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推特封號的川粉枕頭哥:從癮君子到百萬富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28日訊】本週二(1月26日),著名的川普(特朗普)支持者、企業家、「我的枕頭」(MyPillow)公司CEO林德爾(Mike Lindell)的推特帳號被該社交媒體封殺,這被外界認為是推特公司的審查言論、管制表達自由的最新案例。

林德爾對媒體表示,現在他不僅受到高科技公司的打壓,更面臨來自美國商界的制裁。主要零售商如「床上、浴室用品及其它」(Bed Bath & Beyond)公司和柯爾百貨(Kohl)都禁止銷售「我的枕頭」品牌產品了。

林德爾號召美國的愛國者們反擊目前社會上流行的這種左派的「取消文化」。像他在過去的十幾年電視明星生涯一樣,林德爾在媒體上總是不忘談到他的傳奇的「美國夢」之路,並以他的故事激勵那些身陷人生低谷,甚至是處在毒癮中不能自撥的人們。

林德爾寫了一本書,名叫《機率有多大?從癮君子到CEO》(What are the odds?From Crack Addict to CEO〉,其中介紹了他神奇的人生經歷。

林德爾出生在明尼蘇達州的查斯卡(Chaska),小時侯父母離異,他曾經考上了明尼蘇達大學,但是中途輟學。最開始在一家雜貨店幹活,後被老闆炒魷魚。雜貨店老闆對他說過一句話:「麥克,你要是不喜歡這裡,你以後可以自己開公司。」

林德爾一直把這句話記在心裡,那以後就開始闖蕩江湖,想幹出一番事業,但都以失敗告終。他開過清洗地毯的生意、去加州開過餐車,還曾在一家賭場幹過,後來他被賭場老闆從前門扔了出去。後來他做了一份酒保的工作,最後把酒吧買了下來。

「但是當時那可能不是一個好主意,因為我那個時候已經吸毒成癮了,很嚴重的可卡因癮君子。」林德爾在很多媒體以及訪談節目中講過他的這段經歷。

感受神的力量

2004年的一個晚上,林德爾做了一個夢,他夢到了一個舒服的枕頭。他從少年開始就有失眠的毛病,曾經在16歲時花了70美元買了一個枕頭。

那天凌晨二、三點鐘,林德爾從那個枕頭夢中醒來,他從床上爬起來,抓起筆和紙開始設計他的「枕頭公司」的創意,然後把他想出來的東西畫了滿牆滿屋子。這時恰巧他的一個女兒從樓下走上來找水喝,林德爾就問女兒:「我有個生意主意做枕頭,名字就叫『我的枕頭』,你覺得怎麼樣?」

她女兒回答說:「這個名字聽著真隨意。」

就這樣,「我的枕頭」品牌誕生了。林德爾說,這是神給他的創意。

後來在全家人和朋友的幫助下,林德爾開始學習縫紉,製作枕頭、再銷售枕頭,生意的過程中也經歷了很多坎坷和神奇的事情。

但是生意再忙碌也沒有讓林德爾戒掉毒癮,他對可卡因的渴望越來越嚴重,整夜整夜地吸毒,根本睡不著覺。以至於,最後賣他毒品的毒販子都不賣給他毒品了,為了他能睡一覺。他人生走到了黑暗期,林德爾失去了家庭、房子,剛剛起來的小本枕頭生意也岌岌可危。

有一天毒販子對林德爾說,「把你手機拿過來,我給你拍張照片,你的書或許用得著這張照片。」

那是2008年。照片上的林德爾形容枯槁,萎靡不振。後來出書的時候,林德爾就是用的這張照片做了他新書的封面。

10個月後的2009年1月16日,林德爾在睡覺前認真地做了一個祈禱。他說:「上帝啊,我想早晨醒來時不再有那種(對毒品的)渴望了。」

第二天早晨,神蹟出現了:他果真忘掉了毒品。「哇!」當他意識到多年的毒癮消失殆盡,頭腦完全清醒了的時候,他感到,他的人生即將逆轉,上天也許讓他做更大的事情。

從那以後,林德爾的生意越做越好,員工從當時的5人增加到年底的500人,一直到現在的2,500人;產品也從單一的枕頭擴展到一百多種床上用品;年營業額從2009年的10萬美元增加到2019年的3億美元。

MyPillow公司目前有一百多種床上用品。(MyPillow網站)

同時,林德爾沒有忘記那些像他一樣走彎路的癮君子們。他成立了一個基金會,專門幫助這些人像他一樣改邪歸正。從2016年開始,林德爾成為川普總統的堅定支持者,他參加總統的助選以及給保守派投資,曾被川普總統作為「美國製造」的代表人物,邀請進白宮。

今年1月15日,林德爾再一次進入白宮,為總統提出建議。

對於目前推特公司以及零售商對於他的打擊,林德爾在接受《明尼蘇達明星論壇報》(Minnesota’s Star Trubune)的採訪時表示,這不會改變他什麼。

「我對川普的支持自從我見到他時就從來沒有改變過,也永遠、永遠不會改變。」林德爾說。

至於商業上的遭遇,他說,中間商不要貨他就直銷。「真正的人是不在乎的,枕頭又不是政治。」

目前有傳言,林德爾將要參選明州州長一職,川普都曾經在集會上鼓勵過他。對此,林德爾對媒體說,「到2022年還有很長的時間」。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唐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