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兩本書看共產主義在美國 ——《孫子兵法》和《赤裸裸的共產主義》

文/新以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共產主義和自由世界的大戰,從馬克思時代就開始了,一直在系統地進行著,一百七十多年以來從未停歇,也並非少數個人的即興行為。

一、始計

說到大戰,中國人都知道《孫子兵法》這部著名的兵書,也知道「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這句名言。《孫子兵法》的第一篇就叫「始計篇」,由此對計劃的重要可見一斑。

《始計篇》開宗明義說,「用兵打仗是國家大事,關乎百姓和國家的生死存亡,所以不能不深入了解。」[1]

最後又講,「還未交戰,「廟算」階段便預測某方取勝,是基於它取勝的條件較多;還未交戰,「廟算」階段便預測某方不勝,是基於它取勝的條件較少。戰略籌劃周密就有可能取勝,戰略籌劃不周密就不可能取勝,更何況根本不做籌劃呢!我們依據這些觀察,誰勝誰負就會一清二楚。」[2]

2021年1月20日,美國的傳統派已被迫將總統大位移交給極左派,很多誠實、善良、正直的人,在難過的同時驚訝極左派的無恥,批評極左派的倒行逆施,期盼著四年之後還能通過正常的民主競選,再將局面扳回。筆者不禁想,這是否正反映了這個人群太善良?對己對彼都還不夠了解?善良人總是想像不出邪惡有多邪惡,但相信從蘇聯和中國的共產黨迫害中覺醒的人們,都知道我在講什麼。

正邪大戰,非同一般,必須知己知彼,必須計劃周密,然後才可能實施計劃,取得勝利,因此善良正義的人們,應該馬上反省不足、總結教訓,不再掉以輕心。美國的這場變故,希望我們都得到了神的啟迪、學到了教訓、增長了智慧。

二、共產主義的顛覆計劃表

共產主義要通過控制美國來統治世界,為達到這個目的,他們是赤裸裸的,不怕暴露他們的暴力、低俗和卑鄙。他們並不愚蠢,也不怕你看穿。你發現了又能把我怎麼樣?法庭在我們手裡,國會在我們手裡,你的錢在我們的銀行裡,你的孩子在我們的學校裡,你的生計在我們的公司裡,你的衣食住行都由我們說了算。「巴黎公社的流氓是我們的祖宗。」「我是流氓我怕誰?」這就是共產主義思想。共產黨人的赤裸裸,並不僅在於其猥褻亂性亂交,更在其目地和手段的暴虐囂張。

克里昂·思考森(W. Cleon Skousen)在他的著作《赤裸裸的共產主義》(The Naked Communist:Exposing Communism and Restoring Freedom)中說:共產主義教人相信「利己為先並不邪惡」,而這是最該詛咒的教義。真正接受了這種教義的人,既無良知也無榮譽感。對他們來說,暴力、詭計、背信棄義,全都成為合理的。」

《赤裸裸的共產黨主義》是1958年在美國出版一本書,作者斯考森是法律學者,專業領域涉及自由原則、美國憲法、經濟學和古代歷史及經文,曾受邀為加拿大編寫新憲法。斯考森在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工作了16年,也擔任過大學教授。

1963年1月10日,佛羅里達州眾議員艾爾伯特·何龍(Albert Herlong)在國會發表演講,讀出了該書收錄的共產黨的45個目標,提示人們警惕共產主義的潛在威脅。不幸的是,在安逸的生活中,在與生俱來的自由中,善良樂觀的美國人逐漸忘記了敵人的虎視眈眈,以及敵人無縫不鑽的計劃實施。

從《赤裸裸的共產黨主義》這本書出版到63年後的今天,對照現實,讓我們看看共產主義的目標有多少項在美國已經變成了現實,並影響到2021年美國大選後的權利移交:

在書的結尾,思考森預測說,很快,有一天,你在學校或圖書館或任何地方,都不會找到真相,因為在印刷品中,真相不復存在。因此,你必須收集這些書籍。」

美國暢銷書作家、廣播主持人、政治評論員格蘭﹒貝克(Glenn Beck)說,思考森在1958年出書時就預見到,「有一天,這個國家的歷史將會遺失,因為它會被知識精英和共產黨人等份子劫持。我認為,我們現在已經到了那個地步了。」

2014年,著名神經外科醫生、川普內閣的住房與發展部部長本﹒卡森(Ben Carson)說:「你讀這本書的時候,你會以為它是去年寫的。」

對照當前在美國發生的種種怪象,您是否可以看出共產邪靈處心積慮、和平演變美國的計劃與推進?善惡的標準是上天制定的。在正邪善惡被公然顛倒的今天,美國和世界正處在一個幾位不同尋常的時點。善良的人們,您計劃好了嗎?準備好了嗎?我們如何堅守自己的良知和信仰?如何傳給子孫一個和平幸福的家園?

註﹕
[1]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2]「夫未戰而廟算勝者,得算多也;未戰而廟算不勝者,得算少也。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於無算乎!吾以此觀之,勝負見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