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習近平達沃斯「訓話」拜登?軍機擾台 中共測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26日訊】拜登行政令引多方反彈;習近平達沃斯「訓話」拜登? 中共在台海出手試探,台灣該緊張嗎? | 熱點互動 01/25/2021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月25號星期一。節目開始,先和大家說一件事情,因為現在社群媒體有很多限制,我們的平台也可能會出現被限制的現象,所以希望觀眾朋友們,能夠點擊視頻下方文字介紹中的newsletter連結,留下您的e-mail,這樣有任何更新訊息,我們都會發送郵件通知您,也是為了防止在某種極端情況下,我們可能會失去與各位的聯繫,我們可以通過e-mail來確保通知大家,我們的新平台。另外也請大家放心,這個e-mail絕對不會有其他的用途,您也可以註冊一個新的e-mail來接受我們的通知。

那最近拜登上任伊始,簽署了一系列的行政令,包括暫停驅逐非法移民,取消能源項目,保護跨性別人群等等,針對川普的政策全面推翻,不過拜登這些行政令,也引發不同人群的強烈反彈。德州的總檢察長在上週五在聯邦法院起訴拜登政府,訴狀說德州保護了美國南部邊境最大的地區,不能正確執法,將立刻危害德州公民和執法人員。而新墨西哥州的選民已經表示後悔投票拜登,因為其禁止開採石油和天然氣的能源政策,將直接影響新墨西哥州民眾的收入,而新墨西哥州是美國十大能源生產州之一,也是第三大產油州。

另外拜登的行政令還包括保護跨性別者,這將導致自認為是女性的男性,在女子體育中競爭,《華爾街日報》日前有一篇評論文章說,拜登上任的第一天就開啟了對女子體育的終結,而這個問題對於愛好體育的美國人來說,全美所有家裡有女孩子的家長都開始擔心。

另外在國際問題方面,拜登政府已經開始面對來自中共的測試,在聲稱制裁美國前政府28名官員之後,本週末連續兩天,中共出動了十多架軍機,侵犯臺灣西南防空識別區,那麼作為回應,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敦促北京停止對臺灣的軍事施壓,並且與臺灣對話。

不過這種泛泛的聲明恐怕作用有限,對於習近平而言,他也許真的認為現在時與勢在中共一邊。在今天1月25日的達沃斯全球論壇上,習近平稱中國將積極參與維護和踐行多邊主義,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而美國的媒體已經把習近平的這番話視為一種警告。

好的,那麼今天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就這些最新的熱點事件來做解讀,那麼二位嘉賓也是先後做解讀。首先我們請傑森博士來做分析,在節目的後半部分,我們會請唐靖遠先生來做分析。好,傑森博士現在已經線上了。傑森博士您好。

傑森: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傑森我想在我們談習近平達沃斯講話之前,先請很快談一下,拜登這一系列行政令引發的反彈,拜登這個可以說是簽署行政令最多的一個上任總統,在他前三天,他簽署了19個行政令,剛才我已經談到了有些對他的反彈,包括德州的起訴,包括有一些州都有一些人在後悔投票拜登,還有包括不同的團體對拜登的抱怨,包括一些工會什麼的。你怎麼看?他為什麼會引發這些不同群體的,這麼大的反彈呢?

傑森:其實這種情況我一點兒也不驚訝,我們很多知道拜登要做事情的這個人,就是足夠掌握這方面信息的人,是知道他這些事情都是要做的。比如說,對於液壓石油,他要制止。這個事情當時華盛頓郵報直接幫著他撒謊,直接指責川普團隊撒謊,說拜登要停止液壓岩,但是整個他上任的第一天就停了這樣的一個業務。而且其他的很多方向,你可以清楚的展現出,拜登周邊的一群極左思維的人,在完全控制拜登,在這前期簽署的一系列的行政令。

一些政客也出來說了,說拜登在臺上說的是團結,說他把自己聲稱是中間派,但是他的所有政策其實是極左的。他的這種根本的概念,就是啥呢?它實際上是有一些最基本的理念,極左的人他有一些最基本的理念,這個理念就像是共產主義那個思想一樣,它來自於一些空想的理論,但是這些空想理論變成了被它宣揚成絕對的真理。比如說全球化的概念,比如說全球暖化的問題等等這些概念,在他認為是顛覆不破的真理,是超過一切其他最重要的事情,就跟中共當年說階級鬥爭這樣的問題。

人類社會本身,正常一個狀態是,他是自然形成的很多現實的狀態,這個現實的狀態,實際上是和諧的,但是如果你一旦有一群人,這一群人有強烈的跟現實相衝突的理論,而基於這個理論,他形成一系列政策的時候,這個政策就會跟現實矛盾,引發很多人對於生活的衝擊,其實當時比如說中共,柬埔寨的共產黨,它們進入政權以後,它們都類似於做出很多極端的政策,左派其實也是一樣的性質。他上台以後,急不可耐地推行在他理念下那個世界觀,第一要解決全球暖化問題,第二要解決性別歧視這樣的問題,或者說是全球化移民問題,這些問題都解決。

