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惡霸孫小果離奇「復活」細節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23日訊】1月22日,中紀委監委網站推出專題片,講述雲南「惡霸」孫小果涉黑案背後的一樁樁離奇事,孫母和其繼父首次出鏡,講述孫小果判死後「復活」的大量細節。

專題片第二集講述了孫小果母親孫鶴予、繼父李橋忠,為了給孫小果減刑,瘋狂托關係,利用「朋友圈」、「戰友圈」熟人請託,打通層層關節。

當年,李橋忠通過一個私人老闆,結識了時任雲南省長秦光榮的祕書袁鵬, 並送了袁鵬3萬元人民幣,袁鵬接受請託後,給時任雲南省高院院長趙仕傑打招呼。趙仕傑找到時任審判監督庭庭長梁子安提了這個案子,大意是如果能動就動一動。

據陸媒此前報導,孫小果在1990年代,就被視為昆明黑惡勢力的典型,孫早年加入過中共武警部隊,家庭背景深厚,1994年,19歲的孫小果因輪姦案被捕後,其當警員的媽媽,把他的年紀改小2年,於是「未成年」的孫小果,只被判3年監禁。

之後,孫小果母親又為他提交假證申請保外就醫;任公安分局副局長的繼父李橋忠,則幫他取保候審。

但3年後,孫小果在取保候審期間,於1997年4月至6月以暴力和脅迫手段強姦4名未成年少女,其中一名為幼女。其行為構成強姦罪,並犯下非法限制被害人人身自由、強姦罪再犯、強姦未成年人等多個從重處罰情節。

同年7月13日、10月22日, 孫小果夥同他人在公共場所肆意追逐、攔截、毆打他人,致三名被害人受傷,其行為構成尋釁滋事罪。

同年11月7日,孫小果及同夥在公共場所,挾持兩名17歲少女進行暴力傷害和凌辱摧殘,致一人重傷,犯罪手段極其凶殘,其行為構成強制侮辱婦女罪和故意傷害罪。同年11月,犯強姦罪、強制侮辱婦女罪、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

1998年2月,昆明市中級法院一審對孫小果數罪併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孫出獄後更名換姓變成夜店老闆。(合成圖片)

但孫小果沒死。2008年孫在父母、監獄及法院的人幫忙下,借用其他人的防盜窖井蓋發明申請國家專利,被認定立大功減刑獲釋。孫出獄後更名換姓變成夜店老闆。

2019年3月中旬,昆明市政法機關在辦理一起故意傷害案中,發現疑犯孫小果是死刑犯。事件引爆傳媒高度關注。

關於孫小果離奇「死而復生」,在最新專題片中,孫小果的母親孫鶴予出鏡談道:「很矛盾,也很恨他,你說不疼他吧也不可能,總是想讓他(受處罰)能夠輕一點,有溺愛在裡面,這是我的問題。你說做這個母親做得失敗不?」

孫鶴予還說:李橋忠樂意幫朋友的忙,所以他找朋友辦事,那也是非常順當,「唉,實際上真的挺對不起他的,把他害了。」

對於拖關係撈人,李橋忠出鏡說,「他(孫小果)是他媽生的,他媽是我的老婆,作為他的繼父,他媽提出來這個東西,肯定是找熟人,更好說話,更好通融。」

調查組調取孫小果服刑期間的記錄查證,發現多名監獄管理人員在領導授意下違紀違規,給予孫小果不正常的特殊待遇,孫每個月考核都是滿分,因此接連獲得減刑。

孫小果還號稱在監獄裡發明了一個「聯動鎖緊式防盜窨井蓋」,第一監獄據此認定孫「重大立功」再次報請減刑。

但調查表明,井蓋設計圖紙其實是孫鶴予託人從外面帶進去的。專案組成員說,當時把原圖給孫小果照著畫,他都畫不出來。很尷尬。

2019年3月孫小果因一宗傷人案再次遭拘捕,11月,孫小果被判處死刑。2020年2月20日,孫小果被執行死刑。

據輿情統計顯示,孫小果案涉及的直接保護傘多達25人,包括兩任高院副院長、及多名廳級高官並涵蓋公、檢、法、司(監獄系統)多個部門。

官方指,時任雲南省最高法院院長的孫小虹參與孫案,而孫小虹此前被網民指認為孫小果的舅舅。2019年12月15日,孫小果案的19名相關人員獲刑,包括孫小果繼父、母親分別獲刑19年、20年。

對此,網民紛紛熱議:這是中共治下的典型案例,有後台犯了天大的事也肆無忌憚,本應入獄沒入獄,本應槍決沒槍決,在保護傘下多活20多年。這正說明,中共清理黑社會清理不了,清理一批之後,還得上來一批黑社會,因為這是黨的性質決定,中共本身就是中國最大的黑社會組織。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