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凡參與陷害的 無一例外都得報應

【命運天定.撥開迷霧】 作者:泰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23日訊】南北朝時,梁武帝(蕭衍)想在文皇帝的陵墓上修建寺廟。他想要找好的木材來建造這座寺廟,但是沒找到合用的、滿意的,就向司事的相關官吏表明了他的意旨,讓他們努力去尋找。

再說故事中的另一個主角,是一位姓弘的曲阿人,家中很有資產又會經營,他和親族人攜帶錢財、貨物到湘州做買賣。他們經過一年多的努力經營,營造了一個大木筏,總長有一千多步,木筏底一排排又粗又直的木幹,都是世上難得的上好良木。當弘氏一行做完生意回到南津時,南津的校尉孟少卿看到他們的木筏很好,就動了心,起了不好的念。他對照皇上尋找木頭建造廟宇的需求加以丈量,發現弘氏木筏上的木幹非常適合所需,便起了謀取之心。

當時弘氏所賣的衣服、布疋、綢緞等貨品,還剩了一些未賣完的留在木筏上,孟少卿就誣陷這些財物是他在水路上劫掠得來的;又說他的木筏建造得太大,不是商人所應該有的,強行構陷入罪,依照案情裁斷當處死刑,並沒收財物充公作為修寺廟之用。校尉孟少卿以此上奏,接著就受命執行。

弘氏臨刑那天,告訴他的妻兒,讓她把黃紙和筆墨放到棺材裡,死後如果有知,一定向上天申訴。他又在數十張紙上寫了孟少卿的姓名,然後吞了下去。

過了一個月,孟少卿正坐在堂內,竟看見弘氏走進來抓他。開始時,孟又躲避又抵禦,後來就認了罪了,乞求弘氏開恩饒命。最後家人發現他嘔血死了。

其他參與這件案子的各個獄官與負責記錄的文官,凡是參與判決並簽名上奏的,都一個接一個地死去,沒到一年,這些人都死光了。

後來那座寺廟剛建造完畢,就遭天火燒了,連一根小小的木棒兒也沒留下,還有那些埋入土下的木柱,也都在地裡化成了灰燼。

(資料來源:顔之推《寃魂志》)

誣陷人入罪,侵占財物的人個個都會遭報,是誰在迷中看不清。 (pixabay)

下面,繼續與愛好命理的讀者談命理。有些人事業很成功,生意也很興隆,正在人生春風得意之時,卻突然之間一日發生意外,從生命的最高點跌落下來,就像是上述情境中的弘氏那般,這種人的八字會是怎麼樣的呢?下面試用一例來解釋:

(大紀元製圖)

此例不難算,只要是命學入了門的人,都很容易找出喜、忌神。因為論命的關鍵是找對喜、忌神,而要找出喜、忌神,首先要分析日干在這個八字中的強弱、冷暖等,作為依據,才知喜用什麼,忌什麼。而要找出日干的強弱、冷暖,是從出生時的月份氣候著手的。

八字命理以出生日的日干(即天干)代表自己,此造出生日的日干為癸水,所以屬癸水命。生在夏天五月午火當旺之時,夏天火旺水弱,已在先天上註定了。再看其它環境,有沒有能改變這樣的情況。

癸水自坐未燥土,年支寅木洩水氣,再見月干丙火透出,使得原來就弱的癸水更加衰弱,這樣就知道此命喜金、水來幫助日主癸水為喜用神,忌火、土、木再多而剋洩癸水。

現在看到時柱有辛酉兩金來生日主癸水,年干壬水也有一點幫助,可惜地支無水根(壬水無根),自坐寅木洩水氣,助力不大,故不能入上格,只能是中等偏上的格局。

現再查大運,早運丁未南方火土不佳,戊申運後入三十年申酉戌西方金運,金生水大有助力,尤其以申、酉、庚三步大運,事業很成功,生意興隆,名利登峰造極。辛亥運後入北方水運,雖為喜用神,唯命中配合不佳,地支木火土連成一片,水運反與旺火沖激而成災(犯旺)。

尤其到了壬子運,沖提綱(與月柱丙午天剋地沖),地支一子水沖命中寅午半合之火局,因命的力量比運的力量大得多,衰神沖旺旺者發,不是發達的發,而是引發命中忌神(旺火)發作。猶如杯水車薪,用一杯水去救一車著了火的柴草,不但救不了火,反而更激怒了火神,燒得更旺。於是在此運中54歲意外死於劫匪之手。

此造地支二火一燥土,子水沖之,犯旺不算太強,不是必死之造。唯前運申、酉、庚已發過,且達到了此命應有的福祿,就會有危險,因而在此沖提綱之運中意外身亡。@*#

──點閱【命運天定.撥開迷霧】系列──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