這些問題你可以看到,從根本上不是自然產生的,而事實上是理論推演出來,而這個理論又是一個完全謬誤的理論,整個結果就是對於正常人的生活,產生了巨大的衝擊。很多人此時後悔的話,大家用這個詞兒叫做低信息量選民,這種選民他其實沒有認真研讀過各方的政見,沒有對他們有深刻理解,只是通過個別主流媒體的幾個起鬨的宣傳,帶一種情緒去投票,結果投出來的結果,事實上是把自己投到坑裡頭。

很多人後悔,那麼相對來說有一些人就覺得說,這種後悔其實不值得同情,但是我感覺還是值得同情的,因為確實數以成千上萬的人面臨失業,很多人一生勤奮訓練都可能面臨未來毫無結果,你可以感覺到這些人是真實面臨著痛苦的,只是他們應該清醒,應該把他們這種清醒過程告訴更多的人,因為我清楚地看到主流媒體還在幫著拜登,在圓他的謊,同時把這種痛苦的現實,用媒體的方式壓制出來。

我們知道這些消息,是因為我們沒有走主流媒體那條路,你要是真的去看CNN,CNN每天都在進一步宣揚拜登是多麼的偉大,拜登帶來多麼輝煌的正常狀態,所有這些事情,我的感覺上每一個清醒的人,其實都應該變成一個反過來把自己的經歷告訴大家的一個過程,只有這樣才能最終扭轉美國現在這個情況,因為畢竟美國是一個民選的一個體制,希望更多的人能清醒,最終把這個狀態通過民選的體制把它改過來。

主持人:其實我最近看到有網友可能是惡搞,當然他就是模仿川普的口氣給拜登留了一封信,信中我覺得有一個話講特別有道理,他說這個左派推行的所謂環保,環保的目的是應該讓人生活得更好,而不是說現在這種目的恨不得把人的基本生活都壓制,就是為了環境,他說照你這樣的話,你把人都消滅了不就得了嘛?地球是最健康乾淨的。

所以我覺得確實有這樣一個問題,左派現在推行的這個東西,實際上它確實是用一個堂而皇之的東西,來干擾人的基本生活,但你覺得作為拜登來講,他作為一個美國總統,他為什麼會走得這麼快、這麼遠呢?在上任的第一個星期,前幾天。

傑森:拜登的核心問題是,其實他歷史上倒還可能是一個中間偏左的人,但是問題出在這一次大選的過程中,他幾乎是被周邊的一群推著往前走,那麼其結果,他周邊的人幾乎全是極左的,極左的結果就是他的政策出來,幾乎都是極左的,而且這股人對於川普有一種就是莫名的這種巨大的仇恨,這個仇恨的結果就是大家說的,凡是川普支持的他一定要反對。

很多時候都莫名其妙,比如川普定了一個總統令,這個總統令使得,比如說糖尿病的胰島素價錢可以降很多,他硬是把這個也反過來了,你讓胰島素價錢暴漲,對於誰有好處?個別的大的這種胰島素企業,就那麼幾個企業有好處,其他的數以成千上萬,數以上百萬的人這個糖尿病患者,他是要付出巨大的資金的這種壓迫的,這種情況就已經不理智了,沒有一個人能感覺到這是為什麼?

你就包括這個Keystone的這個油管,只有30%多的人,就1/3的美國人同意他這麼做,但是呢,他就是要這麼做,不顧一切就要這麼做。所以說呢,這有的時候已經沒有道理可講了,他好像就是一種發洩情緒,然後呢,極端的推行一些左派的這種理念,最後成了他這個政策的這個人左右。那麼拜登這個人本人對這個事情有多大的理解呢?或者他自己有多大的決定權呢?這一點一直是一個謎。當然了,網上前一段時間傳了一個視頻,好像他在簽字的時候默默地說了一句,說我簽的這是什麼?旁邊賀錦麗就說,簽吧簽吧,他就繼續簽了。

當然了,那個話,我看了那個視頻,那個話說得不是特別清楚,但是那個字幕打得是那個狀態。反正呢,我的感覺上的話呢,也許這有一定的真實性,就是說呢,拜登也許在某些情況下,對於很多問題的細節他的理解不是那麼樣的準確或者全面。因為呢,他的經歷好像也是很有限,就是說你每一個總統令其實有好多好多條目,他都理解不了哪些條目,對哪些人有產生巨大的衝擊,或者影響面有多大,放到他面前,他的位置是別人放在他面前的。然後呢,那麼這個總統令其實他也是幫著別人簽的。

主持人:但是他這些總統令,涉及的人群哪,涉及的這個生活的方面,社會的各種層次實在是太廣泛,所以在你看來接下來會不會引發更多群體的反彈,那這些反彈它在某種程度上,它會影響這個總統令的實施嗎?就拜登這些行政令。

