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劉銳紹:中共將改香港特首選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26日訊】2022年香港特首選舉辦法正在醞釀,今年將產生新一屆特首選委會。分析指,如今在港區國安法之下,中共人大可能更加為所欲為地更改規則,以防止其計劃像上次區議會選舉般流產,並報復代表多數香港人的泛民主派。

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接受《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特首無論是梁振英說的「協商產生」,還是林鄭月娥說的「選舉產生較好」,他不會管他們怎麼看,因為核心問題是,實質上特首選舉「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從來沒有真正的選舉,也從來沒有真正的協調,只是中共「高層撿卒的遊戲」。講得好像真的一樣,最後是為另外真目的服務。

人大2007年承諾香港2017年可以實行特首普選,及此後立法會普選,2014年卻反口通過了對於2017年香港行政長官選舉和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的「831決議」,繼續搞1200人小圈子選特首,沒有了雙普選,直接刺激了雨傘革命爆發,「從那個時候開始就走回頭路了」。

現在不只是官方選舉,所有涉及政治和經濟的決策都是越來越左,歪風已經擴大到了港人所有的生活和教育層面。中共以慣用的「打擊一小撮」的名義砸爛了原本的香港。

特首產生靠高層撿卒與一人決定

「高層揀卒,就是說很高層高層,各自有自己的利益,各自有自己的意見,那麼哪一匹馬好?那這個是不是諮詢呢?完全不是我們概念裡面那個諮詢、協商嘛。」

他指,《蘋果日報》1995年創刊時的頭條及內頁連續有幾篇是說當時形勢的。那時就有了很多高層揀卒的遊戲,由15人名單慢慢縮小到9人名單,再縮小到5人名單,最後挑選哪一個是特首。撿卒用了兩年時間,後來的報導完全證實了那時候所說的事情。

「從來不是所謂協商去選擇,而是說高層很少的一批人,按照他們的思維、他們的利益去選擇的。」

過去幾屆所謂特首選舉,外面都對誰是「真命天子」說得很熱烈,有些被視為「真命天子」的人還事先慶功,大家排著隊請他們吃飯,結果短短時間之內忽然間改變。「不是他,是另一個喔,最近兩屆都是這樣。」

這說明,連最初的高層撿卒到後來都變質了,「變成就不是高層集體揀卒,而是到了最後決定性那一霎那呢,很可能是一個人做決定的。所以哪來的協商啊?」

他強調,即使外界覺得某人已經被欽點,上面也給了其信號「就是你啦」,到最後都可能改變,這是中共的「鐘擺效應」。「可以說到了最後,哪一個人他自己本身都不敢說最後那一霎那,他自己是不是特首的。」

至於下屆特首黑馬有哪幾個,他覺得,這樣來猜測是沒有意思的。因為中共是「鐘擺政治」,即使有心參加選舉的也不想你說他是黑馬還是紅馬,哪一個人突出自己一定是見光死,或者見了光全身都變成箭豬,這是遊戲的規則。

人大將隨意改選委會規則是焦點

2022年新一屆特首「選舉」就要開始了,今年年底就會出現新一屆所謂特首選委會,他認為,很可能連選委會遊戲規則都要改了。

「上一次人大加開會議裡面,那些議程又是雞毛蒜皮的,為什麼會加開會議呢?忽然間就出一個DQ(取消資格)4位泛民立法會議員的事情。這些已經是隨時突然襲擊,現在大家心中有數了。」

他介紹說,按上一屆選林鄭的特首選委會遊戲規則,上屆選委會泛民已拿到200多一點席位,加上現在117個泛民區議會成員,是300多個。再加上建制派裡面一些不聽話的、公報私仇之類的,以及工商界陰溝裡翻船的,可能要達到400多票,接近600票當選門檻。

「從共產黨的那個文化來講,它要90%多它才會覺得安心的嘛,70%,80%它都不安心的,它覺得很危險的。所以我那時候說,一定會改變這個遊戲規則。」

他強調,大家的焦點應該放在中共的政治暴力,那種隨意而改、完全都不是按照法律框架做事的做法上,而不是小圈子撿卒。

「現在有些人已經說到明了,說特首選舉不是法律問題,是政治問題,那麼就是政治決定啦。他們有一些人都講到明,講到透了嘛。所以我們民間就應該多從這個制度上面去說。」

建制派批林鄭兩大目的

現在很多建制派批評林鄭,他認為有兩大目的,一是上面也覺得林鄭做得不好,但是上面又不想去直接批評林鄭,影響大局;二是建制派要創造自己的本錢,林鄭將來無論是否連任,都要做做樣子、低聲下氣,這「全部都是利益考慮的」。

