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拜登政府能持續對中共更強硬嗎?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ustin Bay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拜登總統提名的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也認為,前總統川普(特朗普)的政府對待共產中國採取了正確的做法。

在1月19日的參議院提名確認聽證會上,布林肯對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說:「川普總統對中國(中共)採取更強硬的態度是正確的。我非常不同意他在許多領域的做法,但基本原則是正確的。我認為這實際上有助於我們的外交政策。」

布林肯知道中共危害美國和世界。

但在亨特‧拜登的中國投資醜聞充斥的外交和犯罪背景下,拜登政府能繼續採取「更強硬的態度」嗎?

拜登家族涉嫌參與怎麼看都像是數百萬美元政治賄賂的交易,而主流媒體和社交媒體的大亨們阻止了大選前對此事的公開調查,這可能是拜登當選的原因。

然而,在拜登——中國醜聞被徹底審查之前,我們不會知道北京是否握有拜登的軟肋,使其可能軟化川普的強硬對待中共的政策。

了解情況很重要,鑒於中共無孔不入的間諜活動、全球知識產權盜竊、龐大的軍事擴張計劃、帝國主義般的奪取領土、欺凌鄰國、違反條約承諾、警察國家恐怖以及對穆斯林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等方面的紀錄,在這個歷史時刻採取軟弱的做法最終會使美國的安全受到威脅。

中共利用賄賂來施加影響、利用勒索來脅迫,用這兩者作為間諜、盜竊和外交的工具,這並不是陰謀論或聳人聽聞的指控。

中共在世界範圍內向研究機構、高科技公司、大學、媒體組織以及腐敗的政府注入了數十億美元。但中共的現金終究是一個陷阱。

中共要求獲得研究成果和新技術,如果不能公開獲得,那麼就竊取數據和設計,通常依靠受賄者或被勒索的內部人士竊取數據﹐或幫助中國的網絡黑客入侵專有信息網絡。

從受資助的大學和媒體機構來看,中共政府期望採取「溫和的方式」﹐比如壓制對中共警察國家暴行的批評,扼制對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批評。

有一個很好的例子。2020年10月,保守派媒體《華盛頓自由燈塔》(Washington Free Beacon)的一篇調查文章,詳細描述了《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多年來對中國華為科技公司的「同情」報導。《華盛頓自由燈塔》記錄了該雜誌與這家中國企業巨頭獲利的商業關係,並指出《經濟學人》近10年來一直沒有承認這種經濟關係。

華為與中共在財務和業務上的深厚關係不是祕密,但華為影響《經濟學人》報導的能力卻被隱藏起來。

從2019年12月下旬到2020年春季,世界衛生組織對中共採取的懷柔態度,推遲了全球對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的應對。 2020年6月,美聯社的調查顯示,雖然世衛組織公開贊揚中共,但「在幕後,情況卻大不相同」。

中共沒有向世衛組織提供抗擊疫情所需的信息,中共「拖延公布病毒的基因圖譜」。美聯社將其歸咎於「中國公共衛生系統內部的信息嚴控和競爭。」「嚴格控制」,美聯社弱化了它的批評力度。

中國是一個專制國家,壓制對中共領導人和中共體制的批評。如果壓制批評需要對世界其它地方就致命疾病的爆發撒謊,那也無妨。

有許多評論家猜測,中共與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保持密切關係。儘管譚德塞不是醫生,但中方支持他的任命。

2020年1月底,譚德塞贊揚「中國承諾透明度」。2012年至2016年,譚德塞擔任埃塞俄比亞外長,在此期間,埃塞俄比亞從中國借款超過130億美元。

2020年12月,曾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美國經濟學家大衛‧斯坦曼(David Steinman),指責譚德塞在埃塞俄比亞政府任職期間涉嫌「協助埃塞俄比亞的種族滅絕」,譚德塞否認這一指控。

旁證和聳人聽聞的指控並沒有讓譚德塞成為罪犯或傀儡,但在關鍵時刻,他對北京的態度非常溫和。

因此,我們有必要問一下,中共對譚德塞了解多少,對拜登家族的在華財務安排知道多少。

中共斷定,全世界最終將屈從於其巨額賄賂和軍事威脅。

原文Can Biden Administration Continue 『Tougher Approach』 on Chin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奧斯汀‧貝(Austin Bay)是美國陸軍預備役上校(已退役),作家,聯合專欄作家,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戰略和戰略理論教師。他的最新著作是《來自地獄的雞尾酒:塑造21世紀的五場戰爭》(Cocktails from Hell: Five Wars Shaping the 21st Century)。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