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試析:共產黨亡於何時?

作者:棄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國文字博大精深,每個字都有深刻的含義。從聖人倉頡造字始,隨著朝代更迭書寫的字形也發生了演變,文字應用的意義也更加豐富了,然而仍八九不離其宗。但是中共將漢字簡體化,卻大大翻轉了漢字的原本涵義,這種轉變和社會的道德水準、人的思想變異等等因素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冥冥之中有天意,簡化字的出現也體現了中共本身的命數。

簡化字「共产党」藏命數

中共設立簡化字時,是直接敗壞了漢字,加進了許多負面含義。比如人們已普遍知道的:「親不見(亲),愛無心(爱),產不生(产),廠空空(厂),麵無麥(面),運無車(运),導無道(导)……」。

中共的簡化字如何體現中共本身的命數?本文就從「共產黨」三個字試析如下。

先看「共」字。現在看到的「共」字是漢代的簡牘俗寫用字,不是中共簡化的。這個「共」字拆開來看,就是「卄一八」或「廿一八」(廿和卄相同,都指「二十」)。所以說「共」就有「二十一和八」的含義。

再看「產」字。這個字在中共簡化前,寫作「產」,意為「生」、婦人生子之意。[1]中共簡化後的「产」去掉了「生」,有「出生時就死」之意,也可以說出生時間和死亡時間相同。「产」也有「毀滅」之意,因為「产」下了一個不應該「生」(存於世間)的東西。

「党」字古字形為「黨」,《說文》:「黨,不鮮也。從黑,尚聲。」《馬王堆帛書.老子甲本卷後古佚書》第395行:「成黨於下,與主分權。」意指(臣子)結黨營私,分割君主的權力。因此「黨」有結黨營私的含義,所以古人說「君子不黨」。

古時也有「党」字,但專指「羌族」的分支「党項」,主要居於古時西夏,因此「党」字有「西方外族」的隱意。在中共簡化漢字時,覺得「黨」的含義不好聽,因此借用「党項」的「党」字代替「黨」,卻正應了「西方外族」的隱意,即中國共產黨從馬克思和列寧而來。

「党」字拆開來是「尚兒」二字。按《說文》「尚」有「庶幾」(希望)之意,也有「曾(音zēng)」之意,曾具有重疊、積累加高的意思。党下面的「兒」本是個無頭的「人」字,也可視作無頭的「兒」字。那麼「党」字就含有「沒頭腦的人積聚而成黨」之意,也就是說「党」字有「欺騙煽動沒頭腦的人入黨,以及黨徒甚眾」的隱意,恰好是中共拉人入黨的真實寫照。

也由於從「黨」改成「党」是為了掩蓋,所以「党」仍然有「結黨營私」的含義。比起「黨」來,「党」要糟糕多了。

總合來說,簡化字「共产党」三字就有「西來邪靈中共惡黨,二十一年八月出生,二十一年八月毀滅」的含義。

中國共產党亡(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藏字石」風景區門票上的圖案)

試看中共成立日期的「巧合」:

中共成立日期其實並非1921年7月1日,而是1921年8月1日或2日。中共自己查證後發現,它的第一次會議於1921年7月23日開始,閉幕日期(成立之日)恰好是8月1日或2日。讀者可以查閱驗證。

歷史中沒有一件事情是偶然的,東方人講天意和定數,西方也有這種說法,如《路加福音》12:7中說連頭髮都是有數的。那麼中共滅亡的定數隱藏在哪裡呢?

「習近平」三字藏共產黨的命數

試看中共的最後一個黨魁——習近平的名字就有此含義。

如果把五千年文明看作一台大戲的話,習也必然是其中的一個重要的角色。他的名字和「戲近平」諧音,所以他的出現預示著這場大戲就快到頭了。怎麽看什麼時候到頭呢?「平」可拆成「干(兩用拆出二、十和一)」和「倒八」,含有「二十一和八」。這就和前述「共產黨」三字的內涵吻合了,中共滅亡或真是在2021年8月。

那麼看來2020年由武漢傳出、當下2021年又猛發的這場大瘟疫必定是對著中共及其追隨者而來的。假如大瘟疫淘汰了中共所有的追隨者,中共還能存在嗎?

「共」對應上海的命數
不僅如此,中共和江澤民的興起地──上海,或也是它們的衰敗地:

我們知道,中國人都把上海叫做「魔都」(摩登都市的戲謔簡稱),這恰好對應於中共生於上海和江澤民以上海為巢穴這兩件事。位於長江三角洲的上海本來就是水鄉澤國,那麼兩個名字中含「澤」字的中共黨魁都由此處發起看來也並非偶然。

「上海」地名來自南宋時當地一條河──「上海浦」(吳淞江支流,今已不存),可是「上海」拆開來有「土地上面是海」的隱意。上海的簡稱「沪(原寫為滬)」本是於海濱設竹柵利用潮汐捕魚的方法,可是中共改的簡體字「沪」拆開來有「水淹戶」的隱意(繁體「滬」無此意),也有「潮汐淹沒」的隱意。這兩個不吉利的名字對應於中共和江澤民種下的「惡因」,似乎透露出上海的未來。

那麼現實如何呢?