目前建制派內部利益矛盾到了表面,「那些建制派已經放消息出來,林鄭向北京匯報的時候,就說不僅僅是罵泛民,是罵建制不配合,那建制派怎麼會不生氣呢?」

「為什麼這麼多人在這個時候去批評林鄭呢?以前不見他們批評?就是因為現在,新一屆的特首『選舉』,很快就開始了。」他說,「現在就是要在特首選委會成立之前,既要幫助中央去打爛舊的遊戲,這個是要向中央邀功的,另外一方面又創造自己的本錢。」

從建制內競爭到走回頭 中共不斷變臉

《基本法》規定了最終達至特首和立法會雙普選。2004年七一大遊行之後,人大香港基本法委員會主任喬曉陽到香港說,普選「不是一步登天,是循序漸進」。時間表自然是由中央決定的,這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普選了。但是「理論上應該看到,即使你不是立刻實行,你是要一步步放開的。」

看回近二十年來的軌跡和歷程,事實卻不是這樣。

2002年特首選舉董建華沒有對手,無需投票自動連任;2005年董建華辭職後補選行政長官,也是「一人參選」。到了2007年特首選舉的時候,上面就有了新精神。

「上面覺得是要有競爭,不過這個競爭是在體制內的競爭。所以,曾蔭權,你也要出來玩一下,做一場戲。」那一屆是中共欽點的建制派曾蔭權和泛民梁家傑一對一。

到了2012年,梁振英當選那一屆選舉,又有另外一個精神了。即「如果是一個泛民派對一個建制派,那就不好看,這套戲就騙不了香港人了。」「當時的理念,就是說創造一個建制裡面有競爭的,讓他們嘗試一下真正的競爭。只是嘴巴說,最後還是中共決定的。」所以規定可以有三個候選人,但是不能多於三個。

「要有競爭,給人一個感覺就是,多給一個建制派的人加進來,就是二比一。其實另外那個一定是陪跑的。」

為什麼不可以多於三個候選人呢?他分析說,選委有1200人,一個泛民派對兩個建制派,就能協調一個建制派贏得足夠600票,但如果是三個建制派就不好分。「這很簡單,因為泛民已經拿了200票,就只剩下1000票,1000票分給三個人,如果有些人不聽話的時候,可能就會流選。」

他總結說,2007年北京答應了香港人2017年可以有普選,所以2012年才有建制內的競爭,要一點點地向前走。但是2014年北京反口了,下了五項決定,沒有了普選,實際上就是關上了普選的門。從那個時候就開始走回頭路,連內部競爭都沒有了。

回頭看整個過程,「遺忘初心的不是我們,不是老百姓,是最高層。因為它們擔心這樣慢慢演變下去,它們很可能會失去或者減弱了它們的控制權。」

決策越來越左 歪風擴至港人所有生活

他表示,現在不只是上面左,也不只是在選舉上越來越左,任何涉及政治經濟的決策都越來越左。「大家記住是『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上有精神,下面有精神病,一定是這樣的。上面下的命令80分,下面是用200分的力量去執行。」

對於港區國安法要求公務員簽署聲明「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區」之類,他覺得原則上,如果說效忠特區政府而不是效忠某個人,是沒有問題的,因為自己是特區政府的一員,效忠特區政府實際上是效忠回自己。可以按照「意願,能力,背景,環境」四方面各自考慮是否做公務員。

中共經常說港版國安法只是打擊一小撮,他認為,是三類特區政府處理不了的它們才處理,分別是外國勢力、來自大陸民間的反共力量,以及國內政圈裡不滿習近平的力量。

但實際操作起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很多被捕的人其實是按照法律框架來做事的,沒有觸及港版國安法。是上面的人下了命令,還是香港的執行者自己去擴大,「是沒人知道的,歷史才能說明。」

他最痛心的,不是港區國安法在政治層面的打擊,而是它三個範圍的歪風擴大到了香港人所有的生活層面,尤其是教育。因為共產黨經常覺得,控制人要從腦袋裡面。

甚至人家還沒有行動就實施迫害,「它認為你是好像林彪那樣,靈魂深處爆發革命,當時它批判林彪嘛。那你怎麼證明人家是反你的呢?」他說,中共黨魁的心魔認為很多人都反自己,已經到了不理性的程度,下級由於利益考慮層層加碼,左就是這樣來的。

完整的訪談內容請點擊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