傑森:總統令,影響總統令實施,民意是很難影響的。而且呢,就是剛才我談到了,民意現在被主流媒體局限在了那種,直接受損害的那種極少數的人群,你比如說上萬人失去工作,這是很大的數字,但是在全美這樣的範圍,它是個極小數字。所以說呢,你可以感覺到,就是說呢因為主流媒體的幫忙,他可以實施他的這種行為,哪怕給成千上萬的人造成災難性的後果,也不會在社會上引起巨大的反彈,這就是目前美國的現實,主流媒體起了這麼惡劣的作用。

當然有了,有一個辦法能調整,就是這個訴訟,法律訴訟,那麼現在德克薩斯這邊他就做了這樣的事情,他要求拜登政府出了一個就是說呢,停止這個就是遣返的一個非法移民,而整個國土安全局在具體實施的條目中,更直接,讓你立刻釋放,就是說呢,立刻誰的關了,立刻釋放。而且呢,不要再提這事兒。這就是一個就是你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就是說呢,它實際上是兩個層面,總統令還是面上的,而底下那一群具體執行的這種深層政府,裡頭左的人更多,他在執行的過程中,走得更極端。

那麼德克薩斯那邊是受不了呢,很多非法移民其實他是犯罪份子,在這樣的情況下,你把明顯的犯罪份子放到社會上,這是極其可怕的。而且德克薩斯他本身是第一承受這個後果,那麼德克薩斯州就出於對於本州的保護,提起了一個法律訴訟,這是唯一能稍微遏制這個事兒的。你就包括川普上任第一天,對於一些恐怖主義份子比例比較高的國家,提出來一個就是限制,就是入境的一個總統令,結果當時全美國各個這個左派的法官,立刻就開始用司法的程序,然後把總統令給停止住了。

其實呢,現在呢,因為各個法院基本上都是左派把持,很多是左派把持,而且相對來說的話呢,那個傳統一點的法官,他也不會直接干預像左派的法官一樣,那麼干預行政,所以說呢,他得等,等像德克薩斯這樣的政府提交案子以後,他才可以進行受理。那麼唯一法律訴訟就成了阻止這些總統令的唯一一個途徑,目前來看。

主持人:法律訴訟是一個方式,不過我覺得拜登在很多方面的這個,接下來我想他勢必要頒佈更多的政策、更多的行政令,勢必會影響更多的人群,包括像他這個,我剛才提到的這個有關於對於跨性別人群,在體育這個裡面的這樣的影響,可能影響面會更廣,所以就看一看就是美國民眾,我覺得他們可能慢慢會切身體會到很多方面的變化。

那談到這個國內形勢之餘,我們再談談國際形勢。就是最近幾天呢,中共方面也有很多動作,最明顯的一個就是,這個週末剛剛過去在臺灣海峽這樣的一個連續兩天,中共每天出動十多架次軍機,去騷擾臺灣,那麼這個事件呢,就是說美國國務院做了一個回應,就是說啊,還是敦促北京不能用軍事手法,要跟臺灣對話。

那麼另外呢,就是今天呢,習近平在達沃斯論壇呢,做了一番演講,這個演講呢,似乎也是非常有底氣的要指點全球,那現在美國方面美國媒體也都注意到了。所以一個你怎麼看就是最近這些事件,它體現了中共一個什麼樣的心態,包括它在臺灣的這樣的一個台海方面舉動,它是對美國的一種新政府的一種測試嗎?

傑森:當然了,就是說呢比如說,在台海這個問題上,中共最怕的,所有事情最怕的事情就是美國介入,武裝保護臺灣。實際上呢,在那個我們以前談過,在川普政府就是後期的時候,甚至他們的軍事期刊裡頭都在討論,是不是應該向臺灣直接駐軍。但是呢,這個川普政府,就是川普政府走了以後的話呢,而中共那邊摸得非常清楚,它實際上知道這些左派政府,只會說,絕不會行動,這在歷史上奧巴馬政府,這個表現得非常非常清楚。而這一次的話呢,拜登這個人的性格它也知道,然後呢拜登政府現在選的人它也非常清楚。

你別看這些人在聽證會上對於中共青一色地表示出非常,就是嚴厲的就是言辭,但是的話呢,我們知道了這些言辭是必須的,因為現在畢竟美國70%多的人,是對中共有意見,有反感情緒的,他們為了就是認證,同時的話呢,為了保證民主黨不會掀起更大的民意的反彈,他們一定會在語言上對中共非常非常硬,但是,中共抓得非常準的一點就是,你絕不會動。你可以反覆說但是你絕不會動。

就包括這一次,最近就是有關台海這個中共軍事挑釁,那麼有人問現在拜登政府的白宮發言人,這個女士的回答,也是非常清楚地談到中國目前在國內這個迫害,在國際上就是蠻橫,他理解了中共對於美國的威脅。但是呢,他的政策是什麼?他的政策呢,是我們首先要仔細思考,要跟我們的盟友一塊討論討論該怎麼辦,第一是討論,第二是我們一定要有政策性的這個耐心。

