的洗錢管道。不管是透過平臺進行「假買賣、真金流」往來,來進行洗錢,還是透過向平臺在中國境內借出款項,由海外不明單位還款,把錢洗進中國,或反之把錢洗出中國境外。他說,這些洗錢行徑中,也不乏有共產黨員的貪污行徑,因此,中共若透過阿里平臺,掌握到人民的金流,也可以進一步打擊貪腐和洗錢犯罪。

利用科技幫助中共打壓異己

該數據資安專家表示,根據中共情報法第七條規定,他合理推斷,馬雲可能早就在上繳數據給中央政府,只是他所提供的數據可能並非全面,也可能有所隱瞞,或者讓人無從辨其真假,因而引發中共現在要透過馬雲的所有權,來進入阿里資料庫取得數據全貌的意圖。雖然數碼霸權有助於中國打擊金融犯罪,但他說,成功建立數碼霸權後的中共將會是一個「很恐怖的政權」,因爲這也是一個讓中共可以方便鎮壓異己、侵害人權的工具。他舉例,中共透過追查線上購買聖經或可蘭經的金流,就可以追查出地下教會成員或伊斯蘭教徒等行蹤及其捐款的流向。

除了金流,他說,平臺所提供內容流和資訊流,則讓中共可以進一步審查言論,控制人民的思想,或進一步擴權,將中國帶向全面監控人民的極權體制。

中共的野心

中國已有全球硬體製造的優勢,例如,全球近9成的讀卡機都是中國製造,該數據資安專家說,只要中共政府一聲令下,相關人士要透過這些硬體設備所留有的「後門」、來蒐集海外人士的個人資料,包括護照號碼,並非不可能。

隨著中國互聯網平臺和軟體服務業的向外擴張,例如阿里雲端服務的市佔率已是全球前幾大,僅次於美國亞馬遜(Amazon)、微軟(Microsoft)、谷歌(Google)等公司所提供的雲端服務,或者是線上影視串流網站愛奇藝也很積極在海外華人市場搶佔收視消費人口等等,未來,透過這些中國大型科技公司,中共政府的數碼霸權很可能進一步擴展到海外,除可蒐集海外人士的個資、進行監控外,也可輕易透過下架,直接制裁他國產品,例如,澳洲紅酒,或者影響到所謂「傷害中國人情感」的國際品牌在其所掌控的市場銷售。

該數據資安專家表示,隨著科技的進步,未來50年內,人類的經濟活動、高達7成的GDP都有可能是在線上進行,因此,擁有數碼霸權的國家很可能就可以主導全球的經濟發展、金流、資訊流和內容流,他認爲,這會是中共著眼的長遠國家大業。

香港經濟學家羅家聰則認爲,中共的最終目的是要控制平臺,拿到數據,因此不會有意搞垮馬雲的這些平臺。他認爲,未來收歸國有是很可能的發展,只是中共會以何種形式進行,目前並不明朗。他說,也或許會透過對平臺老闆馬雲的控制,來取得資訊,而市場對此做法的觀感也會「比較好看」。

當局追殺馬雲是過度解讀嗎?

對於官方打壓馬雲的做法,一些分析人士認爲是陰謀論或是過度解讀。 海豚智庫創始人李成東就是持相關論點的人。他對《美國之音》表示,馬雲的阿里集團和螞蟻集團是因爲確有違規事項,如資金槓桿率過高、違規放貸、「二選一」或「殺熟」等,才被整頓的。一旦經過整改後,這對中小企業、消費者和實體經濟之保護,都是很正面的發展。他說,這兩個月來,儘管市場謠言紛沓,阿里和螞蟻也沒有被收歸國有,而政府之反壟斷調查也不只單針對阿里巴巴一家,或者意在追殺馬雲。

他還補充說,反壟斷是針對所有互聯網平臺,唯品會也被處罰了,認爲市場有些過度解讀了。

事實上,在中共叫停螞蟻集團上市時,外界就普遍認爲,中共叫停螞蟻IPO並非是保護中小企業和消費者,而是螞蟻動了某些人的「奶酪」。

微博網友「任平生日記」發帖稱:一、螞蟻上市壯大會讓傳統金融利益鏈條蛋糕受損;二、一些利益鏈條沒有享受到本次螞蟻上市的紅利;三、老馬外灘演講戳到一些人痛點。

當時一篇在網絡熱傳的評論文章這樣寫道:

其實,螞蟻的壯大,對一些從銀行貸款無望的中小企業來說是一個很好的資金補充來源,也能帶動一部分消費。至於有些人說的年輕人過度消費,其實不成立,年輕人提前消費的再多,有房地產掏空六個錢包厲害嗎?你有本事倒是讓土地賣便宜一些啊?你倒是降低息差不要躺著賺啊?歸根到底,還不是誰胳膊粗誰有理。螞蟻這麼大體量、這麼高估值上市,作爲投資者,我並不以爲然,因爲成長空間並不大了,一小波炒作之後可能會套很多人,就像360回歸A股一樣。但螞蟻和傳統金融相比,我還是站螞蟻,因爲傳統金融依靠壟斷地位、官僚本位,這些年實在是進步很小,而且前幾年口碑實在是差,櫃檯對民衆的強勢,原油寶等理財、保險產品坑人的屢見不鮮,對中小企業貸款支持太少……

螞蟻從無到有能發展起來也和傳統金融有各方面的弊端有關,這事說到底就是蛋糕分配問題,改革開放以前,蛋糕全是國企的,經濟就好了嗎?

在大多數的中國人眼中,馬雲被打壓是更多因爲觸動了中共的利益。至於中共保護企業和消費者,看看這幾年P2P維權的情景就一目瞭然。衆所周知,最開始那些暴雷的大型P2P公司幾乎都獲得官方或中共官員的背書,最後出事了,所有後果都是「金融難民」來承擔。

與此同時,馬雲(Jack Ma)的遭遇也讓不少人展開聯想。在距離杭州1萬多公里的舊金山矽谷,近日也因言論自由的問題不斷被刷屏。其中封殺時任美國總統川普賬號的推特執行長傑克·多西(Jack Dorsey),讓外界看到西方民間企業家驚人的政治權力和市場力量。雖然美國企業家的作法也引發言論自由的爭議和反思,但對比之下,也讓全世界看到兩位傑克,一中一美,一個生於極權社會、一個生於民主社會,兩人所經受的卻是截然不同的待遇和處境。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