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轉生 冤家變成母子

作者:懷忍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02日訊】他和她曾經是冤家,好些年彼此之間糾紛不斷,他忿而說過不想再見她。後來,他正值壯年卻病死了。豈知十來天後,他們又相見了,而且不得不見。為何兩人此生又再見呢?

黎巴嫩Abadye地區外圍20公里處有個農村Ainab。這一帶是信仰穆斯林德魯茲(Druze)教派的地區。這裡的德魯茲人相信人會輪迴轉生,但是他們相信德魯茲人總是轉生為德魯茲人,認為靈魂總是傾向於轉生為同一性別的人。他們對轉生的看法是死後「立即轉生」,沒有從前一生到下一生之間的「中陰期」過渡。而且他們認為自己對前世的記憶不因年齡增長而淡忘。

據美國輪迴轉生研究學者伊恩•史蒂文森博士的研究,到1980年為止,在黎巴嫩和敘利亞已有77個輪迴轉生案例經過研究,其中有57男,20女。下面是一個冤家變母子的案例。

1948年6月21日,婦人薩米雅(Samiya)產下一個兒子,取名宙黑爾•喬爾(Zouheir Chaar)。豈知這個兒子在2歲一學會說話時,就開始責罵她這個母親「偷水」。薩米雅看著眼前這個既相近又疏遠的孩兒,回憶起她的鄰人加米爾(Jimel Adnan Zahr,生於1913年8月25日),他們之間常常為了水而發生爭吵。不過加米爾在二年前已經死了(死時35歲)。他們兩家的農地相鄰,分享同一灌溉渠的水源,兩人常常為了澆地的用水而發生爭吵。

年輕時的薩米雅經常為了自家方便我行我素,不等鄰居加米爾家的地澆完水就把水渠裡的水引到自家的地裡。水是農作物的生命,就是農家的生命。加米爾因為用水常常被奪而憤怒極了,他罵薩米雅「偷水」,自私自利用掉了兩家人賴以灌溉田地的所有水。他曾經為了水權,請求鄉人來主持公道,會合了薩米雅全家一起察看水渠的閘門。

加米爾很是氣恨薩米雅,然而,他和薩米雅的哥哥沙欣又是無話不說的好朋友。沙欣說加米爾氣恨他妹妹薩米雅偷水,並說過永遠也不想再見到薩米雅的話。雖然如此,加米爾曾經要求父親將自家與薩米雅家相鄰的土地遺留給他,以便他能經常與沙欣見面。

不過,加米爾沒能得到父親的遺產,在三十五歲時就去世了。十來天後,1948年6月21日,鄰人薩米雅產下了宙黑爾這個男娃兒。

薩米雅感到很奇怪,宙黑爾這孩兒和她在一起時總是神經緊張,一點都不黏她反而更貼父親,過了五年才漸漸和她這個母親接近。在宙黑爾五歲以前,一旦做錯了事受到母親薩米雅的責備時,有個很奇怪的反應,他會一股腦兒搬出母親——薩米雅年輕時「偷水」的事來回應。沒有人告訴過宙黑爾這些陳年往事,更何況在他出生時,鄰居的加米爾已經死了。這個小孩童是怎麼知道那些前塵往事的呢?

當宙黑爾二歲多時,偶爾經過鄰居家門口(他們家宅之間隔著大片農地)。他認出了加米爾的房子,在那裡他看到了加米爾的父親,那時的他不禁哭了出來。他竟然問起素未謀面的加米爾飼養的蜜蜂,並且能準確指出那些蜂蜜來自哪個地區。而且,他對加米爾家的財產地界知道得一清二楚。二歲多不到三歲的孩子,怎又會知道鄰居的私家事?

宙黑爾還認出了加米爾的兒子、女兒和其他親友。宙黑爾說他自己以前就是加米爾,並且非常親近加米爾的家人,親愛他們就如同加米爾本人一樣。往後好些年,他經常去加米爾家參與他們的家族事務。

宙黑爾三歲時,加米爾的遺孀嫁給了她自己的姐夫薩里姆。宙黑爾說要把前世(加米爾)的太太娶回來,讓自己前世的孩子歸還自己。宙黑爾五歲時曾說過他想殺死薩里姆的話,宛然他是他的情敵,奪走了他的愛妻。

大約十歲時,宙黑爾便不再提起他母親薩米雅以前「偷水」的事了。但宙黑爾對前世的家人還是十分鐘情;加米爾家中人,包括他的弟弟、子女,也完全把他當作加米爾來對待。加米爾的兩個弟弟曾經發生了一場很大的爭吵,最後還是由當時十六歲的宙黑爾出面才平息了這場兄弟的爭執糾紛。加米爾的子女長大了,男婚女嫁時選擇的對象,也都徵求過宙黑爾的同意。

宙黑爾的父親說:因為他們兩人(加米爾—薩米雅)的仇視將他們結在一起,成了一對母子。中國文化中有句古話:「冤家宜解不宜結!」他們這對冤家結為母子,從而善解了前世的冤怨。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