主持人:戰略耐心

傑森:戰略性的耐心,就是你這兩句話一說的話呢,就是說你跟盟友去談的時候,你其實呢就已經把你的腿、手腳束縛起來了。

主持人:盟友還指望你,你跟盟友去談。

傑森:對,美國必須是起一個領袖的作用,就包括你看川普政府,特別是蓬佩奧後來做國務卿的時候,他實際上是領著全球在對於5G,就是華為5G,他甚至領著全球在做。對於中共各種各樣的滲透,他是直接針對的,包括跟日本跟澳洲,澳大利亞和印度,相對上在軍事上某種意義上結盟,制約中共在南海的影響等他這是領頭做的。如果你把領導地位放在一邊,你說跟我的朋友商量,那些朋友其實很多都是在中共的控制之下的,你只要跟朋友商量,就進入了中共,你還不如到聯合國去商量。商量到結果就是你被踢出人權理事會,中共是人權理事會的頭。這就是在那個整個國際環境中,現在中共宣揚的多邊主義的核心概念。

就是本身來說這什麼戰略性的這個耐心,這個概念實際上是當時那個就是奧巴馬針對北朝鮮當時提出來的一個概念,現在他用到了中共身上,那麼對北朝鮮當時的結果是啥呢?而北朝鮮是導彈技術越來越發達,核武器的這個測試越來越多。這個屬於的戰略耐心,其實就是讓他們幹吧,我們反正是不準備動手,其實就是發佈的這樣的一個消息。當然具體未來怎麼走,我們還可以給他一個機會看。但是呢,我想中共基本上甚至咬定了拜登政府是絕不會動手的,不會有實質的行動,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的話,它藉著臺灣海峽,開始對臺灣民眾心理上施壓。

我不相信中共有膽量開始挑起台海戰爭,因為呢,各方面它的軍事能力,它的這個各方面它自己心虛,但是呢,它可以用這樣的方式讓臺灣民眾開始分化,因為呢,它告訴他們說,你看你依靠的美國政府現在已經不跟你在一起了,那麼此時此刻的話呢,我決定你的命運,你還是跟著我走,那麼有一部分人,臺灣人可能因此會被它威逼,就開始在臺灣又開始親共了,所有這些事情的話呢,你可以感覺到是一種心理戰,而美國這邊的底牌中共看得一清二楚,所以說美國基本上被中共從牌局排除出去。

主持人:所以你覺得這一次美國對於台海挑釁的回應,其實也是很軟弱的,因為國務院發了一個聲明,但這個聲明中,他還把臺灣稱作是臺灣民選代表,有人說這種稱呼本身就是後退的表現。

傑森:對,這是非常明顯的,臺灣事實上是一個完整的政府的構架,而且甚至是一個跟世界兼容的民主政府的一個構架,而歷史上大家都把他叫臺灣政府,甚至還有把他叫臺灣,蔡英文叫臺灣總統等等,甚至前一段時間,蓬佩奧談到了,所有歷史上跟臺灣交往的限制都取消,把臺灣已經基本上按一個就是政府的框架來對待了。現在變成了連政府都不是了,變成人民代表了,好像是中國的一個村子的村幹部一樣那種感覺。

你可以感覺到,這種政府,對於中共連語言上都不敢冒犯,你還指望他能在軍事上跟中共對抗,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一個事情,很多網民最近在新聞中談到說,你看美國好像有個軍艦駛入了南海,那跟這個沒有關係的,因為最近台海發生的事情,而艦隊駛到南海,本身是多少天前的事,跟那個事沒有直接關係。而且南海跟臺灣海峽十萬八千里的,你不能說是美國在西海岸要駐軍,你就可以說對中共產生直接的威脅。

所有這些事情你可以感覺到,其實拜登政府的底牌,中共看的一清二楚,你底牌被人看透了,而你表現出來的又是那個底牌中, 印證底牌那個概念,就很軟弱,不敢得罪它,那麼在這樣情況下,中共還有什麼可顧及的呢?但是我還是說了,臺灣也不用擔心,中共不敢動武,它只是在進行心理威脅,希望以此分化臺灣,最好的是臺灣人民堅決不被它分化,這是最好的對策。

主持人:所以拜登政府的對華策略,很多人說是重回奧巴馬時代,但是我覺得他想重回都不一定行,因為中共已經不是當年的中共了。好的,非常感謝傑森博士今天給我們點評,我們今天就先到這裡,下次節目再請您來分析,謝謝。

傑森:好,謝謝。

主持人:觀眾朋友,下半部分,我們會請唐靖遠先生來做一些解讀,唐靖遠先生現在在現場,唐靖遠您好。

唐靖遠:方菲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唐靖遠先生,我們還是先來談一下臺灣這個局勢,今天其實我覺得這兩天發生很多事情,在中共方面做出了很多動作,包括今天習近平在達沃斯的講話也是非常引人關注。但先談臺灣,週末對於臺灣海峽的挑釁,剛才傑森博士的看法,他認為說測試拜登一個是肯定的,但是似乎中共不太需要怎麼測試拜登,因為他們如果對拜登政府的底牌很了解的話,他們其實是不需要這樣一個測試的,我不知道你這方面您怎麼看?另外一個,傑森博士認為這是對臺灣的一種恐嚇,您的看法呢?

