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大屠殺紀念日前夕抵達芬蘭 法輪功倖存者的歷程

作者:朱洛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我叫朱洛新,於廣州出生現居芬蘭。又到了一年一度的(1月27日)國際大屠殺紀念日, 2012年1月27日的前夕我終於抵達芬蘭,與被中共迫害分離11年的丈夫吳志平重逢而特殊難忘的日子,感謝芬蘭政府的國際人道救援, 讓我有機會在自由的國度講述在中國因不放棄「法輪功」信仰而遭到非人的、肉體和精神上的酷刑折磨。 更感謝26年前一個偶然的機會我有幸聆聽到李洪志師父的講課,從此在我的心靈深處永遠種下善良的種子,引導自己從此走入充滿希望的人生; 李老師授課期間,我身患的皮膚癌也不治而愈。我唯有說一句: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

我的父母和家婆的家人都受過高等教育。由於家人都有信仰,生活在這樣一個和睦的家庭感覺很幸運。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粗暴鎮壓法輪功後,我們一個家庭中7人就有6人因修煉法輪大法堅持信仰,遭到中共邪惡流氓集團利用國家機器公、檢、法等部門的同步迫害。家中6人被分別判刑:朱洛新十年、兄吳志均八年、家婆吳玉嫻七年,吳志平勞教兩年,嫂黎佩珍被勞教兩年和關洗腦班,阿姨吳玉韞,江門市一中退休教師,二零零三年八月十四日,第三次被劫持到三水洗腦班迫害,三水洗腦班種種酷刑也無法改變她時,竟然喪心病狂地在她的飯中下毒,吳玉韞體內毒性發作,痛苦萬分,警察不是安排治療,居然是安排隔壁房間堅定的學員到吳玉韞房間,設局讓她們目睹她中毒發作的痛苦慘狀,恐嚇其他法輪功學員轉化。澳洲法輪功學員楊惠慈是當時其中目擊證人之一。

65歲的阿姨被放回家過了一段時間後才去世; 而年過70歲的家婆吳玉嫻(廣州越秀區中醫雜病醫院副院長)曾被中共國安人員連續三夜兩日嚴刑逼供後大出血…… 放回家後不長時間即離世。這只是中共被迫害的普通家庭中支離破碎的冰山一角。

吳志平先生拿著母親吳玉嫻的遺像參加悼念活動,在她70歲時因不放棄法輪功信仰被中共迫害離世。(作者提供)

在2013年9月,我和我的先生一起以「法輪功倖存者」的身份到瑞士日內瓦參加人權會議,期間向各國駐該地的官員講述我們被中共非人迫害的種種遭遇,當時很多瞭解真相的官員都表示:他們將對中共迫害人權的問題給予關注。以下附上:我們參加人權會議期間並與美國駐聯合國日內瓦東亞事務部主任官員的合影:(圖一)、(圖二)、(圖三)朱洛新在芬蘭參加活動 向民眾講真相。

美國驻联合国日内瓦东亚事务部主任與朱洛新在日內瓦人權總部合影。(作者提供)
2013年9月參加日內瓦人權會議。(作者提供)
朱洛新在芬兰参加活動,向民眾講真相。(作者提供)

我被中共的法院非法判刑十年期間,在此只略舉二、三件事;也曾被關押在韶關女子監獄和廣東省女子監獄。其中四年多警察對我使用了戴手銬、腳鐐、關禁閉倉等酷刑,我仍堅持信仰最後警察只得以零口供收場。此後,在廣東省女監獄的獄警對我進行長期洗腦的精神酷刑折磨。通常警察都找吸毒犯人去貼身監控法輪功修煉者,以下統稱挾控。

特別是,我多年被關在一個小房間內,被獄警反復滾動播放高音誣衊「法輪功」的聲響材料;除了每日貼身監控我一言一行的兩位吸毒挾控外,不讓我接觸任何普通關押的犯人。令人髮指的是這種精神酷刑使人片刻得不到安寧,心情狂躁;日後還有出現過反應遲緩、精神注意力不夠集中方面大不如從前等等;

記得在2005年某日,一獄警走入關押我的小房間後,命令我身邊的吸毒犯打開電視準備播放中共政府製作的誣衊法輪功視頻(註明:《法輪功》的李洪志師父是教導學員與人為善,以「真善忍」引導學者;但是這些播放視頻的內容都是與我之前學習《轉法輪》的內容背道而行。)

當她們開電視機時,我一直在內心作強烈抗拒,不看這些壞東西,我堅守不要…… 也奇怪,她們開電視後,畫面不是出現黑白雪花就是沒圖像或沒聲音。獄警等得時間長就不耐煩的說:今天撞鬼,怎樣搞也不行。於是她就吩咐挾控A說:算了,你們就讀那些資料給她(指著我)聽吧。之後她就離開了。

