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王滬寧誤判美國 誤導習近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27日訊】全球矚目的美國總統大選,從形式上已告一段落。近日有中國問題專家說,美國大選期間,中共高層一直密切注視著美國政局。而中共大腦王滬寧再次誤判,從而誤導習近平。

中國問題專家陳破空25日在自由亞洲电台撰文說,1月20日,美國發生兩件政治大事。上午,川普(特朗普)提前離開白宮,在安德魯空軍基地舉行了告別式;下午,拜登宣誓就任美國第46任總統,政權和平而有序過渡。

這兩件大事具有兩大象徵意義,其一:2020年美國大選留下巨大爭議。其二,歷經兩個半世紀的風雨,美國民主與憲政依然穩定。

文章說,遠在太平洋彼岸的北京政權,一直密切注視著美國政局的風雲變幻。

1月6日美國發生震動世界的國會山事件,當時正在將舉行欺詐選票的「質證」環節時,若干人闖入國會引起騷亂,打斷了問責假選票環節。

這時國會一名警員,開槍打死一位退伍女兵,會議中斷。到晚間,會議恢復,成了對國會騷亂的聲討與表態,在巨大壓力與緊張氣氛下,國會直接開票,宣布拜登當選。

而那些事實存在的大量爭議問題,則在這一刻「休眠」。

陳破空說,國會山騷亂事件當日,中共高層召開了一整天的會議,名為政治局常委會聽取各部門工作匯報,實為研究美國政局。新聞聯播只以文字和讀稿方式報導會議,證明那是一個閉門的祕密會議。

各方信息顯示,中共高層當日判斷,以為美國陷入了內亂,甚至可能走向內戰。習近平等人因此以為中共的戰略機遇來了。

1月11日,習近平在黨校講話稱: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時與勢在我們一邊」。

有分析說,按照中共的思維來看,世界時與勢似乎是站在中共這邊,其實不然。(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但專家分析認為,世界局勢早已跟過去不同,反共已成為集體共識,加上中共的滲透、金錢收買,在當前國際社會已極度受限,習近平此言,說明他仍在誤判美國

財經專家、資深媒體人黃世聰對大紀元分析說,按照中共的立場與思維來看,世界時與勢似乎是站在中共這邊,但其實不然。

他說,從宏觀角度來看,美國四年一次的總統選舉,某種程度可以視為一次社會運動,短期雖然會引發社會對立,卻很快平息,結束後依舊團結,不至於會有太激烈的局面。

相反的,中共表面看似平靜,實際上檯面下暗潮洶湧,各派勢力暗中廝殺,這股壓力一旦爆發,就是另一方的傾覆,後助力是無法想像的。

黃世聰說,中共是以自己內部的權力鬥爭思維,來解讀美國這次大選所造成的各種紛爭,以及華府的遊行、部分人士入侵國會等事件,認為美國已全面失控,這是中共誤判。因為中共看事情的視角不同。

陳破空說,讓中南海想不到的是,1月6日,美國國會山衝突僅在短短4小時之內就落幕,國會於當晚8點復會;美國大選爭議,也在1月20日之前大致歸於平息。

1月6日,若干人闖入國會引起騷亂,議員們四散逃離。(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值得關注的是,美國國會山騷亂後,王滬寧的舊書《美國反對美國》突然在中國爆熱,書價暴漲,在孔夫子舊書網,漲到每本16666元人民幣,比原書價暴漲3000多倍!

陳破空說,這個看似離奇現象,反映相當多的中國人,也以為美國陷入內亂、甚至內戰,美國將不戰自敗;以為王滬寧當年的判斷得到應驗。

然而,美國政權20日和平而有序過渡,卻跌破這部分中國人的眼鏡,也讓中南海大失所望。實際上是王滬寧誤判了美國,進而誤導了習近平。

陳破空說,王滬寧於1988至1989年訪美做學術交流,只觀察到美國的若干表象和皮毛。他從「美國反對美國」的認知出發,進而批判美國民主制度,並預測美國將會因為國內衝突而衰落。

殊不知,民主制度下,社會和民眾道德水平普遍較高;但專制制度下,社會和民眾道德水平普遍低下,甚至淪喪起碼的道德和人性底線。

陳破空說,從共產中國校園裡走出來的王滬寧,無法理解也無法達到美國反對美國的境界和高度,美國的活力在於:這部分的美國反對那部分的美國;而中國的僵死在於:不准這部分的中國反對那部分的中國。

陳破空認為,身處21世紀的王滬寧,觀察世界的水平仍未超出滿清王朝的遺老遺少。滿清後期,清廷曾先後派出大臣到歐美國家考察,有人驚訝於歐美的經濟發達和政治民主,認為值得效法。

但也有人報告皇上:英國罷工,美國示威,如此下去,這些國家遲早會垮台,還說:議員們爭得面紅耳赤,如此咆哮公堂,成何體統?

事實是:一、兩百年過去了,英美依然雄踞於世,大清國早已灰飛煙滅。

陳破空說,鑒於王滬寧被稱為中共三朝智囊、三朝帝師,王的水平代表中共的最高水平。然而,放在正常國家就是最低水平,處在文明世界的末端。王的現象寫照了中共無法與文明世界兼容,仍停留在蠻荒狀態。

王滬寧(中)。(Feng Li/Getty Images)

王滬寧是中共三屆領導人的「政治化妝師」,曾為江澤民炮製「三代表」,為胡錦濤搞出「科學發展觀」,為習近平包裝「中國夢」、「習思想」、「習核心」等。

中共十九大上,王滬寧升任中共常委,掌中共思想管制和宣傳,被外界稱為「國妖」。外界發現,習在王的全力「輔佐」下,運勢一路下滑,不但在國內民心盡失,還激怒了國際社會,成為了國際譴責的對象。

特別是2019年鎮壓香港反送中運動、2020年強推香港國法安,以及目前仍在全球肆虐的大瘟疫中不斷上演各種「惡作劇」,將全世界的怒火引向習近平,都被認為王滬寧脫不了干係。

北京一名紅二代曾向大紀元透露,現在習的整個戰略都是江派出身的王滬寧出的餿主意。雖然很多重大事情是習拍板,但拍板者不一定具有洞察全局和獨立決策的能力,很多時候只能依靠身邊幕僚的資訊和建議。

而王滬寧無疑是習身邊最重要的幕僚。因此習的失敗與王滬寧的問題密不可分。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