唐靖遠:對測試這個問題我是比較贊同的,中共在拜登剛剛才上台幾天的時間連續做了三個動作,首先是制裁,然後是連續兩次高強度的對臺灣進行這種軍機繞台的騷擾,所以我覺得它測試的意味的確是很強的,而且我覺得它測試其實還不只測試一個用意,我覺得至少它測試三個方面的東西。首先第一個它要測試拜登政府,蓬佩奧不是在離任之前,有公佈解密的印太戰略的框架,這印太戰略的框架,其實實際上就是亞太或者叫做印太小北約的一個基礎文件,相當一個大綱這樣的東西,我覺得它確實是有這個用意的,它就是要測試一下拜登你們對這個印太戰略的框架,你是否認可,或者說你們是不是會去執行它。這個是第一個它的用意。

第二個,它是要測試拜登政府,至少過去拜登他只是作為副總統,雖然中共跟他打了很多年了交道了,但是畢竟還不是一把手,現在他變成一把手了,而且也是算是啟用了很多奧巴馬時期的一些老人,也有一些是新人,在這種情況下,它的確也要看看拜登政府在台海關係,和美中關係上面,他們是採取一個什麼樣的基點,我覺得這個是它第二個要測試的一個目的。

第三個,它要測試什麼呢?我覺得它甚至還有可能要測試一下拜登對軍方究竟有多大的影響力和掌控力。也就是說剛才其實傑森有提到那一點,我覺得是比較贊同的,就是因為我們都知道左派政府,它就是一個突出的特點,是說得好聽,但是實際的行動往往會比較少,我覺得習近平他們做這種測試也是要看看,你究竟只是嘴上說說,你是不是會有採取相應的行動,所以它也在看你這個行動,的確從這個角度上講,我覺得可以說習近平這次的測試是成功的,因為拜登政府到現在為止,我們看一下就只是發了口頭的聲明,沒有做出任何實質性的行動。

我們其實可以簡單對比一下,在川普政府時期就會發現他是倒過來的,在川普政府是美國的軍機去抵進到大陸的沿岸去進行偵查,事實上中共來提出抗議的,現在是反過來,中共的軍機在開始高強度的騷擾,臺灣這邊來提出抗議,美國這邊也來提出一個,那個聲明其實有點像抗議的性質,就說你們不應該對臺灣,以及周邊的國家進行恐嚇等等,還鼓勵你們進行對話是吧。

其實這句話,我覺得它就流露出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他說希望兩岸雙方來舉行一個有效的對話,剛才你也提到了,他對蔡英文的這個,還給降級了待遇,說她是民選,臺灣民選代表進行的一個對話。對話什麼意思?他其實無形中就把自己放在了一種,把美國其實放在了一個局外人來作為調停,至少是開始鬆動了,往後退了,就是有一點置身事外的感覺,我來調停一下你們,你們……好,你們能不能對話怎麼地。在川普政府時代裡,你是看不到這種表述的,所以我覺得它這種測試的目的,我覺得最主要是在這個方面。

主持人:所以您認為其實它能夠預想到拜登政府如何回應,它做出一番測試之後,這個回應也跟它們的預期是比較一致的?

唐靖遠:對,而且我覺得它這種測試可以說只是一個鋪墊,因為我個人的看法,它鋪墊的目的就是為習近平今天在達沃斯發表正式的講話是有關係的,習近平今天在達沃斯的講話,大家都感覺是引起重視了,對美國這邊也是比較重視,習近平在達沃斯其實已經有過很多次講話了,達沃斯年年都有,但是為什麼今天這次特別重視,就是因為習近平在這一次講話裡面,他並不是說像以前這樣泛泛而談,就是談一些高大上的全球治理,這樣一些這個概念,但是這一次他是特別的有相當的篇幅,是針對著美國在說話的。

他提到多邊主義,單邊主義,提到新冷戰,還有科技戰、貿易戰,還有什麼脫鉤、斷供,幾乎把所有其實就是在川普政府時期對待中共進行反擊的,所有這些方式幾乎都是歷數了一遍。所以我覺得他的確可以說是在對拜登政府發出一個警告意思,其實潛台詞,言外之意就是這些東西我們希望以後不要再出現了,我們希望都要有所改變,而且這種語氣是比較居高臨下,是比較訓話式的,我把它叫做訓話。

所以其實這個他也是一種,也可以說是一個測試,就說他在前邊做出了一些舉動,實質性的舉動,你制裁是實質性的一個舉動,然後我派出軍機在你最敏感的問題上面,來做出一些實質性的一個舉動,然後現在我來開始跟你說話了,我看你怎麼來回應我。