考古研究發現,約2000年前上海東部仍在海中,下圖粗藍線為當時已穩定存在了約4-5千年的古海岸線,這條線的東部在漢唐以後才逐漸靠泥沙淤積成陸。[2][3] 成陸不久的上海東部地層鬆軟且大量含水,所以在上海建地鐵才被工程行業稱為在「豆腐裡打洞」。不管是碰到一定規模的洪水、地震、海嘯、甚至旱災,上海的東部地層都易受衝擊,不適合於其上大興土木。

上海地區南部的大小金山島(見下圖)一帶曾是連接大陸的廣袤陸地,古稱鸚鵡洲,就是由於地層不堅實被毀。從東晉始,在南側潮水的衝擊下,海岸線地層不斷崩塌,海岸在唐末逐漸退縮到大金山島一線。後在公元1184年的一場海侵(或為海嘯,或為風暴潮,當時沒有發生地震)中,陸地大面積崩塌,鸚鵡洲消失在海中,只剩大小金山島露出海面,海岸線退至接近現在上海南部海岸。

上海古海岸線示意圖(大紀元製圖)

再舉個例子,1985年墨西哥西南海岸發生8.1級強震,距離震源中央400多公里之遙的墨西哥城損失慘重(建立在湖泊盆地軟土上),而距離震源中央最近的沿海四州的損失遠遠小於墨西哥城。400公里是什麼概念呢?上海距江蘇南京僅270公里,距西側郯廬大斷裂帶垂直距離約360公里,距安徽黃山340公里,距江蘇連雲港425公里,距浙江溫州365公里,距韓國濟州島500公里。

上面兩段歷史都說明上海地層,尤其是其東部地層,有潛在的巨大風險。可是偏偏江澤民任中共黨魁時要求大力開發上海浦東,建起密集的高樓大廈,從全國引入了大量的年輕打工者,現上海僅常住人口即已達2400餘萬人,還未計入常住的外來打工者約1000萬人。這是一場利慾薰心的豪賭(江澤民借開發上海浦東獲取巨額利益[4][5])。

更巧合的是,江澤民要求興建的三峽大壩使長江上游來沙量顯著減少,長江早已對下游沿岸產生侵蝕作用。2015年上海市地質調查研究院的觀測發現,「長江口外侵蝕區域的大面積出現和侵蝕區範圍的增大,水下岸坡的變陡,以及我們觀測發現的橫沙東灘等地海底沉積物變粗等現象,都成為上海近海海底正在發生侵蝕的證據」[6]。江澤民建設的三峽在頭,上海在尾,自建自毀,大概是「自作孽不可活」的另一種詮釋吧。

恰好與上海、滬、魔都、澤等不吉利的名稱相對應的,中共一大會址、中共早期活動地、江澤民在上海的數個行宮別墅、江澤民在上海的多數產業、及江澤民要求興建的陸家嘴金融區及整個浦東都在古海岸線東側的新成淤積地帶。其中江澤民兒子利用權力之便圈地興建的紫竹科學園區和閔行航天城(內建江澤民的行宮)更是恰好落在古海岸線的邊緣。

冥冥天意怎能饒過中共惡黨!「共」字的另一種拆法是「土土」和「兩點水」,這個字不就像含水的淤積土層嗎,這不就像是上海的地層嗎?!那麼,「共產黨」三個字不也就有了「西來邪靈中共惡黨,在淤土上生,在淤土上毀滅」的含義嗎?!

一切好像都已為魔都上海的殞落做好了準備。或許這些都是定數,江澤民和中共到哪裡都會帶來噩運,它們本身就是噩運。

天滅中共在即

中共犯下的罪惡已是罄竹難書,理當滅亡。脫開預言,從歷史分析也會發現它是不折不扣的反天反地反人類的魔鬼。《九評共產黨》(*可點閱)中已有詳細的論述。

二十年前就有中國貴州「藏字石」的「天書」預言顯示出「中國共產党亡」的定数。2002年,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中的一个村支書王國富(*諧音「亡國夫」)發現一塊天然崩裂的藏字石,上現「中國共產党亡」六大字。據中共方的高層和地質專家們組成「貴州平塘地質奇觀•中國名家科學文化考察團」調查結果給了證明書,這是一塊純天然的藏字石,崩裂掉落時間在五百年前,巨石本身是2.7億萬年前生成的。這藏字石上的六大字「中國共產党亡」被視為「天書」,換言之,即是上天給世人的垂告。本文試析「共產黨」文字內藏的命數恰與這「藏字石」預言的天數共通。儘管中共屢屢在藏字石的景點和門票上做手腳,妄想扭轉「亡」的天數畢竟是徒勞無功的。[點入參見:《撣封塵:藏字石現世十八年,為何被屢次做手腳》]

