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舟:中共大動作測試美新任防長引擔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月22日,美國新任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剛剛上任;1月23日,中共馬上在台海祭出大動作,共出動轟-6K轟炸機8架次、殲-16戰機4架次、運-8反潛機1架次,再度大規模騷擾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

近日,中共實際減少了軍機騷擾台海的架次,1月23日的大動作,應該在故意測試美國新任國防部長的反應。這實際也是中共準備軍事反撲的一個信號,如果美國能及時延續強勢威懾力,應能繼續嚇阻中共;若美國有所猶豫,甚至有所退讓,中共很可能變本加厲,那麼2021年美中軍事衝突的風險將顯著升高。

1月23日有多不尋常
按照台灣國防部的通報,1月22日,中共僅出動運-9通信對抗機1架次;1月21日,即美國時間1月20日,拜登就職當日,中共罕見沒有出動軍機騷擾台灣;1月20日,中共出動運-8偵察機1架次;1月19日,中共出動運-8軍機1架次;1月18日,中共出動運-8軍機3架次;1月17日,中共出動運-8軍機1架次;1月16日,中共出動運-8軍機1架次;1月15日,中共出動運-8軍機1架次……

過去一週裡,中共最多一天派出3架偵察機或電戰機騷擾,從未出動轟炸機或戰鬥機,1月21日(美國時間1月20日)似乎賣了拜登一個面子,沒有軍機出動。但1月23日的大動作顯然很不尋常,中共1月21日宣布制裁蓬佩奧等28人後,1月23日終於忍不住也直接亮出了軍事動作。

中共的大動作,應該刻意選擇了美國新任國防部長剛上任的當口,就看美國如何應對。這樣的動作,當然不只是在測試美國國防部長,也在測試拜登和他的團隊,相當於一個軍事上的下馬威,挑釁意味明顯,也相當危險。

中共高層正在產生誤判
拜登就職,川普卸任,美中關係走向待定。按正常邏輯,中共顯然希望拜登主政後,能夠反轉川普的脫鉤政策,中共應試圖緩和、避免衝突,特別是軍事衝突。但這卻不是擴張者的邏輯。

川普執政4年,面對中共的全面滲透、擴張,展開了對中共政權的全面戰略反攻,在2020年達到高峰,特別是在軍事上採取了進逼式的威懾策略,令中共被迫從軍事擴張轉為戰略守勢。川普卸任後,如果中共高層覺得美國的戰略反攻態勢無法延續,幾乎馬上就會重回戰略攻勢,繼續軍事擴張幾乎無可避免,這也將成為美中軍事衝突的源頭。1月23日,中共高層迫不及待地做出了這樣的測試動作。

之前川普政府不但不避戰,某種程度上似乎還要尋戰,結果卻最大限度地嚇阻了中共,實際降低了軍事衝突的風險,這樣的威懾策略確實奏效。

如果拜登不能延續川普的軍事威懾策略,或在某種程度上展現避戰的姿態,不但很難繼續嚇阻中共,相反會助長中共的野心和誤判。中共高層正在測試美國的底線,若美軍應對遲緩或不能強勢回應,中共很可能不斷衝擊美國的底線,軍事衝突的風險反而會升高。

美國的有效軍事策略是否能持續
拜登內閣成員的提名人基本都表示,中共是最大的挑戰,但在如何對待中共政權的做法上,拜登團隊並未表達繼續川普策略的意願,國務卿人選布林肯還明確表示不贊同川普的很多做法。美國新政府能否在軍事上繼續保持高壓態勢,估計很快就會見分曉。

拜登目前仍然採取模糊的對華政策,不管是否與其兒子的醜聞有關,但重返《巴黎氣候協議》和世衛組織的決定已經透露,拜登準備在某些領域與中共合作,川普政府與中共的脫鉤進程似乎正在被中止。美國新政府目前的姿態,在中共政權看來,等於從全面反攻的態勢上後撤,幾乎可以肯定會造成中共高層的誤判,進而很快重新回到咄咄逼人的擴張態勢。

習近平開年就大談備戰,伊朗和朝鮮也正在高調配合中共,意圖牽制美國的力量,而拜登也已經準備重回《伊朗核協議》。現在,中共自己也直接出手了。

如果拜登需要中共在伊朗和朝鮮問題上合作,很容易又回到了奧巴馬時代的老路。中共恰恰在奧巴馬時代完成了在南海的軍事島礁布局,在東海也擺出了旁若無人的姿態,台海更是不在話下,中共全面突破第一島鏈的野心昭然若揭。當時的總統奧巴馬或副總統拜登,都沒能拿出有效的應對之策,或者說,他們都被中共高層看輕。2016年,奧巴馬卸任前到中國參加G20峰會,中共甚至沒有準備下飛機的舷梯。

過去4年裡,中共高層卻對川普十分忌憚。2017年11月,川普被習近平請進了故宮;2018年、2019年的貿易戰中,習近平屢次親自出面向川普求和;2020年初,習近平被迫簽下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之後美中脫鉤、一系列制裁、美軍壓境,中共全面後撤,不敢開第一槍。

