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世界關注美國精英對美發動戰爭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Lee Smith撰文/秋生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月23日和2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飛機飛進了台灣領空。入侵是正常的事件,但是最近的幾次表明入侵在升級。

通常情況下,會有一到兩架飛機探測台灣的防空系統,但是據報導,1月23日有8架轟炸機和4架戰鬥機,隨後是1月24日的15架軍用飛機。看起來北京政權正急於早點試探美國總統喬‧拜登。中共可能不是唯一的考驗。上個星期,二萬多名國民警衛隊被派往華盛頓,去保護幾乎無人參加的新總統就職典禮,這證明美國已經支離破碎。

觀察人士普遍誤解部署衛隊是為了顯示拜登團隊作為美國民選政府的合法性,但是關於駐軍最突出的事實是,一些被發現支持唐納德‧川普的人被遣返回家。因此,部署軍隊的原因(現在可能會持續到3月)是拜登的白宮熱衷於利用1月6日在國會大廈發生的大部分是和平的遊行中的零星暴力作為進一步打擊川普支持者的政治藉口。

在政府及其媒體代理人看來,川普的支持者很可悲,但是既然他們曾經試圖暴動,那就要動手了。有近7500萬人投票給拜登的對手,那麼接下來他們遭遇什麼都是活該——讓他們進一步受窮,假借公共衛生措施(比如對抗冠狀病毒)給予他們進一步的集體懲罰,把他們定義為國內恐怖分子,予以監禁,甚至殺害。

讓我們試著想像一下外國人如何看待我們的處境:無論是美國的傳統盟友還是對手,都無法認同新政府關於美國政府在1月6日遭遇了叛亂的評估。與他們自己在國內面臨的挑戰相比,這些抗議顯然是溫和的。

比如在法國,「黃背心」運動已經進行了兩年多的抗議活動,經常演變成街頭暴力,造成11人死亡,四千多人受傷。從產生法國大革命的國家的角度來看,1月6日一點也不像一場起義。以色列也是一樣,建國以來,以色列一直在打擊一些阿拉伯公民策劃的恐怖襲擊。

想一想獨裁國家會如何看待它。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定期地與其日益壯大的反對派運動進行低水平的暴力衝突,它會相信1月6日是對美國國內和平的攻擊?

那麼俄羅斯呢?上週末,俄羅斯當局逮捕了二千多人,那些人在全國範圍內遊行,要求釋放普京的批評者亞歷山大‧納瓦爾尼(Alexander Navalny)。

中共採用大規模拘留和強制絕育來消滅穆斯林少數民族和維吾爾族,難道他們會認為美國家庭和老年人在寒冷的冬天遊行會發展成對美國政權的實質的威脅嗎?

不,他們都看透了,美國的政治、企業、文化和媒體精英正在向他們所鄙視的美國人發動戰爭。

自9‧11世界貿易中心和五角大樓遭受襲擊以來,美軍採用了反恐戰略在全球範圍消滅伊斯蘭極端分子,而如今,記者、智庫專家、現任和前任執法官員都在建議拜登當局採用相同的戰略對付美國人,對此外國勢力會怎麼想?

或者,他們會如何看待這場戒備森嚴的就職典禮?到場的有褪了色的流行歌手,她們前來慶祝一個蒙著黑色口罩的人,此人預示著一個「黑暗的冬天」,數月來,他被他的操控者們藏在地下,不太可能憑藉自己的力量完成四年任期,除非被一群名人亡靈法師當作鼓來敲打。如果我們的盟友和對手看清了我們,他們會認為美國領導人已經瘋了。

看到這個國家變得瘋狂,幾乎沒人感到奇怪,因為拜登的就職代表了美國精英長達四年的對現實的反叛的頂峰。

反叛始於2016年12月,當時巴拉克‧奧巴馬指示他的中央情報局局長(CIA)約翰‧布倫南(John Brennan)通過評估證實他的繼任者是在俄羅斯這個外國大國的幫助下成為總統的,以此破壞他的繼任者的執政合法性。隨後,在知名媒體機構和其它精英意識形態機構如研究院、智庫、好萊塢等的大力支持下,半個國家將其政治信念和心理健康投入到了製造陰謀當中。

用局外人過去幾年的方式來看待美國不需要太多的想像力。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是唯一負責發現並阻止外國特工破壞美國政治體系的機構,但是它卻把注意力放在了破壞美國總統身上。由於高層官員沒有對他們的非法政治活動負責,其他人也受到鼓勵,加入了行動。五角大樓的一名官員和中央情報局的另一名官員在政府範圍內,包括美國高級外交官在內,發起了一場的運動,要求彈劾川普。

隨著COVID-19的到來,美國精英越來越多地使用「新常態」一詞來使違憲的法令合理化,用來打擊企業、家庭以及川普的支持者的自由,這表明這個國家的分裂不是在政黨之間,而是在目睹光明消失的人們和故意走進黑暗的夢境的人們之間。

如果像中共這樣的對手選擇袖手旁觀,看著美國的領導層在瘋狂中消耗自己,那我們就該感到幸運了,可是我們不應該指望著這樣。

原文:Opinion: The World Watches While the US Elite Wages War on Americ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李‧史密斯(Lee Smith)是最新著作《持久的政變:國外和國內的勢力如何攻擊美國總統》(The Permanent Coup: How Enemies Foreign and Domestic Targeted the American President)的作者。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