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魯茲提憲法修正案 對議員實施任期限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27日訊】美國國會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和其他共和黨參議員重新提出了一項美國憲法修正案。該修正案將對國會議員實施合法的任期限制

擬議的修正案將把參議員的任期限制為兩屆,每屆6年,眾議員的任期限制為三屆,每屆2年。

克魯茲一直是國會任期限制的強烈倡導者,希望這可以成為一個解決方案,對國會山的人提供更多的監督和問責。

「每年,國會都會花費數十億美元為關係良好的人提供贈品:華盛頓內部人士得到納稅人的錢,國會議員獲得連任,而這個系統卻辜負了美國人民的期望。」克魯茲說。

「難怪來自各個政治派別的絕大多數美國人——共和黨人、民主黨人和獨立人士——都壓倒性的支持國會任期限制。」他說。

「當今國會中政治職業主義的興起,與建國者對我們的聯邦管理機構的期望大相逕庭。長期以來,我一直呼籲用這種辦法來解決華盛頓特區的破裂,我將繼續為追究職業政客的責任而奮鬥。正如我過去所做的那樣,我敦促我的同事們將這一憲法修正案提交給各州迅速批准。」克魯茲參議員說。

與克魯茲一起推動這一憲法修正案提案的其他共和黨參議員包括邁克‧布勞恩(Mike Braun)、帕特‧圖米(Pat Toomey)、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托德‧楊(Todd Young)和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

這已經是克魯茲第三次提出實施議員任期限制的憲法修正案。2017年,克魯茲和眾議員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提出了類似修正案。在2019年,克魯茲和時任眾議員弗朗西斯‧魯尼(Francis Rooney)又重提了這個問題。

在美國,總統有任期限制,但國會議員則沒有。批評人士指責說,很多人在議員的位置上一待就是幾十年,形成了各種裙帶關係,也是華盛頓沼澤的組成部份和深層政府的參與者。

2016年,克魯茲和德桑蒂斯在《華盛頓郵報》的一篇社論中發表看法稱,為了「抽乾(華盛頓)沼澤」,實施任期限制是有必要的。兩位議員認為,雖然美國的開國元勛沒有將任期限制寫入憲法,但他們對形成一個「永久的政治階層」發出了警告。

克魯茲等人認為,實施任期限制可能意味著華府發生更多變化。

美國智庫「R街研究所」(R Street Institute)高級治理研究員凱西‧布爾加特(Casey Burgat)2019年在一個參議院委員會聽證會上,提出了議員任期限制的弊端。布爾加特說,強制要求有經驗的國會議員離開國會將「降低國會在我們的政府體系中的工作能力」。

「任期限制也被證明會降低議員制定和推進政策的努力」,布爾加特說,「阻礙在商會內建立兩黨聯盟和關係,而這通常是任期限制支持者所能預測的。」

但他也表示,研究報告顯示,當議員們不再需要擔心選舉時,他們「實際對選民和個別地區的需求關心得更少而不是更多。」

與此同時,「美國任期限制」組織的執行董事尼克‧通布利德斯(Nick Tomboulides)則認為,在任者的「現任優勢」為沒有關係資助競選的普通美國人製造了進入競選的障礙。

「選舉在理論上可能能夠推翻現任者,但在現實世界中並不是這樣的。國會現任議員的連任率高達98%。」通布利德斯在同一參議院委員會聽證會上說。

「所以,任期限制是對傲慢的制衡,是對現任者的制衡,也是對權力的制衡。它是恢復政治勇氣的一種方式,同時為華盛頓帶來新鮮的面孔和想法。」他認為。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蕭靜)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