主持人:所以您覺得習近平從前一陣他講,時與勢都在我們一邊,到現在台海這樣一個直接挑釁,到今天達沃斯的講話,他是一步一步鋪墊的,而且您覺得他是不是顯示出,他真的認為現在是一個機會,我是非常有底氣的,我可以這樣的高聲跟你說話了。

唐靖遠:是的。這個裡面背後有兩個原因,首先第一個這個時,我的理解應該是指它的時機或者是時間,時,其實可以相對來說是一個比較微觀、比較具體的事情,一個微觀和具體的概念,這麼說吧。也就是說這個時間點上,美國政府換人了,整個政府的政策跟以前不一樣了,習近平就獲得了一個時機,什麼時機呢?

至少是以前這種被卡脖子,科技各方面被卡脖子,很有可能會獲得一個緩解,包括在經濟相關的問題上面,都有可能,至少是有了一些鬆動的餘地,他至少是看到這種希望了,有可能讓他治下的中國,他會度過最艱難的這一段難關之後,他可能會尋求一個突破,就是從之前空前孤立的那種狀態之中,可以獲得一個突破。

另外一個,我覺得他還有一層涵義,他所說的這個時,就是獲得的時機,這一次我們要說白了,就是說這一次川普政府沒有把它給弄死,沒把它給搞垮,它一旦反過身來,它就有了反超美國的機會,我覺得他應該是指他現在已經看到這個機會了,雖然還有相當的一段距離,但是他有這種感覺,他感覺自己已經看到亮光、看到這個機會了。

主持人:而且他覺得沒有什麼可以阻擋他的力量了。

唐靖遠:對,這個是時,那麼勢呢?他指的就是一種大的趨勢,就是說他其實指出了是拜登政府這樣一個左派政府,而且甚至現在還不光是左派,很多做法是極左可以這麼說,是吧,很多措施。

主持人:是,沒錯。

唐靖遠:美國是世界頭號強國,頭號強國突然發生了一個急轉彎,往左轉。那麼他會帶動整個世界的大趨勢,他都會整體的都會左轉,這個對中共來說肯定是有利的。因為我們現在看到的是拜登政府的急速的左轉,他帶來直接的結果就是全球主義這個全球化,一下子就開始進入快速地加速的這個進程,是吧!之前在川普政府時期其實是相當於被刹車,甚至是被處於一種停滯的這樣一種狀態,但現在突然一下開始加速了。

全球化對中共來說,對習近平這是他最喜歡的東西。因為中共之所以能夠所謂的崛起,靠的就是搭的全球化的這個快車,彎道超車。所以正是因為全球化才讓他獲得了這個世界工廠地位,也獲得了大量的資金和技術等等,才讓他有了今天這樣一個實力和地位。所以這個對習近平來說是一大利好。所以這個勢我覺得他可以理解成為是一種更宏觀的,時間更長遠的,他覺得這個勢也是站在他這邊的。

主持人:而且他不只是像過去那樣搭全球化的便車了,他現在要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就說他要把他那一套強加在全球模式上,他現在他覺得他有了這種經濟啊、軍事啊、各方面的資本。那就已經不是一個搭便車的問題,而是他要領著這個車往前衝。往哪兒衝?咱們說不好。

唐靖遠:對,這個就是剛才我們說的,他覺得自己已經看到這種希望,就是有可能取代美國。首先在國力上,比如說在經濟總量、規模上,甚至在某些方面的科技實力上,他已經看到有這種希望可以取代美國成為領頭羊。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他說這個時與勢在我們這邊,我們要保持定力,這是我們的信心的什麼什麼這個的來源的所在。那麼其實表現出了我覺得他對拜登政府,其實他沒有把拜登政府看成是夠分量的一個對手。對,我覺得。

主持人:是,因為我們早些時候看今天福克斯 Lou Dobbs 採訪章家敦,章家敦直接就說中共是不怕章家敦直接就說中共是不怕喬·拜登的。而現在拜登政府出來的這些一系列的這種反饋,就是他的應對確實讓人有這種擔心。比如說他今天白宮發言人針對達沃斯的這個問題,記者問他說你覺得習近平的這番話,有沒有讓你們改變對中共的看法?當然我不知道這記者為什麼這麼問。這個白宮發言人他很直接說沒有,他說並沒有改變我們對中共的看法,當然也說中共對內越來越集權,對外越來越擴張什麼的,但是他也確實說我們的這個對策是戰略耐心。剛才傑森博士對這個戰略耐心是非常不看好的,你怎麼解讀他這個戰略耐心?