中國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藏字石」景點門票,從前後三個版本的改變上可以看到中共改版刻意掩去「亡」字。(網路圖片合成)

中國之內幾乎早已無人認同中共,它依然能騙人的把戲也就只有經濟發展一項了。然而,中共的經濟發展也是充滿了罪惡和虛偽啊。中國人的勞動換來的是快速膨脹的人民幣吹起的資產泡沫(尤其是房產泡沫),這無異於搶劫。人們看不見中共的罪惡恰恰是被泡沫遮住了眼睛,勞碌一生卻不知自己在為賊數錢。(中共國內貨幣供應量(M2)的增長率,從1998年以來約為美國的五倍,約為日本的十倍。中共國內通貨膨脹嚴重,房價物價高漲,錢幣的實際購買力大降。見下圖)

從1998年以來,中美日三國貨幣供應量(M2)的年增長率比較圖(以1998年12月的統計數為基期)。(大紀元製圖)

中共自稱為第二大經濟體,卻是少有的在正常時期不肯放開外匯管制的政權,因為外匯管制本身就是中共截取經濟發展收益的工具(中共現實行年5萬美元購匯額度)。隨著人民幣資產泡沫吹大及中共肆意揮霍外匯(扣除外債的淨外匯儲備僅存等值1萬億美元),外匯管制政策已是騎虎難下。

中共的各種經濟發展都離不開犯罪。以中共的城建為例,它就是以搶劫為基礎的。先明搶地主土地,再暗搶農民土地(所謂集體所有制),然後再高價出售土地使用權,低價補償農民,最終土地變成中共所有。加上利益驅動強拆,貪心造成腐敗,凡此種種,罪惡滿盈。

中共「悶聲發大財」的經濟導向更是敗壞了社會道德。二十年前的中國人是不認同甚至嘲笑這種論調的,然而今天許多中國人的思想都已被其污染。2020年底人大教授翟東升在宣揚「(賄賂美國官員)一沓(*疊)錢解決不了,就二沓」時引起台下讚賞性的鬨笑,陶醉在物質利益中的人們尚沒有意識到這種氛圍已和歷史中被毀滅的墮落文明無異了。

《聖經啟示錄》14:11中說,那些崇拜中共(666魔鬼)和它的形象的人,和那些接受了666魔鬼印記的人(中共黨團隊成員),將日夜不停地永受折磨。(*666魔鬼真貌就是中共,詳情點閱《預言試析:揭開魔鬼「666」真面目》)

由此可見,共產黨滅亡是天定的命數,不論它這西來邪靈惡黨是否就應了本文試析的二十一年八月毀滅這個數。因為佛恩垂憐被共產黨謊言欺騙的那些善念仍存的人,一直在給人機會。然而,如今已經見到瘟疫加速的傳播和致死率的提高,中共的追隨者已在極度危險之中,從現在起隨時都將面臨生命危險!哪怕晚一天聲明退出中共及相關組織都可能錯失得救的機緣,這種機緣真的是轉瞬即逝!

*【退出中共黨團隊(可化名退出)直點鏈接:https://tuidang.epochtimes.com/

注釋:

注[1] 《說文》說「產」:「生也」。《正字通》:「婦生子曰產,物生亦曰產。」金文從「产」從「生」,在「產」字中「产」是聲符,「生」是義符,表示出生。
注[2] 參見:《低調了近2000年,那一天,它大聲喊出自己的名字》,2020-11-12,新民晚報。https://wap.xinmin.cn/content/31844882.html
注[3] 參見:《上海:古海岸線「岡身」串起6000年遠古文化「遺址走廊」》,2017-6-12,中共官媒新華網。http://www.xinhuanet.com//local/2017-06/12/c_1121126761.htm
注[4] 參見陳思敏:《習王敲打虎穴上海面臨天翻地覆》,2017-07-13,大紀元。https://www.epochtimes.com/b5/17/7/13/n9388580.htm
注[5] 參見:《上海20日凌晨「地震」意外牽出江澤民家族勢力》,2020-04-21,看中國。https://www.secretchina.com/news/b5/2020/04/21/930460.html
注[6] 參見:《上海會發生海岸侵蝕嗎》,2015-12-29,上海市地質調查研究院。http://www.sigs.cn/detail.aspx?id=c509b46f-6697-4138-ae2e-b678714c8b69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