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通化無預警封鎖 15天送1次菜面臨斷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31日訊】中共病毒疫情在中國大陸持續升溫下,吉林省通化市無預警封鎖,導致當地民眾缺糧斷糧。有當地居民告訴《大紀元》,當局15天之內只安排給他們送過一次菜,而今有些家庭又面臨斷糧了。

無預警封鎖

家住通化東昌區民主街道的陳雷(化名)告訴《大紀元》,他所在的單元樓出了一名通化「零號病人」的次密切接觸者。

1月14日,社區「網格員」(指定區域工作負責人)打來電話,讓陳雷去做核酸檢測。回家後,在沒有任何通知和準備的情況下,單元樓被封了。

「這也能理解,」陳雷說,「怕造成恐慌,這得理解政府,如果一說封城,老百姓還不都急了,都得去買菜,那不給政府製造壓力了嗎?」

緊接著,住戶們被做了第二次核酸檢測,然後陸續封了小區;又做了第三次核酸檢測,然後封了戶。

吉林疫情嚴峻,通化市急建1186間隔離方艙。示意圖。(圖擷取自微博)

封鎖15天送一次菜 又快斷糧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讓陳雷無法繼續「理解」了。

「突發事情,可能有點忙不過來,咱可以理解。但是到現在為止,都15天了,就送了一次菜。」他說,「一捆蒜苔,兩個羅卜,三個胡羅卜,一棵大白菜,三個圓蔥(洋蔥),4袋掛面。」

而且,這是在1月26日,也就是中共央視主持人白岩松追問通化市長李平的第二天,才送到的。

李平當時給出的解釋是:短時間內訂單太多,線上擁擠,網上平台就失效了;線下配送,由於實行了嚴格的封閉管理,社區的工作人員入戶運力不足。

他還稱,「高風險區東昌區的居民封閉管理了11萬戶,我們爭取今天晚間12時之前,給他們全部配送到位。」

陳雷披露,政府在送來這些食物後又消失了。他現在能省則省,主要顧著孩子。他說,「一天吃兩頓飯,昨天我就吃了一頓,得緊著給孩子吃呀,我要是嘁哩咔嚓都給吃了,那孩子吃啥呀。」

「就我跟我兒子,我們家兩口人還能維持兩天到三天吧。我朋友家就不行了,我朋友家今天就剩一顆白菜,還有一個蘿蔔,他們四口人,他家就沒有菜了。我跟我兒子吃的少呀。」

通化政府給市民一家人5天的菜量,一袋40元錢,還有大量市民沒有收到蔬菜包。(網絡截圖)

網購物價奇高 設最低消費門檻

除了苦等當局配送,居民也可以在微信群裡下單買食品,只是價格貴得嚇人。

陳雷說,「不是那網上報的嗎,什麼肉、蛋奶都不缺。三十塊錢一斤,上哪買去?咱也沒有錢,買不著。三個豬爪子一百塊錢,我都笑了。」

陳雷家庭困難。他曾經在外地做了幾十年的藥品銷售臨時工,沒有五險一金。三年前父母生病,他辭職回家,為父母看病花光了積蓄、欠了外債,但父母還是走了。

去年夏天,妻子也離開了家,只剩他一個人帶著剛上初中的兒子。

陳雷說:「九月份我兒子剛開學,我記得清清楚楚,家裡一分錢都沒有,給我愁的,我就開始賣咸鴨蛋。」「夏天的時候在樓下賣點咸鴨蛋,冬天尋思著做點小買賣,還沒等做哪,就開始封城了。完了,錢都押在貨裡,冬天我想賣點凍貨,剛進完貨,就賣不上了。」

此外,陳雷腰部骨質增生壓迫神經,走路得拄著拐杖。但他這樣的條件去申請低保被拒絕,「說不夠級」。

「那天有一個買大蔥的大姨,我問她了,(說)三棵蔥二十塊錢。我笑了,只能笑一笑,那能說啥呀。」他說。

此外,當地網上下單還設了最低消費門檻,得買足50或100塊錢才給配送。陳雷說,「像我們這種(買得)少的,我們家裡現在我跟我兒子倆,蔥、姜、蒜都沒有了,醬油沒有了,家裡還有鹽,還有半桶油,我尋思著等(湊足錢)一起吧。」

網購的另一個最大問題,就是許多老年人根本不會使用微信,也不懂在線支付。

陳雷所在的小區是棚戶區改造的,位置偏僻,居住的老人較多,年輕人少。「一講用微信啥的,老年人他們都不懂。所以說,我們都是鄰居互相幫忙。就說誰要買菜了,我家買菜了你們誰買點啥啊,幫忙喊,不幫喊不行。」

社區人員難聯繫 住戶難獲物資

陳雷說,最令他生氣的是聯繫不上社區網格員。「我們這個單元,竟然喊了兩天網格員沒喊著人。一喊到人,就給你們電話,(讓)你們跟他(某某人)聯繫。」

對被封戶的人來說,網格員至關重要,因為他們直接指揮配送物資的志願者。有一次,陳雷下樓喊住路過的送菜志願者。

「他說了,你們得跟那個網格員聯繫,網格員單獨給你們按排志願者。我說,我們打網格員的電話打不通呀,他說,那沒辦法,他們聯繫不了。我說那什麼意思,那意思是我們得沖出去唄?後來志願者才給俺們送的菜。要不,俺們那天(26日)都吃不上菜。」

陳雷和鄰居們著急找網格員,還因為志願者並沒有將物資真的送達目的地。

「第一次送菜時,(社區)志願者都不來,是我們喊的,喊了是我們小區志願者進來給俺們送的。」他說,「我們小區有那個在網上訂了一些菜,人家給送到卡點兒,送到卡點兒以後這些志願者就互相推,怕(感染)呀,沒人給我們送。」陳雷說。

然而,卡點離小區還有兩站公交車的距離。

「我現在就想說,這個網格員呀,能不能在這個群裡頭真正的聽老百姓的呼籲,他能不能回答一下?」

此外,住戶有時候也喊在附近的警察幫忙,讓他們給找個志願者。陳雷說,但是「他們說,這事他們管不了。」

「送吃的就行,不要求別的」

此次疫情封鎖,大連、石家莊等地又出現民眾「喊樓」發洩不滿、表達訴求的現象。

陳雷說,「我們不喊樓,當時很多人是說(這會帶來對)通化的負面影響,我們就覺得畢竟是自己的故鄉,不說這些事,最開始問我的時候我也說通化挺好。我都不想跟你們說,今天晚上實在是非常生氣,喊網格員喊不著。」

此外,住戶撥打12345便民熱線也一直打不通。「不知給你排到多少號以外去了,都在打。」

陳雷說,他不知道別人家的物資怎麼樣,「反正我們家是缺了,因為很多網購的咱們也用不上」。

他也不知道開春以後該怎麼辦。「我現在最想表達的就是網格員趕緊接電話。網格員就是社區的,多少人找社區,電話打不通。」他說,「我就是希望趕緊給我們送吃的就行了,不要求別的,不敢要求別的,太奢侈了。」

(責任編輯:文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