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對付緬甸政變? 拜登面臨早期考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02日訊】週一(2月1日),緬甸發動軍事政變奪取政權,這向剛剛上台的美國拜登政府提出了考驗。

拜登在上任時承諾,美國對人權、言論自由和政治開放將絕對支持。週一,拜登在一份聲明中警告說,將恢復對緬甸的制裁,並堅定不移的支持民主原則。

緬甸曾經長期受制於中共。西方曾竭力削弱北京對緬甸的重大影響,而緬甸軍隊控制政府後,給中共提供了一個更大的潛在入口。

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由於對羅興亞穆斯林的殘酷鎮壓而被指控為種族滅絕,他已經面臨美國和英國的制裁,而北京卻對他表達了尊重。上個月,在與這位64歲的將軍會面時,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稱兩國為「兄弟」,同時稱讚緬甸軍方以「民族振興」為己任。

截至去年年底,中國成為僅次於新加坡的緬甸第二大投資國,獲批外資達215億美元,中緬貿易額占緬甸對外貿易額的三分之一,約為美國的10倍。

對緬甸軍方突然控制政府,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稱,緬甸是友好鄰邦,並敦促各方妥善處理分歧。

第一任美國駐緬甸大使、非營利組織「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 NDI)總裁米切爾(Derek Mitchell)表示,美國不再享有曾經擁有的影響力。

美國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CEIP)的高級研究員迪馬喬(Suzanne DiMaggio)表示,拜登政府不應該立即實施制裁,應嘗試外交手段。

「緬甸是拜登政府意想不到的早期考驗,拜登政府一直強調人權和民主是美國外交政策的基石。」迪馬喬說,適當的下一步應是迅速向緬甸派遣一名國會兩黨支持的高級特使。

美國智庫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羅素(Daniel Russel)指出,緬甸政變對緬甸和整個亞洲的民主治理來說是一個挫折,對拜登政府來說,這無疑是一個早期的危機。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東南亞問題專家希伯特(Murray Hiebert)表示,發表聲明很容易,但很難想出下一步該怎麼做。

「具有諷刺意味的一件事是,我認為中共與緬甸國務資政昂山素季的關係實際上比他們與軍方的關係要好得多。」希伯特說,但隨著西方國家加強控制,緬甸新的軍政府可能別無選擇,只能選擇依靠中共。

拜登承諾將重新關注其盟友。東南亞的許多人一直渴望華盛頓能成為對抗北京的防禦物,但希伯特表示,緬甸發生的事情讓這一點瞬間變得更加困難。

(記者李昭希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李佳)

相關文章
評論