川普擴充了軍事實力,採用了公開、明確的軍事威懾,嚇阻了中共的軍事擴張野心,川普卸任前還解密了防衛第一島鏈的3條準則。川普實施了對付中共的有效策略,目前拜登政府尚未明確是否延續類似的壓迫式策略,中共已經躍躍欲試。

美國若重新分兵中東或成敗筆
川普從中東、阿富汗撤兵,幫助以色列與周邊國家和解,在當地組建了對抗伊朗的同盟,美國也對伊朗毫不妥協,這樣的策略也同樣奏效。川普準備集中兵力應對中共,令中共高層相當恐慌。

如今,拜登要重返《伊朗核協議》,還重回《巴黎氣候協議》,並立即取消了加拿大輸往美國的輸油管項目,美國本土的頁岩油前景同樣堪憂,這意味著美國又將從中東大量進口石油。若這樣的策略確定,美國很可能又再次分兵中東。

1月22日,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上任首日,就與北約祕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簡短通話,美國國防部的聲明中提到雙方合作,也談到了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行動。

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的成名經歷,恰恰是在伊拉克兩次擔任軍隊主官。若美軍準備重回中東,中共與伊朗的雙簧將繼續,中共暗地支持的恐怖組織也將趁勢作亂,最大限度地牽制美軍。能否集中兵力應對中共,將考驗拜登和美國新任國防部長的認知與能力。

上一次美中之戰的教訓
1945年,美國幫中國打敗了日本,中國抗戰勝利,中共馬上就發動了內戰,1949年奪取了政權。美國不想介入中國內戰,沒有幫助國民黨政府,也不想守衛台灣;美國也不願與前蘇聯爆發大戰,同樣撤出了朝鮮半島。但1950年,美軍卻被迫重返朝鮮半島,美軍沒有想到,對手竟然是中共軍隊。

朝鮮戰爭對美國的教訓可謂深刻,美國極力避戰,最終卻不得不戰。美軍不想捲入朝鮮半島的紛爭,如今卻不得不長期駐紮韓國。美軍不想越過三八線,如今卻繞不過朝鮮核問題。

美軍不想護衛台灣,之後卻不得不劃下第一島鏈,美軍第七艦隊開進了台灣海峽。美國承認了中共政權後,贏得了冷戰,並開始與中共大規模接觸,把中國納入全球化體系,如今中共滲透、挑戰美國,美國又被迫重新拾起了第一島鏈。

1952年12月,統領朝鮮戰事的麥克阿瑟將軍被杜魯門總統解職,麥克阿瑟說,「美國現在對華戰略的失策,會引起一連串災難,這將是美國百年來政治的最大敗筆。姑息赤禍,我們未來幾代人要為此付出沉重代價,或許要一百年之久。」

麥克阿瑟透徹的分析不幸言中,美國直到今天還在付出沉重的代價。川普實施了有效遏制中共政權的策略,若美國新政府試圖避戰,最終仍將重蹈覆轍、不得不戰。

美軍在第一島鏈若重回戰略守勢,勢必造成中共高層誤判,重新回到攻勢性的擴張,軍事衝突恐難以避免,歷史早已證明。

美國在太平洋戰爭中的教訓
80年前,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襲珍珠港,重創美軍太平洋艦隊,太平洋戰爭爆發。當時絕大多數美國人不願意捲入一場戰爭,但最終卻不得不全面應戰。日本明知實力不如美國,卻仍然主動求戰,日本軍國政府已經確定了吞併亞洲的政策,當時不但已經全面侵華,而且制定了南進計劃。

日本認為南進計劃的最大威脅就是美國太平洋艦隊,因此採納了山本五十六的建議,率先偷襲珍珠港,同時也啟動了南進侵略計劃,很快就進占了東南亞的馬來西亞、新加坡、香港、菲律賓、越南部分地區,也占領了關島、威克島、阿留申群島,然後進攻印度尼西亞、緬甸、巴布亞新幾內亞、所羅門群島等,勢力擴張至中太平洋、南太平洋,並大規模空襲澳大利亞。

美國軍方實際早已預料到日本的擴張計劃,而且眼看日軍全面侵華,但美國的避戰或綏靖,都沒能換來和平。歐洲演繹了同樣的故事,各國對納粹的綏靖實際助長了希特勒的野心,最終軸心國發動閃電戰,二戰爆發。

今天的印太軍事格局,再次進入了一個危險時刻。拜登政府若不能快速展現決心,繼續川普的主動反擊中共策略,不能保持軍事上的戰略攻勢,無疑將助長中共的野心。中共也剛剛公布了所謂的《海警法》,中共的海警歸軍委領導,實際屬於中共海軍的一部分,《海警法》制定了極為冒險的海上擴張步驟,無疑將加劇海上武裝衝突。中共高層在內外交困之際,急需向外尋求出路,很可能產生誤判,並鋌而走險,一旦碰觸美軍的底線,2021年美中軍事衝突或難避免。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