唐靖遠:這個戰略耐心我也不看好,我覺得他其實至少包含了兩層涵義。首先第一個他這個戰略耐心,就是由把當前一些非常敏感的這個棘手的問題,他要把它量一量,我覺得他有這個涵義在裡面。尤其是比如像華為5G、還有就是很多中國企業。

主持人:對。他把5G已經從國務院那邊撤下來。

唐靖遠:對,還有就是很多中國企業,比如說能不能夠在美國融資啊?還有就是像中國電信是吧,我們知道本來是在川普政府時代已經把它剔除出去了,現在他又把它允許了。就是他已經開始出現一些鬆動,雖然他還沒有最後完全成形,但是就是可以看到在這些幾個方面,就是技術方面最關鍵是中共最關心的。那麼他是最敏感的問題,他可以先把它暫時先擱置啊,我們現在還要討論。他其實說這個戰略耐心其實是有點模糊化的,意思就是我們現在討論一下,還要跟盟友一起來商量,然後也許還跟相關其他的部門一些主管,我們要來看看這個事情究竟怎麼辦,意思就是我們暫時先擱置,擱置就很有可能帶來轉機。

也就是說它本身這個就至少是一種鬆動,我們不能說它是倒退是吧!至少它是一種鬆動的這樣一個概念。那麼另外一個我覺得就是他所說的這個保持戰略耐心,也許還包含了一層涵意就是,拜登政府的眼中他們覺得是可以跟中共這個政權是長期的和平共處的。我覺得他其實還包含了這樣一層涵義。所謂的保持戰略耐心,我們可以跟他們和平共處嘛,我們有一些需要競爭,他現在公開的說法也是這樣!有些方面我們需要跟他們競爭,是我們最主要的競爭對手。就像你說的,他說我們現在不會很多主要方面,他們什麼偷竊技術等等這些我們不會改變、看法不會改變,但是在有些方面我們還是可以跟它合作。

所以這個定位,它明顯和川普政府時期,和蓬佩奧的多次的公開講話的那個定位,是截然不同的。蓬佩奧那個時候定位,我們知道他是非常清晰地傳達的一個概念,就是中共政權他們是不承認的中共政權是一個非法的。所以甚至給人的感覺就是川普政府在未來要做的,就是要把這個政權要把它解體掉,是屬於這樣的一個意味都帶著有裡面的。

換句話說,就是沒有想過要跟你長遠地和平共存。我們之間確實就是一個尖銳的、對立的這樣的關係,所以蓬佩奧不是反覆說,這個不是說在美國和中國之間站隊,而是在自由與暴政之間站隊。就是一個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西風壓倒東風就是這麼一個關係。但是現在拜登上台這個調子,這個話講出來顯然他就不是這種關係,不是這種東風和西風之間的這種關係,是有點和南風和北風這樣,就是說比較和平共存的。

主持人:我覺得拜登可能他這個政府,其實並沒有一個非常好的,或者非常成熟對於中共該怎麼應對這樣一個政策。

唐靖遠:對,我非常贊同你這個判斷。因為這個其實讓我想起來剛才你們提到這蔡英文那個稱呼被改變。我覺得他為什麼會出現這樣一個現象呢?他很有可能甚至跟,就是蕭美琴被邀請參加了拜登的那個就職典禮都是有關係的。我們知道這一次也是破了一個先例,當時蕭美琴被邀請參加了這個就職典禮,這個事情其實在國際上面很多人覺得哇!這是幾十年來這是第一次,拜登政府破了例,那對臺灣好像顯示美台關係一下子好像感覺是上了一個臺階。

中共在這邊其實非常的惱怒!中共是非常敏感的這個東西。所以才馬上看到中共不是其實就有點還以顏色嗎?那就在剛剛宣誓的時候,我就來給你一個制裁,然後後面又特意在台海來了這麼一個強烈的刺激性的這種騷擾。所以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覺得看到他現在對蔡英文的稱呼一下給她降了級。它反映出了一個什麼東西呢?就是至少在我看到他有點在踩平衡。就拜登政府他在台海這個非常敏感的問題上開始踩平衡。

之前可能做得一點過了,惹火了中共,然後現在我趕快來給他降降溫。就是他這種踩平衡的本身,它就說明拜登政府在對待中共,或者是在包括在台海這個問題上,他並沒有一個成形的、成熟的一個戰略的框架。就是我們應當怎麼樣來應對這個問題,完全是有一點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這樣一種感覺。

主持人:但是中共可能不會僅只於此,就是下面您覺得中共會不會有更多的試探?甚至更多的這種挑釁?

唐靖遠:我覺得基本上是可以肯定的。因為以我們對中共的了解,他一定會想方設法都要突破,它不是要突破現在這種困局嗎?它一定是軟硬兼施。就說軟的一面它可能會放出一些話來,甚至不排除送給你一些商業上面的、經濟上面一些好處和利益。幫助或者抗疫什麼方面,我們來支援你啊,或者怎麼的。就是它會做出這樣一些姿態,但是在硬的這方面它一定還會有進一步的動作。就是會促使美國政府在中共迫切需要的某些東西上面,要答應它的條件,這個是中共一貫的做法。我覺得是。

主持人:是,有可能。甚至是在南海啊,在國際的擴張上,我們可能……

唐靖遠:對,它還會繼續的。他進一步地去做出一些試探,或者做出一些突破性的舉動。

主持人:是,確實是這樣。其實說到中共,還有一點時間我們再談談中共自己面對的國內的一個問題,就是最大的問題之一,就是它的疫情的問題。確實現在我們看到國內不管從流傳出來的的消息,還是從官方出來的消息,似乎這個疫情在開始變得嚴重。特別是出現了在一些敏感地區,比如說北京、上海。對吧!上海的好幾個區都封了,那東北當然這個疫情也是比較嚴重啊!