我心想身邊的挾控A和B讀那些誣衊『法輪大法』的資料,不同時也在毒害她們嗎? 於是就想:我不要這些敗物,也不想身邊的人受害……  這個時候拿起資料想讀的A挾控突然聲音沙啞,就用手示意B挾控讀。B挾控說:噢,只我一個讀,不幹。就這樣兩人說著說著,看到一隻小鳥飛到窗前停著,我就和它友好的打招呼,小鳥就對著小房內吱吱喳喳開心地叫…… 兩個夾控也開心的一起分享這暫短的喜悅氣氛,獄警吩咐讀資料之事就被忘在腦後。

大概過了一會兒,聽到門外幾個聲音:罰站這麼多小時還不聽話,快走,你還裝死啊!耽誤我們的時間。 我就走到小房間的小窗往外看,看到一位法輪功學員非常艱難的被兩個挾控推著一步一步走,我估計 她是去洗手間。 當她抬頭看到我時,看到眼前一位約60歲左右,眼睛像熬夜後佈滿血絲,雙目相碰,她的眼淚不斷往外流,也能感受到她身體有點承受不住。 在她後面的夾控用手大力的推該老人說:怎麼啦,一起落難就忍不住哭了?嫌罰你站不夠嗎?這個時候沒人會幫你,只有老老實實在這呆吧。 隨著罵聲,她們漸漸離去。以下簡稱此老人為C君

在晚上僅有的約4-5小時睡床的時間,頭頂24小時是監控器監視。於是自己就把師父的經文默寫下。才安心閉上眼睛休息一會兒。第二天在雙方去洗手間路上的瞬間我把經文給了C君。

第三天,獄警一進來就說:你真本事啊,竟然把你師父的經文給C君, 你不怕加期?我便回答無罪不也被關在此?你們都看過《轉法輪》,裡面都是如何教人做好人; 你上有老下有小,到你老時兒女問你如何在監獄中工作,你怎麼說呢?

該獄警沉默了一會,走前她說:你給東西別人也要看對方!這麼笨的人不識字還要查字典(C君不想『經文』落到她們手上,欲放入口中時被挾控搶奪了)。從這些事便知道獄警對不同年齡法輪功修煉者監控特別嚴,會使用各種酷刑為達到迫害修煉人放棄信仰。

約2年後,偶爾C君和我擦肩而過時、投來感激的目光,我也意會回應相互的鼓勵。多麼珍貴的相遇之緣,當遭受酷刑迫害的人若能在精神層面上得到支援,是可以暫時忘記痛苦和帶來信心與希望,於是自己就冒著危險提供師父的經文給其他堅持信仰的修煉者,這樣的事發生過多次,在此不詳述。

另外,記得在看守所同一個監倉內關押一位法輪功學員王家芳(華中師範大學數學系碩士,原廣州大學數學系教授,撰寫過《模糊集類上的Fuzzy測度》等許多學術論文,是一位學生喜歡的好老師。)王教授告訴我:「廣州大學副教授李曉今被校方派來勸說我放棄法輪功的修煉。當她看完《轉法輪》這本書後,李副教授知道李洪志老師是教人如何做好人,從此她開始修煉法輪功。 當「610」辦公室人員知道此事後,馬上把李教授關到『廣東省廣州市黃埔區洗腦班』,二十四小時內就把李曉今副教授迫害致死,多殘暴啊!」

有一次,警察指使幾個關押人員毆打正在幹活的王家芳教授,我坐在旁邊(我認為我無罪,從來不服從幹活。) 於是我就跑過去用盡全力阻擋他們打人。這些打手看到我誓死保護王教授,就暫時罷休。在2017年10月27日中午,王家芳教授在廣州流花湖公園東北門派發法輪功真相資料又被中共警察再次綁架,2018年8月24日,被廣州市荔灣區法院誣判3年半;2018年12月18日,又被劫持到廣東省女子監獄。每當想起一同患難的同修,也使我時常牽掛眾多堅持信仰,仍然被關押在中國的監獄的法輪功學員。

朱洛新在看守所關押期間 因堅持法輪功信仰 曾不止一次連續14天被釘拷40至50斤的雙腳腳鐐。(示意圖)

中國有許多「良心律師」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據明慧網統計,僅二零一九年,律師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就將近400場。

新年前後,中共的公檢法司係統人員卻昧著良心,不去救災,而是為完成中共的迫害指標,撈「政績」,為自己升官發財,加速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判刑, 近200名法輪功學員在新年期間被非法判刑,製造了多少人間悲劇,而這個時期恰恰是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爆發之時。 近22年過去,中共政府仍然對法輪功信仰者和其他任何有信仰的民眾進行迫害、甚至殘暴的活摘器官等暴行仍未停止……

我們呼籲更多的世界各地民眾關注中國人權的惡劣狀況,這樣的殘忍迫害應馬上結束。  中共更應該在全球受到法律的嚴厲制裁和正義的審判。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