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掌摑:吃瓜群眾好奇

作者:何與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世事煩亂,有些還大得要讓很多中央大官頭疼,不過平民老百姓並不一定,或者說,沒有資格,同舟共濟什麼的,如有機會,或者說在安全的條件下,還會找些小事圍觀,起鬨,評頭論足,甚至偷著樂一把。這些天議論紛紛的無疑是河南濟源市委書記張戰偉在領導專用飯廳當眾掌摑市政府祕書長翟偉棟之事。一記耳光立時響亮網上網下,終於摘下了市委書記的烏紗帽,這就足可以幸災樂禍幾天。

這位後來被譏為想當「山大王」的張書記,當時的訓斥之聲是相當震撼的:

「你是誰啊?誰讓你來這兒吃飯的?」

「你是副市長嗎?你是不是把自己當成了市領導了?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吃飯?!」

「服務員,把這個人給我趕出去!」

翟同志謙卑地過來想解釋幾句,可是山大王不由分說,立即「狼」性大發,啪一個耳光打過去了。

第二天,山大王意猶未盡,再向一眾部下慎重宣講「掌摑有理」論:

「國民黨還知道尊敬長官咧。」

「打牌還知道有大小王。」

「良心大大的壞了……」

張書記甚至敢說「我要有槍當時就斃了你」,因為——他太有理了,完全政治正確。他振振有詞:

「決不允許目無組織,自以為是,自行其是,陽奉陰違或當政治上的『兩面人偽忠誠』!」

這個罪名可謂大矣。因此,翟同志雖然貴為市府祕書長,官場滾打多年,應該也見過世面,還是嚇得心臟病發,在醫院住了半個月。這個掌摑事件發生在去年11月11日,兩個多月後,他夫人實在忍不下去了,便告狀,告不下去,便捅到網上,大有魚死網破之決心。於是,吃瓜群眾便議論了:你翟某他麼還是個男人嗎?挨了一巴掌就得住院半個月?窩窩囊囊,太慫了吧,還不如一個女人有血性。乾脆唾面自乾得了。

吃瓜群眾還好奇:

黨政機關食堂是否有領導小灶?是否按職務享受不同特供?

掌摑之後受害方向派出所報案,派出所為何置之不理?敢理嗎?

濟源市紀委為何反而調查被掌摑者?

輿情發酵引發社會關注後,河南省紀委人員為何還以「治安案件」搪塞之?

那麼,官員當眾掌摑下屬,到底該如何定性和處理?……

頭腦比較靈光者想到:這個掌摑事件,絕非吃飯資格這麼簡單。兩人應該已經積怨很深,水火不容,更可能涉及市黨委、市政府的矛盾。打狗就是打給主人看嘛。或者叫「隔山打牛」。敲打翟祕也提醒濟源大小官員我才是「一把手」!這樣說來,這兩套人馬鬧的什麼啊?既生瑜何生亮嗎?是內訌嗎?

據說當地紀委反而調查被掌摑者,就是遵照張大書記的指令而為。查他,威懾,起碼可達成「恐怖平衡」。如果真查出什麼事來,把人弄進去,那是一勞永逸地絕了後患。可惜山大王棋差一著。不知為什麼他竟然犯了一個非常低級完全不該犯的錯誤。張書記長期在河南省紀委任職,掌摑這玩兒絕對出於工作需要,這是習慣,是愛好,這個獨特國粹也應該發揚光大,但是程序不要錯啊——應該先「雙規」,或以現在的說法,先「留置」,然後在一個祕密的留置空間裡動手。那這個「動手」,才不是掌摑這麼簡單呢,這些年已有多少人離奇死亡了!

於是,不好意思,張書記只好犧牲一下。正好他這個書記級別不高不低,既可成為大眾的談資,同時又無傷大雅,有關部門就樂得讓大家偷樂一回。有詩人名張青者作《西江月.中州逸事》一首記之:

豫地官場逸事,餐廳何故喧譁?傳媒暗訪又明查,牽出中州一霸。

府尹無端失手,耳光自毀烏紗。威儀六品忒豪奢,已成坊間笑話。

幸好只是一個笑話。這個張書記還真不算什麼。俗語說,小不忍則亂大謀,歷史上嚴重得不敢想像的事例有的是。遠的不說,八年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掌摑公安局長王立軍,那才真叫驚天地泣鬼神!當時人們都說,中國官場的腐敗荒誕,已經大大超越人們包括任何小說家最天才或者也是最離譜的想像。哪一位小說家,會構思出一個直轄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突然單闖美國領事館以避殺身之禍;一個做過律師的黨中央政治局委員的夫人,竟然敢於親自下手毒殺一個外國人並且堂而皇之讓公安局長副局長為之滅跡結案;一個政治局大員以唱紅打黑威震神州如日中天問鼎中央而且志在必得卻因一個不可思議的耳光前功盡棄陰謀敗露一夕之間成了階下囚!真是荒誕的奇蹟:一記耳光改變中國壬辰龍年的政治走向。

或者,對平民百姓來說,國家大事不容置喙,還是想想自己吧。而這樣好像就樂不起來了。有人就深有感觸,說,掌摑確是人格侮辱,但在當下,人格侮辱難道不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嗎?難道不是這個社會生態的一部分嗎?當有一種力量,使你不得不諂然媚笑,出賣尊嚴;使你不得不說連需要點邏輯的鬼話都不如的屁話;使你不得不昧著良心做著自己都極不情願做的事情……那股力量難道不是帶有侮辱性的耳光嗎?對一個人的人格尊嚴來說,這當中哪一種不是包含著絕不亞於耳光的侮辱?哪一個不是無形的耳光?當所有這一切你都受了之後,一記附加點皮肉之痛的有形耳光又有什麼特別的?

不過,還是有人就是吃地溝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吃瓜吃過頭了。「掌摑事件」後,他們聽到有關人員表態說,張書記被免不是終點,應繼續深入整治官場生態,便很為捏把汗。他們心裡想,能繼續深入嗎?想想:偉大領袖不是大半個世紀前早就教導全黨一把手要大權獨攬嗎?一把手不是一霸手又如何一把手?想想:「陽奉陰違」、「兩面人」、「偽忠誠」……張書記這些訓詞,是當下最熱詞啊。是跟誰學的?

(2021年1月22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