但是我覺得有個最大的問題,就是國內現在疫情到底是因為疫情嚴重,所以我們看到很多這方面的資訊。然後官方又怎麼怎麼封城,又封戶什麼,還是因為說它是一種中共的在這種應對疫情上的這種手法而體現出來的?比如說它很可能只有一百個、幾百個這樣的案例,這對於國外來說,海外天天一個地區就有幾百個,並不是個事兒。所以您覺得到底國內這個疫情有多嚴重呢?就是說它真實疫情有多嚴重?

唐靖遠:首先在我看來中共的疫情,實際的疫情比官方公佈的要嚴重很多。這個我覺得它有兩個原因,首先第一個就是實質上在中國大陸現在爆發了疫情,它其實病毒應該是已經有發生了變異的。因為我們可以看到有兩個跡象,第一個跡象就是官方自己都有不斷的報導說是這個對患者的進行測試。

主持人:核酸測試。

唐靖遠:核酸測試最多的是報導是有測試了11次,才發現這個人才被確診的。這個是很簡單的道理,如果這個人沒有任何的症狀,一切都是正常,你為什麼要給他測試11次呢?其實說明他肯定是已經有了非常強烈的明顯的症狀,就是你已經可以判斷他很有可能是得了這個病。

主持人:但測不出來。

唐靖遠:但是你怎麼測他都是陰性,所以我就不放棄測了一次又一次,測了一次又一次。最後直到測到11次終於測出來是陽性了。還有第二個就是說在北京大興是吧,北京大興很多的小區其實也已經封閉了,在那個地方因為北京特別敏感,他們現在官方自己公佈的是,這個封閉區域的所有的居民每個人要測4到5次。

測4到5次什麼意思呢?就意味著他懷疑這裡面肯定有存在的很多的假陰性,就是明明這個人可能已經感染了,但是測一次、測兩次都是陰性。它這個跡象就說明事實上很有可能現在這種核酸檢測手段,對現在的這個流行的病毒株,我們還不能說它完全失效,但是可以說它的有效性已經大幅度地在降低。

主持人:那就是說也有很多人4到5次之後,測出來就是陽性,對吧?那肯定就是說你其實是有病毒的,但是你要4到5次才能測出來。

唐靖遠:對,至少這是他說明現在檢測手段的有效性在大幅下降。而我們知道現在這個核酸檢測,他是針對著那個病毒的S蛋白來進行檢測的。而恰恰現在你看,不管是英國還是南非還是在巴西發現的,不是都發現變種病毒嗎?都是最主要的就是在S蛋白發生了變異,還有我們看到就是最初這個疫情爆發是在東北是吧?東北可以說動作也是很快的,瀋陽這些封城,馬上就封城了,這也是做得非常嚴厲。但是你看依然沒有擋住,很快迅速就蔓延到了河北,現在甚至已經蔓延到了南方,到了上海這樣的一線大城市去了。

所以這個恰恰我們看到就是它的這個特點,跟現在在英國出現這種變異毒株是非常相似的,就是它的傳播性、傳播力。不是英國官方的資料是說傳播力增強了70%以上,實質上我覺得可能真正的數據可能比這個還要高。所以就是由於病毒株的變異它帶來的一個是傳播力加速、加快,第二個就是它讓你的檢測的這個手段接近於在失效,或者這個效率大幅度下降。那麼它會造成實際上感染的人數會遠遠大於官方公佈的人數,所以這個是我判斷為什麼這個疫情會更嚴重。

主持人:但是還有一個其實它致死率,我看到有報導說好像是英國首相都承認它的致死率是提高了。

唐靖遠:提高了30%到40%。

主持人:對,這個很可怕。

唐靖遠:對,這個就帶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現在這波疫情很多人現在都還有一個概念,認為它是去年那波疫情的死灰復燃。所以他並不認為這個好像太了不起的事情。但是實質上在我看來,現在這個病毒的變異,如果它的傳播力增強70%,致死率增強30到40%。我們甚至可以說這個是幾乎相當於是一個新病毒,所以這一波的疫情它可以說是一波新的疫情。他很有可能導致過去的檢測手段和治療方式等等全部都會失效,甚至包括疫苗等等都可能會失效的。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唐靖遠先生為我們的解析,那我們今天節目時間也到了,那就先到這裡。好,謝謝您!那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收看,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嘉賓: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 傑森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熱點互動 點擊訂閱:http://bit.ly/2ONUBfx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